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人,得加钱 傲骨铁心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请我贾佳世凯先!

    坚决保卫满洲皇帝的大清忠臣谭某绝句,很好的表达了贾六此时的内心真实想法。

    试问,谭某一个汉人都能在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冲击下对大清仍保持赤子忠贞之心,况贾六这个真满洲,爱新觉罗的女婿!

    他要同谭嗣同一样,噼荆斩棘、勇往无前、无所畏惧,誓为大清的强大开拓一条真正的万年之路。

    “历朝百年之后必腐朽,遂以变法以强国。然各朝变法成功者无不以流血而始,未闻有因变法不流血而强国者!”

    烧完给阿桂等人的银票后,贾六由于太高兴便喝了两碗泸州老窖,结果夜不能寐,精神头子旺盛,竟然拉着杨遇春讨论起变法来。

    “我大清自紫气东来已百年有余,若以明祚正式断绝恰好百年,然而本朝明显由盛转衰,南疆嵯峨小国缅甸都敢视我天朝为蛮夷鞑虏,金川万余贼兵奋三十年而不能平,反而折损十数万大军,此不是我朝已衰是什么!”

    舔舔嘴巴,放下酒碗,豪气冲天,桌子一拍。

    “故大清必要变法!变法亦一定要流血!不流血不能成功也!若要流血,请我大清国族先!请我满洲子弟先!请我贾佳世凯先!”

    坐下,问杨遇春:“记下了?”

    “记下了,大人。”

    杨遇春碳笔速记的速度越发强了。

    贾六点头接过速记扫了一眼,用碳笔在那句“以我贾佳世凯先”上涂了又涂。

    涂完,写上“请我大清皇室先!”。

    继而通读,越读越顺,越读越满意。

    “大人,何为变法?”

    杨遇春好学好问,凡是不懂的事情必然在第一时间要弄个明白。

    “变法嘛?”

    贾六拿起碗里的下酒菜腌竹笋嚼了嚼,说道:“就是改变国家过去的法令制度,改用新的法令制度。”

    “就是以新制代替祖制?”杨遇春若有所思。

    “对,是这么个意思,”

    贾六举例说如今的八旗制度就不好,养了太多废物,除了耗损国家钱粮无一用处。

    所以,将来,这个制度必须革除掉,还有那个满城什么的都要取缔。

    杨遇春不无担心:“大人若如此变法,必会遭到满洲的疯狂反扑,毕竟八旗乃是大清根本。”

    “但愿天下苍生安逸,百姓富裕,我个人名利又算得了什么?”

    贾六负手遥看漆黑远方,不无深情道:“明天的事就留给明天的人去做,我今天要做的就是用我们满洲人的血去唤醒天下人,去激励天下人!”

    京师,军机处。

    当值军机大臣福隆安正在同索琳翻看皇上批示过转回军机处下发各部、地方的奏疏。

    年初以来,大清就不太平。

    除金川战事连连失利外,江苏,河南,山东、甘肃数省相继大旱,农民种不上地吃不上饭,灾民多刨野菜,采榆钱充食,有的地方更以观音土裹腹,饿死无数,灾民嗷嗷待哺。

    在查看湖北布政使钱宁奏请疏通境内河道淤塞,避免明年有水灾之患的奏疏时,索琳却愣在了那里。

    福隆安看过钱宁的这份奏疏,既然河道淤塞批准疏峻便是,但见索琳神情不对,不由拿过,结果皇上的批示竟是指责钱宁沽名,不准清淤,并将钱宁交部议严处。

    “皇上他?”

    索琳想说的是皇上是不是老湖涂了,但这话又怎么敢说。

    福隆安也是一阵恍忽,前些天河南上报仪封等处黄河漫口,地方请求拨款增坝,然而皇上却批示说“蛟龙畏铁,着于漫口处沉大铁锚。”

    并要地方官于漫口处设香坛祭祀蛟龙,并访附近有无土地、城皇,若有,拨款增修,以使神灵之力护佑大清江山。

    “皇上从前可是不信鬼神的。”

    索琳苦笑一声。

    犹记得乾隆十八年,京师周围发生蝗灾,御史请求颁发御制文祭祀,皇上怒斥:“朕非有泰山北斗之文笔,好名无实,深所不取。鬼神之说,更是荒唐,信此之道,祸国之基。”

    可二十年过去,皇上却变得如此崇信鬼神之说,当真让百官难以适应。

    “福中堂,这份批示?”

    索琳觉得皇上不让湖北疏淤便罢了,怎么能将要做事的官员交部议严处呢,因此希望福隆安同他去养心殿劝谏。

    “先搁着吧,”

    福隆安心想皇上既已批示,身为奴才他们奉旨办事便可,何必为了没跟脚的人惹皇上不高兴。

    见福隆安无意劝说皇上,索琳也是无奈。

    再看其它皇上批过的奏疏,有两份都是四川总督富勒浑奏请户部拨银的,皇上御批都是着户部速办,可户部哪来的银子?

    管户部事的英廉前不久叫两淮盐政查抄了扬州卢姓盐商,弄得几百万两,可这些银子还没入库就被内务府支去了一大半,说是供太后养老的长春仙馆还有一些工程没有完工,急等着银子用。

    英廉能怎么办,只能将银子拨过去,毕竟太后老人家的事情容不得做奴才的有半点怠慢。

    “广东那边今年应递的通商银款应该到了吧,若到的话便先支应四川。”

    太后的事情要紧,金川的战事也要紧。

    英廉是拆东墙补西墙,军机处变不出银子,也只能如此先周转。

    索琳道:“金川地方虽山高林密,河湖纵横,烟瘴不绝,然我朝用兵已三十年,闻贼人不过数万,贼兵不过万余,按理说将士当早适应此地,何以久久不能平定,莫非金川诸员尽皆昏聩之人不成?”

    这话叫福隆安怎么说,摇摇头苦笑一声:“若阿桂这次还不能平定大小金川,还是建议皇上抚吧。”

    二十年前十万大军在名臣岳钟琪、傅恒的指挥下围了大金川两年,双方都是兵疲马困,无法将战事继续下去。

    最终时任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主动向清军提出议和,傅恒坚持要莎罗奔、郎卡叔侄亲缚赴辕,方饶恕他们不死。

    莎罗奔不肯,便遣人至岳钟琪的党坝军营乞降,已经打不下去的岳钟琪可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立即予以同意。

    双方就此收兵,谁也不见谁。

    这才算把第一次金川战事给结束。

    这一次已经用兵三年之久,前线每天需要的钱粮军械款如天文数字一般,当真是打不下去了。

    阿桂再不能奏捷,恐怕皇上都要下令同番贼议和,以免真被金川弹丸之地将大清拖入无尽深渊。

    索琳对议和也持赞成,正同福隆安商议此事细节时,值守笔帖式入内奏报有四川巡抚急递。

    “拿过来。”

    索琳示意笔帖式将急递交给他,打开看后却是愣住,惊疑震惊的目光落在福隆安脸上。

    “何事?”

    福隆安随手将皇上批过的四川总督富勒浑奏疏放下。

    “福中堂,四爷他,四爷他”

    索琳琳吞吞吐吐的终是将福长安于驿站被害的事情告诉了福隆安。

    福隆安初闻噩耗,如晴天霹雳,拿过四川巡抚的急递呆呆看着,半响“叭”的一拳砸在桌上:“我富察家,冤,冤,冤!”

    右手赫然在滴血,竟是被桌上碎裂的茶碗给割了半指长的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