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忘川镜 老必登

第九十八章 宴无好宴

    第七区,咸天城。

    “大块头”在酒店门口等林川出来之后明显愣了一下,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林川就跟换了个人一样,而且还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过姜维没有多想,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便带着林川走向了通往咸天城的专用电梯。

    在电梯口驻守的IPC,查阅了印有林川照片的临时通行证之后,才挥手放人。

    林川看得出来这大块头的眼里满是好奇,可他在外人面前,本就是不爱说话的性格,所以这一路也没有主动搭话。

    直到进了电梯,姜维才终于没忍住主动问道:

    “我们之前见过吗?

    “应该没有。’

    林川现在脑子里都是阿离,所以只是随口应了一句。

    电梯运行的速度很快,姜维还想再问些什么,可电梯门却已经打开了,他只得先一步走出去,把一次性通行证递给了门口的布衣守卫。

    林川此时也终于平复了心情,平静的打量了一下这传说中的云端之城。

    置身在这咸天城之中的感觉,和在空轨列车上仰视的时候完全不同,那密集的古建让林川有一种替小右读书时候的错觉

    而且出现在林川视野中的宫殿群,远比他之前在列成上所见时,要雄伟得多。

    林川本以为这里也是由IPC驻守,可那几位布衣守卫却根本没有穿戴IPC制式的外骨骼装甲也没有携带武器。

    在查阅了林川的通行证之后,为首的那名布衣就面无表情的示意林川,和他一起前往旁边的独立门户。

    姜维看林川没有动身,才想起来他并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第一次来咸天城的人,需要通过那道门户的扫描,一是为了搜身,二是为了消毒。”林川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这才抬步跟上了那名布衣的脚步。

    门户里没有什么神秘的设备,只要走过扫描仪的区域就好,林川很顺利的就通过了扫描,并没有什么波折。

    可他却感受得到这些人高高在上的姿态,也能看得出他们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

    不过也没能影响到林川的心情,他现在的心里有哦只有两个字:“阿离”。

    等林川出来之后,姜维也放下了心里的疑惑,带着他直接坐上了明显大了一号的浮空老爷车。

    一路无话,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浮空车在咸天城中心的汀兰阁前降落了。

    姜维下车之后,就带着林川直接走向旁边的侧门。

    此时,在汀兰阁那正红色的正门侧边,摆着两条铺着红布的桌案,几个穿着长袍的账房先生正在桌案的后面,奋笔急书着,旁边还有小厮高声的唱着礼单。

    当纯白色的的梭形浮空车停到正门口后,人群瞬间就围了上去,场面明显就更热闹了几分。

    林川看不见被人群围住的正主,但却听得见小斯高唱的礼单:

    “理想集团,同心金锁一对,咸天城无双阁的商铺两间!”

    林川很好奇的停下了脚步,从正门上贴着的“喜”字不难看出来这是一场婚宴,可他却想不到这第七区除了姜家,谁能让联邦的财神爷都登门送礼。

    他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已经走进门口的姜维回过头,有些疑惑的叫了一声:

    “林先生?’

    林川这才回过神来,故作平静的问道:

    “我们是来参加婚宴的吧?需要我准备什么礼物吗?’

    姜维晃了晃那锃亮的大脑袋,瓮声瓮气的说道:

    “小姐说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之后也没再解释,只是沉默的走了进去。

    林川也只得跟上了他的脚步,该来的总会来,不管真相是什么,等见到阿离就什么都知道了。

    此时,汀兰阁的正厅里,人们正在在推杯换盏。

    可那热烈的气氛,却在姜维和林川进门的那一瞬间,为之一顿。

    姜维的块头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而在他旁边被众人忽视的林川,却心有所感的望向了坐在正厅高台之上的姜离。

    阿离那白皙的皮肤,在凤冠霞帔的映衬下,更是娇嫩胜雪,只可惜那正红色秀禾服也难掩她眉眼间的悲凉。

    那微微上翘的眼角,本应藏满了笑意,可此时的姜离却像是没有生命的蜡像一样,眼神空洞的坐在那里。

    似乎是感受到了林川的目光,姜离缓缓的抬起了眼眸,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阿离的世界顿时就只剩下了林川一人,那双明媚的眼眸,就像是会说话一般,瞬间就从惊喜,转到了疑惑,最后变得无比的冷漠。

    只是那冷漠的眼神却不是看向林川,而是看向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年轻人。

    “林川先生!”

    还不等林川反应过来,那个穿着红色马褂的年轻男子就站了起来,十分热情的走下楼高台很亲热的拽着林川的手,和众人说道:

    “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林川先生,也是我未婚妻姜离最好的朋友”

    说完他才转过头,很和善的和林川说道:

    “实在是不好意思,得知林先生今天到达第七区后,我便冒昧的把你请了过来,因为我想阿离见到你一定会非常高兴,你肯定会成为我送给阿离最好的订婚礼物。”

    站在林川旁边的姜维,有些迷茫的开口问道:

    “梁广智,你不是说小姐要请林先生过来吗?”

    姜维这话一出,林川瞬间明白了。

    今天的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叫做梁广智的男人弄出来的把戏。

    可还不等梁广智开口,正厅内的温度就骤然下降了不少,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一直沉默的阿离,摘下了凤冠,面无表情的说道:

    “梁广智,放开林川。

    “阿离你这是怎么了?’

    梁广智摆出了一副无辜的神色,拽着林川的手却骤然握紧,可他却没能等来意料之中的惨叫声。

    破碎的光痕瞬间布满了林川的右脸,神台内一直沉寂的灵暗湖泊也骤然沸腾了起来。

    强烈的灵气波动自林川为中心,横扫了整个正厅,在场的除了超凡者,不管身份如何,全都被那激荡的气流,卷到了墙边。

    “谁允许你叫她阿离的!?”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声,与林川的质问同时响起

    小右瞬间就感受到了林川心中翻涌的杀意,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拿出了星河。

    那巨大的穹顶上,突然闪过了一串带着电光的流星,紧接着那些星河碎片就像是倦鸟归林一样,化作了林川手里的利刃。

    他手腕上的透明丝线,也宛若游龙一般,瞬间束缚住了他旁边的姜维。

    林川竟是在一瞬间,直接全开了战力,把星河架在了梁广智的脖子上。

    梁广智的眼里满是惊恐,他知道林川来第七区是要报考超凡学院,知道林川也是超凡者,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正厅里还能站着那七八位,都是他提前安排好的人手,每个人都有C级的水准,在加上他这位C级的修炼者,想弄死林川就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林川竟然直接爆发出了B级的实力。

    梁广智无比后悔要把酒宴设在这里,因为想过直接了结林川,他才没有在自己家举办这场订婚宴,因为他不想林川的血脏了自己的地板。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安抚林川的情绪。

    虽然梁广智在脑海里想了很多,可现实中却只过去了几秒,梁广智马上就换上了谄媚的笑脸,开口说道:

    “咱们有事好商

    最后那个“量”字还没说出口,梁广智就感觉到天旋地转,而他生命中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自己的无头尸体,那尸体上还穿着红色的喜庆马褂。

    只可惜,那红色似乎没有自己的鲜血鲜艳

    林川空舞了一下星河,刀刃上的鲜血在地面上甩出了一道优雅的弧线。

    他自认为不是反派,也没有话多的习惯,既然选择了动手,他就没准备留下这梁广智的性命。

    只是他本以为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因为他在梁广智的身上也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却没想到,这梁广智竟是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林川说不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豪言壮语,也不想过什么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生活。

    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能杀了这装逼犯,那就应该毫不犹豫的动手。

    而直到梁广智的人头停止滚动,他安排的那些人手才终于反应过来,这些人的眼里满是绝望,他们知道就算现在杀了林川,他们也活不了了。

    可他们却不敢不动手。

    眼见着众人一拥而上,林川手里的星河骤然破碎开来,化作了一团璀璨的星云。

    可还不等他把“星灭”那两个字喊出口,耳边就响起了姜离那冰冷的声音:

    “无生。

    随着姜离的话音落下,浓重的白雾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大厅。

    包括林川在内,所有人都失去视线,就只能听见细心裂肺惨叫声,还有令人头皮发麻咀嚼声。

    前后不过十几秒钟,浓雾就缓缓的消散开来,等林川恢复了视线之后,大厅里就只剩下了几具白骨。

    阿离款款的走到了林川身边,贴着他的耳朵,甜腻的说道:

    “小川放开大维吧,他脑壳里是空的。’

    林川脸上的光痕瞬间消退,小右想起了曾经被这声音支配的恐惧,一言不发的就跑回了镜玄界。

    束缚着姜维的丝线也回到了林川的手腕上。

    林川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

    “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阿离毫不顾忌的钻进了林川的怀里,柔声的安慰道:

    “是姐姐的错,姐姐没想到小川已经这么厉害了。”

    被放开的大块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小鸟依人的阿离,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却刚好绊到了门槛,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小姐回家已经两年了,他还从未见过小姐如此温柔的一面,姜维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林川有些无措的抬起了手,悬在半空中迟迟的不敢落下来,他生怕自己抱住的不是阿离而是一场梦境。

    可阿离却抬起了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主动的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间。

    这一屋子的联邦贵族,还没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一大把狗粮就强制性的喂到了他们嘴里。

    一个穿着一身纯白色西装的年轻人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很优雅的摘掉了头上的菜叶,慢吞吞的说道:

    “那个你们要不等会儿再甜蜜?那群布衣应该快到了吧?”

    埋在林川怀里的阿离,脸色一红,不舍的用脑袋蹭了蹭他的下巴,这才松开了林川。只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刹那,阿离脸上的所有爱意就都变成了冰冷的杀意:

    “叶念竹!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叶念竹赶紧抬起了双手,摆出了投降的样子,苦笑着望向了林川:

    “兄弟,你要是除了这位大小姐,就没有别的靠山的话,我劝你早点跑吧,这咸天城不是姜家一家就能说了算的,更何况姜离还不是姜家的家主。’

    看着林川皱起了眉头,叶念竹赶紧开口说道:

    “别误会,也别杀我,我爸是叶诚。

    林川哭笑不得的,看着紧张的叶念竹,心说哪有人张嘴就提自己爹是谁的倒是“叶诚”这个名字让他有些耳熟。

    不过在看见叶念竹袖口上的理想Logo时,林川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他竟然是那个“不老商人”的儿子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阿离也知道叶念竹说是对的

    “小川~我让大维先送你离开这里,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

    她轻轻的挽住了林川的肩膀,眼里满是不舍。

    不过一向对阿离百依百顺的林川却摇了摇头,摸着她的脑袋坚定的说道:

    “相信我。’

    阿离的眼里虽然满是担忧,却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林川有什么办法,可她的小川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