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择日飞升 宅猪

第二百二十一章 飞翔吧,金不遗

    时雨晴虽然如此说,但许应还是带着金不遗返回扶桑树。金不遗的状态有些不太好,须得回到商民部落,让商民中的傩师贡献给它一些仙药。

    商民中有不少人已经成为炼气士,也打开了人体六秘,他们供奉金不遗,以仙药为他续命,换来部落的平安。

    时雨晴也跟着他来到商民部落,打算挑选一些资质出色的年轻人,送往剑门修炼。

    金不遗在部落中的傩师照料下好了一些,便又蹲在树上打盹,许应没有惊扰它,让它休息,自己来找时雨晴,帮她挑选资质好的少年。

    虮七盘在扶桑树下,时不时有太阳神火从上方浇下来,把他烤得有五六分熟,不过七爷早已习惯。

    而且七爷最近参悟剑仙绝壁,修为大进,已经可以承受得起太阳神火的灼烧。

    他被火烤着,反而越来越舒服。

    "七爷,我大约不能继续追随阿应了。"金不遗的声音传虮七抬起头,却见金不遗还在树上打盹,像是睡着了,但是他的声音还在传来。

    那是这只大鸟的神识,在他脑海中化作声音。

    “我太老了,老的总是忘事,老的总是记不起自己在哪里,我变成了阿应的累赘。

    金不遗的声音还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带着岁月的沧桑,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努力的追随着你们,试图跟上你们的脚步,不拖累你们,但我太老了。我时常会忘记你们,忘记自己的责任。”

    s:.vip

    "我努力的观察你们,我想观察的更久一些。

    它的声音变得低沉,有些苦涩,道,"但是我时常忘记自己的目的,不过也够了。你们或许并不强大,或许也不聪明,你们还很年轻,不知道敌人是何等恐怖。但我觉得,你们会像我一样,追随着阿应,照顾他。””我追随着他飞过了不知多少万里,经过了万载的岁月,他被敌人捉去,洗去记忆,我一次次将他寻回。你们也可以,你们也能将他寻回。”

    “我观察你们这么久,看出你们与阿应的感情,你们如我当年一般,对我来说,我可以放心了。”

    金不遗三只鸟爪稳稳抓住扶桑树的枝条,鸟喙插入羽毛中,埋首在自己的翅膀下。

    "你们会把阿应照顾得很好,你们会不遗不弃,我可以放心了。"扶桑树上有火光从三足金乌的羽毛中流下,仿佛金乌的泪水,让这株树木烧得愈发旺盛,"我飞不动了,把他交给你们了。"它语气平静地说道。坑七怔然∶"金爷…"这时,许应的声音传来∶"七爷,这边。"

    蜕七抬头望向扶桑树,游到许应身边,许应向蛎七悄声道∶"掌门已经选好了弟子,我们回蜀山剑门。

    坑七道∶"阿应,金爷它……"

    许应道∶“不要惊动它,我们悄悄离开。金爷老了,现在我们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不能再让它拼命了。每战斗一次,它的状态都会因此恶化一次。

    坑七默默点头,回头又望向扶桑树。

    扶桑树的火光越发猛烈,从金乌羽翼中流出的太阳神火愈发明亮,将金乌烧得金光灿灿,如同太阳中的神只。

    "它战斗一生,该留在这里颐养天年。"

    许应鼻子有些酸,轻声道,"它每战斗一次,都要昏睡很久才能醒来,我总是担心他睡着了就再也醒不来。它已经为我战斗一生。"坑七回头望去,火光中的老年金乌仿佛在大哭。

    许应带着纸七,跟上时雨晴的队伍,目光看向远方,道∶"七爷,我准备去一趟昆仑。去昆仑之前,我想再入阴间,寻找那位被孟婆称作东岳的人。他也有一只金乌,或许我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让金爷续命的办法。”

    坑七精神一振,道∶"阿应,我们先前去太初世界寻你的时候,遇到过东岳。他似乎认得金爷。"许应回头看向越来越远的扶桑树,树上一团夕阳,夕阳中三足金乌展开翅膀,像是古老岁月中的图腾。

    "就算在东岳那里得不到有用的线索,我还有办法。

    他收回目光,语气坚定,道,"金爷服过不死仙药,我去为它寻一座仙山,让他像徐福像武天尊一样活下来!如果有机会,把它送到仙界,让它飞升!”

    他们回到剑门,许应再度来到剑仙绝壁,径自走向第六代祖师那面石壁。

    意念战场中,第六代祖师身后飘浮着皓月轮,凌空而行,风华绝代。

    许应站在第六代祖师的对面,手中无剑,但站在那里却仿佛一道开辟天地的剑气。

    突然,女仙祭起皓月轮,如同一轮皓月,光芒之下,皆是她的剑气,皆是她的招法!

    许应身形闪动,如同-道明亮无比的剑光,迎上皓月轮,从轮中穿过!

    意念战场剧烈抖动,突然哗啦破碎。

    许应张开眼睛,来到下一面石壁,初代祖师的石壁前。

    当年初代祖师发现剑道归真诀,坐在石壁下参悟,数十年后悟出颠扑不破的剑道妙理,开创蜀山剑门!数万年至今,未曾有人将他剑法学全、学会。

    而今,终于有人来到他留下的剑道石壁前,不过不是来学他的剑法,而是来领教他的剑道。

    许应的意识与石壁中的意识轻轻触碰的一瞬间,一片意识中的战场缓缓铺开,他看到了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

    少年腰间只有一柄长剑,剑身纤薄,有七尺长,剑尖如同水滴。

    仙剑思无邪在那时,只是一柄普通的铁剑。

    初代祖师面带笑容,抬起手指,铁剑思无邪从剑鞘中飞起,向许应刺来。他的意识一片纯真,没有任何杂念,纯净无比,像是-面镜子。

    许应意识中的任何想法,准备施展的任何招式,都反应在镜子之中,出现在他的意识里。

    这便是仙剑思无邪的来源,只有无邪的人,才能炼成初代祖师的剑法,领悟他的剑道。

    然而这世上只出现-位意识无邪的人,就是他自己,因此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学会他流传下来的剑法。他可以料敌先机,能够在对方出招之前,便直刺对方招法中的破绽,任何人都难以接下他刺来的简单一剑!许应来不及出剑,剑招一出,自己必死。

    他只能后退,给自己以空间时间,变化第二招。

    但就在他意动之时,初代祖师的创招再变,这一剑是针对他尚未施展出的第二剑而来,依旧是料敌先机,只要许应出剑,便必死无疑!

    许应再度后退,脑海中闪过剑道归真诀上的-招招剑法剑道,然而他脑海中每闪过一招,都会被初代祖师变化的招式克制,根本施展不出!

    他一退再退,脑海中一招招尚未施展的剑法纷纷被破,让他只觉憋屈万分。

    突然,铁剑思无邪轻轻-挑,如灵蛇般窜起,点在许应眉心。

    许应僵立原地,一动不动。

    铁剑思无邪收回,飞向远处,回到初代祖师身边。

    这短短片刻,许应已经退到数十里外,初代祖师看起来极为细小。

    那位少年站在原地,始终面带笑容,从未挪动过脚步。

    许应定了定神,散去意识,退出意念战场。

    他败得极为彻底,哪怕学会剑道归真诀,哪怕他所学的创道归真决比初代祖师更为完整,他依旧不能在初代祖师手中走出一招。

    他无论出不出招,都会败北!

    “我比初代祖师缺少的是什么?是剑道的玲珑心,剑心无邪,-尘不染,可映照外道?还是他对剑道的痴狂痴迷,胜过了我?”

    许应端坐下来,面对石壁一动不动。

    他一遍又一遍催动剑道归真诀,磨砺胸臆中的剑气,感应剑道,回忆初代祖师的剑法,寻找出击的时机。

    "但是有一点,初代祖师的归字诀领悟,远不如我!"过了良久,他再度进入意念战场。

    这一次,他不由分说,不给少年祖师先出手的机会,直接催动剑气,施展出剑道归真诀中的"归"字诀!

    这一剑刺出,便如万道归真,天地间的大道都要归于剑道,威力之大,道之精妙,堪称仙术!

    "嗤!"

    铁剑思无邪刺穿"归"字诀,刺穿许应的意识头颅。

    意念战场散去,许应冬的一声栽倒在地,意识混乱,过了良久才恢复过来。

    "归字诀不能胜他,问题出在我的心性不如他?"

    许应反省自我,旋即觉得反省了也没用,"我的心性就这样,他思无邪,料敌先机,比心性我肯定比不过他,那就比别的!

    许应再度催动剑道归真诀,一次又--次参悟,一次又一次修炼,体内剑意剑气也自越来越强。

    先前他只是破译剑道归真诀,自己并没有用心修炼,此次被初代祖师连败两次,便激发了他的上进心,近乎痴迷的磨砺自己的剑道归真诀。

    他的剑意剑气愈发纯粹,对剑道的掌控也越来越强。

    许应再度来到意念战场,挑战初代祖师。这次再败!

    同样是-招未能递出,便被初代祖师料敌先机,-剑刺死,死得比第一次还快。

    许应恢复片刻,再度琢磨一番,再度修炼,感悟剑道归真诀中更多的精妙,终于又一次提振信心,进入意念战场。

    他又死一次,比上次死得更快。

    他一次又一次试炼,一次又一次失败,期间时两晴来过几次,见他如疯子一般,披头散发,喃喃自语,周身时不时有可怕的剑气飞出,便没有打扰。

    时两晴告诉玩七、紫色仙草和大钟,不要打扰许应,道∶“不疯魔不成活,他已经进入疯魔的状态中,要么有大突破,要么就继续疯下去。”

    蜿七询问道∶"大概要多久?

    时雨晴摇头我也不知。我当年也曾有过一段这样的经历,持续了三个多月。我听说有··位剑门前辈,疯癫了几百年,突然有··天清醒过来,剑道造诣大进。”

    坑七吓了一跳"倘若阿应也疯魔几百年……"

    突然,仙剑思无邪射出一道剑光,落地化作剑童,向时雨晴奔来,叫道∶"快去万剑堂!祖师有旨意传来!"时雨晴闻言,心头大震,急忙身形一纵,化作一道剑光,直奔小剑峰万剑堂而去,大声道∶"哪位祖师?"剑童盘膝跟在她身后的剑气尾流中,道∶"我也不知!我只是听到仙界传来一个声音,让你去万剑堂听旨。"万剑堂中供奉着历代祖师所用的佩剑和雕像,每口剑或者剑匣的背后,都是一位强大的剑修炼气士!

    被供奉在中间的便是初代祖师。

    时雨晴上前上香,叩拜下来,但见香气鸟鸟,顺着飞升霞光再再而起,直达万剑堂穹顶。

    穹顶光芒酒下,便见另一个世界渐渐浮现出来,越发清晰,这时一张金篆仙篆散发着灿灿金光,从上方飘下,恰恰落在时雨晴手中。

    时雨晴低头看去,与金篆仙篆·起落下的还有一副地理图,上面绘着群山,群山旁边写着"昆仑"的字样。

    时雨晴打开金篆仙篆,便听得耳畔传来宏大的仙道之音,回荡在脑海中。

    那是常人无法听懂的声音,时雨晴却仿佛听懂了,拜道∶"尊法旨。"她手捧仙篆和地理图缓缓起身,只见穹顶的光芒隐去,另一个世界也慢慢消失。

    "祖师赐下金篆仙篆为我护法,让我前往昆仑。"

    时雨晴向剑童道,"祖师告诉我,昆仑境即将完全开启,里面有大机缘,已经标记在地理图中。我需要立刻动身!创祖,你留下镇守剑门,我带着皓月轮前往!”

    剑童连忙道∶"阿应呢

    时雨晴迟疑一下,道∶"他在疯魔的关键时期,不等他了!"她简单收拾一番,唤来苍阳尊者嘱咐几句,便将皓月轮抛在空中。皓月轮化作圆月一轮,时雨晴飞身投入圆月中,只见那轮明月当空,向西方呼啸而去。

    半月之后,十里绝壁尽头,许应迦趺而坐,尽管蓬头垢面,但脸上还是一根胡须都没有扎出来。

    他还是少年模样。

    许应盯着初代祖师的石壁,突然再度进入意念战场,面对风华绝代的初代祖师,一剑刺去。

    剑光闪烁,剑意精纯,意守太一,映照在初代祖师剑心中的意志,只剩下一个圆点。

    "这次我的剑意剑道,与太一融合,看你如何破我!"初代祖师终于认真拔剑,铁剑思无邪迎上他的剑气!

    两人剑气相交,顷刻间便数十招过去,突然,铁剑思无邪断去,初代祖师被许应剑气抵住咽喉。

    "你没有炼成归字诀,剑法威力比我逊色-筹。

    许应散去剑气,退出意念战场,低声笑道,"我终于战胜飞升前的初代祖师了!

    马上八月份啦,宅猪因为没有那么年轻啦,有时候会卡文,所以更新时间不定,但更新量可一点没少啊!

    《择日飞升》从一号的69万字,到今天93万字,月更新24万字,平均日更8000!

    最近都没怎么求票,但是马上八月份了,大家有保底月票的话还是给《择日飞升》吧,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