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 周一口鸟

二百零二章 宋诗涵:青春时的爱情

    周子扬不喜欢和别人聊自己女人的事情,所以面对表哥们的调侃,周子扬缄默再三,所幸几个表哥也了解周子扬的性格,周子扬自小就是这样与家里的亲戚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这在亲戚眼里,周子扬这叫少年老成,到底是周国良教育的孩子,虎父无犬子,以后是有大出息的。

    大表哥被调到了胡淑彤所在的乡镇担任司法的一把手,虽然说是小地方,但是最起码也是个土皇帝,周子扬让表哥没事的时候多照顾一下胡淑彤家里人。

    表哥周斌表示明白,咧着嘴说:“放心,弟妹家里的事,就是我的事。

    尽管周子扬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

    在老家的这几天,无非是和各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见面打招呼,说老实话这些亲戚除了在市里的,周子扬早已经忘记,但是这些亲戚在面对周子扬的时候却依然是和颜悦色,甚至好多人说:“扬扬,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面对这样的话,周子扬也只能尴尬的笑一笑,其实心里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周家总共出了两个大学生,一个是周子扬,另一个则是大姑家的表姐乔慧。

    大姑家算是周子扬的几个亲戚里混的最差的一个了,当时不听家里的劝阻嫁给了隔壁村一个打渔的男人,然后有了表姐。

    后来周子扬的父亲起来了,先后的给亲戚安排工作,但是大姑家没有和周国良走动,所以周国良自然也不会是嘘寒问暖。

    到后面大姑父打渔不小心摔断了腿,家里生活不易,大姑才想起回家,去请求这个有能力的弟弟。

    那年表姐读大学的时候,父亲专门借了表姐家三万块钱,一直没有说要还过。

    因为出了这种事,表姐家自然被亲戚里看不起,背后指指点点,表姐也成了亲戚里的笑话,自小就被亲戚里的孩子冷嘲热讽,拿她父母的事情开玩笑。

    所以表姐是很讨厌这种大家族的聚会的,如果不是被父母逼着过来,表姐甚至连回家都不愿意。

    家里二十几口子,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只有表姐是被孤立的那个,低头在角落里玩手机。

    然后被母亲拽到周国良的面前:“快,慧慧,过来敬你三伯一杯酒,谢谢你三伯,如果不是你三伯,你哪里有大学读,你要好好学习,以后要报答三伯。”

    乔慧勉强的拿起酒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周国良倒是也没在意,他像是一个长辈一样询问乔慧学习怎么样,还有多久毕业,学的什么专业?

    大姑在那边笑呵呵的帮着乔慧回答,然后说:“以后还要三弟你帮忙帮衬着,给慧慧在市里找个好人家。’

    听了这话乔慧心里更是不开心,都什么时代了,追求的是自由恋爱,帮忙找个好人家?呵,还市里?就那破大的小县城也叫市里?

    去没去过金陵城?知不知道什么叫大城市?

    暗自鄙夷母亲没见识,不过在乔慧看来,小城市就是这样,一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托关系,走亲戚,他爹奋斗了半辈子买了个奥迪a6,然后儿子到处摆拍。

    反正在大城市待了一年的乔慧,是看不上家里的种种的。

    周国良倒是认真的听着大姐对自家女儿的介绍,他看了一眼在那边别过头的乔慧,他说:“慧慧是个聪明孩子,毕业以后工作尽管交给我就好。”

    周国良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出生农村的他家族观念看的很重,尤其是现在身居高位以后,更是希望可以帮衬着家族,像是乔慧这样难得的大学生,周国良尤为看重。

    他叫过周子扬。

    “慧慧,这是你表弟,现在也在金陵读书,以后,你们要互相照顾。”周国良声音温和的说。

    乔慧勉强一笑,连看都不看周子扬一眼。

    周子扬对这个表姐的印象也很浅,见表姐这个态度也没有太热情,只是微微点头,就听大姑在那边熟络的说,我们家慧慧可是不能和扬扬比的,扬扬是国良你亲自培养出来的,这基因就比我们家慧慧好!

    我们家慧慧哪里比得过。

    周国良听了这话轻笑着说:“姐,我们都是妈生的,哪有基因的好坏。”

    “那不一样啊,扬扬就是比我们家慧慧优秀!”大姑在那边笑着说。

    乔慧听不得母亲那种阿谀奉承的嘴脸,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周子扬只是看了一眼,就重新回到桌子上和几个亲戚打牌。

    周家第三代成年的差不多有五六个,周子扬的几个表哥是出了名的宠周子扬,大表哥周斌年后就被派往乡镇,咧着嘴说乡镇各种的好。

    公路边全是ktv和足浴中心。

    “子扬,你年纪也不小了,改天哥哥带你过去见识见识。”大表哥咧着嘴说。

    二表哥轻笑道:“你可别把子扬带坏了。

    “嗨,我后天上任,总要带你们去装装门面的!”大表哥一边码牌一边笑着说。

    “到时候子扬你跟着我去,带你吃点好吃的,这市里的大鱼大肉,还真未必比得上山上的野味。”表哥说。

    周子扬这群表哥基本上就是没读完高中的时候就被安排去当兵了,所以说话粗鲁了一些,但是没有坏心眼倒是真的,说起话也来敞亮,有什么好事的时候都会想着弟弟。

    一般他们这些人的交流周子扬是不插嘴的,只是静静的听着,陪着打了两把牌,到了夜里十二点的时候,几个年纪大的表哥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外面放烟花。

    农村的夜晚,孤寂且黑暗,夜里十二点的时候,隐约会听见零零星星的炮声,等到烟火被点燃,只听嗖的一声,烟火直冲天际,在天空中炸出明亮的烟花。

    无数村子里的孩子看着周家的方向在那边欢呼着跳跃着

    周家的烟花一直放了差不多十分钟,一束接着一束,看的村里的孩子仰着头张着嘴,留着口水在那边看。

    过年总共在老家待了两天,陪着爷爷奶奶聊了聊天,然后又陪着表哥表弟们上山玩了一圈。

    初三的时候就被父亲带着去了市里,其实回家的那几天就有很多人约自己,首先是高中时玩的好的刘硕。

    再就是复读的宋诗涵,宋诗涵此时正是要高考的关键时期,过年只有五天的休息时间,除夕的时候才能勉强上一会儿网络。

    刚上网就主动找到了周子扬。

    一个学期没有联系,双方生疏了不少,周子扬一个学期经历的是花花世界,而宋诗涵面对的却是做不完的试卷和写不完试题。

    每当累时候,宋诗涵就会想周子扬在金陵等着自己,接着便是充满了干劲

    可以说,这一年,宋诗涵唯一的支柱就是周子扬,原本周子扬以为,一年的分开会让宋诗涵慢慢忘记自己,可是谁知道,宋诗涵的那份执念更深了。

    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宋诗涵给周子扬发了一句:新年快乐。

    收到宋诗涵的祝福,周子扬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是回了一句:“谢谢,你也是。”

    也就是这五个字,让宋诗涵心中欢喜,宋诗涵继续问周子扬:大学生活怎么样?这半年过的开心么?

    “还可以,其实大学没有老师说的那么好,还是有做不完的课题还有作业。

    “(偷笑)(偷笑)(偷笑)’

    周子扬不会主动和女孩子聊天,所以只有宋诗涵引导话题:“我听说金陵栖霞山的枫叶特别好看,你有没有过去看?’

    “没有,这些都是媒体吹出来的,我不是很喜欢出去转。”

    周子扬说了这句话以后,宋诗涵那边久久的没有回话,最后似乎是想等着周子扬说话,于是回了一个哦字。

    然后又等了差不多五分钟。

    这个‘哦’字像是石沉大海一样,再也没了声响。

    周子扬看了一眼宋诗涵回复的哦字,就把手机收起来了,他对宋诗涵本身就没有太大的感情,或许起初是有好感的,但是好感早已经随着自己和江悦谈恋爱的时候烟消云散了,后面出了这么多问题,周子扬才重新和宋诗涵联系上。

    说句实话,周子扬是想和宋诗涵断掉的,但是眼下她最重要的是高考,周子扬不想让她再出点差错了,已经因为自己的重生改变了她的人生,周子扬不想彻底毁掉这个女孩。

    “我想你。’

    就在周子扬想结束这次聊天以后,宋诗涵又回了三个字。

    看了这三个字,周子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斟酌了半天,回复道:“好好复读,我在金陵等你。’

    “嗯嗯,我和你说,我那天做梦梦到你了,我梦到我考上了金陵大学,然后去金陵找你了,你带我去吃了好多好吃的,我们一起去了夫子庙,一起去了栖霞山,还有鸡鸣寺呢!”宋诗涵的文字里带着喜悦。

    而周子扬却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应着。

    她放假的这五天里,每天有一个小时的上网时间,每天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周子扬聊天有时候周子扬不在,她就会一直趴在电脑前等着周子扬回复。

    稍微又滴滴滴的声音,她就赶紧抬起头。

    有一次,周子扬在她上网四十分钟以后才回复:“不好意思,刚才有事不在。

    “没事,”

    “诗涵,差不多,每天只能上一小时的往。”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我知道了,快了。”宋诗涵焦急的说。

    2011年这个时候,办宽带都有限时办理的,有的宽带是一天限时上网两个小时,宋诗涵家办的就是这种宽带。

    时间到了以后,自动断网。

    宋诗涵编辑了好多话等着给周子扬说,结果点击发送的时候,却是发送失败了。

    这么一长串的话被发送失败,宋诗涵只觉得鼻子一酸,竟然有点想哭,她真的好想周子扬。

    魏淑芬听到动静走进来,自从宋诗涵闹过自杀以后,魏淑芬对待女儿是真的小心翼翼,生怕女儿再想不开。

    见女儿趴在电脑前哭,立刻问:“怎么了诗涵?’

    宋诗涵趴在母亲的怀里哭,她说:“妈,我,我好想周子扬。

    看着电脑上两人的聊天,魏淑芬一时间有些沉默,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如果知道会是今天这个结果,魏淑芬当时无论如何也不会阻止周子扬和宋诗涵恋爱的,只是此时说什么也晚了,魏淑芬轻轻的拍打着宋诗涵的后背说没事的,努力高考,考到金陵就可以去找周子扬了。

    然后魏淑芬拿出手机给周子扬打电话。

    复读的时候,宋诗涵的手机就已经停机了,电话该接通,周子扬问:“喂?”

    宋诗涵赶紧接过电话:“喂,周子扬?”

    “啊,诗涵?’

    “周子扬,我,我和你说,我电脑断网了,我发了好多消息你都没有收到,你刚才有和我发消息吗?我怕我收不到,”宋诗涵哭哭啼啼的说。

    周子扬一时间有些尴尬,他哪里会给宋诗涵发消息,他说:“哦,我以为你去学习了呢,就没给你继续发。”

    “哦,那就好,周子扬,我真怕你给我发消息,我没有回你,你会想多。”宋诗涵说。周子扬一时间沉默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魏淑芬接过电话:“喂,子扬么,我是你阿姨。

    “嗯,阿姨有什么事?’

    “嗯,子扬你最近有时间么?阿姨想请你来家里吃顿饭。”魏淑芬说。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道:“阿姨,现在是过年,我这边挺忙的。

    “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就一顿饭。”魏淑芬看了一眼女儿可怜兮兮的模样,带着一点恳求的语气:“就中午一会儿,主要就是来家里吃顿饭,和诗涵聊聊天,阿姨记得,你们高中的时候不是最好的么?”

    周子扬还是有些沉默。

    “诗涵还有四个月就高考了,子扬”魏淑芬的声音带着三分的恳求。

    “行吧,阿姨,您看什么时候方便,我过去好了。”周子扬最终还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