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陈医生,别怂! 手握寸关尺

第156章:一头猪换来的老婆

    ,陈医生,别怂!

    “轰隆隆……”

    黑压压的天空传来一阵阵压抑沉闷的雷声。

    却让此时急诊门前的一张方圆的空间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卫治瞪大眼睛看向陈南,脸上满是着急和不可思议。

    这个患者真的不能收!

    收了就是麻烦啊……

    卫治很想过去告诉陈南这样一番话。

    可是,看见跪坐地上的中年妇女就这么抬着头,望着陈南,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流的样子,卫治沉默了。

    女人浑身瘫软,即便是跪坐在地上,想要抬起头来,却依然有些不容易。

    她需要耗尽全身力气,一只手撑着被空调吹着冰冷的墙壁,一只手压在自己孱弱干瘪的胸口,这才让她抬头看清楚了眼前这个人。

    此时,一道闪电撕裂天空,可不可以以击溃那苦闷的愁云卫治不知道,但是,他很确信,却可以治愈那女人几近崩溃的意志力。

    因为这一刻,女人眼里,有了光。

    而这一道闪电,同样也让面对窗户的陈南,身影更加清晰了!

    朴素的白大褂下,是一个影子宛若巨人,双目干净纯洁的“医生”。

    女人瞪大眼睛,看着陈南,身子有些颤抖,但是……这不是病态,而是激动所致。

    “真……真的吗?”

    “医……医生!”

    女人的鼻子发酸,眼泪不停的往下流,但是双眸却清澈无比,哪怕眼泪,也没有让她眨眼。

    因为她好害怕!

    好害怕这一切在自己眨眼过后,就会消失。

    因为她被拒绝了太多太多次了。

    多到了……她自己都不相信会有人收他了。

    当一个已经对生活的绝望的人,突然看见光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永远不是开心和兴奋,而是……害怕!

    他害怕黑夜再次降临,害怕这光会消失,害怕太多太多了。

    而一旁的沧桑男子也是转过身来,瞪大眼睛看着陈南,眼神里是难以置信。

    真的有医生……愿意收他们了吗?

    这是真的吗?

    抬头看向陈南。

    如此年轻,甚至有些稚嫩。

    但是!

    这又如何?

    人家不嫌弃他们,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嫌弃人家呢?

    走投无路饥肠辘辘的逃荒者,还会嫌弃饭里没肉?

    男子强忍着激动,咽了口口水:“医生……真的吗?”

    陈南认真点头:“对!”

    “跟我走吧。”

    “中医科在15楼,有一段路。”

    “你搀扶好你老婆,我帮你提东西。”

    说话间,陈南就拿起了地上用绿色的尼龙布做的已经不成样子的大包,包包很大,能放下很多东西,破了的角用绿色的线缝合起来,但是依然没有遮掩住里面露出来的一张张化验单。

    每一张上面歪歪斜斜的写满了两个“正常”。

    是啊……

    太正常了。

    骨瘦如柴的身体下,脸上好无血色,惨白恐怖,或许距离死亡……真的不差太远了。

    陈南深吸一口气,就要提起袋子。

    只是!

    这一瞬间。

    他还没有用力提起,地上的女人却一把拉过来包包,陈南错不及防,竟然脱手了。

    陈南愣了一下,好奇的看着女人。

    女人手足无措,满脸惊慌的说到:“不……不……”

    “医生,太脏了!”

    “你身上是白大褂,这些东西要弄脏了你的衣服。”

    “太脏了……太脏了……对不起……”

    女人不停的解释,不停的道歉。

    这一幕让陈南差点破防。

    她做错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可是为什么要去道歉?

    因为她害怕失去机会。

    她眼里的医生是高端大气的,她眼里的白大褂是洁白无瑕一尘不染的,仅仅因为这,她却不停的道歉。

    陈南不相信这是她一开始的想法,是什么样的遭遇让她形成了这样的本能!

    细思……极恐!

    医疗,是这样子的吗?

    应该成为这样的吗?

    医院应该不应该建设成城市最豪华的样子,里面金碧辉煌,每一个医生穿着西装领带皮鞋,外面套着白大褂,如此的高端奢华上档次,然后……医院的门楼上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字:“救死扶伤。”

    这他妈的能救死扶伤吗?

    陈南鼻子一酸,有些心疼,笑着说道:“这一身白衣,若不为救人,谈不上圣洁!”

    “所有汗渍、眼泪、血迹、组织液……只要是为了患者,都将成为他的功勋章。”

    “走吧!”

    “一会儿住院部下班了。”

    “这都要下雨了,你们也没地方去,如果可以的话,尽快办了住院,晚上也有了落脚的地方。”

    说话间,陈南一只手提起军绿色的尼龙袋,一只搀扶起地上的女人。

    带头朝着前面走去。

    男子见状,嘴唇颤抖,双眼朦胧,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谢谢医生!”

    说完之后,男子弯腰,把妻子背起来,一手抓着一旁另外的书包,朝着前面走去。

    双腿有些颤抖,但是走的异常坚定。

    因为……

    天亮了!

    ……

    卫治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不知道为什么,卫治忽然觉得自己做了恶人。

    不过,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做错。

    他只是做了大多数人都会做的事情。

    而且……

    急诊,不比中医科。

    他们每天需要处理很多各种各样的患者,而且都是紧急患者。

    生命,是平等的,卫治不可能收她,有一千一万个理由。

    就如同陈南收对方只需要一个理由一样。

    卫治心志坚定,见惯了生死悲欢离合之后,他知道自己不是圣人,他只能努力帮助治疗自己能拯救的患者。

    这可能才是他最大的价值所在吧?

    但是,说实话……

    即便如此,当他看见陈南带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的时候,那一刻,内心依然被触动了。

    试问,哪个医生不想成为一个那样的人呢?

    希望……

    你可以的!

    卫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内心对陈南送去了简单的祝福。

    中西医的理念很不一样。

    希望你可以出现传奇。

    想到这里,卫治深吸一口气,转身回到了急诊科。

    在那里,有他的舞台,也有他需要拯救的患者。

    他相信,医疗带给人们的,是希望!

    ……

    ……

    路上,陈南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女子叫庞福叶,男的叫赵栓根。

    两人是晋省运城永济人,今年都是50岁,老两口一辈子无子女,早年就因为无法怀孕四处求医,但是屡屡不顺,到了四十岁依然无子,于是便断了念想。

    赵栓根是一个养猪能手,早年间就养猪致富,成了村里第一个十万元户!

    后来又承包猪场,也算是挣了不少钱。

    但是……

    因为两人无法怀孕的事情,到处求医,前前后后,连带治病加上被骗,前前后后折腾了小一百万!

    而一年,妻子庞福叶却突然开始子宫出血!

    临近更年期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村里面的人都说没事儿,正常。

    可是……

    后来,这出血量越来越多,出血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原来140多斤重的庞福叶半年时间瘦了四十斤!

    这让两人顿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本来就膝下无子,两人相依为命,要是庞福叶出了什么问题,赵栓根也算是这辈子没了念想。

    索性,再次踏上了求医的路。

    这一走……

    就是一年!

    从四十九岁的春天,踏过了寒暑春秋,走过了大江南北,却依然查不出问题来。

    赵栓根走的时候,带了不少钱,现在……两人的生活,已经接近崩溃。

    可是……

    看着庞福叶一天天的症状严重,赵栓根也不能不管不问啊!

    一次次的……求医,到来后来,医院都已经开始不敢收他们了,因为实在是疗效不怎么样。

    两人失魂落魄之下,决定回家了……

    源城市,是他们的最后一站,如果这里也没有解决办法。

    赵栓根已经想好了后事……

    都说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两人现在,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回来晋省之后,他们遇到了孙沐,住院一周多,情况虽然没有缓解,但是庞福叶的身体气色好多了。

    可是……终究是没有治好病。

    就在两人准备放弃的时候,再次遇到了转折,他们碰见了陈南。

    再次把他们带到了中医科内。

    下了电梯。

    护士徐敏眼尖看见陈南提着大包小包,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连忙小跑过去。

    “陈主任,我帮你拿一点。”

    这巨大的尼龙袋徐敏根本提不动,只能帮忙拧过一个小袋子。

    而他看见身后的庞福叶以后,顿时吓了一跳。

    这女人……

    好瘦啊!

    皮包骨头一般。

    脸上的好无血色,而整个人的瘦的……如同柴火一般,让人心酸。

    显然,这应该是患者吧?

    曹美娟这个时候也急匆匆走了过来:“陈主任,怎么回事?”

    陈南看见曹美娟,连忙说道:“帮忙安排一张病床,这个患者情况比较特殊,尽快安顿下来。”

    曹美娟连忙点头,安排下面的护士去处理。

    陈南给安顿好了之后,招呼男人赵栓根赶紧去一楼,趁着没有下班,赶紧把住院办了。

    这个时候,杨鸿年也急匆匆的走了出来,看见这逃荒一样的庞福叶夫妻二人,老杨内心也是咯噔一声。

    这情况……有些不妙啊。

    不过,他还是尽快给安顿了下来。

    陈南安顿好了之后,回到病房,准备看看把庞福叶交给谁来负责,但是刚一进门,就听见大家都在讨论。

    看见陈南进来以后,现场安静了下来。

    陈南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杨鸿年连忙问道:“小陈,这庞福叶,你怎么收进来的?”

    此话一出,陈南也错愕片刻。

    “你怎么知道对方叫庞福叶?”

    杨鸿年苦笑摇头:“我还知道,这男人叫赵栓根呢!”

    杨鸿年的这一番话,顿时让陈南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曹美娟这才把手机递给陈南:“你看看吧,这个患者……还挺出名的。”

    “我刚才登记的时候,就觉得有些耳熟,后来一看,果然是他们。”

    说到这里,曹美娟叹了口气:“这对夫妻,也是苦命人。”

    “他们的事情,上过报纸,还被报道过。”

    “今年二月份的时候,在网上都引起来过很多人的关注。”

    “老两口相依为命,骑着一辆三轮车从YC市出发,前往了好几个城市求医。”

    “庞福叶不明原因的子宫出血快有两年了,情况很严重,据说蹲下来不大时间就出不少血。”

    “当时这个病例,被很多专家拿起来都讨论和争议过,甚至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专门对他进行过一番诊治,免费的……”

    “可是治疗效果一般!”

    “这夫妻二人,去过协和、华山医院、中山医院,这些都是国内妇科顶级医院,可是……去了以后,都没有很好的办法。”

    “没想到,他们竟然回来了。”

    说到这里,陈南顿时傻眼了。

    还有这一番事儿?

    难怪大家都是这个表情。

    不过,今年二三月份的时候,陈南家里正好出事儿,那段时间,他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天天去刷抖音看快手。

    所以对于这个消息,还真的不清楚。

    曹美娟说完之后,杨鸿年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

    “现在,这夫妻二人住院,大家都不敢收了,他们刚来的时候,可能去的省妇幼,结果,省妇幼看见对方,根本不敢收!”

    “毕竟,那些国内顶尖妇科医院都已经看过了没有半点办法,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现在女人的情况已经危在旦夕了。”

    “大家都不敢接手这患者。”

    “小陈,你……你……怎么想的?”

    杨鸿年也没有责怪陈南的意思。

    只是……

    这种患者,真的很容易惹火上身啊。

    到时候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谁都无法逃避责任。

    陈南作为首要的负责人,更是如此!

    杨鸿年也是为了陈南在着想。

    陈南闻声,他也很清楚,自己可能带回来一个大麻烦。

    但是……事已至此,陈南还是决定试试的。

    “试试吧,即便治不好……”

    “也希望可以改善一下生活品质。”

    “我看着她……太可怜了。”

    陈南说出了心里话。

    杨鸿年内心有些无奈,可怜?

    可怜的人太多了。

    杨鸿年也想要去救,可是……能治好吗?

    这样一个话题人物和争议疾病,怎么去治疗?

    中医科学院那边觉得对方可怜,去治疗了,可是最后也没有办法。

    小陈还是太年轻了啊……

    在医院时间长了以后,很多医生都会麻木。

    这种麻木,不是说对患者的麻木,而是面对一些疾病,无能为力,看见生老病死那些场景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惋惜,却又无奈的麻木。

    陈南太年轻了。

    而且……

    现在又是在中国中医青年人才培训计划开始的时候,去收了这样一个患者。

    真的有些不理智啊!

    杨鸿年希望陈南未来的路很长,希望陈南可以在中医领域出类拔萃,让中国医学的光芒更加耀眼。

    而此时,对方的出现,毫无疑问,成为了一件极为重要的考验,甚至……说是绊脚石,也不例外。

    杨鸿年对于陈南,寄予太多太多的厚望了。

    他真的不希望,这件事影响陈南。

    说是护犊心切,一点也不为过。

    可是,看见陈南坚定的眼神,杨鸿年也知道……他很难说服对方。

    谁年轻的时候,又不是满腔热血,希望救死扶伤?

    谁又没有一颗热腾腾滚烫的心?

    可是,事实上,人们能治愈的疾病,有多少呢?

    远了不说,癌症晚期,你能治吗?

    关键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治好啊!

    陈南的路……走的太顺了啊……

    杨鸿年不禁想到了这样一件事儿。

    说实话,让他吃吃苦头,是好事儿,但是……如果栽跟头了,就是大事儿了。

    想到这里,杨鸿年把陈南叫了出来:“你考虑好了吗?”

    “哪怕赌上这一次去不过首都,参加不了这一次的全国青年中医培训,也要试试吗?”

    陈南沉默了!

    他终于意识到,为什么系统,会给他如此丰厚的奖励了。

    完美级的温病!

    因为……

    太难了。

    后果也太严重了。

    杨鸿年盯着陈南的眼睛,希望看到一丝丝的动摇。

    他愿意去做这个恶人,愿意自己去把患者送走,哪怕被网暴也无所谓。

    但是……

    陈南的眼神,依然没有丝毫的动摇,依然坚定无比!

    片刻之后……

    陈南深吸一口气:“我想试试。”

    杨鸿年笑了。

    他,嘴角泛起一丝苦楚,但是更多的是欣慰,拍了拍陈南的肩膀:

    “去试试吧!”

    “成与不成,都在于心。”

    “我配合你!”

    “出了问题,我来承担,就说患者是我负责的。”

    陈南一愣,他瞪大眼睛看向杨鸿年:“主任……我……”

    杨鸿年摆了摆手:“不止你一个人,内心的血液,是滚烫的。”

    只是……

    他被生活冷却了而已。

    三十八度的血液里,还残留着青春的味道,70次每分的心率里,还有未曾割舍和遗忘的芳华。

    也罢!

    也罢。

    陈南这一刻,握紧了拳头,浑身充满了斗志。

    他要赢!

    他不能输!

    输了,患者的希望破灭了,主任的未来搁置了,自己的未来……同样将会搁浅。

    这一次,他真的不想输。

    杨鸿年回了主任办公室,陈南回到医生办公室。

    进来以后,曹美娟看着陈南:“考虑怎么样了?”

    陈南笑了:“我要试试。”

    这是陈南第三次说了。

    也是他内心宛若磐石一般的坚定。

    陈南这个时候,看向房间了的众人:“这名患者,谁来负责?”

    做了组长和业务副主任以后,陈南将不会继续直接管理患者,而每一个患者他都有参与奖金分成的机会。

    所以,患者需要有一个临床医生来主管,而陈南是副主任医师,杨鸿年是病历记载上的主任医师。

    这一次!

    杨鸿年愿意跟着自己去冒险,这是责任,也是信任。

    除此之外,陈南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负责的,有经验的,临床主管医生来协作。

    听见陈南的话以后,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吭声。

    大家低着头,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刘泉索性置若罔闻,甚至有些不屑一顾。

    陈南这是不安好心啊!

    还要拖一个下水。

    傻逼才会去主动接盘呢。

    功劳你来,背锅我们来,谁爱去谁去。

    周勤政更是低头写病历,根本不抬头。

    一时间!

    整个办公室内,所有人面对陈南的提问,没有一个人抬头。

    瞬间,室内众人凝滞的气氛,比起那24度空调的温度,都要冷。

    陈南无奈了,他准备给医务科打电话,开通权限。

    他也觉得,让人配合自己,有些不负责。

    这不怪别人。

    要怪就怪自己吧。

    估计,网上那些人,都要骂自己圣母了吧?

    陈南苦笑。

    但是!

    如果自己不去尝试,不去坚持,遇难退缩,那他妈的,配成为大医吗?

    不配!

    这将会成为自己一辈子的魔障,无法让自己走出真正的一步!

    就在所有人以为没有人愿意答应的时候。

    许瑞这个时候犹豫了片刻:“我来吧!”

    陈南摇头:“你不行。”

    “你水平不够。”

    “我要求高年资主治医师以上,而且,病人不是那么多的。”

    许瑞顿时恼羞成怒,瞪大眼睛,皱起鼻子,胸脯翻腾。

    【叮!恭喜您,收到来自许瑞的差评,差评等级:初级,获得奖励:沉香:20g!】

    陈南没有在意!

    许瑞真的不行,她病人太多了,根本无法照顾周全。

    这个患者,必须要精心照料,甚至得加班熬夜,值班好几天。

    而且……许瑞水平,真就那样。

    这是实话。

    他很清楚许瑞的能力。

    而这个时候,忽然门打开了。

    何端康瞪大眼睛走了进来:“陈南,你收了一个网红患者啊!”

    “这患者,你都敢收。”

    “牛逼!”

    陈南没有理会何憨憨。

    “各位副主任、高年资主治,你们有愿意主管这个患者的吗?”

    陈南已经做好了给医务科打电话的准备了,这只是最后一次询问。

    看见没有人吭声,何端康连忙跳了出来:“我!我啊!”

    “我可以的。”

    “我来主管吧。”

    陈南皱眉:“你水平不行。”

    一句话,让何憨憨彻底没话了。

    气死!

    陈南又收到了20g的沉香。

    他看见没有人继续吭声,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

    忽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我来吧!”

    此话一出,陈南顿时皱眉。

    不仅仅是他!

    办公室内,几乎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了那个他们眼里最不可思议,也最不可能站起来的人。

    赵建勇!

    赵建勇其实想了很久了。

    他决定试试!

    跟着治疗这样一个患者,对于一名主管医生来说,意义非凡,会让一个人的心智和水平都得到很大的提升。

    但是,却也可能会背上骂名。

    可是……

    赵建勇怕吗?

    他现在还不是一身骂名吗?

    他现在,平心而论,在科室谈何尊严?

    他这副主任,有什么地位可说的?

    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庸才,不,庸才都不如。

    前几次的事情,让赵建勇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赵建勇笑了笑,自己还能比现在更糟糕吗?

    债多不压身,虱子多了还怕痒?

    更何况!

    现在家里面,有人能看得起他的吗?

    没有!

    如同上门女婿一样的赵建勇,现在认清了自己的地位和处境。

    他放弃了当时的想法,不去讨好那一家子的人,决定沉下心来,做点事情。

    好好提高一下自己的业务水平,这才是王道。

    而这段时间,是他最快乐,进步最大的一段时间的,通过整理和认真编写《陈南日记》,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

    赵建勇天赋不差!

    要不然,能被前领导的看重,而且把女儿许配给他?

    当然不会。

    这是……

    走了捷径的人,很难在坚持走正路,因为他觉得捷径多轻松,走什么正路啊!

    但是,现在赵建勇却意识到了这些。

    捷径,是别人给的。

    正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人,终究要走自己的路,哪怕迟点,晚点,没有关系,只要路走对了,那就没错了。

    人这一辈太长了,与其活在过去的包袱里,倒不如坦然走一遍。

    所以,他站了起来。

    陈南见状,有些好奇:“赵主任?”

    赵建勇顿时笑了笑:“我资历和能力,应该够吧?”

    陈南点头:“够了!”

    赵建勇笑着说道:“那就我吧!”

    陈南点了点头:“好!”

    这段时间对方的改变,陈南看在眼里,而且……赵建勇毕竟比起其他人都要强太多了。

    有他在,陈南放心。

    “可能会加班,甚至熬夜,赵主任,您心里做好准备。”

    赵建勇笑着摇头:“没事。”

    ……

    ……

    陈南拿起东西,准备去病房对庞福叶进行问诊。

    而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说话的声音,稀稀疏疏,声音不大,却震撼心灵。

    “哎……老赵,我可能真的不能陪你到老了!”庞福叶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傻眼。

    “胡说什么!这不是……这不是还有希望吗?”赵栓根翻了个白眼,给对方把生活用品摆好了。

    收拾完东西之后,赵栓根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庞福叶的身边,脸色撤出难看的笑容:“你嫁给我伞十多年了。”

    “哎……”

    “想想真快啊。”

    “当时我用一头猪,就把你换回来了,村里面人都说你有福气了,嫁给猪王,以后得胖成个肥婆。”

    “可惜啊……”

    “我也没有把你养胖了。”

    “哎……说起来,有点败兴呢还。”

    “你说咱俩结婚的时候,你90斤,刚才我抱你上床的时候,感觉好轻,还没一个小猪仔重,哈哈……”

    说话间,赵栓根的眼睛不知不觉间注满了泪花,这个时候,他不想哭,便假装笑了起来,不让眼泪流出来。

    庞福叶难得脸红一次:“哪有你这么说我呢!”

    “哎……”

    “老赵,要不……别治了吧……”

    “家里现在一分钱也没了,还借了不少钱,我这病……好不了了,倒是苦了你了。”

    “一辈子,我也没给你赵家生个娃,留个后,你要是换个老婆,县城的房子,都买了好多套了吧?”

    “比起现在,好多了……”

    “是我拖累了你啊。”

    赵栓根黑着脸:“也就你能瞧得上我这养猪的。”

    庞福叶难得幸福,她苦涩的笑了笑,擦了擦眼泪:“我要是不在了,简单办办事儿就行了,别办白事儿了,浪费钱……棺材钱……也不用,我听说现在有政策,火化了还给钱呢。”

    “你回去拿着这个钱,你去买几头小猪仔,挣点钱,再讨个媳妇……呜呜……我死了也放心。”

    “你这人,不知道心疼自己,一天天累的,我怕你回家,没有一口热水喝,没有一口热乎饭。”

    “你啊……不知道惜内自己。”

    说着说着,庞福叶抽泣几声:“我走了,我倒是解脱了,可是……你的日子不好过了。”

    “这些年,跟着我,花钱,折腾,走南闯北,一口好饭没吃过。”

    “你回去以后,别种地了,那三亩地给了二哥,你种不来,前年的玉米,你种的,都没长好!”

    “对了,你记得一件事儿,老朱家也不容易,借给咱们3000块钱,你操心的还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但是……咱们也不能丢了你们老赵家的脸。”

    “你抽烟……我以后也管不了了,少抽点吧,昨天晚上咳嗽了一晚上,我也不能照顾你。”

    “还有,老房子里间有你给我买的金项链,在柜子里用红布包着,你去了卖了……”

    赵栓根不吭声,低着头,有些苦闷。

    眼泪低落在地上,聚集成一面小镜子,照射出赵栓根哭的狰狞的脸。

    他这辈子,只有一个媳妇儿,那是他用一头猪换来的庞福叶。

    ……

    陈南站在门口,听着两人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

    见里面没有动静以后,陈南敲了敲门。

    赵栓根连忙起身开门。

    “陈主任……您好。”

    “真的太感谢您了。”

    赵栓根感激的对着陈南道谢,他是一个质朴的老农民,一辈子和猪打交道,好听的话也不会说,只能满脸鞠笑,眼神里闪着泪花。

    陈南笑了笑,走了进来:“没事。”

    “来了医院,咱们就好好治疗。”

    “咱们一起试试!”

    说话间,陈南坐在了庞福叶身边:“有最近的病例吗?给我看看。”

    陈南也不用对方说话了,先看看病例再说吧。

    赵栓根连忙取出病例:“给您,这是上次在中西医结合医院的。”

    陈南拿过来一看。

    主诉是“崩漏一年半。”

    女人主要的情况,就是子宫不规律出血,查问题,也查不出来,出血出的根本没有办法。

    最近检查的血红蛋白很低!

    陈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低的血红蛋白。

    除此之外,感觉身体疲乏、困顿、失眠、全身乏力、少气懒言,蹲坐容易子宫出血……

    只是一个子宫出血,就这么折腾一个人吗?

    陈南皱眉。

    “来,张开嘴巴,我看看你舌头。”

    陈南对着庞福叶说道。

    庞福叶点头,伸出舌头来一看,陈南顿时皱眉。

    他从未见过如此淡嫩无光的舌头,舌头整体小了一圈,而且舌上有很多瘀斑,舌苔干燥无津液,整体紫暗无光,舌下静脉迂曲发紫。

    这么严重?!

    舌苔干燥无津液,这是没有胃气的征兆,意味着危象!

    而舌体小,淡嫩,这是气血亏虚的表现。

    而紫暗有瘀斑,舌下静脉迂曲发紫,这是气滞血瘀严重的表现。

    气血双亏,气滞血瘀!

    崩漏的如此严重,竟然还有如此淤血。

    “你把手给我。”

    陈南把手放在对方的手腕之上,寸关尺传来一阵阵不协调的节律。

    脉象微弱,弦细无力,沉细无神。

    这同样也是危象啊!

    该怎么办?

    陈南开始皱眉思考起来。

    “麻烦把以前所有病例给我,我回去看看。”

    陈南决定,在治疗之前,他要看看以前治疗的经过。

    回去以后,陈南开是整理病例。

    患者中医西医都看了不少。

    甚至输血都有过。

    可是……

    这显然是饮鸩止渴,没有太多意义。

    按理说,崩漏是女性患者当中较为常见的一类病症,而西医将崩漏称作功能失调性的子宫出血。

    通常采用孕激素或雌激素来对该类病症患者实施调经止血治疗。

    虽然可以达到暂时止血的效果,但极容易反复,导致西医疗法在临床上的治疗效果不理想。

    在协和住院的病历中陈南看到了太多检查报告,甚至有些基因检查,陈南也看不懂。

    不过……

    大多数检查出来以后,都没有很好的疗效,反反复复,不断发作。

    而中医角度,崩漏分型分为实热型、虚热型、气虚型、阳虚型、血瘀型等几种类型。

    而患者此时的症状,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气虚!

    第二是血瘀!

    可是……

    患者在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治疗的时候,气虚已经用过了太多补气的药物了,其中就包括补中益气汤、升阳益胃汤、归脾汤……等等!

    补中益气汤和归脾汤同治崩漏,都以补气为主,其不同点在于补中益气汤升阳举陷,所治症状以有小腹下坠为主要特点,归脾汤补气养血,所治症状以伴有惊悸失眠为主要特点。

    补中益气汤偏治阳虚,归脾汤偏养阴血。

    但是……最重要的是,这几种补气的方子治疗完毕之后,都没有太多的效果!

    这是最让人感觉无奈的。

    至于活血药物,他们也用了。

    说实话……

    患者用活血药还是很麻烦的,甚至会有很大的争议。

    西医根本不建议使用活血化瘀治疗崩漏。

    因为,“现代中医”,也就是一些“中西医”觉得,患者已经大量出血了,你再继续使用活血化瘀一类的药物,肯定是要出问题的,这不是要加重出血吗?

    这能行了?

    但是……

    中医却认为,出血由于瘀滞未清,瘀血不出则新血不生,血不归经,致出血不止。

    可是,陈南查阅病历以后,发现很多专家认为,之所以有淤血的诊断,主要是因为出血导致的。

    出血未清,行走与其他地方,就容易引起淤血停滞,形成淤血症状。

    所以,对于进行活血化瘀的治疗,十分冒险!

    但是,并不是没有人进行过。

    翻看病历,庞福叶进行过六次,也就是吃过三十多副重要,血府逐瘀汤、膈下逐淤汤等进行活血化瘀治疗。

    但是……治疗效果,真的十分一般!

    非但没有止血,真的让出血量增加了。

    甚至在晋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那名叫做孙沐的医生,也进行了活血化瘀。

    效果一般……

    不得不说,大家还是都很胆大的。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眼看着就到了晚上八点多了。

    众人纷纷离开了,除了值班医生还在坚守。

    而赵建勇却主动留下来,跟陈南一同查看病历,然后讨论。

    杨鸿年也没有回去,给两人订了饭,也参与到了其中。

    现在,关键就在于。

    患者不敢动。

    是补气还是补血?

    或者是止血治疗?

    三人讨论的也异常激烈。

    “止血是肯定不行的,妄自单纯止血,往往愈是塞流,而出血愈甚,我觉得还是用补气来止血比较好,你看,成都中医药那边方案给出来以后,效果确实是有的,这是一个方向!”

    “不行,补气的同时,大量补气药物肯定会加重血行,也会加重病情。”

    “活血化瘀呢?能使用吗?”

    “不能!”

    “能!”

    “……”

    很快,众人的讨论越发激烈起来。

    而晚上九点半的时候。

    噩耗传来!

    护士急匆匆跑进办公室,对着陈南说道:“陈主任,不好了!”

    “患者晕倒了!”

    “去上厕所的时候,出了很多血,然后……晕倒了在厕所!”

    陈南脸色一变。

    连忙起身,带着众人到了病房内。

    此时的患者,奄奄一息,身体冰凉,如同将死之人!

    怎么办?

    陈南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了如此难题。

    关键还投鼠忌器不敢下手!

    如何治疗?

    此时陈南内心忐忑不安起来。

    要不……

    用模拟器试试?

    毕竟,不能耽搁了,患者脉象虚弱,身体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了,如果不采取措施,这是要出问题的。

    ……

    ps:这一章写的比较慢,主要是想要写出该有的人物感情,所以才会这样。

    希望大家喜欢。

    明天解决这个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