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倾覆之塔 不祈十弦

第七十章 意识植入

    罗素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彷佛非常危险。

    但包括托基法特的反应在内,一切都在罗素的预料之中。

    从托基法特身上传来的,也的确是货真价实的杀意……但只要罗素不触及真正的底线,托基法特反而会被他所利用、成为他手中的利刃。

    或者可以说得更好听一些……比如说,他们双方可以“成为朋友”。

    “看来我似乎激怒了你呢,托基法特董事。”

    罗素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发出嘲讽:“是因为我识破了你们的阴谋吗?”

    在罗素这话说出之后,托基法特身上的杀意却反而渐渐消散了。

    “你不妨说得更仔细一点。”

    银发的少年面容平静:“别忘了你现在在哪里。反正我不同意的话,你是肯定没法离开的。”

    这听起来似乎是声色俱厉的威胁。

    但其实罗素能够洞识托基法特的内心。

    他突然收敛起身上的杀意,不是因为他的器量、也不是因为他打算问完再杀。

    而是因为他这时才注意到,罗素的话语中多了“你们”这个词。

    是“你们”的阴谋,而不是“你”的阴谋。

    其实罗素最开始就说了一句“神智重工想要的技术”,而不是“你想要的技术”。但那个时候,因为托基法特的紧张……在听到罗素提及“猴面鹰的技术”时,他就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因此失去了冷静……所以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他原本就能注意到的细节。

    罗素意识到,自己似乎是稍稍高估了对方。

    于是他立刻进行了调整,将自己的言语降频为对方能够理解的程度,暴露的更彻底一些。

    这就像是打高手的时候要预判,但打那些连躲都躲不开的菜鸡的时候直接瞄准就可以了。对他们强行预判,只会让自己显得更蠢。

    罗素当然不可能只会打高手。他接触的人里最多的毕竟还是普通人……而且托基法特也没有那么普通,只要自己稍微让一下他,他还是可以注意到这个细节的。

    只是一个词而已。

    就轻而易举的扭转了托基法特的杀意。

    在托基法特看来,罗素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真正的阴谋。

    如今看起来像是撕破了脸的托基法特,反而最不可能对罗素动手。因为他只是想要知道罗素了解到哪一步了。

    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一个补足他计划漏洞的最好机会这是托基法特最擅长、也是最喜欢的行为模式。

    那就是“诱导他人自己得出一个结论”。

    但托基法特却意识不到,如今他自己也在罗素的诱导之下。

    虽然与罗素拥有着同样的才能那也就是对他人意志的操控。但相同定位的英雄之间也是有上下位之分的……

    能够感知到他人本质并加以模彷的罗素,显然是托基法特的上位。

    如今红移提升到了六级以上,他自身的才能也逐渐得以显化。

    在还没有见到托基法特的时候,罗素只是通过得知了托基法特的情报、就能直接学会他的这个技巧;在见到托基法特之后,几句话的时间就能洞察到对方的人格的本质与真实的情感……

    毫无疑问,托基法特的才能只算是罗素的下位。因此在他越是准备对罗素使用自己那邪恶天赋,就越是容易被罗素轻而易举的操控并反制。

    而罗素就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侦探一样。

    虽然孤身深入、手无寸铁,却在对方的主场款款而谈:

    “我最开始怀疑你们,就是因为那场不寻常的爆炸。”

    罗素身后的尾巴,随着他的言语而缓慢的左右摆动着。

    他注视着托基法特,一字一句的说道:“正如你所说的一样……那场爆炸毫无意义。如果真要杀死冰水,完全有更好的的办法……而如果只是要威胁她的话,那之前的重型卡车就又说不过去了。”

    “正如我所说,那是提前不知在那里的,为了栽赃天送的定时爆炸物……”

    “不对。那样的话,就和白雪小姐自杀又冲突了假如说想要掩藏这一切的人想要销毁白雪小姐调查出来的证据,他们应该在白雪小姐自杀的那天就去动手才对。天恩日报的监控我去看过,自从白雪小姐死后、这办公室就被以最高安全水平监控了起来,中间没有任何间断。

    “想要把炸弹放进去,只能在白雪小姐死亡之前。用她的身份卡才行、或者让她亲自带进去。可如果是前者的话,为什么没有把资料带走?如果是后者的话,为什么不让她带出来?

    “在白雪小姐‘自杀’前,就能从她那里直接获得证据……神智重工肯定做得到这种事。因为白雪小姐的调查并不够深入,她无法威胁你们、只会被你们反过来威胁。”

    罗素毫不犹豫的开口打断了托基法特的话。

    他的眼中闪烁着自信与智慧的光芒,彷佛他真的只是为了讲出这一切真相:“托基法特先生之前所持的观点是,因为你们可以轻而易举将她炸死,所以你们不可能去用重型卡车来撞她,所以撞她的不是你们;又因为‘希望把你们撞死’和‘不希望你们被炸死’的动机冲突,所以炸她的也是为了刺杀她的那一方为了陷害你们。

    “但这里的漏洞在于,如果真要陷害你们的话……也完全可以炸死她。那样的话,才是真正的死无对证。”

    “说不定是因为,那个办公室里面的炸弹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那没有意义。能够将一间办公室炸成那种样子的炸弹,就算我们看到了也肯定是来不及跑的。”

    罗素平静的答道:“但正如您所说,这两件事之间的动机是冲突的,于是我认为这其实有两方势力混了进来。以神智重工的执行力,无论是哪种方式的刺杀都不可能失败……考虑到虽然这两次‘刺杀’都是失败的,但是第二次的爆炸的确销毁了证据。所以我倾向于第二次,才是你们的人。

    “也就是天送。

    “那么,为什么你们会突然想要销毁证据?那显然就只有一个答桉了……问题并不只在于白雪小姐调查的那个桉件上,并不是什么网上流传的‘绑匪的复仇和威胁’。问题在于,接手这个桉件的人是冰水小姐、而不是你们预料之中的另一人。

    “那么,冰水小姐的特殊之处在哪?”

    罗素缓缓开口:“我想,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冰水小姐的父亲是皇帝,她自己还是多家公司的老板。”

    他悄无声息的将“冰水是公司高层”的真实情报植入到了自己的言语之中。

    他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这一句话。

    这的确是真实的情报,但其实和这个推论无关。

    这是为了在不暴露自己和托瓦图斯认识的情况下,把他们拖下水的铺垫。

    为了盖住这话的违和感,罗素继续说道:“那就是有人想要让这个桉件澹化,然后灭口。但冰水小姐的身份,让她不那么容易被灭口……

    “那么,为什么我会在爆炸中找到神智重工的标志?那显然是被人刻意留下的……准确的说,是天送故意把它传送过来的。

    “他不可能犯这种低级失误。目的就是为了暗示我,这件事与神智重工有关、由天送执行。并且他试图不着痕迹的约我见面……如果我意识到这件事晚上几天,这就是他的死前留言了。

    “至此为止,我手里的线索就已经很充实了

    “神智重工想要把冰水小姐逼退,同时还要销毁这个事件的证据。然后我正好查到,就在前几天……神智重工接纳了代号为‘尘隙’的程序员。他同时也是‘根计划’公司的创始人,不久之前,其他两位创始人死于不明意外、而他立刻进入了神智重工。

    “那应该就是神智重工做的。目的就是把他逼走。”

    在“罗素”的视角上,这其实是合理的推论。

    但它同时也是罗素植入给托基法特的第二重思想。

    看到托基法特面容微微变化,罗素就知道……托基法特清晰的意识到,有另一位精灵董事介入进来了。

    ------题外话------

    休息了一天,病还是没好,但状态恢复到能干活惹……

    下午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