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倾覆之塔 不祈十弦

第五十七章 英雄的命运

    坐在座位上的摩根的身体微微颤抖,但抬起头来望向坏日的眼神中却有着难掩的期待。

    那期待的火光异常微弱,像是在寒夜之中划燃的火柴。

    “看起来你知道我,这就好办了。”

    坏日嘴角无声的上扬,露出锋利的犬齿。

    他那冰冷的独眼义眼死死盯着摩根,像是要把她看穿了一样。

    他大大咧咧坐在摩根对面,翘起腿来。

    “巧了,我也听过你。水鬼……是吧。”

    这并非是摩根作为杀手的代号,而是执行部在调查被她杀死的人时给这个无名杀手起的名字。

    因为被她杀死的人,如果尸体被发现的够早、是会在死者身上与房间中看到莫名水渍的。

    看起来就像是他们被溺死了之后,搬到这里一样。

    “能够将人凭空溺死的非法灵能者”,最后有意无意的、案情的调查就拐到了这个方向上。

    “你是想干掉卡玛尔瑟,对吧。那么……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你是第一次见到我吗?”

    “我……”

    不等摩根回答,坏日的那只义眼就从摩根脸上的微表情中搜寻到了答案。

    于是他立刻打断摩根的话。

    他继续发问:“你第一次被送回来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看着摩根震惊的面容,坏日无声的笑了笑:“是的,我都听见了。不用想什么谎言来搪塞我。”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虽然心中还是害怕,但摩根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托瓦图斯先生那里开始吗?”

    “或许更早。”

    坏日答道。

    正确的答案是,他一直尾随在理发师身后。

    虽然卡玛尔瑟应该不会得到过去周目的记忆,但这不代表理发师本身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之前“教父”动手杀人的时候,他差点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杀气、直接跳出来了。

    他对这种蠢货没有任何耐心可言。

    坏日光是看到他们存在就会心烦,而看到这些傻逼犯蠢更是杀心自起。

    教父杀死其中一个人,某种意义上还真是救了其他人。

    虽然从坏日的角度来说,这种人并没有什么拯救的价值。但他有一个好习惯,就是不会干涉朋友的选择。

    既然理发师觉得他们有拯救的价值,那他也懒得管。

    坏日不会像是那些蠢人一样,明明什么都不懂、还要在朋友身边指手画脚。

    但他比理发师更了解下城区的这些渣滓。

    除了首领还算是正常人……其他人根本就不讲道理,做事没有逻辑、不讲利益。

    任何行动都只凭心情,或者说“情绪”。

    谁要是突然发了疯,打算给他们的教父一枪、准备扬名立万怎么办?

    要是平时也就罢了。

    以罗素的实力,肯定没那么容易死……最多也就是“理发师”的变身形态被打掉。

    但今天不同。

    今晚的刺杀行动,“群青”是不能参与其中的。因此“理发师”这个身份绝不能出事。

    所以自从理发师进入下城区,坏日就悄无声息跟了上来。直到理发师再度回到上城区,他才敢离开对方的身边。

    在那之后,他第一时间就通过鹿首像的传送能力、先摩根一步到了她的临时住所等她。

    虽然摩根什么都没有说,但她的态度其实已经把什么都说了。

    “你从没有见过我,对吧。”

    坏日缓缓吐了一口气:“看来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我应该见过你吗?”

    “当然。”

    坏日讽刺的笑着:“就算没有你这茬……我与你的那位‘前男友’先生,也是打算在今晚凌晨零点去刺杀卡玛尔瑟董事的。

    “但你第一次是从凌晨三点半回来的,自那之后每一次都是零点回来的。

    “可你每一次都没有见到我们。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坏日看向摩根的眼中,是毫不遮掩的厌恶:“这意味着,你的存在让我们被迫放弃了这一任务。

    “因为刚刚被我刺杀一次的卡玛尔瑟,怎么可能还会在街上闲逛?怎么可能还会被你遇到?

    “而如果他已经成功将我或者理发师送到了过去,那么如今就应该是我和或者他在反复循环。等到你那个时候,我们中的某个人早就消失不见了。”

    他的身高比摩根要高上不少,因此现在能够轻而易举的俯视这位黑发马耳的女孩。

    “……但我第一次,直到凌晨三点半都没有看到你们。”

    摩根强忍着恐惧,努力为自己申辩道:“那次应该与我无关……”

    “所以,那已经是被改变的未来了。”

    坏日打断道:“谁都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

    “理发师认为那是他刺杀失败被杀、而你的出现救了他……但我持相反的意见。

    “我会认为,正是你的存在让我们的刺杀计划失败了。”

    他盯着摩根,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就是群青他是英雄。他的存在至关重要,众人瞩目。

    “他不知道自己的分量。卡玛尔瑟是不敢直接杀死他的……如果他要杀死群青,一定会使用法术把他送到过去。

    “可他有未来的记忆吗?”

    “……他是群青?!”

    摩根脱口而出:“怪不得……”

    她脸上满是震惊,掺杂着恍然大悟与懊悔:“我不该把那孩子卷进来的……”

    “你已经把他卷进来了。就算没有你这件事,他原本也打算刺杀卡玛尔瑟。”

    “……他是总公司推出来的英雄,怎么会刺杀一位精灵董事?”

    “而这就是他和你最大的不同之处了。”

    说到这里,坏日脸上是毫不遮掩的、近乎炫耀的愉快笑容:“他为什么要刺杀一位精灵董事呢?

    “和他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他自己的生命没有受到任何威胁,卡玛尔瑟的存在也没有危害到他一丝半毫的利益。

    “他是为了‘他人’,而舍弃了自己‘英雄’的立场转而去刺杀一位精灵董事。

    “什么复仇、什么帮助他人、什么了结因果……简单来说,就是‘他乐意’。

    “因为他想,所以他就去做了。刺杀一位精灵董事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特别需要理由的事……也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对他来说,精灵与人类不差多少、董事与平民更没有什么差别。”

    说到这里,坏日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的目光也软化了一些,轻轻叹了口气。

    “你听过大象吗?”

    “……我在灵亲学上听说过。是很少见的动物。”

    “准确来说,是濒临灭绝的动物。只有桃源岛的动物园中还有少量养殖,以及在安瓿生物医疗还有少数作为基因备份而被冷冻。

    “那是一种非常巨大的动物。身高可以到四米高,体重接近五吨重那是实实在在的古代魔物。注射狂化药剂之后,以血肉之躯就可以对抗经验丰富的义体战士,光是奔跑就能踩死步兵、撞塌建筑。

    “但这种动物,是可以驯化的。”

    坏日缓缓说道:“在很小的时候,象会被铁链锁住、关在象笼中。

    “在这个笼子里,他们只能勉强站立。无法奔跑,无法躺卧……如果试图挣脱铁链或者倒下休息,就会立刻被电击。如果有人拉扯铁链而不顺从,也会立刻被电击。

    “这种锁链就算带电,也是绝困不住成年象的,连电击的效果也会低很多。长大之后将大象拉出去,那铁链自然是不会再带电的。这对游客来说,看起来也会觉得‘太残忍’。

    “但因为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习惯,长大后只是细细的、无电的锁链就能将它们轻易困住。因为它们已经不会再挣扎了。

    “你就是那样的象。”

    坏日盯着摩根,一字一句的答道:“水鬼小姐。你早就能够挣脱铁链了,但你没有。

    “所以,你才会陷入到如今这种境地。让所有人都变得更加麻烦。

    “而罗素不同。这些锁链关不住他。

    “哪怕是我,挣脱这些锁链的时候也是痛苦无比。但他不同……他生来就是要改变这一切的。

    “这就是英雄的命运。”

    但摩根却只是抿起嘴唇。

    “……跟我说这些秘密,真的好吗?”

    “当然。”

    “因为我快要死了吗?”

    “与之相反,因为你快要诞生了。”

    坏日一字一句的答道。

    摩根看向坏日,突然明白了一切:“就像是……蓝歌鸲那样吗?”

    “没错。”

    “那我愿意。”

    摩根毫不犹豫的答道:“如果需要的话,就把我的身体拿走吧。

    “这也算是……另一种团聚了。”

    “他的灵能具体是不是这么运作,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先给你打个预防针……毕竟你的灵能,的确很有价值。”

    坏日平静的说道。

    “确实,”摩根无奈的笑了笑,“我的灵能,比我这个人有价值多了。如果我会消失在时间的夹缝中,但我的灵能能帮到群青的话……我当然会同意。

    “他愿意帮我,而没有索要任何回报。我也无以为报……”

    刚刚痛骂完摩根的坏日,闻言慢慢露出了笑容。

    缓缓说道:“我们来合作吧,摩根。彻底结束这一切……我来告诉你更多的秘密。

    “还有,我希望你不会怪群青。他并不知道这些事。

    “毕竟每个英雄的背后,都要有一位冷血无情的‘经纪人’。来让‘英雄’不至于流血又流泪。

    “他的确是个好人。但只做好事是活不长久的

    “与其让英雄被迫变得成熟,倒不如换个人来替他们去做。”

    “你倒的确是个恶人。”

    摩根轻声说道:“但也不会让人太讨厌。”

    坏日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更换了称呼。

    “谢谢夸奖,摩根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