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白天太白

第五百一十四章 意外干涉

    这是何等的诡丽幻谭?

    古朴典雅会议长桌,已然沦为恐怖逞威舞台。

    本该被时间迷雾遮掩恐怖,淹没了这座渎神之所,肆无忌惮的播撒着玷亵众生的不洁污染。

    搅动灵魂的污秽吠叫,在侵蚀真实之人之时,也在玷污着众天使的理性之光。

    祀们已经不敢想象,在这恐怖涡流之中,那未知存在,面临的将是何等的恐怖?

    是啊!

    这是何等的恐惧!

    即便是饱经命运戏弄的宁修远,在面对四大旧日支配者的围攻,也陷入了捉襟见肘之窘境。

    暴君,重新定义着距离和时间。

    极寒,对抗着克苏鲁之血.罗戈格的炽热。

    幻梦诸神,从宁修远脸上浮现而出,仿佛要挣脱地狱的束缚,发出刺耳尖叫,抗拒着克拉辛的噩梦囚笼。

    教唆者,竭力媾和着塞克曼克尼普真言术!

    一切似乎刚刚好。

    殊不知,正是这份恰好,编织着关押宁修远的绝望囚笼。

    在宁修远本能的利用相克力量对抗袭击时,他的灵性、理性、乃至智慧,亦尽数被吸引。那潜伏在黑暗中的猎杀,在磨牙吮血中,蛰伏而至,静待致命一击!

    这是一场必死之局!

    宁修远即便发现潜伏在黑暗中的恐怖,也无法抽出力量,施以援手。

    或者说,眼前的佯攻,本身就是一种主攻!

    双方终究众寡悬殊!

    最重要的是,这场必死之局,乃是洞悉宁修远无数秘密的横纹羊瞳,编织而出。

    参与者更是皆与宁修远战斗过。

    袍们太熟悉宁修远了。

    正是这份熟悉,令袖们悍然选择在宁修远的主场发动袭击。

    也只有在这主场,才能确定宁修远的本体

    因此,这看似莽撞之举,实则精心编排。

    这一刻,宁修远即便尚未想通前因后果,也猜个八九不离十。

    因为惨遭围攻的,赫然正是他的本体。

    至于坐在案首的“黄昏之主”,不过是他的一具分身。

    然而便是这具分身,也在袭击发生时,陷入了某种不可名状的呆滞之中,像极了藏骸所之神的‘食尸鬼’化。

    看起来宁修远再无胜算。

    实则非也。

    在黄昏隐修会,他还有一具看押[毁灭之眼.赛伊格亚]的分身。

    极富斗争经验的宁修远,迅速借助这座空间“时间暂停”特性,以这具分身操控机械之源,衍化反物质巨炮。

    同时,降下神谕,召唤“旧神.黎明教宗:伯纳尔德”助阵。

    与此同时,手持[史官之笔]笔耕不辍。

    夜魇之血硝制的胎制羊皮纸,承载着命运的愚弄,一道道中文在羊皮纸上倾泻而出。

    藏骸所之神等旧日的袭击是那么的仓促,虽然打得黄昏之主措手不及,但在这时间

    暂停之地,黄昏之主终究才是唯一的主人。

    “这座空间将遵循黄昏之主的意志,将藏骸所之神排挤出空将克拉辛排挤出空“这座空间将遵循黄昏之主的意志,暂停着藏骸所之神的时

    无数试探,在笔锋处僵住。

    既是命运的拒绝,也是未来的提醒。

    这座以“无名之雾”创造而出的空间,虽然具备着时间暂停之特性,令宁修远分身可以从容准备。

    但宁修远位格终究还是太低了。

    根本无法彻底掌控这座空间,以至于无法将藏骸所之神等旧日,排挤而出。

    “兹

    宁修远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转动笔锋,再次写道:

    “藏骸所之神的袭击,诱惑着那些藏匿在天使之间的宵小之徒,袍们或许不清楚,藏骸所之神攻击是谁?但袍们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他们决定出手

    咦?

    宁修远精神一震,满脸错愕之色。

    他只是随手一试,没想到,史官之笔竟然真的推动了历史!

    “等等!”

    宁修远分身阻止了反物质巨炮的射击,蓦然看向时间支流。

    ‘哗啦啦

    时间支流向前流淌了一秒钟。

    便是这须臾间,黎明双眸中,蓦然绽放起一道刺眼光芒!

    那是[深空之眸.盲目智猿]的咆哮。

    “老规矩,空间之神!”

    正在苦苦支撑的宁修远本体,耳旁突然回荡起两道异口同声的提示。

    “这是?

    思绪澎湃中,一声怒猿咆哮,撕裂长空,震破耳膜。

    “吼吼呀

    只见观战天使中,突然冲出一道漆黑身影,仔细看去,那赫然是一头双臂垂足的无眸巨猿。

    这一眼,成了众生视野的绝唱!

    在袍们看到无眸巨猿的那一刻,他们也失去了双眸的支配权,天地骤然陷入无光深渊之中

    不是天黑了!

    是祀们眼盲了。

    深空之眸化身一一盲目智猿,诅咒了整座战场。

    袍咆哮着,挣脱人类那可悲的直立诅咒,以双臂为足,脚踩空间时间之弦,跃入那纠缠成球的触手身上。

    [魔法:崩解)

    不知藏于何处的混沌法神,默契的发出致命一击。

    那以众生为锚定,创造而出的虚拟力量,落在黏滑触手上,如王水泼入血肉,似沸水蒸腾脏雪!

    那流淌着原生质血肉的触手,倏然崩解,不等袖重新长出,巨猿双臂已经插入其中。“唳

    横纹羊瞳痛苦的尖叫起来,他能感觉到,一股抹杀感官的力量,疯狂涌入袖的体内!袍再也无法维持对宁修远的围攻。

    体表不停挤出一颗颗羊瞳,试图看清敌人,但再多的羊瞳,在这一刻,也失去了意义。袍只能错位空间,疯狂逃窜。

    “吼!’

    盲目智猿攀爬在黏滑触手上,向着横纹羊瞳本体跳跃而去,一道道魔法在袍脚下绽放,破坏着横纹羊瞳的反扑。

    “杀了祀们!杀了祀们!”

    螺旋状口器中,发出晦涩难辨的怒吼,这是横纹羊瞳的求助!

    即便是分身而来,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的联手,也是袍难以抵抗的碾压绝杀。

    袖愤怒着,挣扎着,咆哮着。

    此情此景,令袖想到了惨遭白色蠕虫吞食的屈辱。

    格琉沃三柱神有着支配旧日、乃至外神化身的传统,袍们甚至还有极为丰富的封印经验!袍不想在轮入近乎死亡的沉睡之中。

    然而令袖愈发愤懑而绝望的是,面对他的咆哮,藏骸所之神、克拉辛、罗戈格根本不为所动!

    祀们反而愈发疯狂的围攻着宁修远。

    藏骸所之神渴望梦境之主权柄,唯有如此,袍才能支配幻梦境,才能让袍的食尸鬼播撒整个宇宙。

    克拉辛、罗戈格身为克苏鲁化身,更不可能放弃这个掌控真实之人机会。

    至于横纹羊瞳?

    袖们管不了,也不想管。

    这一刻,宁修远处境,反而比之前更加岌岌可危。

    因为克拉辛三旧日已然底牌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