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北阴大圣 蒙面怪客

036 围杀

    除了源质丹药,周甲对几人口中所说的功法、财富、权利并不感兴趣,吸引力最大的反而是那龙骨。

    不过龙骨只有一个,这里却有四人。

    云松双盗汪氏兄弟眼神闪烁,微微后撤数步:

    “我们兄弟俩年岁已长,就算入手龙骨,也无多少潜力可挖,两位感兴趣的话可自取。”

    此时。

    薛霄、苏恶等人已经离开,场中仅有他们四人。

    汪氏兄弟选择退让,翁同枢眼神闪动,侧首看向周甲:

    “久闻血藤楼楼主大名,奈何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有幸结识,机会难得,正要讨教几招。”

    说着,腰间佩剑无风轻颤。

    一股玄妙剑意透体而出,山林间飘荡的落叶在距离他丈许之际,无声无息从中裂开。

    翁同枢明明立于原地,但在三人的感应中,却像是突然消失不见一般,唯有一道剑意矗立。

    剑意本是虚幻不实的存在。

    但在感知中,却仿佛有了颜色。

    漆黑、冰冷、肃杀……

    只是看上一眼,都感觉浑身冰冷,皮肉下意识绷紧,念头转动似乎也变的迟缓起来。

    泣血鬼面下,周甲双眼一缩。

    按他原来的性格,遇到这等情况,十有八九会暂时避让,待清楚对方实力后再做抉择。

    不过。

    他现在是血藤楼楼主。

    以神秘、凶残、睚眦必报著称的血藤楼楼主,此时若是弱了势,怕是会让人得寸进尺。

    “好!”

    周甲沙哑着嗓子,声音阴冷:

    “慧剑之名,本楼主也有所耳闻,既然你想见识见识,本楼主不介意给你一次机会。”

    “铮!”

    剑鸣声在场中回荡。

    “小子,莫怪本楼主没有提醒你,我的剑,可不会留情!”

    说话间,一股阴冷、肃杀的剑意,呼啸而出,虽然不如翁同枢剑意凝然,却更加浩瀚。

    方圆十数丈,几乎尽数被其囊括。

    一层寒霜,悄然覆盖地面。

    “阁下无需留手。”受剑意逼迫,翁同枢不惊反喜,双眼大亮,腰间佩剑几欲跃出:

    “正要请教!”

    “两位。”汪松眼神闪动,道:

    “东西还未入手,此时就大动干戈似乎不妥,别还未见到目标,我们自己就已损失惨重。”

    “不错。”

    汪云点头附和:

    “所谓和气生财,两位不妨暂且收手。”

    他们并不关系两人的生死,但若没有两人帮忙,他们兄弟单独面对赵苦心也难免心虚。

    目标毕竟是黑铁后期强者。

    而且还是出身皇室,身份尊贵,所学功法武技定然不凡。

    到时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闻言,翁同枢眼神闪动,他虽然亲手杀死了自己妻儿,却不是真正失去理智的疯子。

    与血藤楼楼主交手,就算得胜,也难保自身无恙。

    到时候再面对赵苦心,还要提防性情凶残、以劫掠为生的云松双盗,怕是得不偿失。

    正要收手,对面的周甲已是阴阴怪啸。

    “无妨。”

    周甲背后披风狂震,腰间软剑当空划过一道弧线,好似一轮弯月,绞向翁同枢咽喉。

    口中更是道:

    “不过是比划比划,没有那么麻烦!”

    “哼!”

    翁同枢冷哼。

    他都已经有了收手的打算,对方竟然咄咄逼人,真以为自己软弱好欺不成。

    “铮!”

    剑声长鸣。

    悬在腰间的佩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掌中,举步、刺剑,一抹亮光照耀了周遭阴暗。

    一字慧剑!

    简简单单的一记直刺,毫无丝毫花俏,却把诸多繁杂剑法,尽数凝于一点,进而万剑归一。

    这是智慧通达的一剑。

    剑出,就像是钉在了毒蛇的七寸,来袭的剑光陡然暗淡,再往前扑击似乎就是送死。

    “好!”

    周甲双眼一亮,口中赞叹,剑法不由随之一变。

    霎时间。

    无数道漆黑剑气遍铺一方,上下左右、四极八方,包括感知,尽数被漫天剑气笼罩。

    剑气如毒蛇。

    从各个诡异的角度穿出,潜藏的杀机也于同一时间暴起,一时间千百道剑气齐齐扑来。

    如果说翁同枢的剑法是化繁为简,返璞归真,是智慧通达的象征。

    那周甲的阴杀夺命剑,就是复杂到极致、快狠毒绝到极限,是只为夺人性命而出的杀伐之术。

    剑出。

    不止翁同枢面色一沉,就连远远避开的云松双盗,也不由心头一寒。

    好强!

    他们一直怀疑现在的血藤楼楼主是不是换了人,但始终没有证据,现今看来不论换没换,都同样了得。

    这等剑法,就算是他们两人联手,也无必胜的把握。

    “哼!”

    被剑气包裹,翁同枢口发闷哼。

    手腕轻轻一颤,掌中宝剑陡发刺目剑光。

    剑光如昊日当空,照耀之处,来袭的漆黑剑气瞬间烟消云散,剑光狂掠,也让周甲飞身闪避。

    “叮叮……当当……”

    双剑碰撞。

    一人剑法超凡,看似平平无奇,每一剑都直指对手破绽,剑出,漫天剑气如飞雪飘散。

    另一人剑气凌厉,阴冷肃杀,极致的速度、复杂的招式,随手一挥,就飙射出千百道剑气。

    论剑法境界。

    两人各走极端,但看情况,翁同枢杀妻灭子,悟的所谓至高剑意,竟也不比血藤楼楼主强。

    甚至。

    至始至终,被对方压制。

    “叮……”

    双剑碰撞,无匹巨力从中涌出,周甲身躯借力折返,软剑挥洒,道道弧形剑气飙射而出。

    正要再次逼近,泣血鬼面下的眼眶一缩,身躯陡然倒退。

    被剑气笼罩的翁同枢,身躯微躬,眼眸低垂,单手握住剑柄,气息内敛缩成混元之态。

    剑意压缩到极致。

    然后爆发。

    “铮!”

    剑声长鸣。

    一抹明锐剑光突兀浮现,好似天上圆月坠落大地,朦胧剑光铺散开来,囊括四面八方。

    伴随着阴杀夺命剑剑气的尽数消散,那抹剑光已如出膛的炮弹,出现在周甲的面前。

    “叮……”

    双剑对撞,一道人影宛如没有重量一般,轻飘飘倒飞百米开外,才落在一处树梢之上。

    一剑,

    就把血藤楼楼主斩飞百米开外。

    “好剑法!”

    周甲开口赞叹:

    “这是什么剑法?”

    “无心一剑!”翁同枢闷声开口:

    “楼主的剑法也不错,想不到轻功也如此了得。”

    “哈哈……”周甲朗笑:

    “翁兄客气了,在下当年轻功差吃了不少亏,不得不在这方面用点力,不然怕是躲不开阁下这一剑。”

    他可是日日服食蹑空草汁液,现今的轻功身法,比当初强了不知多少。

    当然。

    与郑老不能比。

    “两位。”汪云上前一步,虚拦剑意隔空相撞的两人:

    “两位的剑法都极其了得,我兄弟二人佩服,不过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咱们是不是也该赶过去了?”

    周甲、翁同枢对视一眼。

    “哈哈……”

    周甲压着嗓子一笑,随手收起软剑:

    “也好!”

    翁同枢双眼眯起,也缓缓点头。

    相较于周甲的痛快,他心中略有不甘,毕竟此番厮杀,看似不相伯仲,但局势一直在对方掌控之中。

    似乎是自己不敌!

    他还有几路杀招未曾施展。

    *

    *

    *

    “军道杀拳!”

    身高足有六米有余的贝洛巨人,好似来自蛮荒的恐怖生灵,挥动拳锋,空气随之炸裂。

    出自天工一族的睚眦甲,让他的力量、速度得以倍增,爆发力更是翻了惊人的四倍。

    即使是黑铁后期高手,都不敢硬接他的拳锋。

    而军道杀拳,乃地煞军赫赫有名的传承,拳法凌厉、无坚不摧,乃当世顶尖杀伐之术。

    “彭!”

    “轰!”

    数十米内,大地如水面翻涌,无数山石崩碎飞起,烟尘弥漫,内里的一切都难以分辨。

    待到山风吹过,烟尘散去。

    一道身影矗立当场。

    而身高六米有余的魁梧巨人,则瘫倒在地,身下鲜血横流,背部连同盔甲破开一个大洞。

    洞内,本应是鲜活跳动的内脏,而今尽成碎肉。

    头发花白的赵苦心立于尸体一旁,嘴角溢血,口中不停轻咳。

    每一次咳嗽,都带出血沫、些许碎裂的内脏,一双浑浊的眼眸,也遍布血丝,显得分外狰狞。

    不分昼夜的追杀,与强敌搏命。

    此时的他,饶是拥有身在皇家夯实的深厚底蕴,也已逼近肉身崩溃的极限。

    “哗啦啦……”

    一队骑兵出现在里许开外,疾冲而来。

    骑兵胯下野兽,好似身披石头盔甲的犀牛,重达数千斤,奔行速度堪比疾冲的火车。

    带头的将领一声不吭,只是坐于兽脊平举长枪。

    将领身后的骑兵同样举枪,霎时间长枪如林,一股冰冷肃杀之意,悄然冲出里许之远。

    直至赵苦心!

    不同于江湖人士手中的长枪,他们手中的枪足有成人手臂粗细,长度几乎逼近三丈。

    如此长度,加上左右皆是骑兵同伴,根本就没有办法挥舞,更别提施展精妙的枪法。

    “驾!”

    里许,不过眨眼之间。

    将领的瞳孔,已是清晰映衬出赵苦心疲惫的身影。

    一声大喝,胯下巨兽猛然加速,数千斤的重量在如此速度下,足可撞塌一栋高楼大厦。

    将军手腕一抖,人、兽合一,巨力爆发,托着手中长枪朝着赵苦心所在,猛然一刺。

    “轰!”

    这一刺,直接突破音障。

    长枪之前的空气泛起肉眼可见的涟漪,一圈圈气浪奔涌而出,铮亮的枪尖笔直刺出。

    “呼……”

    赵苦心长吐浊气,胸腹突然凹陷,身躯微微后撤。

    后撤不过三寸,却避开了来袭长枪威力最强的一点,同时大手前伸,虚按长枪之上。

    “撒手!”

    一声大吼,无穷巨力爆发。

    前冲的猛兽陡然嘶吼,竟是连人带兽,被赵苦心生生挑飞,数千斤身躯飞出数十米。

    赵苦心倒扣长枪,大手猛拍枪尖。

    “崩!”

    长枪轻颤,随即猛的扎入前方地面,好似矗立的木桩,拦在后方那些疾冲而来的骑兵之前。

    “轰……”

    无数骑兵蜂拥而至,枪杆瞬间就把碾碎。

    “杀!”

    前头,十人口中齐齐大喝,十杆长枪从各个角度刺来。

    枪尖颤抖,空气也想水面一般泛起涟漪,劲气未至,呼啸的劲风就已挂的赵苦心身后草皮翻飞。

    “轰!”

    一个拳头出现在长枪之前。

    暗金色的拳锋,带着股无坚不摧之力,只是生猛刚硬的一拳,就把来袭长枪尽数轰碎。

    人仰兽翻!

    但军队的冲击岂会如此简单?

    十枪之后还有十枪,几乎未有间隔,后方更是长枪如林,一排排冲来,直至把人碾碎。

    “轰!”

    “轰!”

    赵苦心稳立当场,双拳连环击出,好似直面浪潮的礁石,把来袭的浪潮一次次粉碎。

    “金刚童子功!”

    高坡上,牛岩等人静静矗立,面色凝重。

    尤其是石城的人,无不目露惊恐:

    “此人好硬的肉身,竟能以一己之力,硬抗鱼鳞军冲锋,这还是他身受重伤的情况下。”

    “放心。”牛岩倒是不为所动:

    “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在他看来,赵苦心的实力确实不错,韧性更是惊人,但也算不上大惊小怪。

    他们赤霄军围杀的黑铁凶兽不知多少,有不少比赵苦心更难缠,更别提几次猎杀白银凶兽的场景。

    那时候……

    可是以数千、数千的人命来填,就算是他这等人,也都是送死的份。

    这才哪到哪?

    果不其然,面对大军的冲锋,赵苦心也渐渐显出不支,不得不施展身法,在人群中游走。

    人比凶兽更难对方的一点,是人有理智,懂得趋利避害,甚至察觉不对,会提前逃走。

    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面对施展身法的赵苦心,骑兵难以灵活转变方向,一时间显出混乱。

    “苏兄!”

    牛岩侧首:

    “几位可以出手了。”

    “是!”

    几人应是,高坡上数道人影飞扑,赫然全都是黑铁中期好手,联手冲向重伤的赵苦心。

    “受死!”

    薛霄三步并做两步,金黄棍棒无处一片棍影,崩山势砸开重重音波,把对手笼罩在内。

    “哼!”

    “彭!”

    一个拳头出现在棍影之中。

    暗金色的拳锋,远不如金黄棍棒醒目,但两者一撞,漫天棍影当即消散,薛霄也被轰飞出去。

    但此时。

    其他人也已扑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