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西门扬舟

第六百四十章 这都是曹彰误我

    建安二十五年二月底,曹操病重受惊吓而亡,享年六十五岁。

    很多人死前会看到亲人来迎,但曹操却看见仇敌陈宫、吕布、马腾,自己人粮官王垕、师勖、以及面带笑意的杨修,还有那些数不清的百姓

    曹操病逝,群臣皆哀。

    时值洛阳的军民苦服劳役,但慑于曹操的威望不敢爆发,此时听说曹操病亡便骚动起来。

    夏侯惇作为副统帅,面对这种局面显得有些慌乱,因为他奉诏令赶路很急,自己的部曲现在还屯驻在寿春,而洛阳除了曹休的少量虎豹骑,剩下都是直属曹操的兵马,而且大部分以青州兵为主。

    夏侯惇一面让曹休稳住局势,特别是不怎么听指挥的青州兵,一面召集洛阳群臣商议对策。

    群臣诸将担忧局势混乱,大多建议秘不发丧、稳住洛阳军民情绪,并根据曹操遗令,让曹洪护送灵柩返邺城。

    谏议大夫贾逵力争曰:“魏王临终托孤四位重臣,如今元让将军、子廉将军、贾大夫三人皆在,大王虽薨,不可秘也,应让使者立刻去各郡县发丧,让内外官员都来吊丧。”

    贾诩听完制止:“虽然可以派使者发丧,但不用都来吊丧,如今关羽虎视南阳,雍凉、淮南皆蠢蠢欲动,各路将军应严守防区,待大王下葬后再分批去祭拜,此乃最稳妥之法。”

    “文和之言甚善。”夏侯惇点点头,然后转身对贾逵吩咐:“梁道,使者的事就交你去办,各处文官可赶赴洛阳吊丧,但是武将都需留守防区。”

    “唯。”贾逵拱手点头。

    贾逵刚刚布置派出使者,曹操病逝的消息瞬间传遍洛阳,青州兵听说曹操病故,便敲着鼓一批批准备返回家乡。

    青州兵散漫的行径并非首次,昔日曹操徐州讨伐陶谦时,因为缺粮就大肆劫掠屠戮百姓,后来在宛城征张绣时,听说曹操可能在混乱中身亡,还是于禁用雷霆手段加以制止。

    当时就有人提出学于禁,制止青州兵无视军纪的行为,不服从的就要治罪。

    贾逵见状劝说夏侯惇曰:“魏王已殡,新王未立,宜安而不宜战。”

    “梁道之言甚善,青州兵骄纵只服魏王,若是强行镇压恐引兵变,处理不好会让刘备、孙权趁机来攻,应作长檄公文,让其归家途中有粮食供给”贾诩附和。

    曹洪望向夏侯惇,让他来作最后定夺,夏侯惇微微点头,同意了贾逵、贾诩的意见,最后青州兵全部散尽,但骚乱和兵变没有发生。

    此时最好还是对动乱进行安抚。于是说服了众大臣,并发给青州兵长檄公文,让他们凭着公文可以在回家的路上得到当地官员提供的粮食关照。如此一来,一场骚动才被平息下去。

    只有夏侯惇知道其中原因,知道青州兵与曹操的特殊关系,因为现在魏国任何一个人,都已经无法再指挥他们。

    青州兵的前身是黄巾贼,准确来说是太平道的信徒,这些农民出身贼寇,就是要推翻汉朝的统治,后来张角发动起义失败,黄巾军失去了精神领袖。

    曹操当初任济南相时,曾把汉朝诸王滥建的祠堂拆毁,所以青州的黄巾余党,把他当作另一个反汉朝的精神领袖。他在青州剿黄巾期间,青州黄巾送曹操檄书曰:昔在济南,毁坏神坛,其道乃与中黄太乙同。似若知道,今更迷惑。汉行已尽,黄家当立,天之大运,非君才力所能存也。

    这群朴素的‘信徒’从青州开始,陪同曹操征陶谦、伐吕布、讨张绣、灭袁绍,虽然不是特别恪守军纪,但对曹操的忠心不遑多让。

    曹操病逝洛阳后,青州兵的精神支柱倒塌,所以纷纷归乡务农,最后走得不剩下一人。

    送走青州兵期间,各地奔丧的官员纷至沓来,其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便是与司马懿留守许都的鄢陵侯曹彰。

    曹操病逝在司马懿意料之中,但得知自己不是托孤之臣倍感意外,因为这几年曹操对自己倍加亲近,自己也与太子曹丕的关系深厚,他身后还站着河南士族,是没理由不入选的。

    司马懿收到命令即刻启程,鄢陵侯曹彰得知消息与他同行。

    两人来到灵堂外,谏议大夫贾逵迎了下来,曹彰虽然是驻外的武将,但说到底还是曹操之子。

    曹彰赶来吊丧本无可厚非,但他开口一句话震惊了贾逵,同时也让司马懿听得一惊。

    “先王玺绶何在?”

    贾逵听得一怔,正色对曰:“国有储副,先王玺绶,非君侯所宜问也。”

    曹彰黄须迎风飘动,眉目间的杀气随眼神而去,贾逵不卑不亢凛然对视。

    剑拔弩张间,夏侯惇与曹休阔步走了出来,沉声道:“子文节哀,咱们进去吧。”

    “呃唯”曹彰抱拳行礼,他没想到夏侯惇竟在洛阳,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瞬间收敛。

    夏侯惇转身的时候看了看司马懿,刚才贾逵雄浑的声音引出了自己,也大概猜出曹彰说了什么,心说该不是司马懿从中搞鬼吧?

    “都进去吧。”夏侯惇大喝一声,带着走入往灵堂走去。

    司马懿快步进前叫住贾逵,并故意与夏侯惇、曹彰、曹休三人拉开距离,小声解释:“梁道,我本想独自来奔丧,但鄢陵侯毕竟大王之子,他要来我拦不住啊”

    “仲达何须跟我解释?”贾逵苦笑。

    “我看夏侯将军神色有异”司马懿小声补充。

    贾逵双手一摊:“夏侯将军怎么想不清楚,但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先王虽没让你托孤辅政,却也别自暴自弃与鄢陵侯走得太近,他现在的身份可不妥当”

    “呃不是我是太子的人啊”司马懿百口莫辩,心说这都是曹彰误我。

    “那到邺城好好解释吧。”贾逵摇摇头。

    在洛阳吊丧十数日,夏侯惇让曹洪、曹休护送曹操灵柩返回邺城,自己则依照曹操的遗令赶赴许都坐镇。

    司马懿私下给夏侯惇解释缘由,但因夏侯惇受了曹操的遗令,此刻对司马懿非常的警惕,所以表现得并不是很亲密。

    顾不得夏侯惇信不信,司马懿果断跟着大队前往邺城,辅政大臣的位置虽没捞到,但是拥立之功可别再跑了。

    夏侯惇望着远去白色的队伍,伤心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