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美综世界 最爱向左

第263章 帕克镇的怪异

    美国,拉斯维加斯,凯撒皇宫。

    “嘿,又输了!”疯牛比尔忍不住拍了一把机器,想要把所有筹码从里面拍出来:“这机器有问题!这机器肯定有问题!我运气不可能这么差!”

    两名穿着黑西装的人一个劲往这边看。

    留着大胡子的托马斯赶紧过来,拉住比尔:“走!走!这里不止有赌场!换个地方玩!”

    比尔非常有原则:“我每天要输1000美元,还没输够!我把坏运气在赌上耗光,其他地方运气就好了,你懂不懂?”

    托马斯一把抢过比尔手里的筹码,全部塞进老虎机中,很快输的一干二净。

    “好了,输没了。”他拖着比尔往赌场外面走:“去别的地方,我来这地方不是看你输钱的。”

    比尔跟着出赌场大厅,看到托马斯走的方向,立即伸出指头点着他说道:“无上装表演!你想要看这个对不对?想要看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看!”

    托马斯绷着脸,像个品味艺术的高雅人士:“你可以不去。”

    比尔瞪大牛一样的眼睛:“为什么不去?我要看大秘密!”

    两人进了表演大厅,找个无人的区域坐下,等待艺术家们登场表演。

    托马斯向比尔询问非常严肃的艺术问题:“这里的艺术家,能不能找个地方为个人表演?”

    比尔叹了口气,说道:“神父,你堕落了啊!”

    “地狱有几层?深渊有多深?”托马斯一本正经说道:“只有亲自探过,才能知道。”

    比尔很服气:“你不去成立一个新教派当教主,简直是浪费人才!”

    音乐响起,表演开始,无上装的艺术家们陆续登场,表演很精彩,上下颤动间,充满了艺术气息。

    托马斯盯着舞台,说道:“比尔,你有没有门路,联系到上面的艺术家们?比如领舞的那几个。”

    突然,有个人过来,坐在托马斯旁边,接话道:“神父,你变了。”

    托马斯听得出罗南的声音,说道:“改变是因为被伤害的太深,碎裂的心已无处安放。从蒙大拿之后,我就明白,动心远不如动肾。”

    比尔说道:“神父已经大彻大悟。”

    罗南点点头:“听得出来。”

    托马斯突然问道:“她们能跳膝上舞吗?”

    比尔一脸鄙夷:“她们是艺术家!艺术家!跟好莱坞明星一样备受追捧,你不能这样评论她们。”

    托马斯冷笑两声:“我在洛杉矶长大,在洛杉矶布道,倾听过无数明星忏悔,好莱坞女星在镜头之外,做的都是山谷女星在镜头之内做的事。”

    开始的时候,比尔没听明白,略微一琢磨,回过味来:“或许吧。但我的奥丽女神不是这样……”

    托马斯抓住机会,毫不留情的打击比尔:“她一个无依无靠的欧洲女人,流落到美国,来好莱坞发展……就因为她是犹太人?犹太女人在好莱坞多到数不过来!你没听说过吗,你的女神深更半夜在肯尼迪的房间里出没,却输给了杰奎琳。”

    比尔一把抓住托马斯脖领子:“你胡说!”

    托马斯盯着他:“其实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接受现实吧,疯牛!”

    比尔松开手,垂下头:“这是我在涩情街外,唯一的幻想,你非要戳破!神父,你变成了一个混蛋!”

    托马斯挺着大胡子说道:“我在帮你驱逐心魔。”

    罗南听这两人说了一阵,插话道:“好了,我们找地方去说正事。”

    托马斯和比尔跟着罗南出了艺术表演大厅,来到他们预定的豪华套房。

    这两人此前深入南美,几个月的磨练下来,疯牛比尔晋升到了二阶士官,托马斯也有长足进步。

    回来以后,还在内华达州接到一笔驱魔业务,干掉了一个魔怪。

    托马斯说道:“魔力复苏带来的怪异影响在变大,那本来是一头普通的山羊,被魔力浸染之后,沾染了深渊的气息,不但体型变大,欲望还暴增,连续强上当地牧场主多头母牛,让牧场主损失惨重,不得不向我们寻求帮助。”

    罗南心说,这魔怪的异变方向怎么听起来这么不靠谱呢?

    比尔正在记仇,说道:“怪异的驱魔神父,遇到怪异的魔怪,很般配!”

    托马斯没接话,跟罗南在一块讨论正事的时候,神父还是个正经神父,虽然不信主了。

    “你准备对那个魔鬼下手?”他问道。

    罗南说道:“这次找你们的目的,就是去找牠商量商量,能不能借牠点东西用用。”

    比尔活动拳脚:“怎么搞,你尽管说!”

    “这是一个深渊魔鬼,隶属于巫毒教信奉的力格巴,力量好像与绝望和死亡有关。”罗南把已经掌握的相关情况,仔仔细细跟两人说了一遍。

    托马斯说道:“巫毒教的能力偏向于诡异,魔鬼这东西比恶魔更难缠,恶魔往往没有脑子,脑袋里面长肌肉,只会用混乱和暴力解决问题,魔鬼却能蛊惑人心。”

    他想了一会,说道:“我们最好能了解到,牠具体什么来历,为什么出现在帕克镇,曾经做过什么,躲在帕克镇有什么目的,这样更有针对性。”

    罗南点点头:“我联系到了一位从帕克镇搬出来的老人,他了解一些内幕。”

    这是卡罗莱娜从特事局拿到的情报,老头的孙子曾经在水潭附近失踪,因此从帕克镇搬出来,来到了内华达州定居,特事局的杰伊小姐认为他了解些情况,但帕克镇事件发生后,特事局的重点放在了巫毒教上面,没有仔细探究所谓的怪异。

    美国这片土地上,怪异的情况实在太多,没破的公路连环杀人案就堆积如山。

    罗南和平齐去拍摄时尚艺术的帕克镇,就在加州西部,距离内华达并不远,从拉斯维加斯开车过去,比洛杉矶还近。

    托马斯问道:“帕克镇现在还有人居住?”

    罗南说道:“官方统计上没有,很难说有没有人过去探险。”

    比尔接话道:“美利坚永远不缺富有冒险精神的人,有些年轻人最喜欢去危险的地方,不危险绝对不去。”

    托马斯点头:“就像好莱坞恐怖电影里演的那样。”

    三人在拉斯维加斯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托马斯和比尔做过乔装,开车往西去。

    一路上,罗南时不时发动心灵之眼,利用渡鸦的视野观察周边情况。

    伊尔莎抓住的红发女郎斯嘉丽交待,特事局的神血实验基地就位于内华达州。

    具体她不是很清楚,级别不够。

    罗南难免瞎琢磨,难道在传说中的51区?

    拉斯维加斯西北方倒是有个美军的基地,但内利斯空军基地就是个普通的军事基地。

    …………

    内达华州,特事局地下秘密基地。

    呜呜的警报声响彻整个地下,全副武装的特事局特工们,手持麻醉枪和金属网绳枪,顺着通道疾奔而来,堵在一栋厚实的合金实验室门前。

    建造于地下岩石中的实验室,除了合金墙壁和混凝土层外,周围全是坚固的花岗岩,只有这一处出口。

    几辆装甲车顺着宽敞的地下通道开了过来。

    上面配备的大口径麻醉枪和高压脉冲电击枪都非致命武器。

    这些,全是特事局为了对付失控的实验体特意准备的。

    嘭!嘭

    坚固的合金门在撞击中不断变形,渐渐向外凸起,仿佛有远古怪兽要脱困而出!

    托德博士站在一辆装甲车后面,透过监控观察实验室内的情况,送入实验室的狼人和巫毒僵尸全被撕得粉碎。

    原本体型正常的人,身高膨胀到了足有两米,嘴角挂着血肉残渣,身上肌肉鼓起,皮肤呈现出诡异的灰色。

    “释放麻醉剂,二十倍份额!”托德博士下令。

    实验室房顶几个通风口打开,大片麻醉气体喷出。

    那个实验体虽然经历多重强化,但本质上并未脱离地球生物的范畴,仍然要呼吸空气。

    托的博士发现实验体变得更加狂躁,跳起来捶烂了几个隐蔽的通风口,继续下令:“通电!”

    数千伏的高压电接通,实验体再次撞在合金门上,噼里啪啦爆出无数电火花。

    强电流却未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反而让他身体进一步膨胀!

    麻醉剂释放结束,实验体动作明显变慢。

    托德博士再次下令:“换二号药剂!”

    新的麻醉剂送入实验室,在连续使用了七种不同的药物之后,实验体终于不再砸门,一头栽倒在地上。

    实验室门打开,大队人马小心翼翼戒备,保护着研究员们取样。

    很快,实验体被送入另一个更加牢固的房间关押。

    研究员们对各种样本展开实验分析。

    过了一段时间,视频连线接通,霍克将军出现,询问最新的实验情况。

    托德博士说道:“我们做了取样,其血液和细胞内,蕴含着难以置信的活力和能量,既能保证他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又有牢固的身体和极快的自我修复能力。”

    新的实验体结合了神血、狼人和巫毒僵尸的特性,特事局在巫毒皇帝摩根的残尸中,提取到了关键要素。

    霍克将军有心理准备:“缺陷呢?”

    托德博士不可能隐瞒,说道:“较为狂躁,难以控制,仿佛雷电一般,我感觉与那位流浪汉先生的神血有关。”

    他补充道:“我会与流浪汉先生谈谈。”

    霍克将军说道:“这样,如果没有太好效果,将实验体转运到拉斯维加斯附近的内利斯空军基地,送到彗星公司那边。”

    “是。”

    托德博士等到那边挂线,离开办公室,通过重重防护门,来到地下深处。

    这里囚禁着特事局最特殊的客人之一,自称为流浪汉的落魄神明。

    近代人类的科技发展,很多人对神明之类的玩意早已没了敬畏,何况当年特勤局抓到这位的时候,他正跟几个流浪汉在街头垃圾桶里抢废弃汉堡。

    胡子拉渣的流浪汉先生被固定在特制的合金座椅上,根本无法动弹,破魔金属做成的针头刺入他后背,延伸出长长的导管,接入另一个房间。

    只要特事局想,随时都能抽取他的血液。

    曾经的神明,落魄到这种地步,简直无颜对人。

    托德过来,隔着一道玻璃幕墙,用扬声器问道:“上午好,流浪汉先生。”

    “是你啊。”流浪汉抬起头来,说道:“怎么,实验不太顺利?”

    托德直接问道:“前些天我让你看的生物样本,为什么你的血液与他的特性结合,会导致实验品极为狂放,不受控制?”

    流浪汉笑起来:“因为我是正义,他是邪恶。”

    托德博士很想进去捶他那张可恶的脸,但想到对方是个落魄的神明,连忙压下这股冲动:“你与特事局合作,多好?你活了这么多年,总该知道,美利坚是现在世界第一强国,我们合作,强强联手……”

    流浪汉却说道:“我见过无数帝国的崛起与衰弱,见证过无数物种的诞生与灭绝,但你们美利坚,还有构成你们美利坚主体的盎撒与犹太,比卑鄙更卑鄙,比无耻更无耻,背信弃义自人类诞生文明以来绝对排第一!”

    他指了指背后针头和导管:“合作?强强联合?这就是你们态度?”

    托德黑着脸说道:“我们把你从流浪中解救出来,让你有固定的居所,不再为一日三餐发愁。”

    流浪汉忍不住笑起来:“像吸血鬼养血猪一样养着?哈,我真要万分感谢你们!你们美利坚好伟大!”

    托德博士威胁道:“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流浪汉指了指背后的导管:“你不会。听我一句劝,你们美利坚做点正常人做的事吧,魔力在复苏,那些古老的存在在苏醒,黄石下面的那条蛇,你们想好怎么对付了?我记得这片土地上最早生活着1亿印第安人,你们几乎杀光了他们,毁了他们的图腾,他们信仰的那些老东西一旦回来,你猜会不会站在美利坚这一边?”

    他自己就在笑:“他们可不是圆桌骑士那群没骨头的家伙,被人侵占了家园,还要像盎撒卑躬屈膝,守卫盎撒的政权,还美其名曰守卫的是那片土地,我……TUI……”

    托德博士作为这个实验基地的负责人,对于很多事都比较了解,当局为什么同意特事局独立出来,又给予大力支持,让特事局展开各种实验?

    因为那些古老的东西一旦醒过来,百分之九十九不会站在美利坚这一边。

    流浪汉又说道:“我可以与你们合作,只有一个条件,只要黄石下面那条破蛇同意跟你们美利坚合作,我没有问题。”

    托德博士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出了安全门。

    临走前,吩咐这里的人:“继续抽血!”

    霍克将军说找不到办法,就把实验体送去彗星公司,托德博士不会轻易这么做,打算趁着有时间,继续实验。

    如果没有效果,再把人转运到内利斯空军基地,送去休斯顿的彗星公司。

    但霍克将军的指令不能忽视。

    托德博士回到办公室,吩咐副手安排改造转运车辆。

    实验体极其强大,一般的车辆肯定不行,需要进行适当的改造。

    霍克将军那边问起来,托德博士就有了理由和借口。

    …………

    从拉斯维加斯往西走,拐下州际高速公路再折向南边,比尔把车开进了一个叫做橡木镇的地方。

    比起普通的西部小镇,这地方能称得上一个小城市,最少也有几千人居住。

    罗南找人稍微打听,美元开道之下,很快问到了邓恩的居所。

    穿过橡树成荫的城镇主道路,来到镇子西南侧,门口种着一棵老橡树的木制独立院落,就是邓恩夫妇的家。

    车子停下,罗南看向乔装打扮过的比尔和托马斯。

    “你是带路的司机。”罗南先跟比尔说了一句,接着翻出带有证件和徽章的钱包装进外套内兜里:“神父,从现在开始,你和我是联邦探员,注意身份。”

    托马斯同样将罗南给他的徽章准备好:“放心,我以你为主。”

    比尔说道:“联邦调查局果然是马桶局,谁都能用。”

    罗南推开门下车,来到木制的栅栏门前,门口的院落里,有个老头正拖着水管从工具房出来,想要浇前院的草坪。

    正是罗南在资料上看过的邓恩。

    托马斯轻轻敲了敲栅栏门。

    邓恩看过来,见到是陌生人,适当往工具房那边走了几步。

    从敞开的房门里,罗南看到了霰弹枪。

    邓恩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找谁?”

    罗南掏出证件向邓恩那边展示:“联邦探员汉克斯!”他介绍比尔和托马斯:“这是实习探员约翰,这是我的搭档汤姆,有点事找邓恩先生。”

    邓恩看清了FBI徽章,多少放下一点戒备,问道:“什么事?”

    罗南信口胡扯:“联邦调查局接手了帕克镇事件,重启对帕克镇调查,有材料显示邓恩先生你在帕克镇居住过很多年,并且有亲人在帕克镇失踪,我们想打听一些事。”

    邓恩似乎非常不愿意回忆那段往事,说道:“你们走吧,我跟你们没什么可说的。”

    罗南掏出一张废旧的牛皮纸,转过去让邓恩看。

    这是平齐当时在帕克镇捡到的寻人启事。

    上面还有模糊的字迹能够辨认:寻找乔治-邓恩,于……雨夜失踪……

    乔治-邓恩,老邓恩的孙子!

    罗南说道:“我们已经查到,帕克镇山上的瀑布水潭下面有古怪的存在,邓恩先生你好像有所了解,可否向我们说一下?我们正要组织力量,清除掉水潭下面的怪异。”

    邓恩朝门口这边走来:“你们相信我不是毫无根据的胡说?”

    罗南说道:“因为我们见识过足够多的怪异。”

    邓恩打开栅栏门:“你们进来,我们里面说。”

    “谢谢。”罗南三人,跟着邓恩进了木制的房屋,邓恩夫人外出,只有他一个人在家。

    邓恩让三人随便坐,从柜子里面翻出很多东西。

    边翻找东西,他边问道:“你们已经确定水潭下面有问题?”

    罗南轻轻点头:“我亲眼见过。”

    他说起上次离开帕克镇时,在直升飞机上只有他发现的情况:“天上突然飘起红色气球,气球在空中组成一行字绝望与死亡,然后气球爆了,自动飘向瀑布水潭。”

    邓恩说道:“是了,气球,没错!那是十几年还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记得那是个下雨天,雨下的并不大,乔治和几个小伙伴跑出镇子玩耍,他们玩游戏的时候分散了,结果乔治找不到了。”

    他边回忆边说道:“同行的比尔和贝弗利等人,都说乔治和本两人看到有气球飘过,然后追着气球去了水潭那边,他们经常过去玩耍,本来我们没放在心上,但雨下大了人还没有回来,我们便找到了山上,在水池边……”

    比尔想要插话,罗南踢了他一下。

    邓恩将一张老照片推给罗南:“本只剩下一条断掉的胳膊,乔治完全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除了本的断臂,现场没有任何痕迹留下,如果是土狼或者野熊,当时正在下雨,地上比较泥泞,肯定会留下痕迹。”

    罗南仔细看照片,照片因为时间太长,略微有点发黄,仍然能够看清楚,断掉的小孩手臂,像是被什么东西一口咬断的!

    托马斯凑过来看了一眼,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邓恩的话还在继续:“我们组织人手寻找,没有找到本和乔治,报案后警方也组织过力量,甚至找来了专业的打捞队和潜水员,水潭并不大,也不算深,下面没有两个孩子,我非常绝望,就跟乔治的父亲刊印了很多寻人启事,贴在镇上和附近的公路城市里。”

    “本来我们都不做任何希望,只是日复一日程式化的去找,但偶然有一次,我在镇外废弃工厂的老俱乐部,找到了些不太一样的东西,发现事情可能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他们都说我疯了,包括我儿子,认为我因为孙子失踪,脑袋出了问题,我非常绝望,后来干脆搬离了帕克镇。”

    1秒记住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