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人,得加钱 傲骨铁心

第二百五十三章 皇气无敌

    四川总督富勒浑下令斩杀阿桂父子、满洲副都统成果、教成,参赞大臣德赫布,蒙古副都统三保、记名总兵曹顺以下旗汉军官128人的军令,着实惊住了前来“平叛”的众旗汉大员。

    饶是同总督大人关系密切的副都统富升阿都觉总督大人疯了。

    领队大臣保宁同率部前来平叛的参赞大臣特成额、额尔特三人闻讯立即赶来劝阻。

    随后赶到的领队大臣富兴同御前二等侍卫托尔托保、乌尔纳等人也都劝阻此事,让总督大人三思而后行。

    富兴称纵是阿桂有罪,也当解往京师交皇上处置,其余人等也当交部议。

    实在要杀也当等左副将军丰升额、暂代定西将军一职的右副将军明亮赶到,再行商议。

    博副会长站在人群后边悄悄把玩一颗核桃什么话也不说。

    如果投票的话,多半就是弃权。

    气氛都到这份上了,你富勒浑还不动手,那就真的不能留了。

    贵州提督王进泰、指挥督标的四川总兵玛尔沁等富勒浑嫡系心腹,自是支持总督大人的英明决定。

    对最先带兵攻打大营的王、玛二人而言,不杀阿桂,他们就别想睡安稳觉。

    章佳氏在八旗的影响不小。

    都怕打蛇不死反被咬。

    始作俑者贾佳额驸肯定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

    对此事,他的态度很鲜明不支持,不反对。

    “阿桂早年就曾勾结张广泗私通番贼,坐视大学士讷亲败亡,使我折损上万将士,今日其蓄意谋反必定再次勾联番贼,若不立即处置,尔等敢保证阿桂党羽不会与番贼里应外合,再陷大军!”

    富勒浑执意处斩阿桂,再不动手的话,左副将军丰升额同右副将军明亮赶来,他就没有机会。

    而且阿桂党羽的确众多,尤其此人另一心腹云南提督常青手握一路兵马,万一常青引兵来救阿桂,致使乱事再起,岂不是显得他富总督无能?

    另外,他不确定皇上会不会杀阿桂。

    毕竟当年阿桂通敌死罪也被赦免过。

    为官者,遇事当立断,犹豫不决,必受其害。

    想他富勒浑能有今日,全是靠果断二字。

    也正是因为果断,不计后果,为浙江巡抚时揭发拿办江浙总督崔应阶、为湖广总督时查办同阶四川总督阿尔泰、文绥。

    三位总督大人都办在他富勒浑手中,这才赢得能臣美誉,岂能因一阿桂而使此美誉蒙尘。

    当然,阿尔泰是上命查办。

    文绥这个只做了一个多月的四川总督却是因为拒绝加入互助会,被富勒浑上书揭发包庇阿尔泰的儿子明德布。

    皇上命军机大臣于敏中彻查,终将文绥解职发往伊梨。

    因此,富勒浑认为擅杀阿桂固然会让他有跋扈之嫌,然在平乱大义之下,皇帝最多于他训斥,革一二兼职,断不会严加处置。

    若此,乃自毁长城,是非不明。

    富勒浑的逼问没人敢回答,没人敢保证阿桂真的没有勾结番贼,也没人敢保证阿桂的党羽不会闹事。

    事实上,阿桂的行为的确是造反!

    这一点,洗不清的。

    “请王命旗牌!”

    富勒浑喝道。

    旗为上绣满文“令”字三角蓝色小旗;

    牌为圆形一尺二寸榉木牌。

    旗、牌俱由工部制作,兵部印章,除总督以外不得有授。

    二者合一,便为代行皇帝之权。

    “本朝制,如有军国紧急大事,不及请旨,即以此旗牌传命,形同已奉旨。”

    言罢,富勒浑朝京师方向三拜,起身看向众人:“凡叛臣、奸佞,持王命旗牌者,一律先斩后奏便宜行事!尔等可有不服者!”

    这话问的,博副会长第一个把头低了下去。

    余人更是不敢吭声。

    富兴大急,但富勒浑有王命旗牌在手,他若不服说不定反手就会被其拿下。

    富勒浑见震住反对者,再喝:“中军官何在!”

    “在!”

    四名督标中军齐致出立,两旗两汉。

    富勒浑手一挥:“持本督王命旗牌,斩叛臣,清奸佞!”

    “嗻!”

    一旗一汉两中军上前分别接过旗与牌,杀气腾腾奔大营而去。

    可怜阿桂父子束手就擒后以为富勒浑不敢杀他们,不想竟有亲兵持王命旗牌将他父子二人直接押到校场之上。

    眼看命要不保,阿迪斯吓得人都瘫了,哭喊道:“阿玛,那个额驸不是说只要我们放下武器,他保证我们不会被杀么?他不是说富勒浑只手遮不了这金川的天么!”

    望着吓成泪人的长子,阿桂长叹一声,知道自己被骗了,然而却无回天之力。

    “上天可鉴,我阿桂冤枉,冤枉!”

    定西将军喊冤余音尚在,大刀挥落,人头落地。

    其子阿迪斯也被行刑。

    满洲副都统成果、教成以下大小军官126人俱被分批拉到校场,挨个过刀。

    人人死前皆喊冤,人人皆死不瞑目。

    随着大刀片不断挥落,阿桂集团几乎全军覆没,这也意味八旗脊梁瞬间被抽四分之一

    夜深人静。

    杨植找了半天,终在一棵老槐树下找到坐在那里发呆的少爷。

    “少爷,你在这干嘛?”

    杨植将一件棉袄披在了少爷身上。

    “我心神不宁,得给阿桂他们烧点钱……”

    贾六叹了口气,继续烧银票。

    都是五十两一张的,之前已经烧了七八张。

    望着少爷手中正在燃烧的银票,杨植有些心疼,劝道:“少爷,听我一句话,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左右你害死了那么多人,就算冤有头债有主,这帮死鬼也要排队分个先后,一时半会灭不了少爷头顶上三昧真火的。”

    贾六转过头看了眼自家好奴才,想骂几句想想还是继续烧。

    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一定骂得过栓柱。

    “哎呀!”

    发现自己将一张一百两的当五十两在烧,急得赶紧吹熄,甩了甩重新收在怀中。

    他的银票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自己努力工作挣来的。

    “少爷,要实在不行你就把这穿在身上。”

    杨植说话间竟然从怀中摸出件叠成小方块的四角裤来。

    是用黄马褂改的。

    “这玩意辟邪!”

    杨植深信皇气无敌。

    “有用么?”

    贾六半信半疑。

    “少爷不是说凡事都要实事求是么,你不穿怎么知道没有用?”

    “有道理。”

    贾六接过黄马四角裤,拉了拉,尺寸刚刚好,便收在怀中准备睡觉时换上。

    算是求个心安。

    “少爷,风大,回去吧。”

    贾六“嗯”了一声,起身问栓柱:“你说我这个爱新觉罗女婿是不是过份了?”

    “是过份了,很过份,正常女婿没这么缺德的…”

    “闭嘴,滚回去睡觉。”

    “好的,少爷。”

    等栓柱讪讪离开后,贾六又烧了几张银票,最后用树枝在地上写了一行字,这才拍拍屁股回去睡觉。

    人已经死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手持铁棍在黑处暗中保护大人的杨遇春等大人走后,好奇过来看大人写的是什么。

    是一句诗。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