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如此多骄 嗷世巅锋

第497章 宫中【间章】

    就在焦顺君前奏对的同时。

    与景仁宫左右对称的延禧宫内,容妃正心烦气躁的蹂躏一个布袋熊玩偶。

    荣国府里有什么好东西,自然都少不得送进宫里一份,各宫嫔妃见了再仿制焦顺这倒也算是无意中引领了宫中潮流。

    容妃本不想拾人牙慧,无奈就这几天流行开来的马裤一样,别人都有的东西,她要是没有,反倒显得不合群了。

    于是也让人仿着弄了几件,别说,用来发泄情绪正合适。

    只可惜不敢弄人型,否则就可以偷偷诅咒那贾元春了!

    却说容妃正拿玩偶撒气,忽听外面传来女官的呵斥声,她立刻起身扬声问道:“是不是小德子回来了?快让那狗才滚进来见我!”

    不多时,女官月娥便引着个年轻小太监走了进来。

    那小太监进门后没等容妃开口,就连忙跪地禀报道:“娘娘,奴才不是有意拖沓,实是到了景仁宫里,忽然听说万岁爷要召那焦顺入宫奴才想着机会难得,就留在景仁宫见了他一面。”

    容妃听得‘焦顺’二字,登时顾不得宣泄雷霆之怒,急忙问道:“你果真见着了?”

    她是皇帝登基之后才纳的妃子,但一进宫就颇为得宠,前阵子更是直接从贵人越过那些东宫老人儿,直接晋级成了妃子。

    这原是极大的殊荣,可偏偏与此同时贾元春也被封为了‘贤德妃’。

    这后宫自皇后之下,历来以四夫人为尊,即‘贵、淑、贤、德’四妃,而这其中又以贵妃地位最高。

    但皇帝偏偏不按常理出牌,封了贾元春一个‘贤德妃’,集两个尊号为一身,隐隐还盖过了育有皇长子的吴贵妃,在宫中一时风头无两,反倒衬的容妃之封无足轻重。

    容妃因此恨上了贾元春,几次三番欲要和她比个高低。

    原本依仗着肯放下身段讨好皇帝,容妃自觉一直占着上风,可近来因为这什么焦顺,隔山差五搞出个什么动静出来,皇帝留驻玉韵苑的时间越来越多。

    尤其因为自行车事件,连皇后对贾元春也是愈发亲近……

    凡此种种,早惹得容妃恨屋及乌。

    “非只是见到了。”

    那小德子见自己赌对了,忙陪笑道:“旁人不过是远远的瞧一眼,独奴才想了个法子,拉上吴贵妃的人拦下他搜身,就近看了个清清楚楚!”

    说完,他生怕容妃听不出其中的关键,又补充道:“若事后有人追究,咱们也能说是为了安全起见,何况还有吴贵妃的人在前头顶着嘿嘿,吴贵妃虽是个温吞水的,她身边的人可都不服不忿着呢。”

    容妃却懒得理会他这些心思,再次追问道:“那焦顺生的什么模样?”

    其实就算知道焦顺生的什么模样,也压根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但人类就是这样按捺不住好奇心的生物,尤其是女人。

    “这个么……”

    小德子回忆着先前搜身时的‘见闻’,道:“那厮生的十分粗鲁,五官透着股凶相,尤其一双眼睛老鹰似的……”

    说到‘粗鲁’时,他下意识抬手比划了个难以把持的轮廓,毕竟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尤其是对他们这些无根之人,所以情不自禁就……

    容妃愕然道:“眼睛都有这么大,那他的脸该有多大?!”

    “不是……”

    小德子忙解释:“是、是……是奴才夸张了些,不过他那眼神确实挺吓人的。”

    “哼~”

    容妃冷笑:“好一副鹰视狼顾的奸相,果然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

    小德子心道,自己可没说什么狼顾。

    但他自然不会傻到更正主人的话,当下又把火车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

    容妃听说那忒疙瘩拉着几万斤的东西飞驰,也不禁惊的舌挢不下:“那姓焦的竟能造出这等怪物来?!”

    旋即便忍不住犯起难来,皇帝一爱好大喜功、二喜奇巧淫技,至于贪花好色反还在其次。

    偏那焦顺总能投其所好,正中皇帝的痒处,连带着贤德妃也沾了光。

    长此以往,自己岂不越发要被她压住一头了?

    唉~

    人人都以为自己近几日受了独宠,却哪知道皇帝因身体抱恙,压根就不曾宠幸过自己。

    想到这里,容妃愈发的意兴阑珊,于是挥了挥手,示意月娥和小德子暂且退下。

    这一对奴才到了门外。

    月娥看看左右无人,立刻抬手揪住了小德子的耳朵,压着嗓子问:“你方才吞吞吐吐的,可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娘娘?”

    “姐姐饶命,掉了、要掉了!”

    小德子一面求饶一面往月娥身上侯,嬉笑道:“我能有什么瞒着娘娘的?不过是有些事情不好跟娘娘说罢了。”

    “是什么事儿?”

    “我不是去搜那焦祭酒的身了么,你猜怎得,他……”

    小德子越说声音越小,月娥越听脸上越红,不约而同挤的针插不进、如胶似漆。

    好容易温存够了,又约定好散值后‘对食’,二人这才各自别过。

    小德子自去外面不提。

    月娥则是又回了容妃的寝室,因见容妃在梳妆台前愁眉不展的,正有心要探问一二,就听容妃头也不回的问:“那猴崽子瞒下了什么?”

    “这……”

    月娥脸上刚消退的红潮登时又卷土重来,嘴里支吾道:“也、也没什么。”

    “没什么?”

    容妃霍然转身,面色不豫的质问:“连你也要欺瞒本宫不成?!”

    “奴婢怎么敢?!”

    月娥见状,只得凑上前把小德子那些窃窃私语如实相告。

    容妃听了连啐几声,脸上也似火烧一般,直接略过这事儿不提,咬牙道:“我在宫里好容易压她一头,不想她娘家就出了这样的臂助你说咱们侯府里怎么就没个能撑起来的?”

    容妃娘家姓周,世宗朝曾被敕封世袭阜阳侯,算是开国勋贵中第二等的存在。

    当然了,到如今也如同别家一般衰落了。

    见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月娥忙宽慰道:“老爷少爷比起荣国府那一起子糊涂混账,总还是要强出不少的听说少爷在国子监颇得赞赏,未来想必功名有望……”

    “你就别给他脸上贴金了,我这兄弟是什么材料我难道不知?”容妃打断了她的话,没好气道:“若不是仗着我和家里,他连秀才的都未必能高中,更遑论什么金榜题名了。”

    说着,心下忽就一动,脱口道:“要不,干脆把他送去工学里算了!”

    “这……”

    月娥愕然,且不说自家老爷肯不肯,把自家少爷送到焦顺手底下,岂不等同于资敌了?

    “你懂个什么?!”

    容妃却越想越觉得这事儿靠谱,来回踱着步自言自语道:“那贾宝玉当初不就是在工部混了半年,学了些皮毛便入了万岁爷的法眼?诚哥儿若在工学会那些奇巧淫……学会那些格物致知的道理,未必不能取而代之!”

    说着,她脑海中又冒出个更异想天开的念头:“再说了,诚哥儿到了工学之后,和那焦顺接触接触,也说不定就能把他拉拢过来呢?届时少了这宫外强援,我看那‘假贤德’还怎么嚣张!”

    月娥益发无语。

    想让自家弟弟顶替贾宝玉,总得先看看您弟弟的五官颜值吧?

    再说荣国府好容易得了这么个出头,必然竭尽所能的笼络,怎么可能让阜阳侯府轻易挖墙脚?

    何况这阜阳侯府有的,荣国府那样没有?

    除非是荣国府主动疏远那焦顺,否则……

    可这种自断一臂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发生?

    月娥有心劝说,可看容妃完全沉浸在自说自话当中,也只能比闭口不言。

    容妃又畅想了好一阵子,这才冷静下来,一面忖量着明儿就给家里传信,让父亲弟弟相机行事,一面吩咐月娥去打水来伺候洗漱。

    眼见月娥领命出了门,她脸上莫名又起了红潮,襟摆里几欲裂衣的起伏着,不自觉就学起了小德子先前的手势,口中喃喃道:“真有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