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忘川镜 老必登

第155章 攻守互换

    第七区,1号禁地。

    ……

    ……

    “学院会派出一百位老生,来“猎杀”你们,一旦被击败,他们将会得到你们得分的双倍,作为学分的奖励。”

    “能成功逃离的老生追捕的,便可以获得20学分,若是可以击败老生,则可以获得50学分。”

    “每过1个小时,禁地的某处就会升起信号烟,那里有生存必备的物资,以及50学分的芯片,当然,也可能有很多老生在那里守株待兔。”

    “受伤的队员可以选择放弃,带着现有的学分离去,火属性的队员会被封禁能力,也可以选择退出。”

    李策说完,便把目光投向了汪淼。

    这次军训对火属性的超凡者很是“不友好”,但林川却感觉,这是对火属性超凡者的保护。

    作为攻杀性最强的元素系超凡者,每一个都是学院的宝贝,之后有的是机会磨炼他们,没必要让他们去吃老生们的下马威。

    汪淼也不是个傻子,最开始还骂骂咧咧的嘀咕了几句,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果断的站到了李策的身后,选择退出了军训。

    有人带头,受伤的那几个也没强撑,还有几个不在乎学分的二代,也跟着走了过去。

    最后林川所在的队伍,就只剩下了18个人。

    若不是想偷偷多猎杀一些山魈,林川也不会选择留下,在阿离给他的消息中,那些老生可没有单打独斗的习惯,最少也会组成四人的小队。

    不少摩拳擦掌的新生,还想着给老生一个教训,看着他们热血的样子,林川不由得想起了老吴对姜云图的评价……

    超凡学院的规矩,都是由那位姜家家主亲自制定的,这个“猎杀新生”的传统也是他亲自提出来的。

    单是从这件小事上,就能看得出姜云图的手段。

    因为稀缺,不可控等原因,每一位超凡者,都会有好自己就是“天命之子”的错觉。

    那份超越凡人的能力,并不是那些觉醒者通过努力得来的,所以他们大多都以为自己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奇才”。

    而军训的目的,除了让他们适应简单的队伍配合之外,更主要的就是让他们看清自己。

    “看来你们都已经做出了选择,留下的学员,在遭遇危机时,记得按下手环的紧急呼叫,祝各位好运。”

    李策的声音把林川那发散的思绪拽回到了现实,他那“双核”的大脑,在给他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的“副作用”。

    就比如这种跳跃式的思维方式,便总会让他愣神,林川总是可以从一件小事联想到很多的东西,所以他刚被吴天捡回来的时候,那些街上的孩子才会总骂他是傻子……

    李策说完便直接带着那些退出的新生回了浮空堡垒。

    接下来的四天,这座堡垒将会一直悬在1号禁地的上空,以保证学员不会遭遇到超过他们能力范围之外的危机。

    空地上剩下了不到两千人,这些选择留下的新生,很快便各自聚在了一起,开始商讨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景玄也凑到了林川的身边,搓着手,兴奋的问道:

    “川儿,有啥计划么?”

    “你想搞事?”

    看二秃子那样子,林川就知道他盯上了那十倍的学分。

    进入了超凡学院之后,景玄除了快乐老家,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学院后勤处。

    灵暗公司的后勤就是由景玄掌管的,每次看见那琳琅满目的学分兑换册,二秃子都有一种打劫学院的冲动。

    以科技作为发展逻辑的联邦,就算经历了核弹洗地,出现了超凡者,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了镜玄界那种以个人武力为尊的世界。

    超凡学院不仅收纳了守序阵营的超凡者,更是联邦的三大科研机构之一。

    学院自主研发生产的各种项目,不仅覆盖了超凡领域,在生物和军备的方向上,也有不少的建树。

    可以测试觉醒几率的试纸,扩大元素系伤害的同位素手套,提高超凡者身体素质的基因药剂……那些契合超凡者的物品,每一个都让景玄这个“大总管”垂涎欲滴。

    “我大致算了一下,不兑换那些还没有量产的物品,这趟军训带着两千学分回去就差不多了,算下来,也就是40张学长……”

    景玄掰着手指头在那算了起来,那些准备猎杀他们的学长,在他眼里已经变成了一张张学分卡,都已经开始论只“张”来算了。

    “倒也有个办法,就看你人缘怎么样了,你可以……”

    林川一边说着,一边把灵暗绘制的电子地图,同步到了景玄的灵暗分身上。

    随着林川把计划全盘托出,而景玄的眼睛也越来越亮。

    其实林川的计划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人多欺负人少,若是能把这些留下来的新生全聚在一起,别说一百个学长,就是再翻一倍,也都是送菜。

    只不过这计划说起来简单,可换做别人,还真不容易实施。

    但二秃子不一样,他本来就是自来熟的性子,再加上这么多年持之以恒精准扶贫,和那些技师小姐姐打交道的经验,很自然的就成了一名社交悍匪。

    想组织这么多人一起行动,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往年也不是没有组织能力出众的新生,可最多的一次,也只是有不到300人抱团行动,最后还因为“分赃不均”闹了个分崩离析。

    学长们也不是傻子,抱团的人要是太多了,人家也是会跑的。

    在禁地中行动,四人小队是最佳的配置。

    那些学长们早就像阿离她们一样,组成了固定的小队,以新生的水准,想要反杀这些配合默契的小队,最少也要有3倍以上的人数,还得有人愿意主动“牺牲”。

    好在,这些问题早在进入禁地之前,林川就已经想好了,灵暗公司是他的基本盘,他不是只有二秃子一个人看重那些学分。

    ……

    就在二秃子按照林川的计划开始拉人的时候,2317也带着三百血包,包围了禁地中心。

    安排血包们到达了指定位置之后,2317便联络了阿离:

    “我们已经到了。”

    “等我消息吧,最好是没事,真有情况的话……要优先保证这些人的安全。”

    另一边,禁地中心的阿离闭上眼睛和2317吩咐了一声,便继续向核心地带前进。

    “姐,过了0点狩猎就要开始了,我想去凑个热闹?”

    跟在姜离身后的团子突然停了下来,盯着手环上投映出来的公告,很兴奋的问了一句。

    说话的小女孩是姜团,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脸圆圆的,皮肤很白皙,笑起来还会露出两颗小虎牙。

    白色的吊带裙,并没能清晰的分出她的正反面,倒是那双腿很长,还挺白的……

    姜离的固定队里,除去叶念竹这个钞能力继承者和那个足不出户的闷葫芦,剩下的就是“走后门”进来的团子了。

    团子是阿离的族妹,就是那种八竿子能打得到的亲戚,这孩子八岁的时候觉醒了风属性的能力,在姜家的培养下,还未进入超凡学院就有了C级的实力。

    只不过进入学院之前,团子被家族保护的太好,所以性格很是单纯,就是做什么都是风风火火的,是个急性子。

    还不等阿离开口,在前面开路的叶念竹就回过头,欠欠的问道:

    “你听话吗?”

    “听话!”

    单纯的团子,很用力的点了点头,想到可以去欺负新生,她就莫名的有些开心。

    她本以为进了超凡学院就自由了,哪想到会被直接丢给阿离,她这族姐管她管得更严,只是下一秒,团子那兴奋的笑容就凝固到了脸上。

    “听话,咱不去……”

    叶念竹话还没说完,一只小巧的玉足就踢到了他的脸上,放慢镜头的话,每一帧都能做成高超颜艺的表情包。

    姜家人的信条就是,只要能打得过,那就绝不浪费口舌。

    一脚踹飞了叶念竹之后,团子深吸了一口气,马上又换上了笑脸,赤着脚漂浮到了阿离的身边,可还不等她开口,阿离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只是一个眼神,那些撒娇的话就全都被团子咽了回去。

    【单纯的血脉压制】

    “你怎么敢踹我的脸啊!我爹是叶诚!”

    叶念竹捂着脸,很是悲愤的走了回来,可在看见阿离那冰冷的眼神之后,也果断的闭上了嘴,这姑奶奶可不会管他爹是谁……

    看着这没谱的一大一小,阿离心累的叹了口气:

    “你俩消停点吧,若是没在5公里内发现其他地下入口还好,真要发现了入口,能不能跑出去还不一定。”

    阿离现在已经有点后悔没带那闷葫芦出来了,不过想到闷葫芦那张厌世的脸,阿离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她这三个队员就没一个省心的。

    “姐,咱直接进去看看吧,我还没见过穴居人长啥样呢。”

    要不是阿离反应快,昨天发现地下入口的时候,团子就直接进去了,这孩子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根本不在乎那所谓的危险。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想着进入地下,一旦发现第二入口,我们就立刻离开禁地,让学院停止军训。”

    阿离把团子拎到面前,十分严肃的叮嘱了一句。

    穴居人的平均战力确实不高,可他们的危险性不在于战斗,而是一旦被穴居人击伤,就很可能会被同化。

    所以阿离才会叫2317带着血包守在核心地的外围,禁地内没有信号,只能靠人数来凑出第一道简易的隔离带。

    ……

    临近午夜,景玄已经按照林川的计划,带着20个四人小队,离开了空地。

    空地内也有人拉起了队伍,不过在小七的武力压制下,那些人只能选景玄挑剩下的人,当然,也有不少对自己实力很自信的孤狼,早就离开了空地。

    林川从未想过带着这2000来人一起去反杀学长,而且他们也不可能那么听话。

    被挑出来的这些人,基本都有着D级的实力,这些队员和景玄也不是从属关系,而是合作关系。

    只要这些队员听从指挥,就算最后被淘汰了,也可以获得双倍的学分补偿。

    而林川的计划也很简单,就是用这20个小队组成联络网,一旦某支队伍遇袭,旁边的小对便可以快速支援。

    其实这办法也不是没人想过,可深林内方向难辨,小队之间根本没办法做到快速支援,可景玄却有灵暗分身在。

    此时二秃子的视野里,那些分散开的小队,都已经被标注了出来,他可以准确的帮这些队员辨别方向。

    与此同时,林川沿途留下的灵暗分身,也成了天然的眼线,只要发现学长,就会第一时间给景玄标注出来。

    猎人和猎物的身份,就此互换。

    还未到零点,大部分新生不管是组成队伍,还是孤身一人,全都先一步离开了空地,进入了深林。

    但空地上,最好还留着将近一千个新生。

    这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既想享受回报,又不愿意承担风险,这些人想得很简单,只要活着离开这里就能拿到双倍的学分,那还不如固守在这片空地上。

    他们不相信,那些学长敢对这么多人发起猎杀。

    林川临走之前,很怜悯的看了他们一眼,这些选择留下的人,在他眼里,和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区别。

    ……

    零点。

    距离空地1公里的一处深林内,林川和景玄还有齐得龙,全都趴在树上,安静的等待着什么。

    “川儿!来了!来了!”

    很快景玄就压低了声音,兴奋的拍了林川几下。

    刚刚灵暗在景玄视野内的地图上,标记了十几个陌生的黑点,那些学长真像林川预料的那样,盯上了空地内的那些“羔羊”。

    “淡定,这些只是先头部队,按照阿离的说法,在第一个信号烟升起之前,几乎所有学长都会去空地收割新生,告诉那些队员都安静些,等他们吃饱了,咱们再动手。”

    林川笑着吩咐了一声,便直接进入了神台,让灵暗把空地内的影像投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