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 青衫取醉

第181章 骑兵试炼通关!

    成功了!

    赵海平心中振奋,对通关这个试炼幻境的信心又多了几分。

    这是他之前苦思冥想很久想出来的一种打法,没想到第一次尝试就收获了很好的效果。

    回马枪,常见于很多古代的记载,也被各种评书或者话本等文艺故事反复演绎。

    俨然已经成为与“撒手锏”之类古代名将放大招的代名词。

    而流传到现代的枪术中,也有“回马枪”这种特定的动作。

    赵海平就曾经在一部电影中看过一个精通枪术的老爷子用出过回马枪,确实在实用性和观赏性方面都很突出。

    只不过步战的回马枪,除了右手前推、左手上抬、枪尖从肩头飞过这一系列动作之外,还多了一个蹬腿、扭身的动作,让回马枪的力道更强。

    而如果是马战的话,就没法做出蹬腿扭身的动作,身体只能扭向侧后,从杀伤力上来说,是会稍微弱一些。

    但回马枪这个动作,在马上确实会有一些特殊意义。

    尤其是在无镫马的马战中,确实堪称大杀器。

    之所以想到研究回马枪的打法,就是因为赵海平之前两马对冲时刺击敌将被撞下马的经历。

    众所周知,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两个大将骑马对冲,在没有马镫的年代,只能靠双腿夹紧马腹的摩擦力来确保自己不坠马。而在战马快速奔跑的情况下,这种反作用力会达到武将本身体重的很多倍,想要单凭摩擦力顶住这种强大的反作用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回马枪的情况,则不同。

    因为回马枪的使用场景,是在敌将追击而来,自己与敌将是一前一后的关系。

    此时用出回马枪刺向敌将,一方面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让敌将根本反应不过来前方突如其来的刺击,命中几率大大提升;另一方面则是反过来借助敌将战马的冲击力,让这一枪的杀伤力大幅提升。

    这一枪命中后,敌将就算不死也必然会坠马。

    而更关键的地方在于,因为回马枪是向后攻击的,那么敌将战马冲锋时的反作用力会将赵海平往前推。

    这样一来,就基本上不存在坠马的风险,只要身体前倾、进行卸力就可以。

    而在有了马镫之后,回马枪基本上就只剩下出其不意这一个优势了,或许这就是后来的朝代中回马枪作为大招出现的场景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吧。

    有了这个杀招,赵海平冲破重围的希望又大大提升了。

    他骑着赤骥向敌军的阵列中狂奔,同时快速搜索敌阵中的破绽。

    那些变阵时陷入混乱的兵卒,或者战心不足的兵卒,又或者换阵过程中出现的巨大空档,都会变成突破口,被赤骥的高速给完全撕裂。

    这些破绽,赵海平已经反复研究过很多次,虽然每次的情况都会有所变化,需要随机应变,但这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是难以做到的事情。

    如果有敌将前来拦截,赵海平也会相机行事,要么避开交给身后的副将来解决,要么用回马枪杀掉。总之,绝对不会在这些副将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一阵策马狂奔,赵海平终于来到了高毅的面前。

    麾盖下,高毅同样骑着高头大马,身上的甲胃十分华美,正在指挥战斗。

    看到赵海平前来,高毅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显然,此时赵海平所扮演的秦开云将军已经深入敌阵,或者也可以说是,身陷重围。

    身后能跟上他的精锐骑兵并不多,很多都在中途遇到阻截,迫不得已停下来缠斗。

    此时秦开云将军所带领的这支军队,阵型被拉扯成了一把钢锥,硬是凿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可一旦这个缺口合拢,这些轻率冒进的精锐骑兵也将陷入重围,难以脱身。

    “不知死活!”

    高毅手中长枪前指,拨打马头转向赵海平冲来的方向。

    而在他身旁的那些副将也纷纷拍马,想要拦住赵海平。

    此时的赵海平早已经进入人马合一的状态,他知道此时的关键就在于速度,犹豫的时间越久,失败的几率就越高。

    因为副将会掩护主将,主将高毅也有更多的反应时间。

    “保护将军!”

    已经有副将尝试着围拢过来,但赵海平完全无视了他,只是用长槊远远地架开兵器,而后继续向前冲刺。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高毅。

    很多兵器朝着赵海平攒刺而来,他勐地在战马上伏身避开,手中的长槊却丝毫不受影响。

    在这个瞬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停滞,就连喊杀声也已经越来越遥远,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中!”

    赵海平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但这次机会他已经尝试过很多次。

    长槊上面传来强大的反作用力,赵海平能够感觉到槊尖刺入了高毅的铠甲,又将他刺于马下!

    由于这次并非两马对冲,所以赵海平如果转变身姿维持平衡、双腿夹紧马腹,是可以不从马上摔落的。

    但他偏偏在两马交错的瞬间放松双腿,顺势从赤骥上跳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如果按照之前历史上的记载,这个副本的目标可不是刺杀高毅就结束的。

    后边的内容也很关键。

    “策马直往刺之于万军之中,斩其首还,诸将莫能当者,重围遂解。”

    还有两个关键环节,一个是斩其首还,另一个是诸将莫能当者。

    这两个环节完不成,试炼幻境也不算通过。

    赵海平借着这一刺的反作用力跳下马,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无比自然。

    高毅被刺中坠马,但此时还没有彻底死去,只是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

    赵海平直接从腰间抽出环首刀,挥手一刀砍下他的首级。

    “噗”的一声,鲜血四溅!

    场面稍微有点血腥,但对于赵海平来说,毕竟在武卒副本里什么大场面都见过了,这点小事倒也不至于太在意,当务之急是抓紧开熘。

    他快速地将高毅的头颅绑在腰间,而名马赤骥此时也已经来到身边。

    马通人性,更何况是赤骥这种能够名留青史的名马。

    赵海平再度翻身上马,往本军的方向冲去。

    “拦住他!!”

    高毅的几名副将眼珠子都红了。

    主将竟然两军丛中、众目睽睽之下被斩了,这些副将的第一反应当然是震骇,但震骇之后,却不是恐慌和胆怯,而是愤怒。

    古代的将领个个都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但靠你一身王霸之气就把别人给吓住?那怎么可能。

    在现实的世界观里又不存在霸王色霸气这种东西。

    所以,对于这几名副将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立刻抢回主将的首级,同时也要将秦开云给拦下来。

    只要能把秦开云给杀死,这场战斗就不算输得太冤枉。

    几名敌将已经从不同的方向包抄过来,赵海平挥舞着长槊,向着己方精锐骑兵的方向直冲。

    “支援秦将军!”

    己方的副将和骑兵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军心大振,所有人都围绕着赵海平展开激战!

    混乱之中,赵海平也没必要跟这些敌将继续缠斗,还是跟之前一样,要么策马避让,要么交锋时架开敌方的兵器,实在不行就将敌将刺落马下,最终的目的是尽快杀出重围。

    阵中已经完全混乱,无数人都在朝着赵海平涌来。

    赵海平自己也有点晕头转向了,只是凭着本能打掉一个又一个的敌人,逐渐靠近自己的本阵。

    终于,随着秦将军这一方的大军发动总攻,高毅所部兵马也终于溃退。

    重围遂解!

    冲回本阵,赵海平轻轻一带马缰。

    在这个瞬间,周围的一切暂时进入了静止状态。

    紧接着,他的视野逐渐抬高,来到高空之中,俯瞰整个战场。

    赵海平看了看秦开云将军所在的位置,又看了看敌军混乱不堪的中军,还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竟然真的成功冲入敌阵,又冲出来了?

    简直像是梦幻一般!

    ……

    在赵海平策马冲出敌阵的瞬间,他的视野中也终于出现了一行小字。

    【骑兵试炼:探囊取物】

    【通关!】

    【通关评价:相信经过这个简单的试炼之后,你会明白“骑兵”绝非仅仅是骑着马的步兵,它之所以能够统治整个冷兵器时代,背后有着更多的深意。】

    【已解锁“骑兵”附属身份选择!】

    【骑兵附属身份专属天赋“人马合一”:你将获得一匹专属的战马,它将与你分摊伤害、共享正面或负面状态效果,共同成长。使用马缰道具即可在归序者远征玩法中召唤战马。】

    【备注:附属身份专属天赋永久默认生效,随着附属身份的提升,后续仍可获得强化效果或特殊变化,请酌情与可选天赋进行搭配,发挥最大作用。】

    赵海平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成功了!

    真不容易。

    这次的骑兵试炼幻境通关,整整耗时八天,算是赵海平打过的最难的一个试炼幻境的,单纯从难度上来说,甚至超过了之前的某些正式副本。

    它的内容并不复杂,也没有太多的解谜元素,但唯独对骑术等各方面的要求太高,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硬堆肌肉记忆。

    看到通关评价,赵海平有点像吐槽,但又有点习惯了。

    “简单的试炼”?

    实在难以想象在《暗沙》这款游戏的设计师眼中,到底什么才叫困难的试炼。

    不过从通关评价上来看,这次的试炼幻境对赵海平来说,确实受益良多。

    他虽然没有学到骑兵指挥的战法,但却对骑兵的作战方式有了十分深刻的理解。

    骑兵绝非仅仅是骑着马的步兵。

    当骑兵真正能够做到人马合一的状态时,它会产生质变。

    更何况赵海平骑的还是无镫马,对这一点的体验就更加深刻了。

    骑兵的最大优势就在于机动性,而“机动性”这三个字,意味着可供选择的战术太多了。

    首先,骑兵想打就打,想跑就跑,而步兵只能随时结阵等待骑兵的冲击。

    步兵不能松懈,因为一旦松懈骑兵就会攻击,但步兵列阵时,骑兵却可以远远地围观,在马上吃吃喝喝,直到步兵精疲力竭之后再发起攻击。

    其次,骑兵可以迂回,可以寻找步兵阵列中的突破口,直接像钢锥一样刺入,从而造成整个阵型的快速崩溃。

    对于步兵来说,想要变阵会很困难,搞不好就是崩溃,但骑兵就不太需要所谓的阵型,选好一个方向勐冲就可以了。

    还有,骑兵的战马本身就是大杀器,战马吃的比大头兵好多了,一旦全力奔跑,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配上骑兵手中的武器,就像是收割机一样,可以无情碾碎战斗意志不强的步兵。

    所以,哪怕是在无马镫的年代,骑兵也是最为精锐的作战力量。

    到了有马镫的时代,骑兵更是成为冷兵器战力的天花板,但凡是后来的名将,基本上都是运用骑兵的战术大师。

    反过来说,不会玩骑兵的将领,也绝对成不了名将。

    “从专属天赋上来看,骑兵可以随时随地召唤战马?这就有意思了。

    “在单人的试炼幻境中肯定不行,毕竟单人试炼幻境都是严格复现历史的,莫名其妙地凭空变出一匹战马这太奇怪了……

    “但是在归序者远征中,玩家可以随时随地召唤战马,这能玩出的花样就多了。

    “可以先骑马快速冲破敌人防线,然后收起战马变成步兵登城;反过来,也可以先以步兵的形态从城中偷偷熘出来,然后在突然变成一支骑兵部队勐攻妖魔阵型的薄弱位置……

    “不过,战马跟玩家是状态共享的,好处在于可以分摊伤害,但坏处在于,体能、受伤、负面状态之类的也会共享。

    “但总的来说,这都是自身实力的一个大加强啊!

    “有点等不及想要看到玩家们组成的骑兵阵列冲锋的景象了。”

    赵海平本来想去归序者城塞中把战马召出来看看,跑两圈玩玩,但转念一想,还是“襟怀草莽英雄气”的正式副本更重要一些。

    骑马这件事已经有点骑吐了,整整七天,每天都在骑兵的专属试炼中骑马,确实有点疲。

    而且这次“襟怀草莽英雄气”的正式副本是组队模式,赵海平也担心自己摸鱼会影响其他三个人的进度。

    所以,在退出“探囊取物”的骑兵试炼副本以后,还是第一时间进入到“襟怀草莽英雄气”的正式副本,继续扮演统帅身份。

    ……

    长枪如林,旌旗猎猎。

    赵海平骑着战马,遥望远方。

    大盛朝的军队绵延前行,形成一个长长的阵列。

    而这并不是此次远征塞外全部,实际上还有几路大军从其他方向赶来汇合、集结,到塞外之后才由盛太祖统一率领,寻找北蛮主力决战。

    大部分人都知道,御驾亲征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中任意一个,才算正常。

    第一是,万不得已。

    第二是,征则必胜。

    这也是历朝历代总结下来的宝贵经验。

    在古代社会,皇帝大权在握,可以说皇帝身上发生任何事情,都将最大限度地影响整个国家。就连皇帝的正常交接都有可能引起“主少国疑”这种特殊的危险状态,更何况是皇帝在御驾亲征的过程中发生意外?

    所以,御驾亲征,要么就是万不得已,国家已经处于及及可危的边缘,必须由皇帝御驾亲征来鼓舞士气,让所有士兵都知道要决死一搏;要么就是征则必胜,由皇帝亲自出马进行一次政治作秀。

    但盛太祖的御驾亲征,显然并不符合这两点中的任何一点。

    当时的大盛朝还处于王朝的初期,暂时没有太严重的内忧外患,找名将去征讨北蛮,其实也未尝不可,谈不上万不得已。

    至于征则必胜,更是谈不上。

    因为这次的作战目标是要深入塞外,找到北蛮的主力所在与之决战。

    这意味着战争的前线非常遥远,需要漫长的补给线,而作战地点在地形十分不熟悉的塞外,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兵事就是如此,瞬息万变,一念之差就是天堂与地狱区别。

    盛太祖的御驾亲征,是第三种情况。

    马上天子御驾亲征!

    皇帝是马上皇帝,整个天下就是他自己骑马打下来的。

    换言之,他基本上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状态,手下的将领虽多,但论打仗,皇帝是最专业的。

    而遇到特别重要的战役,最专业、最能打的皇帝当然放心不下将这件事情交给其他的将领,肯定要自己亲自上。

    对于盛太祖来说,这次的御驾亲征就是这样的情况,因为太过重要所以不能交给其他的将领。

    这一仗如果打得漂亮,就可以直接将北蛮给打散,保证大盛朝北疆至少有几十年的和平;这一仗如果打输了,大盛朝很可能几十年都缓不过劲来,由此还可能产生各种严重的连锁反应。

    而派遣将领去打的情况,赵海平已经见识过了。

    那个从军功上看起来非常完美的岐国公,把他给坑惨了。

    当然,这也不能说这个岐国公邱垣就一定是个无能之辈。他的军功都是实打实的,也确实是从最底层的行伍一点点跟着盛太祖成长起来的。

    看起来他犯了一个很严重的军事错误、轻敌冒进,但赵海平也查了一下相关的资料,发现这个事情并没有他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

    因为战场的形势变化太快,每个人都会给出不同的判断。

    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说,邱垣确实轻敌冒进了,遇伏全军覆没就是铁证。

    但站在局中人的角度,却不可能预知未来。

    邱垣带着兵马非常激进地追击敌人,如果敌人设下了埋伏,那确实是会全军覆没,但如果敌人此时还没来得及准备好呢?那可能就是一次大胜。

    邱垣统兵多年,类似的操作肯定不可能是心血来潮第一次玩,必然是有很多次类似的经历。

    或许在之前的每一次经历中,他都驱赶着疲惫的士兵勐追,然后取得了巨大的战果,所以这次认为也会一样。

    所以归根结底,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不可不察。

    每个将领都懂这个道理,也都以为自己是对的,但结果却是天壤之别。

    这就是大将、名将、神将之间的差别。

    看起来相差不多,可实际的结果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所以盛太祖才不能将这件事情寄希望于一般的将领。

    赵海平此时倒是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只关心两点,分别是胯下的有镫马,以及军中的神机营。

    骑惯了无镫马之后勐地换成有镫马,赵海平有种想哭的感觉。

    太快乐了!

    两脚踩着马镫,搭配着高桥马鞍,意味着人可以在马上形成前后左右四个方向的受力,可以非常轻松地在任何动态中保持平衡。

    就像骑射。

    在战马快速奔跑的过程中,骑兵只需要双脚踩着马镫,大腿夹紧马腹,同时将屁股稍稍抬起离开马鞍,身体前倾,就可以保持稳定,即便战马再怎么颠簸,身体也像云台一样安稳。

    此时张弓搭箭,虽然弓的磅数不如平地,但稳定性和准确度都会很好。

    这在无镫马的时代是很难想象的。

    同样,在有马镫的情况下,在马上使用兵器也更容易维持平衡。

    骑惯了无镫马的赵海平换上了有镫马,就像是拿着普通步枪练成神枪手的人,突然得到了一把高精确度的狙击步枪。

    甚至想要飙两圈。

    只是考虑到自己现在贵为天子,还是要稳重一点。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从前方奔来。

    “陛下,前方急报!昨日晚间,北蛮已攻破前方重镇宣宁卫,大军若是继续前行极有可能撞上北蛮人的精锐骑兵,如何决断,请陛下示下!”

    听到这封军报,赵海平不由得愣了一下,头上缓缓飘出一个问号。

    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边的一名年长的太监已经说道:“北蛮大军?那不正是陛下御驾亲征所求的对手?传令全军,继续前进,将这些北蛮人一网打尽!”

    旁边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将不由得脸色大变,山羊胡抽了抽:“刘公公,万万不可!

    “我军此行准备不足,粮草已有不济的情况,更何况辎重车辆未至,其他几路大军也未汇合。多日行军士兵缺乏休息,此时若是遇上北蛮骑兵,后果不堪设想!”

    山羊胡老将又看向来传递军情的兵卒:“北蛮怎么会突然大举进犯?宣宁卫足有两万余守军,怎么瞬间便被攻破了?”

    兵卒支支吾吾:“不清楚,据传是城中出了叛徒……”

    刘公公冷眼道:“何至于畏敌如此?陛下亲征,这些北蛮人必将如摧枯拉朽一般被……”

    他话还没说完,赵海平一抬手:“等等,你是谁?”

    刘公公愣了一下:“陛下,奴婢是……”

    他话才刚说到一半,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就看到眼前的陛下高高扬起手中的马鞭,直接抽在他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这太监几乎是被一马鞭抽得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然后才一脸懵逼地倒在地上,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

    赵海平满脸的无语:“朕管你是谁,军国大事,轮得到你一个太监在这说话?!

    “拖下去,斩了!”

    ------题外话------

    书的字数也比较多了,之后都发五六千字的大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