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射手凶猛 初四兮

第一百四十二章 焦灼

    酒桶的限制犹如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的尺帝的咽喉。

    而此时的安掌门又何尝不对下路忧心。

    对边线而言,由于兵线比较长,一旦线被对手控住的话那么损失的经验和经济都是无可估量的。

    但安掌门不能去。

    他这个时候去了,那么自己的优势节奏也将不复存在。

    身为队伍的队魂,安掌门在这个节骨眼上必须要打的独一些。

    酒桶长时间蹲守在下路的话势必会导致其经济和经验上的缺失。

    至少从刷野数目来看,目前酒桶仅仅只刷了四组野怪,这四组野怪中的其中一组还是河蟹。

    对比之下自己六组野怪全清,已经领先了两组的前提下如今去自己率先开野的上半区还能把这般对位优势继续扩大,上半区的河道他也能够吃下来,这样的发育速度就不是酒桶所能比拟的了。

    宁王蹲守了一会儿后徐徐退却。

    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下路的兵线如今已经被IG战队的双人路控住,宝蓝操控着卡尔玛压进到线上草丛靠前的位置,随时准备袭击过来想推线的寒冰和莫甘娜。SG的双人路的确也很果决,尺帝深知这波兵线不推进去一定会炸,因此他选择让莫甘娜配合,两人硬着头皮强行压进,利用莫甘娜的魔免盾抵挡掉了卡尔玛消耗过后戏命师致命华彩的控制衔接,最终以付出了一个治疗术的代价成功将红色方剩余不多的兵线清除。

    眼看着兵线被推进到了红色方防御塔下,松了口气的尺帝与oreJJ连忙回城。

    只这一前一后他便落后了戏命师10个补刀之多。

    要知道游戏时间才四分多钟啊。

    他玩了个寒冰被戏命师压这么多刀,从英雄属性上就不太应该。

    毕竟功能性ad之间亦有差距。

    这个版本的寒冰还不是擅长刮痧的艾师傅,它的输出能力连着S6、S7这两个赛季都可圈可点,至少在穿甲流戏命师削弱之后,寒冰在英雄属性上无疑是要比戏命师强出一些的。

    双方第一轮的对线交锋结果尺帝很不满意。

    在泉水中的他看着装备栏,咬咬牙,直接买出了十字镐。

    他需要在吸蓝刀与无尽之中做出取舍。

    虽说在当前版本中寒冰第一件做吸蓝刀的会比较多。

    但考虑到他们这个阵容的输出能力,为确保自己在中期就有能独当一面的输出,尺帝还是决定这把放弃吸蓝刀,直接走无尽飓风的这种流派。

    他们这把不考虑消耗,因此他也就不用过度的去考虑蓝耗了,只要中期有机会,尺帝会毫不犹豫的开团!SG前期下路并未白白牺牲。

    安掌门凭借老辣的嗅觉避开了Rookie与Theshy布置在中路附近野区的视野,操控螳螂反掉了宁王的一组石头人,并且从红色方石头人的位置绕后包抄对Theshy发动了一波攻势。

    这波Theshy有闪现,成功逃脱,但螳螂这波却帮波比化解了一定的对线压力,从时间节点上看,波比再出门的话,会凭借自身的坦度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内找回一点线上的主动权。

    对比之下IG战队前期的进攻节奏就要全靠宁王一人了。

    宁王分别给中路和下路造成了一定的压制力,但前期尴尬的地方却出现了。

    在他的帮忙下,尺帝的发育的确变得有些困难,甚至连下路防御塔都在七分钟的时间节点上被消耗掉了三分之一。

    但七分钟的宁王却还不曾到达6级。

    螳螂在经验上领先于他,七分钟到6的螳螂已经不比单人线的升级速度慢多少了。

    安掌门的螳螂率先进化了Q技能,并且在上路波比的强越塔配合之下杀掉了Theshy的杰斯。

    只是Theshy也并非那么容易越塔的。

    这波越塔虽是波比先行抗塔,但Theshy却敏锐的利用了远程形态下的加速之门,释放完毕后秒切近战形态,利用这两者瞬间的爆发增幅加速,Theshy成功调整了角度,第一时间没有被波比推晕到墙壁上。

    并且Theshy在螳螂飞身跳上来的半空中交E将其一锤子抡飞。

    这波极限操作使得螳螂第一时间没能跟进到伤害,波比抗塔过多,在杀掉杰斯之前又因为W技能坚定风采在先手时已经放过了,被杰斯临死前的反扑Q技能造成伤害并减速到后,最终无奈饮恨防御塔下。

    “这波Theshy的操作好极限,可惜,杰斯这个英雄太脆了。”

    解说席上,娃娃有些惋惜。

    螳螂单点爆发伤害太高,杰斯又是个脆皮,偏偏抗塔的波比又比较肉,能够在这种近乎无解的越塔条件下成功找到机会换掉一个,Theshy的杰斯这波已经无可挑剔了。

    “这场比赛从目前的局势看,IG虽然领先了一点经济,但领先的并不算多,关键是主动权目前掌握在安掌门的螳螂身上。”

    pdd目光闪烁,目前不论是中路Rookie的飞机还是说下路李落的戏命师,都取得了领先半级经验,并且个自还有着20刀左右的补刀差。

    但SSG的两个人头都集中在螳螂身上,这个螳螂在当前时间节点上已经很有威胁了,至少宁王的酒桶野区在和螳螂遭遇的时候得想着怎么跑。

    这一把宁王的酒桶选择出肉,他必须要承担起前排的作用。

    也正因如此,前期宁王的gnak会显得有些缺乏伤害,尤其是在搭配飞机的情况下,飞机在做出三相之力之前伤害都比较一般,宁王两次gank加里奥,都被加里奥在嘲讽到他后利用的“巨像的勇气”所提供的护盾值所救。SG通过1级设计创造出来的优势在当前这种节奏之下显得愈发重要了起来。

    召唤师峡谷中。

    IG在局面稍显被动的情况下开始变更战术。

    游戏时间8分30秒。

    飞机在拿到了自己第一个炸药包之后直接tp到了蓝色方下半野区中宁王所留下的真眼之上。

    伴随着烈焰在大地上的熊熊燃烧,飞机起飞,在地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火道,并截断了SSG下路双人组的退路。

    宁王操控着酒桶来到下路,配合着IG战队下路双人组成功越塔将SSG双人路全部击杀。

    到达6级李落这波架狙后再度收获了一个人头,另外的一个人头则是被支援过来的Rookie收入囊中。

    但几乎在同一时间,中路清线中的加里奥利用自己的大招借助红色方上半野区中的螳螂进行跳大位移。

    如此灵活的大招使用方式让不少观众有些揪心。

    而SSG在这一刻也是展现出了自己逆境中的强大心态与顽强的斗志。SG上中野的三人配合无比紧密,uvee的波比利用杰斯闪现还差一分钟的这个信息选择发起了进攻。

    这波Theshy知道螳螂在上路,他已经很小心的让兵线推过来了,并且Theshy还捏着技能,力求在兵线刚进来时就直接交技能迅速清兵,以此来遏制住SSG上野越塔击杀他的念头。

    但SSG却用了一套相当华丽的操作方式让Theshy的想法落空。

    波比走到塔下时大招开始蓄力。

    没有闪现的Theshy未能通过走位规避掉这一下大招,从而被波比轰飞了出去。

    从后方石头人处包抄过来的螳螂与加里奥完美接住了飞过来的杰斯,在加里奥无解的控制衔接下,杰斯再度阵亡。

    1/3。

    “这场比赛感觉Theshy遭重了,野区英雄属性上的劣势迫使主动权在SSG这边,安掌门互换野区的目的就是为了针对上路,宁王想来上路gank只能从线上,代价太高,宁王冒不起这个险只能把侧重点放在其他路。”

    “那这样的话Theshy的发育严重受到限制了,当然,相对应的,这场比赛寒冰也很惨,从阵容属性来说,IG这边如果杰斯无法发力,他们还有飞机和戏命师,但SSG这边仅凭螳螂一个人是绝对不够看的。”

    解说席上,pdd凝眉分析着。

    这场比赛的前期是这四场比赛中双方打的最焦灼的,同时也是最难看出谁会笑到最后的。

    同样的野区对位,安掌门的螳螂比起上一盘来发挥出色太多了。

    到目前为止都是队友围着他转,每一波的决策都是由他所发起的。SG其他人在对于安掌门指挥上的配合也果断决绝。

    再次击杀掉Theshy的SSG三人选择抱团推进上路一塔。

    只不过比起推塔速度他们自然无法和IG战队相媲美。

    有两个ad类型英雄在的IG先一步拆掉下路,收获了一血塔后抱团拿小龙。

    连续三场比赛小龙的属性都还不错。

    但这一场却拉了裤。

    第一条龙是风龙。

    四元素龙中最尴尬的一条。

    不过能拿到也是聊胜于无了。

    当IG众人将小龙血量打到一半左右时,SSG也拆掉了上路一塔。

    游戏初期的回合,以IG战队领先1200块左右的经济告一段落。

    游戏时长即将迈过十分钟的门槛。

    双方的中期博弈才至关重要。

    此时的场馆之外,天色已然暗淡了下来。

    场馆内的观众们却已忘却了时间。

    而不论是场馆内还是直播前的观众们都在默默的给IG加油助威。

    IG对战席上。

    “飞机去上路发育,我们双人路转中,他们封锁地形的能力非常强,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他们试图拿峡谷先锋时poke,骚扰,这就足够了。”

    李落沉声指挥着。

    虽然他每一把比赛都非常专注。

    但李落感觉,自己对这场比赛的专注度又突破了一个界限。SG如法炮制,把双人路调换到了中路,让加里奥去到上路,有tp的波比仍然在下路对抗杰斯。

    死亡了三次后,杰斯的对位压制力明显大打折扣了,但明明1/3的Theshy却愣是打出了3/1的气势,一波闪电般的竖门炮过后,Theshy操控着杰斯压进上去,开启W技能连续三下迅疾如雷的普攻搭配着走A显得异常流畅。

    伤害虽然不如正常发育的杰斯那么高,但这三下下去后还是打出了风骑的效果。

    uvee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无法理解Theshy为什么都这个样子了还敢上来凶。

    这在LCK的话如果被打成这样早就缩起来等队友支援了。

    Theshy的狂让uvee果断选择了反打。

    只是他的E技能刚刚撞向杰斯,还不曾放Q消耗时,Theshy就像是预判到了他要上来消耗一样,秒切近战锤形态一锤子将波比打了个踉跄。

    随后Theshy操控着杰斯利用风骑的效果拉开和波比间的身位。

    这波换血无疑是Theshy大赚。

    而这种精准的血量互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后台休息室里的Edgar看着此情此景也颇感头痛。

    ban瑞兹,放杰斯,就是为了处理IG上中两条线的摇摆。

    然而他们的战术目的看似成功了,可对线期间杰斯给到波比的压力却比Edgar想象中的要大很多。

    如果不是螳螂近乎军训式的频繁抓上路,波比这个时候会被压多少刀?

    Edgar不知道。

    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对战IG掏空了SSG的家底。

    现在Edgar迫切的希望队伍能拿下这一局,这样他们就还保留着进入决赛的希望。

    IG的英雄池他们处理不掉。

    但SKT在他们眼中还是比较容易针对的。

    看着没有螳螂威胁就开始肆意妄为的Theshy,Edgar默默的把Theshy跟SKT那个喜欢放大话的上单huni比较了一下,当即犹如拨浪鼓一般摇了摇头。

    没法比。

    ……

    游戏时间12分钟。

    “他们飞机没有炸药包,要快。”

    安掌门有些凝重的说道。

    他不得不做出这种违心的决策。

    事实上峡谷先锋对韩国的队伍而言重要程度远不如小龙。

    就算要拿也是在十七八分钟的时候再拿会好一些。

    可他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做出抉择,因为这个时候不拿,等飞机的炸药包好了并且做出三相之力后,IG就要着手来拿了。

    安掌门注意到,李落的戏命师在摸出了锯齿短匕后并没有继续合成穿假装,而是购买了暴风大剑,看样子是打算朝着无尽的路数去走。

    寒冰作为平A流中很依赖攻速的ad,第一件成型装备是要先合成飓风的,因此在做出十字镐之后尺帝就开始朝着飓风的方向发展。

    考虑到寒冰在前期的劣势,安掌门大致能判断出双方做出第一件成形装的时间是基本一致的。

    然而时间点一致,战斗力却有着天差地别,一旦戏命师无尽做出来了,在那个时间点的输出能力和寒冰将完全不处在同一个量级上。

    因此他们只能被迫趁着IG不曾进入强势期之前硬着头皮先把峡谷先锋拿下来。

    IG众人开始迫近。SG将峡谷先锋的血量打到一半左右时,飞机开始丢大招进行消耗了。

    李落的戏命师则是在远处直接架狙开启大招,目标直指安掌门的螳螂。

    当看到戏命师大招的光幕亮起的瞬间,尺帝便迅速判断出了戏命师开大的方位,交出大招试图将戏命师打断。

    殊不知IG早有准备,一直有意无意和李落的戏命师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宝蓝在看到寒冰大招的第一时间果断交E套给自己加速,拦在了戏命师之前。

    “西八!”

    尺帝暗骂了一句。

    打戏命师最好用的还得是娜美。

    可惜这个版本娜美太弱了,没有上场机会的娜美反倒成为了戏命师可以上场的部分契机。

    “我尝试着抢一下吧,老宋去推线。”

    宁王开口说道。

    他看的出来,此时Rookie的大招消耗能力还比较弱,毕竟没有三相之力,也没有法穿鞋,在加里奥主动顶在前面去挡的情况下还不够痛,无法对敌人造成很大的威胁。

    李落的戏命师倒是给SSG造成了一定的麻烦,但在SSG众人轮流换抗的情况下也不足以完成击杀或者消耗大量的血线。

    为今之计,尝试着去抢似乎成了最好的方式方法。

    “那我留第四枪。”

    李落说着:“注意配合。”

    “OK,咱哥俩,都能穿一条裤子的,那配合还不是杠杠的?”

    宁王嘿嘿笑着,他不给李落无语的机会,直接点到爆炸果实。

    随着爆炸果实的炸裂,宁王的酒桶落在了峡谷先锋坑内。

    并且在落地的瞬间宁王直接交出了自己的大招。

    轰!

    气浪冲击之下,螳螂和加里奥倒飞了出去。

    “注意惩戒!”SG战队尺帝吼道。

    前期一直都很憋屈的他这会儿有点烦,戏命师的推线速度比他要快,因此这波为了支援,他又亏了一波兵线。

    如果拿不到峡谷先锋的话那就真的亏大了。

    “抢!”

    随着李落的话音落下,炽热的子弹划破空气,穿透了峡谷先锋的躯壳!

    几乎在同一时间,宁王的酒桶惩戒光芒落下。

    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

    吼!

    峡谷先锋的嘶吼声响起。

    同一时间现场的欢呼声也陡然高涨。

    杀人、抢龙。

    这两个能够引起观众们肾上腺素飙升的场景中,抢龙带给观众们的快感无疑还要更胜一筹!

    “该死!”

    安掌门红了眼睛。

    然而这个时候宁王却贪了。

    这家伙贪婪的性子摆在那,抢到了峡谷先锋后还想过去拿。

    但oreJJ却瞧准时机,他卡在中河道草丛宁王没有视野的位置陡然交闪拉近位置,隔着墙壁甩出Q技能丢向龙坑!

    咚!

    沉闷的声音响起。

    被莫甘娜Q中了,就是一辈子。

    被抢了龙气愤的SSG众人一拥而上,在加里奥的控制下宁王连交闪去捡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控到死。

    “我的天啊……我真是吐了……”

    宁王有些无语。

    “不让他们拿到已经是我们赚了。”

    李落无奈的说道,还好这波宁王丢掉的只是干巴巴的一个人头,小龙尚未刷新,峡谷先锋SSG也没拿到,还可以接受。

    与此同时,SSG的对战席上。

    看着大龙坑门口那闪闪发光的紫色皇冠,安掌门感觉自己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受。

    更难受的是现在他们不能马上离开,因为飞机推完了上路兵线已经消失了,指不定就在龙坑上方的某个阴影处蹲着,只要他们一走,飞机就飞下来吃峡谷先锋。

    所以他们不能走。

    加里奥眼巴巴的看着兵线进入到上路一塔塔内,被防御塔消耗着,心中在滴血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

    终于,峡谷先锋消失。

    安掌门松了口气,而后沉声说道:“下一条小龙放给他们,再下一条龙时我们要接团,先做视野发育。”

    “嗯。”

    队友们纷纷应道。

    安掌门的想法很明智。

    他很清楚,当IG把双人路调到中路时的那一刻他们想要再找节奏发起进攻就比较难了。

    接下来IG势必会掌控下半野区的视野,并且会伺机在下半区寻找机会。

    加里奥只是半球流英雄,他在上路大招最多只能支援到中路附近。

    IG把加里奥逼去上路就是为了限制加里奥的支援能力。

    安掌门要等。

    等自家的选手们普遍拥有两件套时再进行接团,这场比赛他们的经济落后不多,有大把的时间去玩运营。

    发育不良的杰斯也休想凭借中期的强poke伤害轰破他们防御的大门。

    第二条龙,是火龙。

    这无疑是是一条对IG而言尤为重要的小龙。

    当小龙刷新之时,IG众人迅速抱团朝着龙坑方向靠拢。

    但SSG来都不打算来一下的架势却让李落若有所思。

    “他们好稳。”

    Rookie皱眉说道。

    他这几盘打的脾气有些暴躁。

    Rookie印象中的皇冠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

    此时Rookie只能用乌龟来形容皇冠哥了。

    他的对线能力都轰不开这层龟壳,足以见得这龟壳到底有多厚实。

    “我们打,他们应该是打算和我们接吓一跳小龙。”

    李落瞥了一眼加里奥的装备。

    此时加里奥已经有了深渊面具和布甲鞋。

    在当前已经接近16分钟的时间节点上,加里奥的发育只能说还可以,毕竟Rookie这边已经有了三相之力搭配法穿鞋,外加额外的十字镐。

    对位领先上千块。

    而李落的无尽也已做出来了,布甲鞋、无尽、锯齿短匕,这样的经济领先了布甲鞋、飓风、十字镐的寒冰也有近千块的经济。

    辅助方面宝蓝的卡尔玛应该领先了两三百的样子。

    但上路的Theshy以及打野的宁王经济差都是落后的。

    李落粗略算了一下,两边的经济差还没有扩大到两千块。

    这还是IG在本次世界赛中首次在优势的时候被人咬住经济。

    “下条小龙刷新之前三分钟,就过来布置视野,不然我们很难占得先机。”

    李落思忖了片刻后说道。

    宝蓝和宁王应了一声。

    有李落的加入后,IG战队的视野能力其实已经有比较大的改观了。

    但比起擅长此道的SSG战队而言他们的视野能力还是要差一些。

    因此IG必须要做到龙刷新之前提前落位。

    一旦被SSG先站住位置,那他们在面对到SSG双前排时poke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SSG甚至完全可以让双前排在前面顶着,其他人强行先把小龙rush下来。

    毕竟下一条龙,可是土龙。

    这条龙双方都志在必得。

    游戏时间19分钟。

    距离小龙刷新还有三分钟的时间。

    宁王在宝蓝的保护下,两人朝着龙坑附近压进。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进入野区之时,一枚莹白的羽箭划破半空,将两人所处的位置照亮。

    是尺帝的寒冰!

    “发现他们了。”

    尺帝开局到现在,嘴角总算露出了一点笑容。

    位于自家野区隘口处的宁王和宝蓝脚步一顿。

    宝蓝抬手交出Q技能朝着河道中央草丛甩去。

    并没有命中任何人。

    但这个草丛,却是接下来两人要走的必经之路。

    职业选手都有属于自己的危险嗅觉。

    看着除中河道草丛外附近漆黑一片的野区,宁王本能的察觉到了有些许不对。

    “谨慎一点,我先留真眼,草里有眼的话你去排。”

    宁王沉声说道。

    “好。”

    宝蓝点了点头。

    而在中路发育的李落听到两人对话后瞥一眼野区,操控着戏命师稍稍朝着河道方位靠拢。

    酒桶的真眼落在河道草丛后,宝蓝操控着卡尔玛上去排眼。

    就在卡尔玛即将抬手A眼时,李落交出了自己的远见改造。

    嗡!

    蓝色的饰品落在了蓝色方野区红buff背靠草丛的位置。

    视野之下,螳螂与莫甘娜的身影赫然紧贴在墙边!

    几乎是李落照亮那片区域的瞬间,莫甘娜已然交出了闪现出现在了河道中,Q技能朝着两人所处的方位甩出!

    “坏了!”

    交出闪现的时候,oreJJ心下一凉。

    是他发起的先手没错。

    但在发起先手的前零点二秒自己被发现了。

    IG有了这个提前量,他的技能会很难命中。

    不出oreJJ所料,凭借远见改造提前捕捉到两人位置的IG野辅有了预警后面对到交闪下来发起先手的莫甘娜各自都有了反应。

    宁王的酒桶交出E技能朝着边侧移动的同时反手一个Q滚动酒桶甩在莫甘娜脚下,将其减速。

    宝蓝有点慌乱,却也交闪极限规避了莫甘娜的Q技能。

    中路寒冰甩出大招,也被宝蓝闪现落地后给自己套盾加速走位扭掉。

    如此惊险的一幕让现场无数的观众们捏了一把汗。

    “SSG不愧是视野王者,他们预见了IG会提前抢占野区的视野,所以在这边埋伏,还好落哥的远见改造察觉到了这一点,两边的ad在这波的贡献都非常大啊。”

    米勒感慨道。

    “话是这么说,但SSG现在野辅霸占了野区,提前落位做视野的话,IG就没有办法去做了,距离小龙刷新还有两分四十秒,寒冰的大招是完全可以冷却完毕的,不过Theshy的杰斯发育已经跟上来了,他没有选择做魔宗的流派,而是直接走穿甲,那这样的话IG的蓝buff应该是要让给杰斯来吃了。”

    pdd看着场中的局势,心下忐忑。

    这波小龙团将决定着是IG扩大优势还是SSG抹平劣势。

    非常关键。

    游戏时间一眨眼便来到了21分30秒。

    杰斯与波比都来到了正面。

    但IG在兵线的處理上明显是要优於SSG,三條路的兵线都在朝着SSG的方向推进着。

    除此之外李落拥有了自己的第二件输出装备。

    火炮。

    火炮、无尽、锯齿短匕。

    这样的戏命师已经初步成型。SG战队这边,uvee的波比走的是极端的护甲防御路线。

    除了第一件装备的冰拳之外,波比第二件直接做了兰顿之兆,目的明确,就是为了限制李落戏命师的输出。

    螳螂的两件套分别是战士打野刀搭配着黑切。

    加里奥有了深渊面具以及石像鬼板甲。

    石像鬼板甲便宜,皇冠哥费劲千辛万苦总算是凑出了这件成形装的钱。

    寒冰的无尽和飓风也已就绪。

    两边的辅助工资装齐活。

    对比之下,IG战队这边,打野宁王选择的是水银鞋、熔渣打野刀搭配着石像鬼板甲。

    他的发育不如螳螂,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这种性价比较高的装备。

    值得一提的是,Rookie的飛机有了无尽。

    三相无尽。

    Rookie的飞机反而成为了SSG目前觉得最棘手的点。

    有了这两件装备的飞机伤害已经很爆炸了。

    杰斯的幕刃搭配幽梦看上去有些潦草,但这一炮如果打到脆皮身上伤害还是相当爆炸的。

    “IG很聪明,知道视野没有优势的情况下他们选择卡住了中河道草丛的隘口以及下河道草丛的隘口,我们可以看到Rookie的飞机在中路,下路Theshy的杰斯将兵线带过去后可以利用下河道的隘口包抄到SSG战队的后方。”

    “酒桶也在下路,站在爆炸果实的位置距离河道仅有一墙之隔,那这样的话IG是3+2的阵型,而且IG这边是不太容易被开到的。”

    在pdd的解说中,场中的局势焦灼了起来。

    ------题外话------

    拿到连续三十天日万的徽章啦,写书生涯第一次拿到,LOL分类成绩好一些的除了枸杞哥应该就只有我这一本拿到了,今天还有,零点之前,应该会是到目前为止最长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