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嘿,妖道 我是瞎混的

第四百三十八章 分崩离析

    时间流逝,一晃就是一月。

    兽王宗被灭,赵家老祖赵乾阳陨落,这两个消息传出天下震荡,三家四宗更是如此。

    而随着王朝发布天价赏格,许多人都参与到追杀兽王宗余孽的行动中,这倒不是说他们有多仇视兽王宗的弟子,而是王朝开出的价码实在是太高了,并且是实打实的给,这实在是很难不让人动心。

    最为关键的是有消息传出兽王宗弟子出逃带走了兽王宗相当一部分底蕴,包括兽王宗的核心传承以及辅助成就阳神的宝物,这让更多的人疯狂了。

    虽然说有人怀疑这是王朝故意放出的消息,但这个诱饵太大、太香,那怕明知道可能是假的,很多人依旧愿意出手一试,更不用说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并不低。

    兽王宗,三家四宗排名最前列的存在,其底蕴何等磅礴,那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也足以让人一路修行到真人境顶峰无忧,若是幸运,未来或许真有成就道人的可能。

    当然了,相比于整个天下的变化,追杀兽王宗余孽这件事也只能算是一件小事,随着赵乾阳的死讯轰传天下,不少势力都动了异样的心思。

    最明显的变现就是这段时间各种匪徒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他们抢劫各种官方资源,特别是各种灵矿,灵田,一步步试探着大离官方的底线,其中最嚣张的甚至有匪徒冲击郡城和道城。

    最开始的时候大离王朝还在不断镇压,可后来众人发现大离王朝的镇压力度实际上是相当有限的,基本上很少有阴神真人出手。

    而大离王朝的这种不作为,也让某些人越发肆无忌惮,关于大离王朝就要亡了的谣言更是传的满天飞,一时间整个大离王朝都陷入到了分崩离析的境地,各个势力或明或暗的割据一方,反倒是三家四宗显得更为平静。

    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大离没有完,赵家也还没有完,这一切都看离皇赵无极是否能顺利突破道人境,只要其在短时间内完成突破,这大离的天依旧是赵家的天。

    当然了,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动作,可三家四宗暗地里的动作并不少,他们也在积极布局,万一赵无极突破失败,大离王朝真的亡了了?大离王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乱到如此程度,他们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

    ······

    荒野,一个昏暗的山洞内,澹澹的血腥气在弥漫,十来个蓬头垢面、身上染血,大多都带着伤的人聚在一起,有男有女,年纪大多比较年轻,每一个人的神情都很低落,他们是兽王宗侥幸逃出来的弟子。

    在兽王宗被灭之前,他们是天之骄子,可以俯视诸多同辈,而现在他们则是丧家之犬,人人喊打,落差不可谓不大。

    “你说我们会死吗?”

    洞里安静的过份,气氛压抑到极致,实在忍不住,一个年轻修士开口了,话语声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听到这话,不少人心中都生出了一丝恐惧,他们能被师门长辈用传送阵送出,天赋和心性自然是不差的,可面对如此劫难,他们实在难免生出恐惧等情绪,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会吧。”

    沉默许久,另外一位弟子给出了回答,虽然很残酷,但这确实是事实,现在要对付他们的不仅仅是大离·赵家,而是整个修仙界,他们是所有人眼中的肥羊。

    闻言,众人越发沉默,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洞外走了进来。

    “你们不会死,最起码现在不会,如果要死,我会死在你们的前面。”

    掷地有声,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洞口的那道身影,其身形娇小,只有一米五左右,但此时却是所有人的依靠,她的身后跟着一只熊罴,手中提着一只被剥了皮的麋鹿。

    “大师姐!”

    看到这一道身影,不少人都站了起来。

    “那大师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目光落在肖千喻的身上,有修士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这是所有人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利用传送阵逃脱,他们受到的追杀力度要远比正面突围的兽王宗修士小,但就算是这样一路逃窜,他们也有惶惶不可终日之感,他们不敢在任何一处地方停留,也不敢相信任何人,只觉得天下虽大,却无一处可以安身。

    感受到众人的不安,面色沉凝,肖千喻的目光一一从众人的身上划过。

    “我们现在在下雀道边境,接下来我们借道雀尾道,从那里离开大离王朝,前往南海修仙界。”

    没有迟疑,肖千喻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听到这话,有人认同,有人若有所思,有人迟疑,不过鉴于他们现在的情况,离开大离王朝前往一片陌生之地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大师姐,想要从雀尾道乘船去南海,我们就必须要横穿雀尾道,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沉吟一二,有对雀尾道情况比较了解的弟子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要横穿雀尾道,他们被龙虎山发现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

    而一旦龙虎山对他们动了心思,以他们的实力恐怕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毕竟龙虎山的那位宗主可是以一人之力覆灭了白家的存在。

    听到这话,肖千喻心中了然,事实上她心中也有着同样的担忧。

    诚然她与张纯一有一些私交,可两人顶多算是朋友,她无法保证张纯一在面对兽王宗遗宝这样的诱惑之时不动其他的心思,可现在她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以他们现在的处境,继续停留在这里无疑是慢性自杀,与其如此,肖千喻更愿意赌一赌张纯一的人品,毕竟从相交的这些年来看,张纯一并非那种见利忘义的人。

    “我与龙虎山张纯一曾有过命的交情,他不会对我们出手的。”

    掷地有声,圆圆的脸蛋上没有丝毫的迟疑,肖千喻给出了自己的保证。

    事实上她也确实没有说谎,她和张纯一确实有过命的交情,只不过是张纯一救了她,而且还是被迫的。

    听到这话,不少兽王宗弟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喜之色,但依旧有人内心有些迟疑,不过肖千喻并没有再给他们更多的思考时间。

    “立刻准备下,吃完食物之后我们立刻出发。”

    随着肖千喻的话语声落下,湛蓝的电光从熊罴的掌心迸发,一只麋鹿立刻被烤熟,虽然有不少焦黑的地方,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接过烤肉,默默的啃着,众弟子跟着肖千喻踏上了前往雀尾道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