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二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提起裤子就跑

    现在江枫的搜寻匹配范围已经可以笼罩整个百梁县了,将近两百万的人口,想要匹配到合适的对象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接下来虽然一直有客户登门请媒,但江枫亲自跟进的客户也就江文西以及张桂华这两位,其他的客户都交给大哥与姐姐负责,甚至人手不够的时候还让父母也一起出动。

    反正有江枫给予的匹配资料,江家随便谁去成功率都极高。

    在把客户的匹配资料给了父母以及大哥姐姐后,江枫便出发前往大陂镇,这里有适合江文西的匹配对象。

    ……

    大陂镇。

    某某村。

    林月正在烤甘蔗。

    在百梁县这边的农村,天气变冷之后,村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烧一堆火,然后附近邻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一边烤火一边聊天。

    这火堆除了烤火取暖以外,还可以烤各种东西吃,比如红薯、木薯、甜薯等等。

    而林月比较喜欢烤甘蔗吃,冬天的甘蔗放在火堆里烤热,然后拿起专用的削皮刀迅速给甘蔗削皮,趁着热乎的时候吃,那真的是甜到心里去,而且暖乎乎的极为舒服。

    林月只跟母亲两个人在烤火,她们家不管烧不烧火都不会有邻居来的,而她自从懂事之后也从来不去邻居家玩。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林月从小就患有皮肤病,而且还是很严重的皮肤病。

    这皮肤病是林月五岁那年突然冒出来的,到底是怎么来的她也不清楚,总之全身上下就像得了牛皮癣一样,又痒又难看。

    为了治这皮肤病,林月父母不知道带她跑了多少医院,找过多少医生。

    可惜,不管是吃药还是涂药,都只能治标,而无法治本。

    哪怕短时间内把它治好了,可过一段时间它又重新冒出来,真的让她烦躁不已。

    好在这皮肤病并不传染,而且脸、脖子以及手都没有,否则她都没有勇气出来见人。

    虽然林月的皮肤病不传染,但这玩意实在太恶心了,邻居们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传染,也不敢去冒这个风险。

    所以,除非迫不得已,要不然邻居们都不会登林月家的门,就算来了也绝对不坐他们家的凳子。而林月小的时候就得到父母告戒,不要去别人家玩。

    可以说,在村里,林月从小到大都是孤单的,一个朋友都没有。

    直到出外面读书后,林月才交到了几个朋友,这还是她隐藏自己皮肤病的情况下交到的,若是不隐藏的话,估计也没人敢跟她交朋友。

    受这皮肤病的困扰,林月的学习成绩一直不怎么好,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

    在家待了两年,然后就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前往粤省打工。

    一晃便十八年过去,林月今年已经36岁了,却还从来没谈过男朋友。

    说实话,以林月的姿色,不说有多漂亮,但也有中上之姿,如果不是得了这恶心人的皮肤病,她分分钟可以把自己嫁出去。

    可有了这皮肤病,她连谈恋爱的心思都没有。

    是的,连试一下的想法都没有。

    这就不得不提她在粤省打工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情了,那时她才只有19岁,有一次晚上出去逛街,回来得有些晚了,在回出租屋的时候,路过一个偏僻的小巷。

    然后,电视中的狗血情节出现了,她居然被一个男人用刀挟持了。

    而且,那男人想强她。

    当时林月毕竟还年轻,社会经验也不足,被男人用刀一吓,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了,然后像个布偶一样任由那个男人摆布。

    而结果搞笑的是,那男人把她衣服一脱,在朦胧灯光的照耀下,林月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红斑点直接把那男人给吓到了。

    那一刻,男人的表情如同见鬼一样,来了一句国骂之后,提起裤子就跑。

    只留下林月在风中凌乱。

    等林月回过神来,她是既为自己感到庆幸又为自己感到悲哀,庆幸自己免遭强X犯的蹂躏,又悲哀于连强X犯都嫌弃她,那她这辈子还嫁得出去吗?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林月就绝了找男朋友的心。

    这么多年来,其实也有很多男人追求过她,但林月没给过他们机会。

    “可以了,再烤就着火了!”林母提醒道。

    林月把甘蔗从炭火中抽出来,趁着甘蔗滚烫的时候,拿起甘蔗刀熟练的刷刷刷的一顿削,不到十秒钟,冒着热气的甘蔗肉就露了出来。

    “妈,你要不要?”林月问道。

    林母摇头道:“我不要,你吃吧!”

    林月闻言也不客气,卡察一声咬了一口。

    顿时,一股又暖又甜的汁液顺喉而下,林月一边咀嚼一边赞道:“这甘蔗好甜啊!”

    林母好笑道:“这烤过的甘蔗哪根不甜啊?”

    林月把甘蔗渣吐出来,又咬了一口道:“这甜跟甜不一样啊,有些甘蔗烤了吃起来也没有这么甜的。”

    林母瞥了她一眼道:“小月,你的情况还是少吃甜食吧!”

    林月闻言神色一僵,随即满不在乎道:“妈,反正吃不吃它都好不了,我也懒得管那么多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林母暗暗叹了口气,劝道:“小月,你也不要自暴自弃,我听人说有些皮肤病,只要怀孕了就会自动消失,或许你这种就是这样的情况也不一定。”

    林月卡察又咬了一口甘蔗,咀嚼了几下,才说道:“这种可能性原本就不大,再说了我现在就是想嫁都没人要,还怎么怀孕啊?”

    林母道:“小月,我觉得你应该尝试一下的,你不去尝试怎么知道别人不接受呢?”

    林月心想连饥不择食的强X犯都接受不了,正常人能接受得了才怪呢!

    不过,当年那事她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只是摇头道:“不可能接受得了的,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恶心,何况是别人呢!”

    林母忍不住叹气,女儿的婚事,现在已经成为他们夫妻的心病了!

    就在林母想着怎么劝解女儿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她们家门口,紧接着车门打开,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提着一大袋水果朝她们走来。

    “请问,这里是林月家吗?”

    听到帅气小伙的询问,林月连忙站起来道:“我就是林月,请问你是谁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帅气小伙把手中的水果递给她,笑着自我介绍道:“月姐好,我叫江枫,隔壁青河镇的职业媒人,此次冒昧来访,是想替你做个媒,不知道你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林月下意识的接过水果,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她都还没来得及回话,站在她旁边的母亲就眼中一亮,抢着说道:“原来是江媒人,快请坐,我家小月当然有结婚的打算,不知道江媒人你那里有没有适合我家小月的对象?”

    江枫坐下来,笑着打招呼道:“你是林婶吧,不瞒你说,我手上正好有位客户比较适合月姐,如果林婶你有兴趣的话,我就详细跟你讲讲?”

    林母连连点头道:“当然有兴趣,江媒人你请讲!”

    林月把水果搁在旁边的桌子上,也跟着坐在火堆旁,默不作声的倾听。

    按照她原本的心思那肯定是拒绝的,可看母亲那积极的模样,又不想扫了她的兴,干脆就坐下来一起听听看。

    江枫也不绕圈子,直奔主题道:“他叫江文西,是我一个族兄,今年38岁,身高1米69,为人孝顺,老实本分,长得并不帅,但也不难看,就是普通人一个。家境不好,奶奶与妈妈都已去世,爷爷跟父亲瘫痪……”

    听到这里,林母与林月脸色都变了。

    两个瘫痪病人,这家境何止是不好啊,简直是差到极点了好吗?

    “江媒人,对方这条件,未免也太差了吧,两个瘫痪病人啊,要是我女儿嫁过去,还能有好日子过吗?”林母忍不住插话道。

    江枫解释道:“虽然他家有两位瘫痪病人,但他还有一位大哥,还有一位在县城混得还不错的叔叔,照顾瘫痪的爷爷,他叔叔每个月都会给予一笔费用的。

    这么多年来,他们兄弟俩都是轮流待在老家照顾爷爷与父亲,日子虽然有些难,但经济方面有叔叔接济,倒也还过得去。

    前几年,在叔叔的帮助下两兄弟起了新房子。

    今年他大哥结婚,他叔叔也出了一笔钱。

    如果轮到他结婚,他叔叔也肯定会出一笔钱的。

    总的来说,除了两位瘫痪病人说出来有些吓人以外,其实他们兄弟俩的生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月姐如果嫁过去,瘫痪病人也用不着你来照顾,这跟嫁个普通人也没多大区别的。”

    听完江枫的解释,林母才如释重负道:“这样还差不多!”

    林月听到这里,忍不住出声道:“江媒人,你能找到我家,相信你也听说过我的事,你觉得对方能接受我这种情况吗?”

    江枫微笑问道:“月姐说的是你从小患有皮肤病的事吗?”

    林月点头道:“我这病可能是治不好了的,要是对方接受不了,那说再多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