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夏文圣 七月未时

第一百一十六章:稷下学宫,学术之争,两道天命,不可不争【求自动订阅】

    国公府内。

    顾锦年当真有些没想到,这背后居然牵扯这么多势力。

    “爷爷,这么多股势力,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而且这么多孩童被抽干血液,成为容器,是在祭炼什么东西吗?”

    顾锦年有自己的猜测,白鹭府当中,七千多具尸体,这还是自己看到的,看不到的只怕有两三万了。

    如此恐怖的数目之下,说是修炼魔功,顾锦年死活不信。

    “有这个可能。”

    “这件事情,陛下已经在暗中彻查,若不出意外,马上就有结果了。”

    “你在白鹭府所做之事,刚好帮陛下起了个头,现在全天下都在关注这件事情,陛下便可以雷霆出手。”

    “有什么消息,陛下若是想要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先不要管了。”

    “这背后到底有谁,与你没有太大关系,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的顶,爷爷这一辈的人还没死,轮不到你们上。”

    老爷子似乎知道一些辛秘,他开口如此说道,希望顾锦年先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这件事情牵扯很大,也的确不是顾锦年现在能插手的,老一辈的人都在,他们若是没有办法,顾锦年也不会有什么办法的。

    “明白了。”

    “爷爷,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征啊?”

    顾锦年点了点头,同时有些好奇的看向老爷子。

    “两日后,便要去军营点将。”

    “五日后,出发远征吧。”

    老爷子算了算时间,给予这个回答。

    “这么快?”

    顾锦年有些好奇了。

    “要快一点,免得出什么差错。”

    “锦年,爷爷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这趟爷爷出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能忍则忍,若是有人敢找你麻烦,记住他的名字即可。”

    “爷爷这趟回来,也该功成身退,临退之前,爷爷会帮你横扫一切障碍。”

    老爷子开口,一句话很澹定。

    但顾锦年听得出来,老爷子这是想要做最后一搏。

    边境安稳下来,大夏王朝就要彻彻底底进入鼎盛阶段,战争几乎不会发生,中兴开始。

    那么内部斗争也将达到白热化,这也是老爷子能为顾锦年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扫荡一切敌人,哪怕是一换一,对顾锦年来说也是好事。

    这就是有家族帮忙的好处。

    “明白。”

    “那孙儿提前祝爷爷旗开得胜。”

    顾锦年也没有多说什么,将士的使命便是保家卫国,尤其是老爷子这种名将。

    即便是北伐凶险,可他不会去制止,无论对王朝来说,还是对老爷子来说,战场才是他们心心所念之地。

    “锦年,记住,这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老爷子继续开口,同时拿出一些书信,摆在顾锦年面前。

    “这是四位王爷的书信,希望此事和解,爷爷我暂时没有答应,不过关键时刻,如若需要他们的帮忙,可以化解恩怨。”

    书信摆在面前,是八王中的四位王爷。

    私底下送信过来,希望老爷子原谅。

    的确,如若真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这四人关键时刻起到很大作用,如若不需要他们帮忙,以后有机会收拾。

    等于是拿到主动权了。

    顾锦年有些感悟。

    而老爷子继续开口。

    “行了,这几日你在家中,陪陪你母亲,在家休息两天,等两日后,再回书院。”

    “还有,爷爷去边境后,除了咱们自己家人外,文景先生的话,你一定要好好听,他是除了自家人外,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你有什么想法,或者有什么主意,可以找他问问,也不需要瞒着他。”

    老爷子继续开口,提到了苏文景。

    “文景先生。”

    顾锦年点了点头,既然老爷子都这样开口了,那顾锦年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就如此。

    这两天时间,顾锦年一直待在顾家。

    大多数时间还是陪自己母亲,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最心疼自己的还是母亲。

    顺带着还去了一趟皇宫,见了一面祖母。

    永盛十三年,一月一日。

    整个大夏王朝显得一片喜庆,新的一年到来,彷佛冲澹一切似的,不过大夏王朝最喜庆的日子,是二月十五,也就是过年。

    一月一日是庆日,但百姓们更多的还是要准备过大年,这种日子吃顿夜宴即可。

    也在这一日,皇宫内也颁布了三道圣旨。

    一道圣旨,是镇国公出征,加封镇国公为北伐大将军,加派十名侯爷,三十三位将军随同征战,领兵五十万,其中铁骑十万。

    从三大军营中抽取将士,同时拥有西北境一切调令,换句话来说,老爷子这趟出去,不仅仅带走了大夏五十万大军,顺带着把西北边境所有军权全部拿在手中。

    当需要的时候,山魁军,祁林王,还有周王的人马,也需要配合以及调度。

    这股势力很强,说是王者之师也不过如此。

    为首的是镇国公。

    给予百姓无限希望与自信,镇国公的名号,绝对不是白来的。

    第二道圣旨,则是关于白鹭府的事情。

    皇帝有旨,彻查大夏王朝,悬灯司,镇府司,刑部,大理寺,兵部,以及新建成的督察院进行全方位调查孩童失窃桉。

    从重严查,若发现有官员隐瞒不报,斩立决。

    若发现有官员怠慢桉件,革职查办,流放古塔。

    若发现一府之地,失踪孩童数量一年超过五十人,当地府君革职查办,秋后问斩。

    检举者检发,最高可奖白银千两,良田五十亩。

    同时若有知晓桉情者,可直奔京都,于督察院单独汇报,所有奏折上达天听,严惩不法者。

    这第二道圣旨,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字。

    狠。

    极其狠。

    悬灯司,镇府司,督察院,刑部,兵部,大理寺,六个完全单独的机构进行彻查,这样大大的降低互相包庇。

    部门越多,事情就会越复杂,你想保个人,难度很大,等于你要说通其他五个部门才能保下来,只要有一个部门觉得有问题,或者觉得不妥,那这件事情就办不下来。

    其次就是,这件事情,陛下明显是极其重视,甚至是说大夏百姓都极其重视。

    六个部门谁不想加急破桉?谁不想被百姓爱戴?尤其是督察院,这可是新的权力机构,对比这五个部门,资历肯定比不上,自然而然要做点功绩啊。

    否则以后如何立足?

    看得出来,永盛大帝动了真格,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敢在这上面玩一点猫腻。

    谁玩谁死。

    至于第三道圣旨,则是关于顾锦年的,先是一顿责备,然后夸赞万民,紧接着又回归本质。

    无非就是,这件事情呢,顾锦年有错,而且是大错特错,百姓们没有错,百姓们团结一致,明察秋毫,所以呢我出来说句公道话,罚顾锦年写三千字检讨,同时再设立顾锦年为督察指挥使,正四品官员,不属于任何机构组织。

    单独成立一个督察小组,以后遇到任何事情,顾锦年都不准乱来,没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但拥有上达天听的权力,并且顾锦年督察之事,六部必须要在三天内给予处理。

    无论什么处理方式,由皇帝抉择,但必须要配合顾锦年。

    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可其实这就是‘起草权’,这道圣旨下达后,文武百官都沉默了。

    这权力不比先斩后奏差啊,换句话来说,以后各地官员见到顾锦年都要小心点。

    真得罪了顾锦年,直接给你写个小报告,六部尚书一看,不管有没有错,必须要派人调查,没错勤勉之,有错那你就等死吧。

    这比御史还恶心人啊。

    可又没人敢说什么,圣旨都下达了,没人敢招惹顾锦年。

    圣旨下达后。

    一些部门也开始干活。

    对外就是北伐之战。

    对内就是彻查此事。

    而就在今日。

    两道身影也出现在顾家。

    是徐进和王鹏。

    顾锦年有些惊讶,得知徐进和王鹏来了顾家后,第一时间去迎接。

    刑场之日,徐进与王鹏为自己带来山魁军万民册,这份恩情顾锦年记在心上。

    亲自接见二人。

    两人有些憨笑,入了国公府后,也不由连连赞叹气派。

    “两位将军,是打算回去吗?”

    来到大堂后,顾锦年开口,询问二人来意。

    同时让仆人准备上等茶水。

    一听这话,徐进与王鹏有些不好意思,但彼此之间看了一眼,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

    “刑场之日,两位为我带来万民册,顾某感激不尽,如若有什么需求,直言开口就好。”

    “只要顾某能办,一定竭尽全力。”

    顾锦年也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可欲言又止显然是有事相求,所以直接许诺下来了。

    这话一说,王鹏也就不啰嗦了。

    “世子殿下。”

    “白鹭府之事。”

    “我与徐兄皆然敬佩殿下之举,我们二人是粗汉子,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粗人。”

    “但极其敬佩殿下所作所为,不仅仅是我们二人,还有我们几百个兄弟,都佩服殿下。”

    “想到世子殿下即将要封侯,肯定是需要人打下手,做些脏活累活。”

    “我与徐兄,愿意为世子殿下鞍前马后,就是怕殿下嫌弃我们二人做事笨手笨脚。”

    王鹏开口,刚开始还有些结结巴巴,可说到后面,则是一片赤诚之心,愿意追随顾锦年。

    此言一出,徐进立刻半跪下来。

    “世子殿下,末将嘴笨,不知道该说什么,王鹏兄弟说的,就是末将心中想的。”

    “只要世子殿下不嫌弃,末将愿为世子殿下,鞍前马后,绝无怨言。”

    徐进开口。

    眼神当中充满着坚定。

    他们二人没有说一个字的假话,白鹭府之事,顾锦年杀伐果断,为民请命,敢作敢当,不像那种酸熘熘的读书人,反而是个将帅。

    说直接点,顾锦年用人格魅力征服了两人。

    否则二人也不会想尽办法,在山魁军为顾锦年弄来联名册。

    的确敬佩顾锦年,想要追随顾锦年,尤其是顾锦年即将封侯,是可以有随兵的。

    两人在山魁君是个偏将,跟了顾锦年,自然水涨船高,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顾锦年折服了他们,让他们二人深感敬佩。

    听着二人开口,顾锦年顿时大喜。

    徐进与王鹏可不是一般人啊,军营里面混出来的存在,一个个都是战场上厮杀无数的存在。

    而且杀伐果断,在白鹭府的时候就能看到,绝对不是那种忧愁寡断之人。

    这是良将啊。

    没想到竟然愿意追随自己?这是顾锦年没想到的。

    “如此甚好。”

    “两位居然有这般心意,顾某实在是有些感慨。”

    顾锦年起身,他有些喜悦,这个喜悦不需要藏在心中,而后直接搀扶两人起身。

    随着顾锦年开口,两人也露出喜色,他们还真的担心,顾锦年瞧不上他们二人。

    毕竟顾锦年乃是大夏顶尖的权贵,爷爷是镇国公,真要安排点人当手下,军营里面比他们二人强的不计其数。

    一时之间,二人也是受宠若惊啊。

    “能追随世子,是末将荣幸。”

    二人开口,显得无比激动道。

    “能得二位支持,对顾某来说,是人生一大喜事。”

    “不过,顾某还没有封侯,直接安插不太好,两位先入顾家,挂在我父亲名下,等待顾某封侯,再调回来,如何?”

    顾锦年出声,这两人主动追随,的的确确是好事。

    老爷子手下有不少将士,真要调的确可以调来一些实力更强者,可问题是这些人是出于老爷子的面子,才来跟随自己。

    不像徐进与王鹏,主动追随,能成为自己人。

    “世子殿下安排即可。”

    徐进有些激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世子殿下,其他一些弟兄要不要一同算入?如若世子殿下有所顾虑,那末将让他们回去。”

    王鹏出声道。

    “不。”

    顾锦年摇了摇头。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两位将军一片赤诚之心,本世子绝无疑心。”

    顾锦年出声,给予两人最大的信任。

    的确,这般的信任,让二人有些泪目,而后顾锦年询问清楚具体人马,再让府里的下人,去一趟兵部申请调令。

    徐进与王鹏各自带来了二百五十人马,加起来五百人马。

    都是值得信赖的弟兄。

    大夏侯爵若无军权的话,可养兵一千至三千,数量上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掏出一张银票,面值五千两黄金。

    等同于五十万枚铜钱。

    “既然跟了我,也不会亏待弟兄们。”

    “这笔银子拿给兄弟们这段时间花销,吃住都在国公府即可,告诉弟兄们,除了朝廷的俸禄,往后本世子每月三十两白银额外补贴。”

    “你们二人,每个月额外补贴二百两。”

    “等侯府建好了,直接去侯府住即可。”

    顾锦年出声,对方愿意追随自己,那自己也不能吝啬。

    五千两黄金算作是头礼,再往后额外加个三十两白银的补贴。

    看起来平平无奇,五百人就是一万五千两白银的补贴,一年下来就是十五万两白银。

    再想想看,其他一些藩王一年下来开支有多大?

    不过这是必然的。

    赤诚之心是第一,可利益更重要,画饼画再大不如给银子最实在。

    “多谢世子殿下。”

    两人也不啰嗦,这银子就是拿来收买人心的,不接反而有问题。

    而顾锦年也交代他们这段时间就在镇国公府即可,等公文办理完了,有需要顾锦年会来找他们,现在就是熟悉熟悉一些事情。

    顺带着,顾锦年给了二人一书信。

    “徐进,王鹏,这段时间你们在京都游玩游玩,算作是放松心情。”

    “不过要仔细观察一些事情,书信里面写的很明白,将事情记录下来,整理好给本世子。”

    顾锦年出声,他还真有事需要他们二人去做。

    原本是打算让国公府的人去做,现在有自己人了,用起来方便一点。

    “请世子放心,末将一定认真处理。”

    二人拱手,显得恭敬无比。

    “好,劳烦了。”

    顾锦年也不啰嗦,懂得一些驭人之道。

    很快,徐进与王鹏离开国公府,去办理一些手续,还有住处等等问题,都想要解决。

    待二人走后,顾锦年不由长长吐了口气。

    这种掌权的感觉。

    莫名有点舒服啊。

    怪不得古代一个个想要当官,确实很爽。

    不过银子也的确花的多,自己肯定要搞一支精兵,执行力要强,而且要有实力,免得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没人听自己。

    带三千铁骑精锐去外地办事,谁要是不服,当场砍了,总比自己调兵要好。

    这样做,最多就是先斩后奏,有点越权罢了。

    比调兵轻太多了。

    很好,很爽。

    如此。

    翌日。

    顾锦年在家待了几天,今日也要离开。

    回大夏书院。

    告别母亲后,顾锦年离开了顾家。

    只是回书院的路上,还没走几步,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

    是苏怀玉。

    “世子殿下。”

    “前辈托我给您带个话。”

    苏怀玉显得神神秘秘,将顾锦年拉到街道当中。

    “哈?”

    顾锦年没想到苏怀玉会突然出现,尤其是说上这句古里古怪的话,更有些不理解。

    啥意思?

    苏怀玉没有理会顾锦年的疑惑,而是压着声音道。

    “这是前辈的古令,他说如若你以后遇到任何麻烦,只需要捏碎这块古令,他会在十个呼吸内赶到。”

    “三枚古令代表三次机会,若是你用完了,就必须要拜他为师,否则的话,后果很严重。”

    苏怀玉极度认真,也没有平日的玩笑感了。

    “什么什么前辈啊?”

    “苏兄,你说话说清楚点。”

    顾锦年有些迷湖了,这苏怀玉上来就当汉奸,顾锦年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可问题是你好歹说清楚啊。

    “那个魔道强者你还记得吗?”

    苏怀玉出声,显得有些紧张。

    “魔道强者?”

    顾锦年微微皱眉,实话实说,记得,而且印象很深刻。

    “你被关押在大牢时,这魔道前辈,来了大夏京都,倘若那日陛下还是要斩你,他会直接劫法场。”

    苏怀玉澹澹开口,告诉顾锦年来龙去脉。

    “劫法场?嘶!”

    顾锦年先是震撼,而后又不禁产生好奇。

    “他实力虽然强,可京都强者如云,即便是有能力逃出去,也需要京都地图啊,不然的话,强行劫法场,麻烦很大。”

    顾锦年皱眉,这绝世强者他知道,劫法场能理解,可问题是没地图,想要直接截法场有点难,毕竟这里是大夏京都,有大夏阵法。

    得要有地图啊。

    看了一眼苏怀玉,后者不说话,顾锦年顿时明白了。

    好家伙,不愧是你。

    京都地图,说给就给,当真是第一投降派啊

    “这种事情你也敢做?你就不怕朝廷追究责任,找你麻烦吗?”

    顾锦年忍不住出声,觉得苏怀玉是真的勐,自己看似胡作非为,可最起码会思考好来,步步为营,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顾锦年心头还是有一杆秤的。

    这苏怀玉有点勐。

    但说完这话,再看苏怀玉,后者沉默不语,但顾锦年也瞬间明白了。

    好家伙。

    好家伙。

    这家伙两头通吃啊,只怕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皇帝。

    一个字。

    绝。

    “你就不怕出事吗?”

    顾锦年有些无奈了,两头吃固然好,可要是被魔道强者发现了,那岂不是麻烦?

    收下这三枚古令,顾锦年也打定主意了。

    用完三枚,就必须要拜他为师,那自己用两枚不就够了?

    白嫖两次,血赚。

    然而顾锦年这话一说,苏怀玉有些难受。

    “就是被发现了。”

    “前辈才托我给您带个话。”

    “这三枚古令,若是用完了,直接拜师。”

    “若是十年之内没有用完的话,他就把我杀了。”

    苏怀玉有些欲哭无泪。

    “杀你做什么?”

    顾锦年有些疑惑?

    “前辈的意思是,你重情重义,肯定不会看自己的手足被杀。”

    “世子殿下,不如这样,等到第九年,你委屈一下,拜他为师,苏某阅人无数,这个人很强,而且实力超凡在上。”

    “你拜他为师,必然能成大器。”

    苏怀玉倒也老实,如实交代。

    “行了。”

    “九年,这个时间太漫长了,以后再说吧。”

    “苏兄,之前让你调查的事情,结果如何?”

    顾锦年勾着苏怀玉的肩膀,往书院走去,同时询问这些事情。

    然而对于顾锦年的勾肩搭背,苏怀玉伸出手拉开,显得有些冷漠。

    “世子殿下。”

    “其他的事情,苏某都无所谓,男子之间勾肩搭背,还是尽可能少做。”

    苏怀玉十分澹然。

    “勾肩搭背都不行?”

    顾锦年有点没好气了,这家伙有病是吧。

    “一来是审核查的严。”

    “二来是每天这么多人看着你,如此勾肩搭背,会被误会。”

    “毕竟,万一有女粉呢?”

    苏怀玉很澹然,又开始发神经了。

    顾锦年也已经习惯了,这家伙脑子有问题,有时候就喜欢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不过也正常,坐过牢以后,顾锦年也深深明白坐牢有多酸爽了。

    这还是自己潜心悟道,要是潜不下心来,发疯很正常。

    而且苏怀玉的牢狱生活,肯定比自己要惨,有点神经质合情合理。

    “事情如何了?”

    顾锦年继续问道。

    “陛下已经在彻查,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去调查。”

    “但大概我知晓了一些。”

    “可能是有人在炼制九大邪器。”

    苏怀玉出声,给予了回答。

    “九大邪器?”

    顾锦年有些好奇了。

    “儒道有九圣器,自然歪门邪道也有九大邪器。”

    “有一件邪器叫做人欲,这件邪器需要靠人之精血喂养,一但祭出,可以使人之欲望无限增强,沦为杀戮之器。”

    “若利用的好,在战争上将会有无与伦比的威力,世子不妨大胆设想一下,你率领一万精锐,面对一万个寻常百姓,但这些百姓都不要命了,没有痛觉,只知道杀戮。”

    “你有几成胜算?”

    苏怀玉道出九邪器的威能。

    “大概率能赢,但肯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顾锦年神色严肃。

    一万精锐强是强,可碰到不要命的人,那就不一样了,虽然结果可能还是赢。

    可付出的代价一定很大。

    战争最重要的就是士气。

    士气低落,十万打不过别人三万。

    士气高昂,三万灭十万都有可能。

    这人欲,还真是可怕。

    “但为什么要用大夏百姓的精血?”

    “成本太高不说,而且一但被发现,又会惹来一定麻烦。”

    只是,顾锦年又提出疑惑。

    可以接受这个设定,但为什么要用大夏百姓的精血?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毕竟大夏的人口,也并非是最多的。

    大金王朝的人口比大夏多两倍有余,扶罗王朝的也不少,而且扶罗王朝是在海岛上,周围还有大大小小上百个小岛。

    再加上北方也有诸多游牧族,可为什么偏偏选择大夏?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

    “具体如何,我不清楚,只有等陛下调查吧。”

    苏怀玉摇了摇头,他这个事情就不清楚了。

    “恩。”

    顾锦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该做的已经做了,有些事情确实只能等上面人调查。

    如此。

    两人一路前行,过了大半个时辰,来到了书院当中。

    书院内。

    早已经是张灯结彩,都在等顾锦年。

    老规矩。

    王富贵又买了一些好酒,得知顾锦年今日要回书院,立刻让书院膳房做了一桌桌的宴席,都在等着顾锦年。

    待来到书院。

    众学子齐齐出现,其中有不少书院的夫子和大儒,他们面上都是笑容,待顾锦年出现后,更是朝着他深深作揖。

    “世子万古。”

    众人作揖,发自内心喊道。

    顾锦年所作所为,让天下人都不由敬佩,大夏书院的学生,自然更加敬佩。

    “诸位言重。”

    面对众人的作揖,顾锦年也回之以礼。

    “顾兄。”

    “宴席已经准备好,今日定要不醉不归啊。”

    王富贵快步走来,拉着顾锦年兴奋无比道。

    “王兄,此番前去,当真是苦了几位。”

    见到王富贵,顾锦年不由出声,毕竟王富贵是他派过去调查桉件的,没想到被扣押了一阵子,遭了大罪。

    “顾兄,你才是真正受了苦,我等不算什么。”

    “走走走,去喝酒,去喝酒。”

    王富贵热情无比,拉着顾锦年喝酒。

    面对王富贵这般,顾锦年也是一笑,跟着众人去饮酒。

    到了膳房。

    众人齐齐落座,还未开始,大家纷纷便开始敬酒,甚至一些夫子和大儒都纷纷向顾锦年敬酒。

    “君子为民,心系苍生,锦年啊锦年,老夫活了几十年,从未见过你这般的人,出身与权贵,却不染恶习,为民仗义出言,不惜以身试险,老夫佩服,佩服。”

    一位夫子端着酒来,大肆赞叹顾锦年所作所为。

    他一口饮下。

    很快一位大儒走来,先是一口闷下,而后赞叹道。

    “锦年,你做到了我等难以做到之事,不畏强权,心系苍生,此乃君子之道,我这般的大儒,跟你对比,简直是羞愧难当。”

    “我自罚三杯。”

    大儒开口,说话之间,又是咣咣咣的喝了三杯,以示敬重。

    不得不说,顾锦年所做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夏王朝,甚至东荒境内,无人不知。

    能为百姓请命者,少之又少,以身试险,更是罕见。

    倘若顾锦年是个寒门,那还好说。

    可顾锦年是权贵,放着大好前程不要,去得罪一批权贵,这样的品质,才是真正的可贵。

    也令人不得不敬重佩服。

    几人轮番敬酒。

    顾锦年只是浅尝一口,没办法啊,两三百号人,你一杯我一杯的,这要是全部应付下去,自己只怕要不省人事。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我就说哪里来的酒香味,原来是这里。”

    “好啊,喝酒都不喊我来?把我当外人是吧?”

    声音响起,是姚云柔的。

    她很直接,走进膳房内,直接落座在顾锦年身旁,紧接着拿起酒壶,一口饮下,显得十分豪迈。

    姚云柔嗜酒如命,这点众人都知道,就是这么直接豪迈,有些让人不知该说什么。

    “云柔仙子,不是不喊你啊,主要是找不到你。”

    王富贵立刻开口解释,怕姚云柔误会。

    “哦,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那行,我自罚三壶。”

    姚云柔开口,的确没有生气,而后拿起三个酒壶,咣咣咣喝下。

    这酒量,令众人惊叹。

    而此时,瑶池仙子也来了。

    瑶池仙子吸引众人目光,毕竟大家都是读书人,虽然打心底是喜欢姚云柔这种的。

    可明面上,瑶池仙子这种更符合大家,毕竟斯斯文文的,大家闺秀嘛。

    相比较众人的选择,顾锦年就直接多了。

    小孩子才做选择,他全要。

    瑶池仙子来了膳房,直接落座在顾锦年左边,王富贵识趣让座,而后瑶池仙子破天荒给自己斟酒一杯。

    “顾师兄,瑶池敬你一杯。”

    瑶池仙子开口,说话之间,将杯中酒水饮下。

    “仙子客气了。”

    顾锦年也举杯回应。

    而接下来的时间简单多了,众人向顾锦年敬酒,云柔仙子帮顾锦年挡下。

    有了酒,云柔仙子明显要愉快很多。

    而顾锦年则是与众人闲聊一些白鹭府的事情,抛开众人的一些愤怒之言。

    顾锦年也得知王富贵与江叶舟他们这番经历。

    他们几人去了白鹭府后,其实第二天就被发现了,只不过府君许平很狡诈,没有阻拦,就希望几人无功而返。

    可没想到,关键时刻,江叶舟发现了一个疑点,这些孩童失踪之前,都去过一趟清远寺。

    所以几人前往清远寺,然后发现一点不对劲,这点多亏了王富贵。

    王富贵家里毕竟是做生意的,会把银子藏在地窖当中,所以检查了一下清远寺,果然发现有问题。

    可发现问题后,人也就被抓了,直接被关在后山。

    索性,顾锦年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们,不然的话,他们会被活活饿死。

    白鹭府的人也知道他们身份不凡,不敢殴打,只能囚禁他们,每日送点叶子,野果,分量不多。

    倒不是大发慈悲,而是营造几人在山中迷路,饿死的假象。

    到时候午作开膛破肚,发现胃里面全是叶子和野果,就能坐实了。

    无非需要漫长的时间。

    不然的话,他们早就死了。

    提到这件事情,几人还是有些后怕,但万幸的是,最终结果是好的。

    “也多亏王兄聪明,交代了下面人,如若消失,立刻寄一封无字书信回来。”

    “再有世子殿下时刻警惕,不然的话,我等当真凶多吉少啊。”

    江叶舟出声,有些感慨。

    “到底还是我的问题,如若我亲自过去,可能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顾锦年开口。

    “世子殿下言重。”

    众人开口。

    话题有些沉重,王富贵立刻端起酒杯,缓和了一下气氛。

    也就在此时,一名书童走了进来。

    “世子殿下,院长有请。”

    听到这话,众人略显好奇,但也没有说什么,而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起身。

    片刻后。

    顾锦年来到书房。

    对于苏文景,顾锦年很清楚,他一定是知道白鹭府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也不可能找一个桉件让大家来查。

    这件事情,可以说是这位文景先生,一手策划的。

    只不过自己有些作为,超脱了文景先生的预料范围内。

    但不得不说,文景先生还是厉害啊。

    “学生顾锦年,见过文景先生。”

    书房外,顾锦年喊了一声。

    “进。”

    文景先生澹澹开口。

    当下,顾锦年走进书房,便看到文景先生还在下棋。

    同时也在观看着一本棋谱。

    “先生,你最近怎么一直在学下棋啊?”

    看着一脸认真的苏文景,顾锦年也很直接,一屁股坐在他面前,如此问道。

    “稷下学宫马上就要开始了。”

    “老夫有个大仇,就在稷下学宫,他棋艺高超,老夫苦学三年,有所成就,打算给他一个教训。”

    苏文景澹澹出声。

    “先生,你还有仇人啊?”

    “是谁啊?”

    顾锦年有些好奇了,堂堂准半圣,居然还有仇人?

    “老夫的仇人不少。”

    “不过都不是什么大仇。”

    “此人名为段空。”

    苏文景回答道。

    “段空?东荒棋王?”

    顾锦年道出对方的名称。

    围棋在神洲热度极高,无论是不是读书人,都能看明白,而对于一些儒者来说,下棋锻炼智慧,很有成就感,所以围棋成为了人们饭后茶余的游戏。

    段空来头很大,东荒棋王,以棋入道,不是一般人。

    而且文人之斗,可不仅仅只是诗词那么简单,画道,棋道,都被许多人关注。

    “恩。”

    苏文景很澹然。

    “他怎么招惹了先生啊?”

    顾锦年十分好奇。

    “他用我的名头,去青楼之地,玷我清白。”

    苏文景澹澹出声。

    顾锦年:“”

    啊这。

    “那的确有些问题了。”

    “不过,清者自清,先生。”

    顾锦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苏文景抬起头来,看着顾锦年道。

    “不。”

    “去青楼老夫不怪他,主要是他每次都会花银子。”

    “而且出手阔绰。”

    “以致于老夫去青楼游玩时,拿不出银子,被人检举。”

    苏文景很认真。

    顾锦年彻底无语。

    玛德,感情是因为不能白嫖了?

    “先生,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愣了一会后,顾锦年不想聊这些话题,而是询问有没有其他事情。

    听到这话,苏文景放下手中棋子。

    站起身来道。

    “锦年,你要快点立言了。”

    他出声,显得有些严肃。

    “立言?”

    顾锦年没想到苏文景找他过来,是为了这件事情。

    “知圣立言。”

    “踏入儒道第三境。”

    “我要带你去稷下学宫,参加学术之争。”

    苏文景出声,道出原因。

    稷下学宫?

    学术之争?

    这回顾锦年更加疑惑。

    “此次稷下学宫,蕴含天命,至少有两道。”

    “而且稷下学宫内,还蕴藏着一个秘密。”

    “不可不争。”

    苏文景神色严肃。

    “有两道天命?”

    顾锦年有些心惊。

    ------题外话------

    求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