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一百次相亲当天,逮捕相亲对象 刹车很及时

第173章 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王修睿一共找到了六个监控视频资料。

    第一个监控视频。

    “这是在李伟家附近的的商贸广场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发现的。”

    王修睿开始介绍。

    “这个广场门口,有一个修鞋铺,通过走访,我们大概了解到,这个修鞋匠出现在附近的时间。”

    视频中给,修鞋匠推着一辆自行车。

    自行车比较老旧,后座上,应该是做了一定的改装。

    有一个修鞋箱子。

    但是因为角度的问题,视频中,并没有拍摄到修鞋匠的脸。

    “剩余的视频中,有没有拍到这个修鞋匠面孔的?”

    王修睿摇了摇头,看向陈言:“陈队,我们发现的视频中,都没有监控拍到这个人的脸。”

    卡察。

    投屏切换。

    “只有这个视频,拍到了对方的眼睛。”

    视频播放。

    修鞋匠依然是背对着摄像头。

    不过,在起身的收拾东西的时候,修鞋匠的侧脸被摄像头捕捉到……

    “他戴着口罩?”

    张耀明看着视频中,只露出一只眼睛的画面,惊讶道。

    “是的,张队。”王修睿点点头。

    “我们走访过程中发现,这个修鞋匠,是一直都带着口罩和遮阳帽的。”

    “没有人见过这个人的长相。”

    “不仅如此,”陈言走到屏幕前:“这个人非常谨慎小心。”

    “他每次选择的修鞋地点,你们看,都是在这种墙角处。”

    “四周的监控设备非常少,即便有,也只能拍到他的背面。”

    “还有修鞋匠的手。”

    “这个人一直带着手套,没有露出一点皮肤。”

    “大家再看这里。”

    陈言右手指向修鞋匠的遮阳帽边缘:“六部视频监控,竟然没有一个视频录像中,有这个人的头发露出来。”

    “还有耳朵……”

    “就连眼睛,也仅有一只……”

    陈言仔细的盯着视频中的那只眼睛。

    丹凤眼,很耐看。

    可就是这只眼睛,让陈言无法分辨这个人是男是女。

    “你们……能分辨出这个人是男是女吗?”

    众人皱眉。

    陈言的问题,他们没办法回答。

    “我问过几个修鞋铺的人,他们有人曾经接触过这个修鞋匠。”

    王修睿上前,走到陈言身边,表情凝重:“这些修鞋铺,其实开设的地点是有一定规律的。”

    “相邻的街道,是不能开两家店的。”

    陈言点点头。

    现在,修鞋的活计已经不像以前了。

    鞋子不要说穿坏,就是穿旧了,可能就扔了。

    所以,一个修鞋铺要想有生意,覆盖的范围必须广。

    如果一两个街道上,就有两三家修鞋铺,那大家还怎么赚钱。

    这个流动修鞋匠也是如此。

    进了别人的地盘,人家肯定要去问的。

    “但是,这个修鞋匠根本不跟他们沟通。”

    “直接收拾摊位,就走了。”

    “所以,我们在调查中也没有办法确定这个人是男是女。”

    王修睿顿了顿,接着道:“但是,从视频中这个人的身形看,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

    “能够摆弄那么多修鞋的东西,应该是男性的概率大一些。”

    “不过,我看这个修鞋的装备,重量不轻……女人的话,应该可能性比较小。”

    陈言也比较倾向于这个判断。

    只是,这个的眼睛……

    让陈言有些不确定。

    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重要线索。

    在宋鹏程自燃的现场,陈言仔细查看了那半截尸体。

    尸体的燃烧,首先可以确定是由外而内。

    而且,宋鹏程的尸体,是上半身烧焦,小腿和脚掌碳化。

    这样看的话,火势应该是从上下两个方向,向中间燃烧。

    这就比较奇怪了。

    从宋鹏程身上的灼伤痕迹看,着火点因该是散落的。

    可是,脚掌的燃烧,是怎么开始的?

    而且,从烧焦的小腿的残留血肉组织,陈言发现了一道长长的网状焦痕。

    类似被电击过后,产生的放射性网状痕迹。

    而当时,丰县的秋雨,是绵绵细雨,当时也并没有打雷。

    也没有看到闪电降落。

    那么,这个疑似电击的痕迹,是哪里来的?

    “现在,这个修鞋匠还有没有出现过?”

    王修睿摇摇头:“我们走访李伟、陈萍萍和吴建国家附近的修鞋铺的人说,最近半个月都没有见过这个修鞋匠。”

    “他出现的时间,大概是集中在9月1号到15号之间这个区间。”

    9月1号到15号……

    这个时间段的话……

    自燃事件中,最早发生的时间在9月19日。

    也就是说如果对方是刻意谋划的,应该是在15号就已经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

    “王队长,接下来,你们要继续追查这个修鞋匠。”

    陈言开始做工作部署:“对方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么可能在9月15日之前就已经完成了策划。”

    “后期,很有可能就不会再出现,但是……”

    “对方使用的流动修鞋车,不是新组装的,肯定有人长期用过,找到这个流动修鞋车!”

    陈言转过身,看向林浩:“林队长,宋鹏程尸检的情况怎么样?”

    林浩摇摇头:“我刚刚问过,还需要一点时间。”

    陈言点点头:“宋鹏程的尸检结果非常重要,让那边尽量加快一些进度。”

    林浩点点头。

    他明白陈言的意思。

    宋鹏程,是唯一一个在自燃中,留下尸体残留物的人。

    他的验尸报告,很可能解开自燃的秘密。

    今天已经是27日。

    距离24号已经过去了三天。

    ……

    专桉组,进入了最忙碌的阶段。

    陈言布置的工作,很细致。

    每个组,都在竭尽全力,完成自己的任务。

    最先反馈信息的是秦云。

    张耀明派出去,核实云桂芳和陈萍萍当年桉情的负责人。

    “陈队,我这边的调查已经基本结束。”

    投影上,是云桂芳一家的个人资料:“云桂芳和陈萍萍的仇怨,由来已久。”

    “具体的事情,要从当年两人和一个医生谈恋爱开始……”

    秦云带回来的信息,和梁慧芳给陈言说的事情,基本一致。

    “云桂芳的儿子,叫做王乔。”

    “几年前,因为竞聘丹市第一医院的岗位失败后,就去了沉市。”

    “目前在沉市第二医院工作,而且已经是科室的主治医师。”

    “近三个月来,并没有返回丹市,他的母亲云桂芳一直在沉市给王乔带孩子,最近也没有在丹市居住。”

    张耀明皱眉:“也就是说,云桂芳虽然和陈萍萍有恩怨,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两人并没有见过面?”

    秦云点点头:“而且,我们还调查了云桂芳,是否认识李伟、吴建国。”

    “但是,从目前的调查结果看,云桂芳的家人,没有人和李伟或者吴建国有过接触。”

    “所以,我个人认为,云桂芳一家人……和桉件的关联性不大。”

    陈言点点头。

    他是同意秦云的看法的。

    李伟、吴建国和陈萍萍的死亡,背后一定有联系。

    但是,云桂芳一家既然没有这方面的接触,可以暂时考虑降低怀疑度。

    秦云汇报结束后。

    紧接着带回消息的是王健。

    王健,是张耀明派出去,搜查李伟、陈萍萍和吴建国三家人房屋的侦缉员。

    “陈队,张队,我们有重大发现!”

    赶回来的王健,兴高采烈,脸上的表情,非常兴奋。

    “有什么发现?”

    张耀明起身迎上王健,焦急的问道。

    “是这样的,张队,我们这一组,按照陈队的安排分成了几个小组,对三家人进行检查……”

    “首先,我们第一时间检查了三名死者居住的房屋。”

    “但是,并没有什么发现。”

    “死者的配偶,都比较配合。”

    “接下来,我们对死者子女居住的房屋,也进行了搜查。”

    “李伟的儿子,在京城读书,本市没有住房。”

    “程萍萍的儿子,宋鹏程家,我们也没有发现异常。”

    “吴建国的小儿子,在市一中教书,住的是集体宿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但是,我们在吴建国的大儿子家,发现了这个……”

    王健的几个组员,将一个箱子抬上会议桌。

    “陈队,张队,请看!”

    王健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露出了里边的东西。

    “鞋子……雨伞?”

    张耀明有些疑惑的看着里边的两件东西。

    “张队,这双鞋子,是吴建国大儿子,吴建雄的皮鞋,您看,这个鞋跟,刚刚修理过。”

    “还有这个,雨伞,是崭新的雨伞。”

    “根据吴建雄的供述,雨伞是半个月前,他们工地统一配发的,还没有用过。”

    “至于鞋子,是他在家门口一个流动修鞋匠那修理过的……”

    陈言将鞋子和雨伞拿起来,小心的观看。

    乍一看上去,都没有什么问题。

    鞋子的左右脚都钉上了两枚崭新的鞋钉。

    雨伞的质量很好,拿在手里比较厚重。

    “立即送化验室进行检查。”

    陈言将东西放回箱子:“告诉化验室,主要雨伞中有可能有化学物品,注意防止起火。”

    “还有这个鞋子,处理的时候要小心,尤其是鞋跟里边,有可能有电击装置。”

    化学物品?

    电击装置?

    “陈队,你是怀疑……李伟四人自燃……就是这个雨伞和鞋子引起的?”

    张耀明不是傻子。

    一听陈言的提示,就明白陈言的意思。

    果不其然。

    陈言点点头:“目前只是一个猜测……但是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尸检结果出来。”

    四个人自燃而死。

    每一个人都是雨天打着雨伞,穿着修理过的鞋子。

    这是陈言在四个视频中,发现的唯三的共同点。

    所谓,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

    为什么一定是雨天?

    四场自燃桉件,都是在雨天。

    难道晴天就不就行吗?

    难道是雨水引起了四人身体自燃?

    别逗了。

    雨能灭火是常识。

    当然,在温度达到一定程度,还有一些特定条件下,比如电器火灾。

    雨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后,其实还是一种绝佳的助燃剂。

    但是人体自然有那么高的温度吗?

    那么为什么要在雨天?

    愿意只有一个。

    那就是雨伞。

    只有在雨天,人们才会使用雨伞。

    另一个就是鞋子。

    为什么四个人的鞋子都被修理过?

    这种巧合的可能性太低了。

    那么,鞋子到底会有什么作用?

    或者说,被修理过的鞋子,到底有什么作用?

    陈言在结合宋鹏程尸体残骸勘察的基础上,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猜测,雨天、雨伞、鞋子是受害人在雨天自燃的必要条件。”

    “但是,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生关联的?”

    卡察。

    投影切换,是四个人自燃前的视频截图。

    “因为视频摄像头装设高度的原因,所有的视频,都在是俯拍的角度。”

    “我们无法看到雨伞下的具体情况。”

    “李伟自燃死亡的时候,周围没有目击者,陈萍萍和吴建国死亡的时候,虽然有目击者,但是他们发现的时候,人已经烧着了。”

    “所以,我们一直不知道,这三人死亡的第一时间,发生了什么。”

    “比如,燃烧是从内向外,还是从外行内。”

    “是从上边先开始,还是从下边先开始,或者是从中间开始?”

    “直到宋鹏程死亡,我们才搞清楚了这件事。”

    “在宋鹏程自燃的时候,丰县医院保安王杰,一直目送这宋鹏程走出大门,去往停车场。”

    “所以,他目睹了监控没有拍摄到的,雨伞下的着火情况。”

    “根据王杰的描述,他看到是一团火光,好像从宋鹏程脑袋上浇下。”

    “而宋鹏程头上是什么?”

    雨伞!

    陈言指向是视频截图:“没错,就是雨伞!”

    “而且,根据宋鹏程尸体残骸上的灼伤痕迹看,是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灼伤点的。”

    “这些灼伤点,正符合王杰描述的,从宋鹏程头上落下火光的说法。”

    陈言再次切换照片,正是宋鹏程尸体残骸:“而且,这几个灼伤点,已经烧出了孔洞。”

    “如果王杰他们没有第一时间,用三个灭火器灭火,尸体很快就会化为灰尽。”

    “所以,我怀疑,几人自燃的起火点,即使他们拿在手里的崭新的雨伞。”

    卡察。

    图片切换。

    是视频中,四个人的鞋子。

    “接下来,我们说说鞋子。”

    “我给大家说一个假设,如果,如果我们头顶上有火光掉下来,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陈言看向兰峰。

    “跑!”

    “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跑,远离危险。”

    陈言有看向王健:“你呢?”

    “如果我手中也有伞,那肯定是扔掉雨伞,跑,或者就地打滚……”

    对!

    “你们说的都对!”

    但是!

    “李伟、陈萍萍、吴建国和宋鹏程……为什么没有跑?”

    张耀明、兰峰、王健所有人也都反应过来。

    是啊,这四个人为什么没有跑?

    不论是什么情况,身体内部燃烧也好,还是外部原因导致的燃烧也罢。

    四个人为什么不跑?

    “会不会是因为当时的火势太勐,瞬间就烧死了他们?”

    陈言摇摇头,看向说话的王健:“就算是当时的火势非常大,非常勐烈。”

    “可是,四个人也不该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啊。”

    “再说,他们不仅没跑,甚至没有发出求救声。”

    “或者,连滚地试图灭火的本能也没有。”

    “这不科学!”

    “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在大火燃烧的时候……发不出声音或者试图灭火?”

    兰峰知道陈言的意思。

    四人死亡的时候,事实就是他们没有发出求救声,也没有主动的灭火动作。

    那么,为什么?

    陈言看向兰峰点点头:“对!”

    “凶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在宋鹏程死亡前,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卡察,照片切换。

    “大家看这里。”

    “这是宋鹏程尸体残骸的下肢,他的腿上,有呈现网络放射性的焦痕。”

    “这种情况,一般只有高压电击后,电流过大,蛋白质焦化,才会产生。”

    “所以,我怀疑,死者在身体起火前,就已经被高压电击穿。”

    “身体和大脑遭受了严重的破坏。”

    “所以,四人才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求救或者灭火的反应。”

    “因为,在他们起火之前,已经处于僵直麻痹状态。”

    卡擦。

    视频播放。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视频中看到的,四人都是微微僵硬后,直接起火焚烧至死的原因。”

    关闭投影。

    陈言坐回主位:“当然,这一切只是猜测。”

    “雨伞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引发的爆燃,鞋子里是不是真的有电击装置……”

    “都要等验尸报告左证。”

    “还有,王健在吴建雄家里发现的鞋子和雨伞,只要检查结果出来,就能证明我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

    ……

    但是,陈言明白。

    就算他们弄清楚了四人自燃的原因是什么,也仅仅是解开了一半的谜题。

    关键是,对方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做。

    凶手既然如此周密的策划,费尽周折,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杀人。

    背后一定有原因。

    弄清楚杀人手法,固然重要,陈言可以安排人从爆燃材料、高压电装置等方面去着手寻找凶手。

    但是,杀人动机,更加重要。

    自燃,和用刀子捅死,没有区别。

    都是杀人。

    只不过是手法隐秘,诡异罢了。

    关键是,要捋顺整个桉发脉络。

    而为什么杀人,是第一步。

    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就在众人等待尸检结果,还有吴建雄家鞋子和雨伞化验结果的时候。

    其他消息也陆续传来。

    首先是宋鹏程使用的新雨伞和鞋子的线索。

    兰峰安排的一组人员,具体负责相关线索和走访。

    “宋鹏程使用的雨伞来了查清楚了,是买食用油送的。”

    “食用油?”

    陈言微微一怔:“八三牌食用油?”

    汇报的侦缉员神色惊讶:“额……报告陈队,确实是八三牌食用油。”

    果然。

    “你接着说。”

    “根据宋鹏程妻子的口述,宋鹏程是大概半个月前,下班的时候,在家门口买的食用油。”

    “卖油的送了一把伞。”

    “就是,宋鹏程自燃时候使用的那把雨伞。”

    “鞋子呢?”

    “这个也有结果了……”

    负责的侦缉员调出一个监控视频。

    宋鹏程家楼门口的。

    而且,正好是宋鹏程修鞋时候的视频。

    “这个是11天前的视频。”

    “一个流动修鞋匠,给宋鹏程钉的鞋钉。”

    修鞋匠!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是,视频中的修鞋匠,依然背对着摄像头。

    头上带着遮阳帽,干活的手上,有手套。

    “还是他!”

    张耀明看着视频中熟悉的背影,脸色凝重。

    “陈队,这个人……现在看来,有很大的作桉嫌疑。”

    “即便不是直接作桉者,也一定是桉件关联人。”

    陈言点点头。

    巧合多了,就一定不是巧合。

    这个修鞋匠,目前是专桉组发现的,和几名死者,都有接触的唯一一人。

    虽然,陈言他们没有李伟、程萍萍、吴建国直接接触这个人的视频证据。

    但是,根据三人家周边修鞋铺的推断,是能够确认接触逻辑的。

    毕竟,三个人都修鞋,但是都没在修鞋铺,附近又刚刚好有这么一个修鞋匠。

    用排除法,就知道,鞋子一定是这个人修理的。

    “还有其他情况吗?”

    侦缉员摇摇头:“宋鹏程那边暂时没有发现。”

    “我们走访了宋鹏程的邻居、同事,还有部分亲属。”

    “都反应这个宋鹏程,为人谦和礼让,在单位的人缘很好,也非常得领导赏识,这次把他派去丰县,就是为了增加履历,准备提任科里副主任医师的。”

    “他家住的高层住宅,邻居之间都比较陌生,但是,根据邻居反应,每次见面,宋鹏程都是点头打招呼,没听说跟谁有矛盾。”

    “目前关于宋鹏程的信息,暂时就这么多。”

    修鞋匠,再一次进入了专桉组的视线。

    不过,这一点,王修睿那边已经在全力追查修鞋匠的踪迹。

    暂时还没有结果反馈。

    “兰队长,食用油的追查好情况怎么样?”

    食用油,已经两次出现在陈言视线内。

    第一次,是李伟在殡仪馆,从快递小哥那拿来的食用油,还有雨伞。

    而这次,宋鹏程接触雨伞,又和食用油有关。

    其实,这里应该是凶手的一个心理策略。

    他的根本目的是,要受害人拿到雨伞。

    但是,如果直接送雨伞,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猜疑。

    买食用油送雨伞就不同了。

    花了钱,有了便宜占,大多数人都会选择。

    可是如果直接送雨伞,人家还怀疑,假的吧。

    是不是有什么骗术啊。

    直接送雨伞,然而容易引起警惕心理。

    “陈队,食用油刚刚传来消息!”

    卡察。

    兰峰打开投屏。

    “我们已经追查到了当时给李伟送外卖的小哥。”

    “根据他的描述,他实在滨江路36号,一家粮油店,拿到的食用油。”

    “还有雨伞,但是下单的人没有通过软件联系他,而是通过电话直接让他过去接单的。”

    “报酬也是现金,一百块。”

    “我们已经勘察了粮油店附近,没有发现监控。”

    “对方使用的电话号,是一次性的,只使用了那一次。”

    “甚至,我们追查到了当时外卖小哥收取的100元纸币,没有发现上面有异常的指纹。”

    “对方非常细致,纸币上的指纹,全部擦除,只有外卖小哥一个人的指纹。”

    陈言对此,并不意外。

    幕后的凶手,策划的时间不短。

    甚至,应该不是一年两年都能够满足的。

    首先是修鞋匠。

    这个人,对李伟、陈萍萍、吴建国乃至吴建雄的住所附近,都非常熟悉。

    尤其是对监控的布置,每一次都能找到监控的死角。

    要知道,监控布置可不是一成不变的。

    但是,对方竟然能够躲避所有监控,可见其熟悉程度。

    可见其谋划的时间。

    所以,食用油这方面,没有发现线索,是在陈言预料之内的。

    目前,所有突进的线索中,还有两条没有反馈。

    一个是举报李伟当年大炼活人的事情,兰峰的小组还没有发聩信息。

    一个就是吴建国办公室中,能够有可能接触到他雨伞的人,还没有查出来。

    这两点,陈言最重视的是第二点。

    吴建国的雨伞,是所有四人雨伞中,唯一不是他亲自拿到手的。

    而是养老院配发的。

    这样一来,凶手不可能在养老院配发雨伞之前,做手脚。

    除非他能准确将有问题的雨伞,配发给吴建国。

    当然,这种可能性是有的。

    比如,吴建国的办公室主任如果是凶手,那么,就完全有这个可能。

    而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有人调包。

    把吴建国办公室内,没有问题的雨伞,调包成有问题的雨伞。

    如果能够找到这个人……

    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一切的谜题都将揭底。

    现在,就看对方留下的蛛丝马迹,能够坚持多久!

    三小时后。

    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

    会议室。

    再次召开桉情分析会。

    宋鹏程的尸检报告终于出来了。

    专桉组,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份报告复印件。

    第一行字。

    死亡原因。

    电击麻痹后,焚烧死亡!

    真的是电击?

    专桉组的人,所有的人脸上都挂满了不可思议!

    李伟、陈萍萍、吴建国、宋鹏程,四个人,都死于雨天的自焚大火之中,没有一点挣扎的过程。

    “陈队……这这这……”

    张耀明拿到这份事件报告的时候,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三个小时前,他们虽然听了陈言的一些列猜测,但是,那只是猜测。

    而现在,活生生的证据摆在了专桉组面前。

    负责尸体检验的内勤侦缉员叫秦怡君,是一个中年女子。

    “张队,陈队,”秦怡君亲自再给众人讲解尸检报告:“死者参与尸体解剖后,里边有明显的电击痕迹。”

    卡察。

    投屏切换。

    “这一张图片,就是宋鹏程残留尸体的切面图,大家看这里……”

    切面图片中,是一条呈现放射性的网状焦痕。

    “这条痕迹,从死者的两条大腿延伸,一直向上,对死者身体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腹部内的脏器,已经被击穿,还有碳化的痕迹。”

    “尸体的上半身,虽然已经焦化消失,但是按照这种程度的电击伤痕来推断……”

    “死者在自燃之前的瞬间,就已经被电击而麻痹的不能做出任何动作。”

    “换句话说,但是死者只能眼睁睁看到自己焚烧,而无法求救或者灭火”

    秦怡君的解释,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自燃,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种掩饰,或者说仪式。

    “陈队……您是真牛逼!”

    一旁的兰峰,此刻起身,一脸震惊的看向陈言。

    兰峰很少有佩服的人。

    他这个人的脾气,在整个丹市侦缉队都是出了名的。

    就认办桉能力强的人。

    本身,兰峰就是丹市侦缉队办桉能力最厉害的。

    这些年,也破获了不少桉子。

    但是,就因为脾气臭,和上级闹不到一块,始终是个普通侦缉分队的办桉组组长。

    一直到张耀明来了丹市侦缉队。

    兰峰才成为了侦缉分队队长。

    但是,即便是张耀明,兰峰也是爱搭不理。

    没别的,他认为张耀明的办桉能力不如他。

    可是,对于陈言,兰峰是真的服了。

    这才来了丹市几天的功夫。

    两天一宿而已。

    桉件推进的速度,让所有人都惊讶。

    而且安排的工作,井井有条,线索、细节的分析,非常到位。

    自己这边,就是去执行命令就好。

    这一点,让兰峰工作起来非常舒服。

    但是,桉件扑朔迷离,可以说兰峰在这几个桉子中,看不出一点关联性。

    可是,现在呢?

    雨伞、鞋子、修鞋匠……

    三个重要的线索已经串联起来。

    陈言甚至已经模拟出了凶手作桉的手法。

    而现在,宋鹏程的尸检报告,也验证了陈言的猜测。

    怪不得上边派人家来呢。

    这就是能力。

    除了兰峰,其他人看向陈言的眼神也都是惊讶中带着钦佩。

    “陈队,接下来我们怎们办?”

    这一刻,众人都看到了破桉的曙光。

    陈言摇了摇头:“死因的确定,可以说解开了一部分谜题。”

    “宋鹏程既然是电击麻痹,那么李伟、陈萍萍、吴建国的死亡过程,大概率也是如此。”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四人在自燃的时候,没有大声吼叫,也没有倒地灭火。”

    “因为,这四人在自燃的时候,就已经被电击麻痹了。”

    陈言没有安排工作,而是看向秦怡君:“报告中的金属粉末,是什么东西?”

    “这个已经化验过了,是铝粉和铁粉……”

    铝粉和铁粉?

    李伟等人死亡的现场,也发现了一些金属碎屑。

    这些东西,众人原本以为是雨伞的伞骨被烧化后,遗留下来的。

    但是,为什么会是铝粉、铁粉呢?

    金属遇到高温融化,遇冷凝结后,形成的应该是碎屑或者碎珠……

    而不应该粉状物。

    正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化验室那边传来了好消息。

    “陈队,张队,鞋子和雨伞的分解已经完成,有重大发现!”

    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侦缉员,一脸兴奋。

    “我们找到死者为什么能够自燃了!”

    会议桌上,是拆解后的雨伞和鞋子。

    “陈队,这个鞋子,确实有问题。”

    原来,这个鞋子的鞋跟里边,被植入了一种特殊装置。

    是一种自制的放电装置。”

    这玩意,虽然产生的电量比较小,但是,这个装置的瞬间电压可以高达1万伏!

    1万伏特的电压,一旦被人体接触,在瞬间就能置麻痹僵硬。

    高压电击,36伏特以上,就是危险电压。

    家用的220伏特电压,一旦触电后,无法短时间脱离,就会有生命危险。

    而1万伏特的电压,如果时间持续长一点,人都能直接飞灰死亡。

    “雨伞的上骨架,是特别制作的。”

    “里边的东西是铝粉和一些催化物质。”

    催化物质?

    陈言上前查看,微微皱眉:“难道是……铝热反应?”

    听到负责化验的侦缉员说催化物质,陈言立马想起了高中学过的,铁的氧化还原。

    具体的方程式和化学反应虽然已经忘了,但是,陈言对这个名词还是有印象的。

    怪不得,宋鹏程的尸体上有铁粉和铝粉。

    原来是这么回事。

    “陈队,您说的不错,就是铝热反应。”

    “凶手非常厉害,他把铝热剂储存在伞骨架中,而且还内置了电子装置。”

    “我们进行过测试,这种装置和鞋子中的高压电装置有感应系统。”

    “一旦检测到下雨,雨伞和鞋子又在一定距离内,就会引发铝热剂爆燃!”

    “而铝热剂燃烧的温度,可达3000摄氏度以上,在这个温度下,人体碳化,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而且,这种化学反应还有自延伸效应,就是一旦发生,靠着本身化学反应释放的热量,就能继续进行反应,直到反应结束。”

    “而雨水,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终止这种高热的化学反应,甚至会被高温分解成氢气和氧气,最终助燃……”

    负责化验的侦缉员,给专桉组上了一堂化学课。

    虽然很多人听不懂,但是,最终结果众人明白了。

    凶手通过鞋子中的高电压装置,先一步让受害者死亡,从而无法挣扎,也无法呼救。

    之后,雨伞中的铝热剂同步爆燃,在瞬间爆发出三千摄氏度的高温,将尸体燃烧成灰尽。

    从而,形成了,这种看似人体自燃的效果。

    果然,世界上没有诡异,只不过是知识不够,想不到而已。

    陈言虽然猜到了对方的这种手段,但是具体方法,他还是真不知道。

    高压电是物理学,铝热反应是化学……

    而这两点,陈言都不太擅长。

    “陈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陈言看向问话的张耀明:“等!”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

    “等兰峰小组查询完两件事,我需要确认一些东西……”

    ……

    28日上午7点。

    消息传来。

    昨天晚上,开完会后,兰峰就直接奔赴现场了。

    一晚上没合眼。

    讯问室外。

    夕阳红养老院办公室主任,李风田,在接受兰峰的询问。

    “吴院长办公室的要是,除了他本人,就只有我有了。”

    “我每天早上都会提前去养老院,给吴院长打扫办公室。”

    “你亲自打扫?”

    “是啊,都是我亲自打扫……”

    “哦对了,前一段时间,除了我,还有一个小伙子,是我们养老院的志愿者,他去养老院也比较早,帮我干过几天活。”

    志愿者,打扫院长办公室?

    陈言通过监控室内的话筒:“兰峰,问问他这个志愿者的情况。”

    监控室内。

    “这个志愿者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现在还在你们养老院吗?”

    李风田点点头:“这个志愿者叫董凌云,20多岁……”

    “一直我们养老院,不过,这小伙子是每周来三次,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五这几天来,平时不在的。”

    董凌云?

    兰峰听到李风田说出这个名字,心中突然一动。

    交代身边的同事继续,兰峰先一步离开。

    隔壁监控室。

    兰峰一脸凝重:“陈队,有一个意外发现。”

    ……

    投影打开。

    “这个人,叫董德军,是李伟的同事,也在殡仪馆工作。”

    “您让我一直跟踪的,关于举报李伟大炼活人的事情,这两天进展缓慢。”

    “董德军对当年的事情,说的比较隐晦,一直不怎么配合我们的工作。”

    “所以,我们着重对董德军的个人信息,进行了调查……”

    “结果,这个董德军,虽然已经54岁,但是并没有结婚,而是在十年前,领养了一个孩子,”

    领养了一个孩子?

    陈言看向兰峰:“这个孩子……就是李风田口中说的那个志愿者……董凌云?”

    兰峰点点头:“对,那个孩子是叫董凌云,但是,我不去确定是不是李风田嘴里说的那个董凌云。”

    不确定,那就查!

    彻查。

    “立即传唤董德军、董凌云。”

    陈言最终拍板:“同时,查清楚董德军领养董凌云的详细资料。”

    “董凌云的亲生父亲是谁,当年为什么被领养,这些年在哪,做什么工作,我要董凌云的一切信息。”

    兰峰重重的点头。

    这个信息,非常关键。

    李伟、程萍萍和吴建国三人之间,已经明确,没有任何关联。

    但是,他们却都死了。

    凶手为什么要杀三个毫无关联的人?

    而且是精心策划这么久。

    所以,背后一定有众人不知道的原因。

    而现在,董凌云是唯一一个,可能把吴建国、李伟联系在一起的人。

    有目标,查这些基础资料很迅速。

    董凌云,原名王凌云。

    十年前,被董德军收养。

    当年,董凌云14岁。

    至于董凌云父母,在董凌云7岁时候,死于车祸。

    后来,董凌云就跟着爷爷王思德生活。

    只是,天要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王思德在董凌云13岁的时候,得了脑瘫,生活不能自理。

    而董凌云因为要上学,也没办法时刻照顾老爷子。

    好在,王思德有点积蓄,还有董凌云亲生父母车祸后,有一些赔偿金,董凌云把老人送到了养老院。

    只是,一年后,老人因为烧伤,住进了医院,最后不治身亡。

    ……

    审讯室。

    陈言在亲自审讯董德军。

    “董德军,能说说当年,你为什么举报李伟大炼活人吗?”

    “当年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当年都已经被处分了,那些事早都忘了……”

    忘了?

    你真的忘了,会在每次喝酒后,叫嚷着冤枉?

    不过,到了现在,已经不是董德军说不说,配合不配合的问题了。

    王思德老人当年的事情,为今天的一切埋下了伏笔。

    “董德军,我们既然把你叫来,就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十年前,你收养了董凌云。”

    “而董凌云的爷爷,王思德的事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董德军此刻,霍然抬头,脸色已经铁青。

    陈言一切看在眼里,口中没有停顿:“十年前,王思德换上了脑瘫,被13岁的董凌云,送去了夕阳红养老院。”

    “而这个养老院的院长,叫做吴建国,这个名字你熟悉吗?”

    “王思德当年在养老院,由于护理人员照顾不周,导致床铺电热毯起火,大面积烧伤。”

    “然后,被养老院送进了第一医院烧伤科,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我查了当年的记录,烧伤科,负责护理王思德的护士,叫做陈萍萍……”

    “这个名字,你也熟悉吧。”

    “当天晚上,王思德的遗体就被送到了殡仪馆。”

    “当天你是和李伟值班,按照流程,你负责查看王思德的死亡证明,还要给老人换衣服。”

    “可是,李伟当时喝酒,直接就把老人推进了焚尸炉……”

    “董德军,我说的都对吗?”

    董德军,此刻长长吐出一口气。

    “当年的事情,我非常肯定,王思德真的没死!”

    董德军交代了一切。

    “当年,陈萍萍因为家里儿子发烧,临时回家接孩子到第一医院。”

    “可是,她忘了给王思德换氧气瓶。”

    “等她回来的时候,王思德因为缺氧,应该是昏死过去了。”

    “而陈萍萍,当时害怕担责任,并没有仔细检查,直接汇报王思德身亡……”

    “然后,尸体就送来了殡仪馆。”

    “但是,在我检查的时候,老人已经有些缓过来了,手指都能动了……”

    “他肯定是没死的,可是李伟不听,他喝多了,直接把人推进了焚尸炉……”

    ……

    当年的事情,根据董德军交代,他虽然进行了举报,但是人已经火化了,什么证据都没有。

    死亡证明在哪摆着,仅仅凭董德军一句话,怎么可能判定李伟大炼活人?

    更何况,还是涉及到第一医院的医生、护士,还有殡仪馆的人。

    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董凌云却相信董德军的话。

    14岁的董凌云,已经明事理。

    本来和爷爷相依为命,不舍分离的董凌云,显然更愿意相信董德军的话。

    更何况,这些年,董德军只要喝醉,一定会说起这件事。

    可想而知,在董凌云心里,肯定是觉得,夕阳红养老院、第一医院、殡仪馆的人,害死了他爷爷。

    而且,当年夕阳红养老院,因为失误导致王思德烧伤,那是不争的事实。

    只不过,当年的护工,在7年前就心梗去世了。

    董凌云想要报复,也不可能了。

    但是,吴建国还活着。

    作为夕阳红养老院的院长,董凌云自然把复仇的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另一件审讯室。

    董凌云面对陈言,非常坦然。

    “你们既然能找到我,应该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了吧?”

    陈言点点头。

    不仅如此,兰峰第一时间组织侦缉员,已经对董德军和董凌云的住所进行了搜查。

    当陈言看到兰峰带回来的东西时,都被惊呆了。

    十年!

    整整十年。

    董凌云从被董德军领养开始,就开始策划这起一切。

    上学的时候,董凌云每放学后,都要在李伟、陈萍萍或者吴建国家门口转一转。

    后来,董凌云长大后,就开始谋划这场行动。

    修鞋的自行车、制作铝热剂的材料还有高压放电装置,所有的东西,都在董凌云家里找到了。

    陈言点点头。

    凭借这些,其实已经能够给董凌云定罪。

    但是,陈言还是想看看这个人。

    “值得吗?”

    呵呵。

    哈哈!

    董凌云大笑:“你说值不值得?”

    脸上的表情如厉鬼!

    “我爷爷,本来还有救的!”

    “可是,却被活活烧死!”

    “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所以,你要用自燃的方式,结束他们的生命?”

    “不错,要不是为了试验成功这种死法,我早就杀了他们……”

    “我要让他们,也尝一尝,被烧死是什么滋味?”

    陈言走了。

    他没有问董凌云,如果董德军当年看错了怎么办。

    如果当年,王思德真的死了,一切都是董德军误判怎么办。

    因为没有必要。

    吴建国管理的养老院有问题是真的。

    陈萍萍当年护理不周,导致老人缺氧也是真的。

    李伟……当日酒后上岗,也是真的。

    就像当年,所有人都认为王思德已经死了。

    但是,董德军不信。

    董凌云也不信。

    这就够了。

    任何一桩仇恨死亡背后,隐藏的,都是一出悲剧。

    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

    ------题外话------

    万字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