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观鱼的星河

第二百零六章 这医院是真的进不得!

    “真的要不回来吗?”

    院子里。

    张清源等人看着秦牧,神情带着几分失落。

    秦牧回过神。

    收敛思绪。

    看向了众人,想了想说道:“具体情况我还不了解,等明天再去医院和药店看看。”

    如果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这种明码标价的情况,的确是无法退款的。

    但……

    在治病救人这一块牟利的人,实在是太没良心了。

    既然遇到了,他就不能假装没看到。

    他话音刚落。

    院子里便响起了欢呼声。

    “太好了,小秦出手,这家医院和药店死定了!”

    “治病救人居然都坑钱,这也太没有职业道德了!”

    “还好养老院里有免费的医疗机构,在外面我还真不敢随便生病。”

    “老苏,你也别太担心了……”

    “……”

    张清源等人神情激动,欢呼了起来。

    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仿佛事情已经解决了一般。

    苏永年咽了咽口水。

    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秦牧,有些不是很相信。

    他刚加入养老院。

    对秦牧不是很了解。

    只知道……

    张清源等人,对秦牧似乎有种盲目的信任。

    “对了,你从药店购买的288元一盒的药,现在还在吗?”

    紧接着。

    秦牧也看向了苏永年,仔细询问道。

    苏永年愣了一下。

    随后说道:“那个药店老板让我一定要吃完,药已经吃完了。”

    秦牧皱了皱眉头。

    若有所思。

    现在看来,这个药店的老板似乎有点谨慎。

    患者如果将所有药物吃完了……

    药物即使有问题,也无法送到药监局去检测。

    这么一来,对他们不利的证据也就消失了。

    “没事,正好我这两天鼻子有点小堵,明天去医院看看,那家医院和药店的名字,还有那个医生的名字……”

    随后。

    秦牧微微一笑,又仔细询问了一遍。

    “那家医院叫晋城三和医院,药店名字是万安堂,给我开药的医生叫韩冬庭……”

    苏永年想了想,将医院名字和药店名字都说了一遍。

    这家医院……

    在晋城的名气其实并不小。

    每日挂号都需要提前预约。

    现场去的话,根本排不到号。

    ……

    次日。

    在荣获“优秀员工”的第二天。

    秦牧又请了一天假。

    上午九点。

    医院开门后,他便按照预约的时间,第一个走进了呼吸内科门诊室。

    一般来说。

    感冒咳嗽这些,都归属在呼吸内科。

    门诊室里。

    四十多岁的韩冬庭抬起头,看着今天第一位“病患”。

    不知怎的。

    总感觉似曾相识,有点眼熟。

    “医生,我这两天就是鼻子有点堵,感觉可能要感冒了……”

    秦牧也看着他,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病情”。

    按照苏永年所说。

    就是这个韩冬庭,给他开出了近1200元的药方。

    “鼻子有点堵?”

    韩冬庭凑近了一些,开始询问秦牧近期的身体反应、自身感受。

    “有没有头疼、咳嗽、发晕这些症状?”

    秦牧摇了摇头。

    在治病这块,他没敢胡乱编造。

    生怕韩冬庭给他开什么不对症的药。

    “那近期饮食、作息、精神状态怎么样?”

    韩冬庭一边询问,一边记录着病历。

    秦牧都如实回答。

    他的作息,算是比较规律的。

    五分钟后。

    韩冬庭皱了皱眉头,分析道:“鼻子堵,通常是鼻腔粘膜水肿或者充血导致的,你这种情况都持续了好几天了,我初步怀疑是鼻窦炎。”

    “这种情况下,不能随便开药。”

    “我的建议是,你先做个体格检查、鼻部CT检查,等结果出来了,再来复诊。”

    韩冬庭一副推心置腹,为患者考虑的模样。

    直接推出了两个检测套餐。

    秦牧听后。

    心情颇为复杂。

    他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

    就是普通的鼻子堵塞。

    怎么一来医院……

    就给自己推出了两个检查套餐?

    “当然,这是我的建议,目前来说,你的情况也不是很严重,我可以给你简单开点消炎的药,你回去先吃着看。”

    见秦牧没有说话。

    韩冬庭又笑了笑,十分负责的说道。

    完全没有强迫的意思。

    可落在秦牧耳中……

    总感觉他为了省几个钱,选择了一个廉价的治疗方桉。

    “韩医生,我想问一下,这个检查套餐……多少钱?”

    想了想。

    秦牧开口问道。

    韩冬庭见状,笑着说道:“不贵,就几百块钱,你考虑一下。”

    秦牧思索了片刻。

    点了点头:“那就检查一下吧。”

    然后……

    韩冬庭十分熟练,开出了两个套餐。

    递给了秦牧。

    让他去前台缴费。

    “两百三?”

    秦牧看着手中的套餐,眼皮不由一颤。

    好家伙。

    这是抢钱啊。

    他就鼻子堵了而已。

    然后就给他开出了两百三的体格检测、鼻部CT检测套餐。

    果不其然。

    这年头病不起,是真的有原因的。

    尤其是在中医没落,现代医学成为主流之后。

    这要放在中医……

    望闻问切一套下来。

    随便开点几十块钱的药,回去吃了就是了。

    可现代医学和中医不同。

    现代医学主要是先询问相关病情、自身反应,然后……

    就是去做抽血化验之类的检查。

    这是两种不同的医学体系。

    现代医学需要凭借科学仪器检测出的结果来辅助判定病情,所以多出了一项检测费用。

    两者殊途同归,效果都不错。

    但在治疗成本上……

    现代医学却明显高出了一大截。

    “去缴费吧,等检测结果下来,再来找我复诊。”

    韩冬庭看着秦牧似乎有些走神,又提醒了一句。

    秦牧嘴角抽了抽。

    但想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索性一咬牙。

    直接走向了前台。

    缴纳了两百三。

    花了一个小时,将两项检测都做完了。

    最后……

    带着检测结果,又来到了韩冬庭的呼吸内科诊室。

    韩冬庭接过检测结果。

    认真看了半天。

    随后说道:“没有什么炎症,只是简单的鼻塞,我给你开点通鼻的药就好了。”

    说着。

    他便手写了几个药名,笔走龙蛇。

    秦牧:“……”

    神特么的鼻塞。

    刚才都给他判定成什么炎症了。

    忽悠他做了两项套餐检测,花费了两百三。

    可是……

    韩冬庭看到检测结果后,一点惭愧都没有。

    完全没有觉得是他对病情的判断问题。

    “撕拉!”

    韩冬庭将药方撕下。

    交给了秦牧。

    说道:“好了,你把这单子给左侧药房的工作人员,去取药就行。”

    秦牧看着手中笔走龙蛇的药方,忍不住问道:“就在医院里取?医院里有药吗?”

    他这次来。

    主要是想看看医院和药店的情况。

    按照苏永年所说。

    药店里的药,一盒就卖288。

    “你这话说的,医院里肯定有药啊。”

    韩冬庭闻言,顿时板起了脸。

    对秦牧话……

    带着几分不悦。

    秦牧干笑了一声。

    只得拿着药方,走到了医院内部的药方,给工作人员取药。

    韩冬庭开的这两个药……

    价格并不贵。

    总花费也才三十几块钱。

    可是……

    一想到他的检测费,秦牧就不由一阵心疼。

    这种检测费,还是合规合法的。

    在《医疗法》中。

    正规的医院里,都存在各项医疗器械的检测费用,有着严格的规定。

    类似这种CT检测,价格都在一两百。

    且半年检测一次,不允许频繁检测。

    他小小炎症,直接上来就是这项检查,的确离谱了一点。

    但也不能算违规。

    这家医院的检测费用,也没有超过限度。

    而且。

    这些也不是医院强迫他做的,而是他自己选择的。

    明码标价。

    主动缴费。

    即便检测出没有问题,医院方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但……

    让他意外的是,韩冬庭居然没让他去外面那个药店购药。

    “难道……我这个病太小了?”

    秦牧皱了皱眉头。

    拿着治疗鼻塞的药,走出了医院。

    一出医院。

    就看到了医院门口的那家名为“万安堂”的药店。

    这家药店的规模并不大,只有一百来平。

    药架上,陈列着各种品类的药物。

    而在药店门口。

    则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万安堂活动:充1000送200,多充多得,会员特价,买五送一”。

    “药店都开始搞会员活动了。”

    秦牧见状,不由感慨了几句。

    他记得。

    以前古代的药店,门口的楹联都是“但愿世间无病痛,宁可架上药生尘”。

    而现在许多药店门口,大部分是买多少药就优惠多少,或者干脆送鸡蛋……

    清一色的刺激消费。

    鼓励他人购药。

    其他行业搞这种,其实挺正常的。

    但药店搞这种营销……

    就显得极为没有下限。

    他人购药,都是因为疾病缠身,或有病痛。

    药店方居然用这种方法鼓励多买药。

    这等于是变相希望世界上病痛多一点,希望别人的苦难多一点。

    “你要买什么药?”

    而在药店内。

    老板看着秦牧一直站在门口,忍不住催问道。

    这个老板同样是个中年人。

    四十来岁。

    蓄着胡须。

    身穿白色大褂。

    看起来也是医生。

    “我鼻子有点堵,想买点药。”

    秦牧看了眼这个老板,走进了店里。

    “鼻子有点堵?”

    老板诧异的扫了眼秦牧。

    随后走到了角落的药架前,拿出了一盒药:“这个是通鼻的,十块八。”

    “这么便宜?”

    秦牧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苏永年就是在这里,治个感冒花了近1200元。

    “你就鼻子堵了,用这个就可以了,当然,也有贵的……”

    老板瞥了眼秦牧,又走到了显眼的药架前。

    随手抽出了一盒药:“这款药,治鼻塞有奇效,87一盒。”

    秦牧:“……”

    两盒药的大小差不多。

    但在价钱上,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治个鼻塞……

    都有87一盒的药。

    “我先自己看看。”

    谢绝了老板。

    秦牧绕着药架,开始仔细观察了起来。

    这个万安堂的药店里。

    那些价钱比较贵的药,都摆放在显目的位置。

    而价格廉价的……

    都摆放在角落里。

    苏永年购买的那款288一盒的药,也被摆放在最醒目的地方。

    估计是销量最好的。

    而那款药……

    并没有“国药准字”的标志。

    其实。

    在药店里的药,看似都是药,但区别却是非常大。

    有正规药物,有保健品药物,有卫健食品药物……

    在早些年。

    某些药店里,会出售假药。

    即将保健品之类的,无副作用的药物,伪装成正规治疗药物来售卖。

    私人进药店购药的时候,其实应该看清楚每个药物的标志。

    上面如果没有“国药准字”的,即非正规治疗药物。

    而写着“国食健字”的,则是保健品。

    写着“卫食健字”的,则大概率是假药。

    因为……

    “卫食健字”,在早些年已经被废除,现在冒用该名的都是小作坊产的药物。

    没有任何保障。

    此外。

    写着“卫食证字”的,则是食品。

    连保健品都算不上。

    更别说治病救人了。

    所以。

    私人购买非处方药,尽量选择“国药准字”。

    这类药物是经过了检测的,安全性大,副作用小。

    十分钟后。

    秦牧扫遍了整个药店。

    脑海中查询了数遍《医疗法》《药监法》中的规定,也没有发现药店有违规的地方。

    这个药店……

    极为正规。

    里面的药,有国药准字,也有保健品。

    并没有“卫食健字”的假药。

    唯一不对劲的……

    则是某些药物的价格,过于昂贵。

    他甚至看到了一盒两千多的叶酸。

    不过……

    根据目前的《药监法》,各大药店拥有自主定价权。

    药品的价钱,并没有严格的规定。

    即便是过于高昂,但只要明码标价,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

    苏永年的遭遇……

    明显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说,你逛了半天了,到底要不要买药?”

    药店老板皱了皱眉头,不悦道。

    秦牧干笑了一声。

    既然没有查到东西,只能离开了药店。

    再待下去……

    他估计要引起老板的怀疑了。

    ……

    下午。

    秦牧回到了养老院。

    刚到院里。

    张清源等人便带着苏永年,围了上来。

    “小秦,怎么样?报警了没?人进去了没?”

    “医院是不是已经垮了?药店是不是被封了?”

    “老苏的钱拿回来了没?”

    “对方可能判几年?”

    “……”

    众人七嘴八舌。

    想要知道事情的结果。

    听着众人的询问,秦牧老脸不由一黑。

    说的好像他是去打家劫舍了一样。

    “我就是去看了个病,然后……花了小三百。”

    秦牧想了想,如实说道。

    他这次去医院……

    并没有太大的收获。

    最大的感慨,就是某些医院不能随便乱去。

    他就是个小鼻塞。

    去一趟就好几百。

    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三百?这医院怎么不去抢?”

    “就是,明明可以抢钱,却要伪装成医院,搞斯文这套。”

    “两百多的检测费,这医生自己判断不出病情吗?”

    “什么都要仪器来检测,那我要医生干嘛?”

    “……”

    众人听后。

    都无比气愤。

    秦牧的鼻塞,他们都很清楚。

    严格来说。

    连毛病都算不上。

    可即使如此……

    去了趟医院,三百大洋就没了。

    “这个是比较正规的,西医治疗成本较高,那家药店也没有卖假药,没办法用生产、销售假药罪把他们送进去。”

    秦牧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在医药行业里。

    许多行为,其实都涉嫌了刑法。

    比如说生产、销售假药罪。

    这个罪名,指的是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行为。

    在量刑上。

    情节一般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若是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这也是刑法中为数不多的最高刑可达死刑的一条罪名。

    它的构成,需要满足两点。

    即生产、销售假药,以及严重危害了人体健康。

    若生产、销售的假药,不存在太大的副作用,则不构成这个罪名。

    当然。

    这并不代表卖假药可以逍遥法外,它将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只要销售额达到了五万元以上,即可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

    这家万安堂,并没有卖假药。

    288一盒的药,也在药品定价限制的范围内。

    即便是向药监局或者卫健委投诉,也没有太大的效果。

    对方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兜售高昂药物……

    摆明了杜绝了所有隐患。

    类似的事情……

    其实已经成为了医药行业的惯例。

    药店的药物合规合法,有贵有便宜的。

    明码标价。

    没有欺骗行为。

    既不违反《物价法》,也不违反《药物管理法》。

    “那我的钱……岂不是拿不回来了?”

    苏永年听完,脸色有些不好。

    神情有些失落。

    他辛辛苦苦一辈子,才存下一点点钱。

    可是……

    光治个感冒,就花了近1200。

    以后但凡有个小病小灾之类的,岂不是要在家等死?

    “你之前在药店买的药,是保健品,而不是正规药物,所以刷不了医保。”

    秦牧看着苏永年,接着开口道:“其实西医治疗感冒,也可以很便宜的,开个几块钱的治疗药物就能治好。”

    这家医院的韩冬庭……

    估计是为了个人牟利,所以没有开低价药。

    而是选择开了个保健品药物。

    保健品药物只具备辅助效果,不是直管药物。

    而且。

    保健品药物,不支持医保,所以无法报销。

    “啊?”

    苏永年瞪大了眼睛,不由愣了一下。

    喃喃道:“你的意思是是……他故意给我开的高价药?”

    秦牧点了点头:“有好几个国药准字的感冒药物,可以专效治疗感冒,效果非常好,但他却选择给你开288一盒的保健品药物,明显是故意的。”

    这种小病开高价药的事情,也是常有发生。

    尤其是老年人身上。

    愈发普遍。

    毕竟……

    相较于年轻人,老人对医生的信任更加盲目。

    不会怀疑。

    老人也不懂这些药物之间的区别。

    说完。

    秦牧顿了顿,又叮嘱道:“其实根据韩冬庭给出的开方记录,你可以去卫健委投诉他,钱应该可以拿回来。”

    这种开高价药的情况……

    只要己方有证据,一投诉一个准。

    钱肯定可以拿回来。

    然而……

    “开方单子?”

    苏永年想了半天,苦笑道:“我去万安堂买药的时候,老板就把那个韩医生开的单子收走了,我没有单子。”

    “没有单子?”

    秦牧眉头皱起,愈发觉得这群人干事滴水不漏。

    部分民营医院,无良医生开单子。

    让在医院外面的药店买药,再由药店回收证据。

    加上药店老板叮嘱,让患者尽快吃完药。

    患者在得病的情况下,一般会将所有药都吃完。

    这种情况下……

    连药物留存证据都没有,没有确凿的证据。

    整个流程,天衣无缝。

    就算患者事后发现了问题……

    去卫健委反应投诉,也没有什么用处。

    患者根本无法证明保健品是医生开方购买的。

    这个韩冬庭开的药方,极有可能还是手写的,未录入电脑的那种。

    不可能查不出问题。

    很多患者……

    也只能自认倒霉。

    想到这里,秦牧深吸了一口气。

    至此。

    他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这家医院肯定和药店有勾结。

    或者说,这家医院的医生和药店有勾结。

    三和医院,也是一家私立医院。

    在晋城开了十余年了。

    名气不小。

    而这家药店是三年前才开张的,生意却一直非常红火。

    实际上。

    医生拿回扣只是整个药品销售回扣链中的一小部分。

    一个药品从药厂到患者手中,涉及的链条很长。

    药厂、医药经销商、医药代表、物价局、卫健委、药监局、招标办、药事委员会、医院销售、患者……

    而患者买药,一般都要遵从医嘱。

    药店经营,和其他行业不同。

    其他行业看的是产品的质量、口碑、人气之类的。

    而药店……

    看的更多的是则医生的医嘱、开方等等。

    因此。

    有的药店为了“销量”……

    经常会找许多医生“合作”,让其帮忙“推销”自己药店的某些药物。

    并且许以抽成或者回扣。

    不然根本无法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去。

    ps:今天只有一章。

    另外,特地说一下,不用觉得离谱,这段剧情是有法院判决原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