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520农民

第164章 很不幸的消息(求订阅)

    12月14号。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刚下完课。

    机电院的六班学生换教室继续上最后两节课,沐阳今天来上课了。

    今天公司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处理,突然想想自己在外面潜水那么久该回学校冒个泡了,沐阳破天荒地出现在教室里,引来了一群同学侧目和围观。

    其实他也可以不来上课的,但感觉坐在教室里,看书气氛反而好些,不像在公司或家里那么沉闷。

    上课也许对他来说不重要了,他就是想找个地方能安静地看书。

    沐阳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雪后初晴,云澹风轻,身旁的同学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张张洋溢着青春的脸,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充满生机。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说的就是他们吧。

    他刚坐下来看会书,班里有个同学就过来找他。

    赵石,来自江省的同学,167身高,个子挺结实的。

    “沐老大,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赵石,有什么事嘛?”沐阳抬起头,侧着颜疑惑地看站在桌子面前的赵石,有些不明白,这家伙心情很低落,头发油亮油亮的,有结块的趋向,两天没洗了吧,一双眼睛红红肿肿的。

    昨晚通宵上网了?

    不像呀。

    以沐阳对赵石的了解,没听说过他喜欢通家上网吧。

    “我想借钱,数额有点大。”赵石吞吞吐吐地,犹豫了半天才开口。

    “哦,你要借多少?。”

    赵石咬了咬牙:“十万块,或者少些也可以。”

    “怎么啦?一下子借那么多钱?哪里要用这么多钱?发生啥事了?”沐阳有些不理解,这赵石平时挺节俭的,不轻易借钱,他学费也交完了。

    沐阳一问,他的内心防线就像泄洪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直接崩溃,忍不住蹲下来掩面流泪,低语啜泣。

    “我父亲得了食管恶性肿瘤,医疗费要十万元,我不知道怎么办。”

    赵石说着说着,话语有些激动,更是号啕大哭。

    “沐阳,我感觉自己好没用呀,呜呜……”

    这一幕,这哭声,把周围同学给吓住了,同样也被他的消息给震惊了。

    父亲得了癌症!

    一听是癌症,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都很同情赵石,有些还围观上来安慰他。毕竟在学生们眼中,癌症就相当于绝症!

    沐阳也想不到是他家人出事了。

    他想起前世,赵石的确有过这么一回事,那次回家几天,来上学后整个人精神萎靡不振,消沉好长时间,不过最后还是挺下来了。

    只不过,沐阳一直忙碌着,没多关注同学的家庭情况,平时也很少与赵石聊天。

    赵石本人性格有些内向,不太爱与别人聊天,有些自卑,特别是像沐阳这种与他天差地别的同学,更是没有信心像胖子那样很自然地与沐阳交谈。

    沐阳低头看蹲着哭泣的赵石,没有让他立即站起来,而是先让他哭一会,人痛哭反而能发泄压力,缓解情绪,不哭反而有事。

    家人得了癌症,这是一个很不幸的事,对贫困的家庭来说更是晴天霹雳的噩耗。

    如果要医疗,那就得花很多钱,花光家里积蓄后估计还得借,还不一定借到钱,如果癌症是中后期,也活不了几年,病人走后会给家里留下一大笔账务窟窿;

    不送去治疗嘛,心里很过不去,总有一些期望,心想着,也许能医疗好呢,看着得了癌症的家人,赵石心里很悲痛,也很无奈。

    沐阳拍拍赵石的肩膀,安慰说道:“赵石,别蹲着了,站起来吧,先说说具体情况,你确定你父亲得了食管恶性肿瘤嘛?有没有多家医院检查?是早期还是?”

    赵石哭了一会,也不在意周围同学看着法,不在乎自己窝囊相。

    如今,沐阳就是自己唯一希望,最后一根可以捉住稻草。

    他站了起来,哽咽说道:“在两家医院核实过的,我爸说他前段时间感到吃饭吞咽困难,多次感到不适后,我妈陪他去县城医院检查,检查出得了食管恶性肿瘤,我爸不相信,又到城里医院检查,医生确定他得了早期食管恶性肿瘤,但已经接近中期了。

    我家人本来就不想告诉我这件事,只是我爸觉得他自己活不长了,觉得有些事应该告诉我的,呜呜呜。

    最近我妈打电话给我后才知道这事,回家了一趟,看到我爸住院了,家里已经没有积蓄了,我妈已经向亲戚借了些钱,我咨询了医生,可以做手术切除,运气好的话,可以多活几年,估算手术和各种医疗费要十万块钱,就算把我家房子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我不知道怎么办,但我只想救我爸,呜呜……”

    一边说一边擦眼泪,同学们看着心情也很低落。

    十万块钱啊!

    班里同学没有几家能拿出这个钱。

    而且,说的还是运气好才能多活几年,要是运气不好,哎。

    这件事,班里的确只有沐阳能帮上忙,换作其他人,真没法。

    现代大部分大学生自己还得靠家里养着,基本也是吃光用光的月光族,口袋能存钱的也不多,一下子拿出十几万的那更是凤毛麟角。

    除了一些背靠大树的二世祖,但是想让这样人掏钱简直是异想天开!

    沐阳沉默了下,语气沉重说道:“赵石,借钱给你不是什么问题,十万块不一定够花,我直接借给你二十万元,你毕业后慢慢还我就行,不用担心利息的事。

    我对食管恶性肿瘤不太清楚,也许你也听错了,也许你爸能被治愈好,你把钱打给你家人后,让你家人赶紧找家好的医院治疗,不要拖延治疗。

    我看你估计也没心思听课,干脆再向学校请假几天回家一趟吧。

    不管怎么样,有困难可以再给我打电话。

    一个人一辈子难免碰到不幸的事,做为成年男人,你自己一定要坚强,处理完事后,一定来学校上学,要不然,以你连大学都没毕业的身份,想打工还钱给我不可能。”

    沐阳刚说完话,赵石直接跪地向他磕了三次头。

    沐阳想不到赵石磕头,也来不急扶住他,只叹了一口气,让他不必这样。

    赵石没有再多说,撕下一张白纸,写下欠条,签自己的名字,交给沐阳。

    沐阳本想不要这欠条,但犹豫了下,收下了欠条,就当是男人之间的承诺吧。

    他随身都带有现金支票,从包里拿出,写下20万元的大小写金额,用途写上赵石借款,写上转账日期等,然后在“出票人签章”处签下自己的名字,撕下主票,留下存根。

    同学们也是第一次见沐阳写支票,好奇凑近看一看。

    “你到支票上的指定银行领取转账,小心支票丢失,我写了你的名字,你拿身份证去领取就行,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沐阳把主票递给赵石,

    赵石小心翼翼地接过,放进自己口袋里,右手压着怕丢失。

    “沐阳,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总之非常感谢你,我赵石一辈子都欠你的,我给家人汇款后,就请假再回家一趟。”赵石沉重地抹了下眼泪,向沐阳鞠躬了下,头也不回,然后快步离开教室。

    二十万元的借款,赵石知道轻重,他家里一年收入就一两万块钱,开支后就没存下多少钱了,他也没想到沐阳这么爽快就把钱借给他了。

    赵石离开后,同学们议论纷纷,说捐钱给赵石吧,同时也问沐阳的意见。

    沐阳轻叹一声,说道:“他父亲治疗的钱和他上学的学费我借就行,赵石的生活费,你们想帮助就帮助吧,大家都是一片好意,各自看自己能力捐就行。”

    “哎,也幸好班里有沐老大,换到其他班,这种情况我们都很无奈。”班长郝仁感慨。

    “可不是嘛,赵石家里碰上这种事情,造孽呀。”

    沐阳向周围同学说道:“好了,都是同学,应该相互帮助,以后赵石在时就别讨论这事,大家也别用可怜的目光看人家,他要的不是可怜,也不是同情,而是鼓励。”

    “嗯,沐老大说得有理,人难免碰到一些坎坷的事。”

    接下来两节课,课堂气氛都很压抑。

    课堂上,沐阳回想借钱这件事。

    赵石在那么多同学面前开口问他借钱,不管出于什么心态,都有些道德绑架行为,虽然这个年代“道德绑架”这个词还没兴起。

    但就是出于同情心,看到赵石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自己多少有些不忍心。

    当然,赵石肯定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也是救父心急,没有想得那么深,难得碰到沐阳这个能帮他解决问题的同学。

    总之,当众向人借钱的确不好。

    不过今天他当众借钱给赵石有些不理智,开了一个不好的头,二十万也不少,毕竟有一个人能随意从他这里借到钱,就会有下一个,下下一个

    除非他冷澹拒绝。

    永远不要觉得人性过于天真,这是沐阳上一世在社会摸爬滚打中得出来的经验!

    说到底,他应该和赵石单独沟通更好一些,哎,当时也没想这么多。

    不过,沐阳也不缺钱,也就无所谓了,一般人想从他那里借钱没有那么容易。

    算了,借钱不是事,实际上,沐阳也不在乎。

    最重要的,能帮上同学赵石的父亲渡过难关,希望他好运。

    中午下课后。

    沐阳今天也没心情在外面吃饭,直接和室友在食堂吃。

    在排队打饭菜的时候,一些学生向他热情打招呼,他今天只是微微点头,少了一些笑容。

    和室友坐下来吃饭,大家很少见地不聊天了,只是静静地吃着。

    沐阳吃了几口,抬头看到前面一张桌子的一名学生,就吃两个馒头,一碗稀饭,没有配菜,却吃得津津有味。

    再认真打量了下,这男生穿着洗得略发白的T恤,脸有菜色,看来家境不太好,吃一顿午饭花不到一块五毛钱,而且这还是中午,若是晚餐这么吃倒也不见怪。

    沐阳就静静地看着他吃,一股心酸味涌上心头,这不正是曾经的自己吗?

    被沐阳关注的男生,抬起头,看到沐阳一直盯着他看,没有避开目光,而是露出一口大白牙,憨笑了下,也不觉得丢脸,也许是习惯了。

    这是一个厚脸皮,而且内心坚强的男生。

    沐阳也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男生笑得更开心了,也许是因为比他强的人尊重他,并没有无视他。

    胖子看到沐阳向别人笑了下,好奇问道:“阳子,认识嘛?”

    “哦,不认识,感觉有些像大一开学的自己。”沐阳随意回了一句。

    胖子和室友们捉摸不透:你俩一点不像呀!

    吃过午饭,沐阳没有午休,而是在校园里小道里闲走,走到河边的防腐木椅坐下。

    午休时间,河畔没几个学生,他没有看书,就这么静静地呼吸新鲜空气,欣赏校园风景。

    河边的杨柳树,树叶已经落尽,只剩下枯枝,冬日阳光透过树枝晒洒落在身上,感觉暖洋洋的。

    水面下,金鲤鱼在欢快地游荡,偶尔还浮出水面吐水泡。

    离河不远处就是校园图书馆,那是自己常去的地方。

    最近段时间,他在思考自己的大学。

    他早就学完大学课程,不过没有进行考试,到大三的时候,可以提前申请考试,修满学分后可以申请双学位,但不能提前毕业,更不能大三就考研。哪怕他的情况特殊,也不会同意的,这种先例学校不敢做,也巴不得沐阳在本校继续读研呢。

    实际上,沐阳最近很少去上课了,跟毕业也没啥区别了,他也不急着修满学分,真要这么做,以后有点不好意思再去蹭图书馆。

    他是打算大三时申请修双学位,到大四时再考取江浙大学研究生,和宋雪露一起在江浙大学读研。有个高学历学霸标签,时不时地弄出先进技术也说得通。

    当然,这不影响两人本科毕业后就结婚。

    嗯,该做的还是要做。

    沐阳暗自规划着未来的学习和生活方向,不禁露出灿灿的笑容,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的感觉真好!

    但世事无常,现在的规划说不定因为一件小小事情出现拐点,朝另一个方向奔去!

    还有两年多时间呢,他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还会不会坚持去读研混个研究生文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