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卡师指南 北川南海

第115章 请看好,这一剑!

    “我……早该想到的……”楚云疲惫地笑着,“你是,重剑无锋……”

    那些疑问忽然间全都释怀了。

    他一剑斩杀鲜血女王,随手摧垮抗震建筑,甚至对古代文字信手拈来,低调之余又总透露一股年轻气盛的狂妄。

    他怎能不傲慢,他本就是整个源世界,最强大的卡师之一。

    林,我果然……还是太小看你了。

    雷声震耳欲聋,雨势滂沱,雨水顺着铠甲纹路,不断滴落。

    林宵沉默不言,眼前不断闪回楚云倒在血泊中,大雨冲刷他黑西装的画面。

    明知不可能取胜,却一直拦在大衮之前,撑到了最后一刻。

    握住沉重剑柄的右手腕甲隐隐颤抖,重剑人戴着钢铁面罩,语气低沉而克制,像是冷硬的坚冰:

    “交给我。”

    楚云闭目喘息,竭力点头,在痛苦停顿的间隙,抽气说:“再帮我一个忙……烟盒……在右边兜里……”

    林宵替他摸出皱巴巴的烟盒。

    大雨顺着冰冷漆黑的腕甲向下滴淌,重剑人把皱掉的烟递到楚云嘴边,低声说:“点不着的。雨太大。”

    “不要紧。”楚云叼着滤嘴,闭目松懈地说,“这样……就可以……”

    他几乎要晕厥过去,林宵把他托付给大福和汤圆,嘱咐它俩带他回咖啡店,自己则身背大剑,走向那辆猛兽般的摩托车。

    右手握住车把的刹那,掌心喷出漆黑的火线,吞噬整辆摩托。气浪蒸腾,金属在火焰中发生扭曲,转变为全新的形状。

    重剑人跨上哈雷‘龅牙’,两臂握紧高手把。

    “我去去就回。”

    油门推到底,仪盘转速表立刻跳入危险红区,哈雷爆发出轰隆的引擎声,像只公野马一般闯入雨夜公路,车灯的白光划破雨帘,照亮茫茫雨丝。

    大衮逃离的方向,集结起成群结队的深潜者,它们以肉身构成城墙,白雾中绽出无数双危险的黄光。

    “别挡路。”

    重剑人声音冷厉,猛推把手,涡轮引擎像是要爆掉般轰鸣。

    哈雷燃起漆黑烈火,像是焚烧罪孽的地狱马,如重锤般撞入深潜者的封锁线。霎那间,惨叫嘶声力竭,飞起残肢断骸,落地后被火焰焚成光粒,浓腥的血气弥漫,又立刻被暴雨冲刷。

    人间地狱,就像海岸线的惨烈战场。

    而这一次。

    是以牙还牙。

    越来越多的深潜者围堵过来,在‘忒休斯’降下的暴雨中,它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哈雷像是闯入一块死地,四面八飘来嘶哑叫声和浓腥气味,像是令人恐惧疯狂的低语。

    “人类,去死……”

    “拦住他,杀死他!”

    猛然间,重剑人脚踏哈雷将其消散,如电光般跃起。

    深潜者们呆滞地仰头,漆黑铠甲的男人两手握紧巨剑,像是在天空停滞了很久,闪电在他背后天空划过,雷声轰隆炸响。

    而那柄巨剑,燃起汹涌火焰,以地崩山摧的气势猛然劈坠!

    “我说了”

    雨夜里,重剑人暴怒咆哮,状如鬼神,斩落大剑,剑势呈圆环状向四周荡开。

    地面碎开巨大凹陷,深潜者们被狂风席卷一空,惨叫声与血腥味被暴雨冲刷,地震撼动整座西海市。

    “别挡路!!”

    ……

    车灯拉开两道黄色光束,划破雨夜,街道尽头驶来一辆红色摩托车。

    乔琳娜低伏在机车背部,高马尾在疾风骤雨中摇晃,单手抓住车把,摁下蓝牙,说道:

    “西格莉德,这附近还有深潜者群吗?”

    深潜者群突破海岸封锁线的第一时间,乔琳娜接到任务,尽可能地剿灭深潜者,并疏散群众前往避难所。

    『很奇怪,大量的深潜者在往同一条公路靠近,而且生命迹象飞快消失……好厉害,看来有强大的卡师出手了!』

    “明白了。”乔琳娜说,“我巡视完这片区域,就回去和渡鸦汇合。”

    抬起视线,雪鸮焦急地扇动双翼,像是要带领乔琳娜去某个方向。

    乔琳娜目光一凛,推满油门,车尾划开利落的弧线,轮胎摩擦的噪音响彻雨夜。

    大雨噼里啪啦地落在小巷里的破旧空调机。

    空调机悬挂在一楼墙壁,底下有低矮狭窄的空间。

    小女孩脸颊脏污,浑身颤抖,趴在空调机顶部,眼神却无比倔强,死死盯住外面那双走来走去的脚。

    那不是人的双脚,是大人说过的魔物……

    不敢出声,屏住呼吸,小女孩捂住怀里猫咪的嘴巴,怕它的叫声引来魔物。

    那是只黄白条纹的野猫,腹部白毛涨得厉害,表情疲惫不堪。

    深潜者仍在小巷里游荡。

    “喵呜…”小猫像是要呼吸空气,张开嘴巴咬住小女孩的手掌。

    “呜!”小女孩发出呜咽,疼痛钻心,大大眼睛里要渗出泪珠,仍旧没有做声。

    不可以…发出声音,否则,一切都白费了!

    窸窸窣窣的动静,小女孩脸色惨白,看见那对绿色双脚,停在空调机前边。

    她不顾手掌渗落的血珠,用力捂紧小猫的嘴巴,感到脸颊有冰凉的眼泪掉落。

    那双脚离开了。

    走了吗?

    小女孩想着,眼眶残留着泪痕,试着向外探头张望。

    她看到一只狰狞的头颅,两眼凸出,低下来死死望着它,咧开细密尖利的牙齿。

    小女孩瞪大惊恐的双目,‘嘭’地抬头,脑勺重重撞到空调机顶,呜咽悲鸣。

    “喵呜!”小猫的叫声嘶哑凄厉,一跃向暴雨中逃窜。

    小女孩匍匐着向外伸手,感到一只脚像是被铁钳子死死攥紧,顿时毛骨悚然,呜咽啜泣。

    身后传来尖利的叫声,小女孩回头,见小猫喉咙发出沉闷的呼噜,疯狂撕咬着一只绿色的脚。

    深潜者松开手,自空调机底钻出身,一脚踢中小猫的腹部。那只猫像断了线的风筝,摔倒在暴雨之中,胀鼓鼓的腹部淌出一片鲜红。

    小女孩不知从哪里爆发出力气,哭泣着钻出空调机底,奔跑在雨夜的小巷。

    她知道,小猫是在为她争取时间。她本该庆幸捡回一条性命,但踢中腹部的那一脚,像踢在她心头,流出酸楚的水。

    小女孩哭得很伤心,

    嘭!!

    空气里弥漫硝烟味,被大雨冲刷,小女孩不可思议地仰头,看见一辆红色摩托侧停在巷子口。

    而在她身前,站着一位马尾辫的姐姐,红色眼睛漂亮又可怕,表情像笼上一层冰霜,手臂笔直,捏紧一把手枪。

    咚。

    背后传来倒地的声音,大雨溅在姐姐红黑色的外套,溅起一层雾气。

    “已经没事了。”乔琳娜低下头,轻声问,“你不要紧吧。”

    小女孩呜咽,抱住乔琳娜,感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抚摸她的头顶。

    “和家里人走散了吗?”乔琳娜说。

    小女孩点头。

    “我先带你去避难所。”乔琳娜说,“到那里再去找他们。”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抱着乔琳娜,畏惧回望一眼魔物尸体,又看向大雨中的小猫。

    乔琳娜眼神恍惚。小女孩的眼神,令她想起某个熟悉的身影……曾经在教会学校寄宿的自己……

    她缓步上前,掌心释放火焰,分解深潜者的尸体,又走向侧躺着的小猫。

    那一脚没有踢中要害。乔琳娜确认状况,向小女孩点头。

    小女孩眼中流露出欣喜,走过来蹲下,望着乔琳娜,说话结巴:“它、怀孕了,我们得,帮它。”

    乔琳娜了解到,小女孩是与父母走丢后,意外发现这只怀孕的小猫。

    因为不敢跑到巷子外面,所以抱着小猫,在空调机底躲了起来。

    “你是为了帮助它,才一直留在这的吗?”乔琳娜问。

    小女孩明显变得紧张,畏惧地看了眼乔琳娜,低下头,沮丧地说:“对不起…我以为…魔物找不到这里…”

    乔琳娜没有说话,轻轻抚摸小女孩的脑袋。

    就算是弱小的人,也有想要保护更弱小的心愿。

    这种心愿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但只要将这份心愿汇聚起来,就一定能变得强大。

    因为……卡师的成长,便是心性一点一滴的成长,亦是理念,与独属于自己的“道”。

    大雨噼里啪啦,打落在铝制雨棚上。侧躺在雨棚下的小猫苏醒了,腹部涨得发白,迷糊间叼住小女孩的手指,或许是因为这样,能让它感到安心。

    小女孩目光惊喜:“它醒了!”

    乔琳娜望着小女孩,说:“去避难所吧,也许能找到你的父母。”

    “可是它…好像要生了…”小女孩有些犹豫。

    “我来照顾它。”乔琳娜说。

    “真的?”小女孩抬起眼睛。

    乔琳娜微笑着点了下头,说道:“我先把你送回避难所,再回来照顾它……说起来,我有替猫接生的经验……”

    “真的?好厉害!”

    “那时我和你差不多大……好了,走吧。”

    乔琳娜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走向红色摩托,红瞳陡然一凛,伸手将小女孩护在身后。

    强烈的危机感将她笼罩。

    乔琳娜红瞳冷峻,眺望巷子外的高楼大厦。

    一个巨型身影,肩抗尖顶石柱,在高楼与高楼之间跳跃。庞然可怖的凶兽,余光落在巷子口,立刻锁定拥有五阶实力的乔琳娜。

    一丝森然的笑容,在大衮的脸上咧开:

    “重头戏之前,来点开胃菜,也还不赖……”

    它猛然将手中石柱掷出,犹如一颗下坠的陨石,落点正对巷子口。

    轰!!

    石柱斜着插入水泥马路,将巷子的出路完全堵死。

    如雷鸣的音爆炸响,大衮从高楼一跃而下,四肢攀附在巨型石柱的表面。

    雷声轰隆炸响,大衮绿色鳞片的狰狞脑袋,睥睨恐惧的小女孩与冷漠如冰的高马尾少女,咧开森然杀机的笑容:

    “你好像刚杀死了我的一位部下呢……女士。”级魔物,六阶以上的浓郁杀机,混着血腥味,飘在狭窄小巷当中。

    暴雨夜的巷子口,攀附在巨型石柱上的大衮,就像一头不可逾越的怪兽。

    乔琳娜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轻声说:“去躲起来……等我说跑的时候,你就往巷子外面跑,知道吗?”

    “那你呢。”小女孩带着哭腔。

    “我还要给你的小猫接生呢。”乔琳娜笑着说,“我答应过你,会照顾好它的……你在这里会让我分心,知道了吗?”

    “嗯。”小女孩颤抖着。

    乔琳娜抚摸她的脑袋,继而转身凝望大衮,红瞳锐利,掌中金焰燃烧,星月夜的刃光清澈如水。

    大衮声音低沉如雷,像是有些费解:

    “你们人类…是脑子缺根筋的种族吗?”

    遇到的两个人类,遇到我一点也不害怕,毫无猫捉老鼠的趣味……真叫人不爽!

    大雨在乔琳娜的外套上溅起水雾,她红瞳冰冷,脊背笔挺,手持星月夜。

    强者的勇气,是抽刀向更强者。

    而弱者的勇气,是去保护更弱者。

    她甚至会去保护怀孕的小猫……

    身为五阶大师的我,又怎能比她更先一步逃走。

    “这便是火种理念。”乔琳娜说,“身为魔物的你,是不会明白的。”

    大衮双目血红,一跃落地,‘哐’地扛起石柱:“尽说大话……找死!”

    它挥动巨型石柱,一击将小巷两边的墙体夷为平地。恐怖的震荡间,乔琳娜斩出两道剑芒,同时身形潜入夜幕之中。

    嘭!!

    剑芒被大衮的石柱轻松格挡,乔琳娜则出现在大衮背后,红瞳冷厉,跃起劈向他的脖颈。

    大衮没有回头,向后挥拳,拳势与剑刃爆发牙酸的金属声。

    乔琳娜落地,飞快朝天空掷出卡片。大衮仰头,目露戒备,却听见乔琳娜的叫声:

    “薇薇安,带她跑!”

    卡片里具现出一只雪鸮,如猛禽般俯冲,叼起小女孩的后衣领。

    大衮眯眼打量飞走的雪鸮,肩抗巨型石柱,喃喃地说:

    “你可以趁刚才逃走的,但把机会让给了那个没用的人类为什么?”

    嘭!!

    石柱与剑刃碰撞,巨力震得乔琳娜虎关出血,大衮暴怒地说:“说啊,为什么!”

    眼前浮现寄宿学校里,孤零零站在暴雨中,为小猫接生的画面。

    还有见到生命诞生时,那股纯粹的欣喜与感动。

    乔琳娜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的弧度:“我说了,你不会懂的。”

    大衮双目血红,两臂高举巨型石柱,砸落轰开巨型坑洞,乔琳娜则飞快避闪。

    得节省源力……利用下一次的奥义「夜幕」逃生!

    轰隆隆!!

    暴雨如注,乔琳娜与大衮同时停下攻势,望向海岸。

    那头海蛇本就巨大的身形,竟再一次暴涨,生出六根巨大头颅,连位于城市另一端的战场,都能轻松看见!

    “海神大人的力量回归了!”

    大衮感到体内不断涌动的力量,双目掠过狂热的色彩,仰头怒吼:

    “人类你们会为你们的僭越,付出代价!!”

    乔琳娜拭去嘴角鲜血,红瞳里浮现一丝绝望。

    除S级魔物之外,海岸线上,还有一头超S级魔物吗……

    这简直是,地狱般的战场。

    『能听得到吗?』

    蓝牙里突然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乔琳娜瞳孔一缩,似乎有些熟悉,问道:

    “你是……谁?”

    『林宵。』那人沉声地说,『支撑住,我马上到。』

    一道雪白光束划开雨帘,大地轰隆颤抖,远端传来猛兽般的引擎轰鸣。

    远端驶来一辆哈雷摩托,巨灯映照出茫茫雨丝,座驾上男人的身形难以辨认,却带给乔琳娜强烈的既视感。

    心脏如鼓点般急促,犹如面对雪崩时的心跳。

    错不了,是那个家伙!

    重剑人

    乔琳娜内心震动,红瞳闪烁,深吸一口气。

    就是林宵!!

    “来得好!”

    受忒休斯力量强化的大衮,爆发出汹涌战意,骤然将手里石柱掷出。

    轰!!

    大衮瞪大双目,却见漆黑摩托的轮胎与马路疯狂摩擦,骑士与地面几乎贴合。

    来人以一个夸张到匪夷所思的动作,避开掷来的石柱,又再度直立摩托,推满油门,如怒吼的野兽疾驰过来!

    距离近在咫尺,哈雷摩托忽然横向甩尾,巨力将大衮撞得倒退。

    男人则刹住油门,双脚着地,缓缓起身。

    “特训结束了。”

    重剑人站在乔琳娜身前,取下背后燃烧火焰的陨星剑,漠然地说:

    “接下来,由我解决。”

    他提及了“特训”,已没有再追问的必要。

    林宵,就是重剑人。

    乔琳娜很想说些什么,但难以表述,只是轻声说:“拜托了。”

    大衮站起,睥睨眼前身披铠甲的男人,森然一笑:“若是刚才,我可能还会忌惮你三分……”

    “但现在”

    大衮眺望海岸线上的巨大海蛇,眼神狂热,喝道:

    “我就是无敌的!!”

    它的肌肉膨胀,猛然踏地。

    重剑人缓缓握住剑柄,低声道:“请看好,这一剑!”

    大衮正以无可匹敌的姿态直冲而来。

    漆黑的烈焰,顺着剑柄向上缠绕。

    大衮近在咫尺,睥睨林宵,咧开森然可怖的狞笑。

    它的瞳孔陡然收缩,汗如雨下,眼前出现了走马灯。

    我……已经死了?

    可是,他分明,都还没有出招!

    没出招我就死了?这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

    轰隆隆!!!

    陨星剑斩出暗红色的歼星光炮,吞噬近在咫尺的大衮,它的身躯霎时间支离破碎,甚至连惨叫都没声发出。

    而光炮继续向后轰击,摧垮一整栋大楼,整条街道下起砖块与碎石的“流星雨”,废墟中翻涌残留的火焰!

    一击毙命。级魔物,大衮,确认死亡!!

    气浪吹拂乔琳娜的高马尾,她的眼神不可思议,呆呆张嘴。

    说一剑,就真的一剑,绝不多浪费时间!

    “大衮……呢?”她忍不住问。

    林宵巡视街道上飘起的光粒,随后道:

    “飘走了。”

    乔琳娜揉了揉眉心,借此缓解内心的震撼。

    “我早该猜到是你……哦对了,你过来一下!”

    乔琳娜走向空调机顶下方,像是在寻找什么,目光定格某处。

    林宵见到,三只眼睛睁不开的小猫咪,凭本能地拥簇在母亲身旁。

    “你救了它们?”男人沉闷地问。

    “是你救了它们。”乔琳娜轻声说。

    那只疲惫的大猫,轻柔又感谢地呜叫。

    林宵侧头看去。

    大雨浸湿她的外套和高马尾。

    少女半蹲着凝望,两手托腮,脸上逐渐扬起浅浅的微笑。

    ……

    海岸线。

    “他妈的,打不动了……”

    梵刹天仰躺在沙滩,像哑火的机关枪,嗓子冒烟:

    “这玩意儿,居然还能变强!”

    三个头颅的忒休斯,梵刹天凭借传说卡片「阿修罗」,尚能勉强应对。

    但六个头颅,乃至九头蛇状的忒休斯,恐怕只有七阶国士来了,才能对付!

    阿尔杰早已昏迷不醒,身上隐约冒着「暴怒」魔神的红光。

    梵刹天一直照顾这个孩子,才让他不被余波冲击。

    而现在……已经没有能拦住忒休斯的卡师了……

    视野里映入一袭飘逸的黄色衬衫,镜片的寒芒一闪而逝。

    梵刹天虎躯一震,失声道:“金龙真君?!!”

    金龙真君推了下镜片,眺望忒休斯,冷静地说:

    “我带你们逃走。”

    “逃?”梵刹天张大嘴巴,“喂,为什么要逃啊,你不是七阶卡师吗,用你的必杀技,它一下就嗝屁了啊!”

    金龙真君苦笑了下:“我……的确是卡师,但世人,对我的王牌,有些误解……”

    说着,金龙真君取出一张白色卡片,勉强注入源力,喝道:“降临吧!”

    在梵刹天惊骇的目光中。

    一头金灿灿的鲤鱼,正在沙滩上拼命打挺。

    金龙真君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虽然只有二阶水准,但它很适合逃生……好了,我们快溜!”

    梵刹天发愣良久,惊叫道:

    “你的王牌,特么的,是条金色咸鱼?!”

    ……

    ------题外话------

    初次见面即叫对方咸鱼,卡师指南,明日堂堂休…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