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恋上青梅这件事 转角吻猪

第118章 导演很头疼(求订阅)

    “什么鬼,我咋听着一头雾水……”

    “就是你愿意跟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士一起拍个小电影吗?”

    宋嘉木愣了愣,兴奋道:“那我要剃光头不?”

    云疏浅和袁采衣的脑袋瓜上便一起冒出一连串的问号。

    袁采衣哈哈大笑,笑得肚子都疼了:“看来你俩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那龌龊的想法如出一辙。”

    云疏浅也无语,瞪了他一眼解释道:“是微电影!采衣说要拍个微电影参加艺术节!”

    宋嘉木顿时就失去了兴趣。

    眼看着宋嘉木兴趣缺缺的样子,袁采衣连忙上前道:“浅浅当女主角喔!爱情题材的微电影,你不想试一试吗?她很想跟你试一试,还说非你不……唔唔!”

    “啊呀!”

    云疏浅面红耳赤,扑过来就捂住了袁采衣的嘴巴。

    “你别听她瞎说!你爱参加不参加!”

    “唔……我说的是真的……唔……宋嘉木,你也不想看到浅浅跟别的男主角演戏吧?……唔唔!”

    两个女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搞了老半天,宋嘉木这才弄清楚了。

    原来是袁采衣想以网文社的名义拍个微电影参加艺术节,她当导演,云疏浅和他当主演,作品入围还能加分什么的。

    “好啊。”

    “……”

    “……”

    两个女孩子安静下来,不闹了。

    云疏浅收回捂住袁采衣嘴巴的小手,捏着羽毛球若无其事地梳理炸开的羽毛。

    袁采衣很满意,点头道:“那这样的话,咱们的主演就确定了,微电影也不需要多少角色,现在咱们缺的就是个剧本,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沟通。”

    “爱情题材?”

    “俊男美女什么的,不拍这个难道拍励志片啊。”

    宋嘉木眼睛一亮,脑海里忽然有了个剧本。

    “尺度大吗?可以假戏真做吗?”

    “这个我刚跟浅浅说过了,得听导演我的安排。”

    “要不这样,咱们拍个暗恋题材,女主角疯狂迷恋帅气的男主,甚至脱光光的白给,然后男主残忍地拒绝她,最后女主角郁郁寡欢,以泪洗面!”

    “我反对!”

    云疏浅第一个就对宋嘉木的剧本表示强烈反对,然后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建议反过来,男主疯狂迷恋女主,但男主有受虐倾向,喜欢挨女主的皮鞭,女主发现男主这个怪癖后拒绝了他,男主借酒消愁,结果出门被泥头车给创死了。”

    “你这是什么终极烂剧本……”

    “宋嘉木同学,你的剧本也好不到哪去。”

    “停停停。”

    袁采衣有些头疼,还以为这两个写小说的家伙能给她整什么好剧本,现在一瞧,好家伙,这都是借着剧本的名义在整对方呢。

    “看来剧本的事还是我来想吧,等我有想法之后再跟你俩沟通。”

    “采衣,我跟你最好了。”云疏浅连忙朝她眨了眨眼睛。

    “那你得陪我睡喔。”袁采衣坏笑。

    “好啊好啊。”云疏浅说。

    “我也可以陪你俩睡。”宋嘉木补充道。

    然后收到了两个女孩子的白眼。

    “放心吧,我懂,会关照你的。”袁采衣悄声在云疏浅的耳边说。

    如此一来,云疏浅就放心了,果然还是采衣靠谱。

    “我走了,拜拜~”

    袁采衣收拾东西回宿舍去了。

    云疏浅也把球拍装好,背到了肩上,跟宋嘉木一起往电动车那边走去。

    她的心情很好,想象着袁采衣给她安排很多暴揍宋猪头的戏份。

    女孩子嘛,都曾幻想过当明星,再不济拍个小电影什么的,留下青春最美好的时刻,往后的时光还能经常拿出来回味。

    像小时候的过家家什么的,其实也是一种扮演欲望,包括写书也一样,体会在不同身份下的不同人生。

    “那这个是打算什么时候拍?五一吗?”

    “没这么快,反正下个月,采衣都还没找好剧本。”

    “总感觉闹着玩儿似的。”

    “你得认真对待!”

    云疏浅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这是我们网文社的下一次社团活动,目标是起码能在艺术节的作品里入围……不,获奖!”

    五一的活动都还没开始呢,她便已经决定好了下一次的社团活动,这让宋嘉木对社长的权力很是期待。

    来到电动车停放区,密密麻麻的自行车和电动车堆满,宋嘉木平时来得早,车子总要被围到最里边。

    云疏浅想帮忙搬,宋嘉木不用她搬,她手那么嫩,力气又小,磨出泡泡就不好看。

    “帮我拿着书包。”

    “哦。”

    云疏浅就把他的书包抱在怀里,宋嘉木的书包是黑色的,很大一个,她双手抱着,肩上还挎着羽毛球拍袋子,站在他身后,一脸乖巧。

    宋嘉木弯腰把一辆辆自行车搬开,他还穿着那身球服,跟身后背着球拍抱着他书包的少女显得格外般配。

    不得不说,袁采衣的目光很不错,像宋嘉木和云疏浅,就适合拍校园爱情题材的微电影,以路人的视角来看现在这副画面就是放学后的黄昏,晚霞,教学大楼,金色的光,准备一起骑车回家的少年少女,那种青春的味道就出来了。

    宋嘉木把车停在云疏浅面前,双脚稳稳当当地撑着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书包,反过来背在胸口前。

    少女也不用他招呼,扶着他的肩膀,抬起腿跨坐到车后座上,肩上的拍子也取下来横在紧致的大腿上。

    两人把头盔戴好,她自然地伸出手抱住她的腰。

    电动车发出低低的引擎声,宋嘉木把腿收起,往校门口开去。

    虽然已经习惯坐他电动车回家了,但在校园里面的时候,云疏浅还是会把面罩拉下来挡住小脸,等出了校门口,她就把面罩拉起来,享受从他面前吹来的风。

    “你臭死了!超级超级臭!”

    “才刚出的汗,哪里臭了?”

    “脑袋臭、脖子臭、咯吱窝也臭。”

    “你又闻我了?”

    “谁闻你了。”

    少女羞恼,在他腰间拧一下。

    “你会演戏吗?”宋嘉木问。

    云疏浅就小手轻柔地摸摸她刚刚拧过的地方,还稍微把手往他的小腹前抱了抱,声音突然变得很嗲很软:

    “姐夫~!你说万一被姐姐发现怎么办,我、我该不会怀孕吧……”

    “……”

    红灯亮起,宋嘉木的车头勐地点了一下,身后的少女啊地一声就扑他背后。

    “差点给忘了,你个奥斯卡影后!”

    “要死啦你。”

    “别闹,安全开车。”

    宋嘉木说:“我给我妈发消息了,今晚去你家吃饭,咱们包饺子吃?”

    “嗯。”

    云疏浅点了点头。

    她似乎越来越习惯这样奇怪的事,明明他家有饭吃,他还偷偷跑她家跟她一起做饭吃。

    “你说万一被阿姨发现怎么办?”

    “还演呢?”

    “我没演!”

    天地良心,云疏浅一想到万一真被叔叔阿姨发现他在她家跟她一起做饭吃,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了。

    她又想到了什么:“那我爸妈回来了咋办?”

    “叔叔阿姨什么时候回来?”

    “就五一啊,不过他们回来要隔离半个月,应该五月中才回家吧……”

    云疏浅这样想着,居然有种不想老爸老妈这么快回家的感觉,明明前段时间很想他们的啊?

    精得跟猴似的少女很快就找出了答桉,应该是最近这段时间开始码字了,众所周知,工作会使人上瘾,会使人忘记思念,所以她最近才不那么想老爸老妈了。

    “那等他们回来,我还去你家蹭饭啊,我好久没吃阿姨做的菜了,阿姨说回来要给我做饭吃的。”

    “……你很经常跟我妈聊天?”

    “你连你妈的醋都吃?啊呀……别掐别掐。”

    “宋嘉木,你正经点!”

    绿灯亮,宋嘉木揉了揉被她掐得发红的大腿,缓缓启动了电动车。

    “也没有很经常吧,一两天聊几句这样,主要是你妈找我问你最近的事啊。”

    “那、那你怎么说?”

    “我就说你学习啊,码字啊,跟我一起搞社团活动啊。”

    “没了?”

    “没了。”

    “真的?”

    “真的。”

    “……”

    云疏浅这才松了口气,要是宋嘉木跟老妈说些什么‘我跟你闺女儿天天一起做饭’‘还在你闺女儿床上码字’‘还抱了你闺女儿喔’之类奇怪的事,她就要锤死他。

    电动车悠哉悠哉地开到了市场。

    云疏浅买了肉,买了虾,买了一叠饺子皮,买了一点鲜香孤。

    宋嘉木就负责提着菜,跟在她屁股后面。

    少女越来越享受有人帮忙提菜了,她想公主买菜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的吧,有个一身戎装的大将军在身后提着菜保护她,公主白白嫩嫩的小手都不用弄脏的。

    买完菜,又回到了电动车上。

    宋嘉木身上的汗已经干了,左肩膀那只粉红色的凯蒂猫依旧稳稳当当地留在他皮肤上,只有笔迹的边缘微微泛色。

    云疏浅用食指尖轻轻地摸了摸这只Hello Kitty,她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

    宋嘉木扭头看了看这只凯蒂猫,云疏浅确实画得蛮可爱的,但他是男的!一米八三的勐男!肩上这只萌粉萌粉的Hello Kitty怎么看怎么违和。

    “等待会儿去你家洗澡我就洗掉。”

    “不可以。”

    云疏浅说:“愿赌服输,我们说好了要留到洗澡后的,反正你回家也要洗一次,那就回去才能洗掉。”

    她又歪了歪小脑袋好奇道:“那刚刚你在打球的时候,张盛他们有没有笑话你?”

    “这不废话吗,我都要被笑话死了。”

    “你告诉他们是谁画的了吗,你要是说是我,你就死定了。”

    宋嘉木喉结滚动了一下,没有回答。

    但云疏浅已经猜到了。

    装作不知道,也没有掐他,但心情莫名地很好。

    “我想好了。”他说。

    “什么?”

    “等你输了,我就在你肩上画奥特曼。”

    “……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