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晋末多少事 然籇

第一三八七章 风不定,桓温动

    “杜都督一语中的矣!”荀羡叹道。

    “不用紧张,来的也是自己人,到时候他走他的彭城道,我攻我的睢阳城便是。”谢万回答。

    荀羡在此之前也已经知道刘建一样做出了选择。

    所以来的是敌非友,甚至荀羡还不介意和刘建碰个头。

    以后大家都是杜都督手下讨饭吃的了,我家有儿子,你家有女儿,是不是定个娃娃亲?

    当即,他笑道:

    “这一下倒是不需要担心了,巨野那边的慕容恪恐怕也没有心思再南下顾及睢阳的得失了,睢阳已成孤军了,看来也不需要再多下令强攻,以一边强攻,一边劝降,双管齐下即可了。

    如此一来,睢阳入手,不过是旬日之间。”

    “旬日恐怕还是太慢了。”谢万摇头说道,“算时间,都督应该已经抵达洛阳,而令则应当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荀羡会意,杜英的抵达,不啻于代表总攻的开始。

    届时还在等待机会的王师各部,将会如四处出击,原本还在试试探探的王师各部,则会如猛虎下山。

    关中王师各部之间,来路不同,在此之前很多王师将领相互之间不但不认识,甚至还有可能成为过敌人,所以各军相互之间的配合定然参差不齐。

    可是杜英的到来,显然将会改变这一现状,而且也等于告诉各军将领,这一次不是王猛或者都督府之中某一个人的命令,就是都督的命令。

    这是一场真正的、要快速解决的战争。

    关中的战争车轮,已经轰隆隆的向前滚动。

    荀羡之前也曾经考虑过置身事外,也曾经幻想过自己是不是能够带着青徐在江左和关中之间维持中立的地位,静观其变。

    然而事到如今,他已经很清楚了,杜英是卷挟着天下大势、滚滚兵锋而来,任何站在前面的人,都将被拍在岸上,任何身在两侧的人,也注定了会被这浪潮席卷着向前,无从选择。

    关中动,天下大势亦为之动。

    而如今桓温亦然动了,这说明江左也在随之动,显然在对抗关中上,江左表面上还是结为一体的。

    那么也就是说另外一股滚滚大潮,一股因循守旧的潮流,一样在卷动,一样在裹挟着周围的各方势力,让他们不得不参与其中。

    当这两股潮流迎面对撞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显而易见。

    而且荀羡还很清楚,别看桓温如今掀起的声势并没有那么浩大,但是在他的身后,还有藏锋多年的皇族,还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王谢世家。

    正如刘建是桓温推在前面的炮灰一样,桓温又何尝不是司马昱和谢安推在前面的炮灰呢?

    只不过刘建是不情不愿又没得选,而桓温是更想要获得能够匹配得上未来九锡封王之功劳的战功,主动想要行动罢了。

    因此若是桓温倒下了,皇族和王谢世家,也一样会掀起新一轮的浪潮,以对抗关中的碾压。

    而关中这滔滔巨浪,又能够碾压得住每一个浪头么?

    荀羡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的是,青徐之前所处的位置,已经注定了他必须要选择跟着杜英还是桓温。

    显然现在的桓温对上杜英并不占据优势,所以荀羡与其直接被杜英拍在沙滩上,还不如跟着杜英、增强这一个浪头的力量,让关中真的能压住后续的浪头。

    在这扑朔迷离的天下局势之中,赌不对可就是直接把身家丢进去了。

    可是不赌的话,夹在两股浪潮之间,最先被挤为齑粉的,又何尝不是自己呢?

    荀羡并不怕赌,所以他现在站在睢阳城下,已经代表他的下注方向。

    但是他仍然忍不住想要问一声:

    “大司马此番,可是势在必得?”

    谢万笑道:

    “若是势在必得,则前锋不可能是刘建,而只会是桓豁或者桓家的某某,当然,之前这个位置则是家父的。”

    荀羡会意。

    桓温的打法,其实和杜英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多半都是轻兵速战,速战速决。

    之前桓温北伐入秦关,几乎一夜之间,兵破武关、直逼灞上,更不要说之前平蜀,速度之快、用兵之神,出乎天下人的意料,几乎一下子奠定了桓温在军事上的地位。

    所以他若是真的想要收复青州,那么派来当前锋的绝对不会是墙头草刘建。

    桓温现在的做派,倒更像是想要试探一下慕容儁和慕容恪对于守卫青州的信心和勇气。

    若是青州防务空虚,则不需要桓温指示,刘建必然也会一鼓作气向前冲,而若是青州防务谨慎,则桓温大概会让刘建消磨鲜卑人的兵马和士气,而自己则率领大军在后,等着杜英、刘建这两方和鲜卑人分出一个高下。

    显然桓温最终的目的,是夺下青州,至于是从慕容氏的手中,还是从杜英的手中,就说不准了。

    荀羡苦笑:

    “当日都督见我,直言敌或不在前而在后,的确所言非虚啊。”

    谢万斜眼看他:

    “所以以后还是早点信为好。”

    “之前也并不是完全不信,将信将疑······”荀羡徐徐说道。

    “行了,解释也没用。”谢万摆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道,“那接下来应当如何是好,攻克睢阳之后,恐怕我军也不能着急北上巨野了。”

    “向南布防,但是尽可能和刘建错开。”荀羡回答,“余相信,征虏将军大概也有拳拳之心,不愿意和我军同室操戈。”

    谢万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

    刘建此人,老墙头草和脚底抹油了,不愿同室操戈?

    自然没有这般高尚的皆操。

    但是不愿意和精悍的青徐、关中王师硬碰硬,倒是很可能的。

    要是荀羡手下不过是一群老弱病残,就算是刘建现在借助刘牢之,其实已经和杜英暗通曲款,那么他恐怕也会忍不住跑来耀武扬威一番,顺便看看荀羡这边有没有什么多余的战利品。

    是狗得扇两巴掌,鸡蛋都得给摇散了黄,多余的粮草自然更是要洗劫一空。

    对于两淮军队的素质,荀羡心里还是有数的,否则又何至于明明有自己在前面阻拦,结果勉强能够越过青徐防线的一些胡人军马,一样可以在两淮作威作福?

    “这种盟友,不要也罢。”荀羡硬邦邦的说道。

    “刘建的确不是什么好人。”曾经被刘建坑过的谢万深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