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埋葬大清 天煌贵胄

第三百八十四章 出大乐子了

    德川家齐彻底被忽悠瘸了。

    正所谓谎言的最高境界是九分真里掺一分假,然而郑江辅告诉德川家齐的这些话里面却是十足十的真话大明的泰山石经过龙虎山天师府当代天师开光是真的,放在紫禁城里沾染龙气也是真的,让倭国供奉泰山石以镇压倭国的国运和龙脉龙气也是真的!

    郑江辅唯一没有告诉德川家齐的是,倭国的龙脉龙气能不能承受得住泰山石的镇压!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假设将富士山看做是倭国龙脉所在,被泰山石镇压之后的富士山是不是就老实下来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隔三差五的喷上一回?

    表面上看起来确实如此。

    但是,当泰山石上面沾染的龙气慢慢消失,被镇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富士山……

    砰!

    以上结论纯属某些牛鼻子老道告诉朱劲松的,而朱劲松也就是抱着真假无所谓,但是有枣没枣都得先打一竿子的态度实施了这个计划。

    当然,朱劲松也不可能完全是因为闲的蛋疼而实施这么一个根本不知道有没有效果的计划。

    所谓借泰山石来镇压倭国龙脉,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朱劲松打算继续坑倭国和倭奴只要倭国的这些矮矬子们相信泰山石真能镇压住倭国的国运,那么这些矮矬子们就会放心大胆的跑出去当疯狗!

    顺带着,用哪座山的石来建筑是有讲究的,得好好找。

    所以,天师府的那些牛鼻子老道是不是得亲自来倭国堪舆风水?身边带上几个穿着道袍的工部小吏是不是也很正常?

    工部搞出来的倭国地图,而且还是正大光明搞出来的倭国地图,绝对比通过其他渠道搞出来的倭国地图更详实。

    ……

    就在倭国的矮矬子们配合着龙虎山的牛鼻子老道们寻找山石的时候,朱劲松正在跟曾诚等一众大明朝堂上的大佬们大眼瞪小眼。

    坑人的时候确实爽,别管是坑倭国那些矮矬子们还是坑欧罗巴的那些蛮子们都很爽。

    问题是蛮子们被坑急眼了。

    以哈布斯堡家族为首的反沙鹅联盟完美的执行了奥地利美术生的战略和战术,通过奇袭突进的方式向沙鹅推进,直接就把沙鹅揍了个鼻青脸种,顺带着还把沙鹅的家里好一顿零元狂欢以哈布斯堡家族为首的反沙鹅联盟就像是蝗虫过境一般,什么金银珠宝什么粮食种子,统统都打包带走,带不走的也全部烧成灰尽!

    这跟曾诚等一众大佬们当初预估的情况“稍微”有些出入。

    在曾诚等一众大佬们想来,沙鹅挨揍是肯定要挨一顿的,毕竟保罗一世他儿子亚历山大表现的不是那么老实,要是不让他吃点儿亏,他就认不清楚谁是大小王。

    但是,沙鹅绝对不能被揍的太惨,因为沙鹅再怎么说也是小破锅五大善人之一,要是被人揍成了死狗,小破锅五大善人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沙鹅居然还真就差点儿被人揍成死狗!

    当消息传到了大明之后,朱劲松这个大明皇帝外加文官系统扛把子曾诚、军府系统扛把子刘鹤鸣等都被雷了个五荤八素。

    且不说这事儿是否符合大明的利益这当然是不符合大明的利益的。

    关键是谁也没想到沙鹅会被揍的这么惨,甚至差一点儿就被人把都城给围了。

    倘若哈布斯堡家族联盟的军队不是以骑兵为主,并没有攻城的能力,只怕沙鹅的都城都未必能保的住!

    朱劲松曲指敲着桌子:“沙鹅被揍成现在这副熊样儿,你们怎么看?”

    曾诚翻了个白眼,心道我坐着看,躺着看,打着滚看沙鹅之所以被揍,不还是因为小破锅五大善人对哈布斯堡家族联盟的放纵?

    玩脱线了嘛!

    刘鹤鸣却是皱着眉头说道:“沙鹅被揍,无论是保罗一世还是亚历山大都绝不会善罢甘休,臣觉得应该让法兰西和英格兰尽快介入调停。”

    曾诚摇了摇头,说道:“臣以为,法兰西和英格兰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就介入调停,最起码在沙鹅出了这口恶气之前不行。”

    刘鹤鸣的脸上写满了无语:“等沙鹅出了这口恶气,恐怕哈布斯堡家族也就不复存在了,这样儿对咱们大明来说反而更加没有好处吧?”

    曾诚反问道:“要是你被揍了,还没等你出气就有人跳出来调停,你会听?”

    “我会被揍?”刘鹤鸣哈的笑了一声,说道:“倘若我被人揍了,谁……”

    说着说着,刘鹤鸣忽然停了下来。

    是啊,倘若自己被别人给揍了,自己还会接受其他人的调停?

    或者换个角度来说,要是有人来招惹大明,大明会接受其他国家的调停?

    想到这里,刘鹤鸣忽然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保罗一世和亚历山大不是我,沙鹅也不是大明,大明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调停,但是现在的局面是沙鹅吃了大亏,说是元气大伤也不为过,就算他们不想接受调停,恐怕他们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报复哈布斯堡家族了吧?”

    说完之后,刘鹤鸣又把目光投向了柯志明,问道:“柯指挥使可有关于沙鹅朝堂方面的情报?”

    柯志明道:“沙鹅的态度是报复回去既然哈布斯堡家族联盟在沙鹅的土地上搞零元狂欢和篝火晚会,沙鹅自然也能在哈布斯堡联盟的地盘上搞起来。”

    “而哈布斯堡家族联盟方面,他们因为得到了北方兵器和南方工业生产出来的那些火器,再加上英格兰和法兰西也在暗中帮助,所以哈布斯堡家族的实力也说不上太弱。”

    “沙鹅方面大概也猜到了这些。”

    “所以,沙鹅这一次并没有打算直接对哈布斯堡家族进行报复,反而打算先进攻他们的波兰老表,然后再一点点的向奥地利推进。”

    听柯志明这么一说,刘鹤鸣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

    沙鹅被揍的挺惨,想要报复回去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时候谁出面调停,谁就会得罪沙鹅。

    虽说大明也不在乎是否得罪沙鹅,但是也犯不上因为一个哈布斯堡家庭而跟沙鹅撕破脸

    就在刘宫鹤鸣暗算盘算的时候,柯志明又接着说道:“哈布斯堡家族那边暗线传回来消息,说是哈布斯堡联盟这一次虽然把沙鹅揍的够呛,但是哈布斯堡家族联盟本身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刘鹤鸣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哈布斯堡家族怎么了?”

    柯志明道:“弗朗茨二世为了让联盟中的其他国家同意突袭计划,可是许诺出去不少的利益。”

    “但是从沙鹅身上啃下来的肉,却不足以弥补哈布斯堡家族的损失。”

    “当然,弗朗茨二世本身也没指望能在战场上捞回本。”

    “他所关注的,还是怎么样逼迫沙鹅签订停战条约,从条约上找补回损失,甚至再狠狠的从沙鹅身上咬下一大块肥肉。”

    刘鹤鸣有些懵。

    从纯军事的角度来看,刘鹤鸣实在想不到弗朗茨二世拿什么去逼迫沙鹅跟他签署停战条约这种说法就像是老鼠能有办法逼猫签下平等条约一般可笑。

    从治政的角度看……身为五军都督府的扛把子,刘鹤鸣也不是不懂治政上面的弯弯绕,只是任凭刘鹤鸣想破了脑袋,也死活想不出弗朗茨二世的底气所在。

    真就是破釜沉舟,打算跟沙鹅拼个鱼死网破呗?

    或者说,弗朗茨二世这家伙是把所有的筹码全都梭了出去,就赌大明会庇护哈布斯堡家族?

    就在刘鹤鸣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坐在刘鹤鸣对面的曾诚却是紧皱着眉头,望着柯志明道:“哈布斯堡家族跟法兰西和英格兰他们勾搭上了?”

    还没等柯志明回答,刘鹤鸣就率先说道:“不可能,哈布斯堡家族前脚刚被法兰西和英格兰揍完,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勾搭到一起?”

    “就算是弗朗茨二世豁出脸皮不要了,就算英格兰和法兰西也不在乎他们跟哈布斯堡家族之间的过节,乔治三世和路易十六也必然会顾忌着跟沙鹅之间的关系。”

    “所以,哈布斯堡家族的底气绝对不可能是英格兰或者法兰西。”

    “与之相比,我宁肯相信弗朗茨二世是在赌大明会庇护哈布斯堡家族的存在。”

    “比如,巴伐利亚那块飞地。”

    朱劲松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哈布斯堡家族之前确实有将巴伐利亚送给大明做海外飞地的打算,但是,哈布斯堡家族送出巴伐利亚的前提条件是跟大明的皇帝联姻,由大明皇帝的儿子继承巴伐利亚大公以及奥地利皇帝。

    倘若这个条件换成是其他国家提出来的,朱劲松说不定也就同意了,毕竟是整个巴伐利亚再加上一整个国家,拿一个儿子去换,不亏。

    大不了就是费点儿腰子。

    但是!

    这个条件是由哈布斯堡家族提出来的以哈布斯堡家族的混乱程度,朱劲松宁肯不要巴伐利亚,宁肯以后麻烦一点儿,也绝对不会同意跟哈布斯堡家族联姻。

    所以,在听刘鹤鸣提到巴伐利亚之后,朱劲松的脸色就黑了下来,神色不善的盯着刘鹤鸣道:“要不然,朕派人跟弗朗茨商量商量,由你刘大都督去联姻?如果你愿意去,巴伐利亚是你的,奥地利也会是你的,朕马上就派人去弄死那个美术生。如何?”

    刘鹤鸣当即被吓了一跳,讪笑着道:“陛下息怒,臣也是一时失言只是臣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弗朗茨二世的底气到底是什么?”

    坑人的时候确实爽,别管是坑倭国那些矮矬子们还是坑欧罗巴的那些蛮子们都很爽。

    这跟曾诚等一众大佬们当初预估的情况“稍微”有些出入。

    在曾诚等一众大佬们想来,沙鹅挨揍是肯定要挨一顿的,毕竟保罗一世他儿子亚历山大表现的不是那么老实,要是不让他吃点儿亏,他就认不清楚谁是大小王。

    但是,沙鹅绝对不能被揍的太惨,因为沙鹅再怎么说也是小破锅五大善人之一,要是被人揍成了死狗,小破锅五大善人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沙鹅居然还真就差点儿被人揍成死狗!

    当消息传到了大明之后,朱劲松这个大明皇帝外加文官系统扛把子曾诚、军府系统扛把子刘鹤鸣等都被雷了个五荤八素。

    且不说这事儿是否符合大明的利益这当然是不符合大明的利益的。

    关键是谁也没想到沙鹅会被揍的这么惨,甚至差一点儿就被人把都城给围了。

    倘若哈布斯堡家族联盟的军队不是以骑兵为主,并没有攻城的能力,只怕沙鹅的都城都未必能保的住!

    朱劲松曲指敲着桌子:“沙鹅被揍成现在这副熊样儿,你们怎么看?”

    曾诚翻了个白眼,心道我坐着看,躺着看,打着滚看沙鹅之所以被揍,不还是因为小破锅五大善人对哈布斯堡家族联盟的放纵?

    刘鹤鸣却是皱着眉头说道:“沙鹅被揍,无论是保罗一世还是亚历山大都绝不会善罢甘休,臣觉得应该让法兰西和英格兰尽快介入调停。”

    曾诚摇了摇头,说道:“臣以为,法兰西和英格兰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就介入调停,最起码在沙鹅出了这口恶气之前不行。”

    刘鹤鸣的脸上写满了无语:“等沙鹅出了这口恶气,恐怕哈布斯堡家族也就不复存在了,这样儿对咱们大明来说反而更加没有好处吧?”

    曾诚反问道:“要是你被揍了,还没等你出气就有人跳出来调停,你会听?”

    刘鹤鸣哈的笑了一声,说道:“倘若我被人揍了,谁……”

    要是有人来招惹大明,大明会接受其他国家的调停?

    刘鹤鸣忽然又摇了摇头,说道:“但是现在的局面是沙鹅吃了大亏,说是元气大伤也不为过,就算他们不想接受调停,恐怕他们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报复哈布斯堡家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