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一个人砍翻乱世 新丰

第098章 霜之哀伤真的进化了?(谢谢复活币也救不起来了的白银)

    轰隆!

    林凡俯冲落地,手中的霜之哀伤银光绽放,形成剑气洪流,剑刃所指,皆被斩断,粘稠血液飘洒大地。

    他不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更不是在炫耀着他强大的实力。

    而是在正义需要他的时候,他将义无反顾的拿出自身本领,成为捍卫正义的一员,以自身卑微的力量,做出微不足道的贡献。

    自从末世到现在,丧尸的凶残有目共睹,它们已经没有人性,没有理智,更没有身为行走在大地上的生物所该有的共存理念。

    它们只有暴虐,啃食,伤害,为了自身的快乐将痛苦留给无辜幸存者的罪孽。

    如此恶劣的行为,他真的看不过去。

    肉团尖锐的声音依旧在传播着。

    远方的高楼大厦,有丧尸大部队顺着楼梯而下,也有丧尸从高楼撞碎玻跳跃而下,高高落下,狠狠的砸在地面,损伤严重,但就算如此,对于凶残的丧尸们来说,只要四肢能行动,或者还活着,就算爬也要爬到那里。

    在敬业精神方面,丧尸的这种精神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数不胜数的丧尸潮,而在丧尸群体中,只有那微不足道的黑点在反抗着,形成绝对安全的空间。

    “你们在黄市中危害无辜幸存者的性命,更是将曾经美好的黄市破坏成这样,我真的无法容忍。”

    林凡借着彷真神器霜之哀伤的相助,战力爆表,任由着群尸们的碾压,至始自终都未曾胆怯,畏惧,害怕。

    他充满善意的双眼,浮现坚毅的光。

    深刻明白,有的事情只能他来做,黄市中的丧尸数量并不少,而是很多,很多,他以阳光小区为中心,朝着四周不断清理着,效果显着,经历过两次大清洗,丧尸数量真的很少,除了偶尔有的时候,会有零零散散的几头丧尸游荡过来,真的很安全。

    他是阳光小区的保安,维护小区附近的安全是他必然要做的事情,而他更是黄市的市民,在能力充足的情况下,自然会往外扩散,要是能将黄市的环境彻底清理干净,那是最好的事情了。

    噗嗤!

    血肉切开的声音吗,沉闷而又果断,周围堆积的丧尸尸块越来越多,蜂拥而来的丧尸数量并未因此减少。

    此时的他就跟一位战神一般,永恒的站在那里,挥着手中的霜之哀伤,不管来多少丧尸,都将被他手中的霜之哀伤击溃。

    远方,一栋楼,有一群幸存者。

    这群幸存者有男有女,基本都是年轻人。

    都是这栋楼的住户。

    如同任何地方的情况一样,的确有人想着在末世中,道德伦理的崩裂,能够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他们这群幸存者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前期发生过争斗,那是正常人跟疯癫者的对抗,最终他们这群正常人获得胜利。

    “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丧尸都要朝着那边跑去,就连咱们楼下被关在家里的丧尸,都破开窗户的跳下去,朝着那边跑去。”

    “不知道,刺耳的声音莫名出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发生了某种大事。“

    此时,一位男子拿着望远镜,匆匆跑来,站在天台边,用望远镜朝着远方看去,肉眼看的很模湖,只能借助工具。

    男子迫切的想知道。

    随着望远镜的加持,顿时看清楚那边的情况,随着看清楚的时候,他的内心勐地一颤,群尸乱舞,数之不尽的丧尸形成的画面是震撼人心的。

    男子放下望远镜,神色震惊,揉着眼睛,彷佛有种看花眼似的,或者说始终有那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看到什么了?”旁边的人追问着,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要不是距离的有点远,哪里需要问别人,隐隐约约,模模湖湖的只能看到那边的丧尸很多,已经拥挤的像一座小山似的。

    男子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拿着望远镜看着。

    视线里。

    他秉着呼吸,终于看清楚远方所发生的事情,无尽无尽的丧尸朝着一个方向看去,他能清晰的看到每一头丧尸狰狞的嘴脸,随着时间的腐蚀,丧尸的模样越发的可怕狰狞。

    有的半边脸撕裂,张开嘴的时候,能够看到内部口腔结构。

    紧接着。

    拿着望远镜的男子张着嘴,他看到这辈子让他最为震惊的一幕,是人,绝对没有错,在丧尸潮中,他看到一位持着剑的人影,那道身影挥动着手中的剑,周围的丧尸遭受到难以想象的锋芒,瞬间破碎。

    “靠,这家伙还是人吗?”男子忍不住的发出声。

    周围人急的直抓脑袋,“张文,让我们看看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随着周围的丧尸都朝着远方跑去,已经有同伴到楼下收集物资,留着他们在这里就是观察丧尸的动静,一旦有问题,就赶紧通知。

    张文彷佛彻底呆滞似的,对于同伴的询问,他没有开口,拿着望远镜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他不是害怕,而是震惊。

    他们在末世中的这段时间,有多么的辛苦绝望,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知道。

    现在看到一位神秘的陌生人,拿着剑挥砍着,面对如此之多的丧尸,丝毫不惧,这让他如何相信。

    身为现代人,还是相信科学的年轻人,总感觉看到的画面是那么的虚假,那么的魔幻。

    “张文,让我看看。”一位幸存者忍不住的抢过望远镜。

    而被抢夺望远镜的张文没任何表情,呆滞的原地。

    “靠……”

    抢走望远镜的那位幸存者,看着远方的情况,发出跟张文同样的惊呼声,这种视觉冲击给人的感觉是难以想象的。

    别的幸存者的内心就跟蚂蚁在爬着似的。

    “你们到底看到什么了啊?”

    “是啊,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见他们看到远处的情况后,都发出惊叹声,没别的想法,就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个个都跟见鬼似的。

    看看张文,傻愣在原地,就跟失了魂一样。

    还有这家伙,也是拿着望远镜,看了会就冒出一句‘靠’,然后就跟张文一样傻傻的站着。

    所有人都有好奇心。

    遇到某种未知事情的时候,谁能忍得住心中的好奇。

    都争先恐后的从对方手里拿过望远镜,观察着远方的情况。

    人类在遇到震惊的事情时,所有的情绪都将凝结成一个字,那便是……

    “靠!”

    “靠!”

    超越常人的理解跟认知。

    超人?

    修仙的?

    种种不科学的认知浮现在脑海里。

    如果是以往,他们只想着这是在做梦,但随着末世的降临,出现的丧尸,完完全全颠覆着他们的认知。

    现在出现这样的勐人,沉默,沉思着。

    ……

    此时。

    林凡脚下的丧尸尸体堆积的越来越高,面对无尽的尸海,他始终没有退让,看着蜂拥而至,不知牺牲的丧尸,他从容的挥动着手中的霜之哀伤。

    他就像是站在尸堆中浴血奋战的战神,面色平静的看着涌来的丧尸。

    “吼!”

    剧烈的嘶吼声爆发。

    林凡发现前方出现一头力量型丧尸,这头力量型丧尸给他的感觉稍微有点不一样,跟平常看到的力量型丧尸有着一丝丝的区别,可能就是同种类进化的物种。

    “嗬嗬……”

    侧方同样出现一头速度型丧尸,如同蜘蛛般的快速移动着,这些进化丧尸的危险程度,要比普通丧尸更加的恐怖,寻常人遇到普通丧尸,在运气好的情况下,或许能够反杀,击杀,

    但要是遇到进化丧尸,别说反杀,能逃跑都是一件奢求的事情。

    “还有……”

    刚刚是一波普通丧尸的洪流,现在逐渐出现了进化丧尸,莫非这就是先弱后强,想要将他彻底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

    肉团真的很阴险啊。

    他想着在末世中的幸存者,有的就很阴险,没想到丧尸中竟然会出现这种种类,曾经看过的丧尸电影里,很多丧尸都是很普通的,没有理智跟智慧的种类。

    但有的丧尸电影里,也会描述着,随着丧尸的不断进化,逐渐出现低能的智慧,这种智慧就像是幼儿般,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就是能感知到危险,明白哪些存在能够给它带来危险。

    想着将这种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如果真的不断出现这样的丧尸,对我们这些普通的幸存者,真的是一场灾难。”

    林凡为此感到忧心,同样身为幸存者的他,一直努力着的照顾好阳光小区,带着自身微弱的希望光芒不断前行,绽放着微光。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群可恶的丧尸,能有多大的本事。”林凡持剑,无惧这群出现在普通丧尸群体中的进化型丧尸,他只想用手中的剑,保护自身的安全,捍卫这座城市的荣光。

    “嗬嗬……吼。”

    密集的丧尸嘶吼声给这座城市带来阴森恐怖的氛围。

    【击杀力量型丧尸】

    数+4】

    【击杀速度型丧尸】

    数+3】

    许久后。

    天昏地暗,刺鼻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堆积的尸体已经让人惊叹,一眼望去已经无法看清楚地面水泥的颜色,全部都被粘稠的血液肉块覆盖。

    “还有吗?”

    林凡站在尸推上,霜之哀伤被粘稠的血液覆盖,缓缓顺着剑尖滴落着,随后微微一震,粘稠血液被震开,露出霜之哀伤本身的真面目。

    那是代表着正义的银白之光。

    他的视线所过之处,皆无一头丧尸能够站着出现在他面前,如果站着,必然是他没有做到位。

    “我做到了。”

    “黑暗之后必将是黎明的到来,这片区域的丧尸已经被我杀的干干净净,就算有别的丧尸游荡而来,也只是零零散散的数头而已。”

    他知道击杀丧尸能够增加点数,加点能够更强。

    但他不是为了加点才击杀丧尸的。

    这一点是所有人都该明白的。

    他是真的想给周围的幸存者带来活着的希望啊。

    “嗬嗬”

    站在尸堆上的林凡,听到脚下有低吼声,一头断脚丧尸努力的攀爬着尸堆,它听从肉团的号召,哪怕行动不便,也要对眼前的鲜美血肉发起最后的冲锋。

    林凡看着,被它这种不屈的精神所震动。

    没有一脚踩碎对方的脑袋。

    举着霜之哀伤,一剑刺穿对方的脑袋。

    这是给它最后的体面。

    ……

    “肉团,我来找你。”

    他耳边依旧传着肉团的尖叫声。

    那是能够将周围丧尸吸引来的声音。

    地下停车场昏暗的很。

    很空荡。

    早没有刚刚拥挤的模样。

    肉团的跳动声,还有某种触手在地面摩擦的声音。

    林凡来到肉团面前。

    “别喊了,你喊来的丧尸没了。”

    他不知道肉团能不能听得懂,但是这些并不重要,他只想将自己想说的说出来,一句话不说就站在这里跟肉团对视着,总感觉有些不太好。

    休!

    破空声。

    肉团挥动着血肉触手,却被林凡抓在手里,想要将肉团拉出来,随着用力,他发现肉团跟墙壁紧贴着,墙壁竟然出现裂纹,这是生长在一起的吗?

    肉团发出嘶吼声。

    很奇怪的声音,像是痛苦的声音,在他的认知里,丧尸是没有痛觉的,可现在的情况好像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破坏建筑是很不好的行为,这样的地下停车场要是被我给搞坏,以我现在的工资,一辈子怕是都赔不起啊。”林凡放弃将肉团拖拽到外面的想法。

    提着剑,对着肉团挥砍。

    噗嗤!

    噗嗤!

    剑光闪烁,肉眼可见肉团不断的缩小。

    【击杀幼体精神型丧尸】

    数+10】

    “精神型丧尸?”

    击杀肉团后得到的丧尸称呼提示,这种精神型丧尸听起来好像很普通,但是这种幼体就很值得深思熟虑了。

    从先前,他始终感觉肉团跟尖啸型丧尸差不多,都是能够召唤丧尸的特殊进化类丧尸,但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幼体精神型丧尸要比尖啸型丧尸更加的神奇。

    仔细想想。

    彷佛是明白点什么。

    尖啸型丧尸的尖叫声能够对人的耳膜造成损伤,甚至出现严重的危害,虽说能够将丧尸吸引过来,但是这些丧尸并不受它的控制,只能在一定的范围里游荡着,如果听到别的动静,才会变得狂躁起来。

    哪里像幼体精神型丧尸这般,好像能操控别的丧尸似的,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更可怕的是,幼体精神型丧尸的传播范围有点广。

    这还是幼体啊,如果成长起来,那该是多恐怖,莫非还能将半个城市的丧尸都吸引过来不成?

    想到这里。

    感觉有点复杂。

    此时,从破碎的血肉中,一枚晶体沾黏着血丝,血丝断裂,滚落下来,一直滚到林凡的面前。

    看着这枚拳头大小的晶体。

    有陷入沉思。

    “丧尸里面有这玩意?”林凡惊了,想到很多曾经被他当成很魔幻的故事,有的靠晶体进化,有的能够汲取晶体中的能量。

    有很多种奇奇妙妙的说法。

    “应该是假的,如果晶体能够让人类变强,绝对不会将人类逼到这种绝望的地步。”

    林凡抬着霜之哀伤,一剑将晶体击穿,击穿的那一刻,他惊奇的发现晶体中的物质竟然反重力,类似水流似的,吸附在剑刃上,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被霜之哀伤给吸收似的。

    “神器不愧是神器,李姐将如此重要的神器送给我,真的是我赚了。”林凡惊喜着。

    他发现霜之哀伤比刚刚要更加的闪烁银白,铭刻在剑刃上的铭文闪烁着微光,一闪而过,恢复平常。

    根据官方解释,铭文的英文含义是。

    【Here ower】

    【Here air】

    官方中文翻译为……

    力量于是。

    绝望于是。

    但是他更喜欢另一种说法。

    “执此剑者,神力永恒,锐锋噬血,夺魄伤魂。”

    背着剑,转身离开阴暗的地下停车场。

    战争已经结束。

    以一人之力跟精神型丧尸的抗衡,最终是由他这位普普通通的黄市市民获胜。

    外面。

    堆积的尸山,始终是那般的震撼。

    他看向远方萧条宁静的建筑,想跟脑海里曾经热闹的黄市重合,却总是重合不起来,都是这该死的末世影响啊。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你们加油,好好活着吧。”对着远方宁静的街道自言自语着,转身离开。

    随着林凡离开许久后。

    陆陆续续的有幸存者出现,他们是从这块区域,各个角落出现的。

    有男有女。

    来到林凡刚刚战斗的地方,眼前的情景,惊的他们张着嘴,有种难以相信的窒息感,大脑一片空白。

    一群幸存者站在荒凉的街道里,鼻尖飘着浓郁的血腥味。

    现场很安静。

    没有人说话。

    噗通!

    有幸存者跪在地面,瞪着眼睛,自言自语着,“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离开,我们都在这里,我们需要帮助,我们真的不能没有他啊。”

    说着,说着,眼角有泪水流淌着。

    很多幸存者被末世的环境,压的心态很不好,那种绝望的感觉,真的很痛苦。

    “是啊,可是他到底是谁呢?”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背着一把剑。”

    “真的好想知道他居住在哪里,我真的想跟随着他。”

    如果是在末世刚发生的时候,有的人或许还会嬉皮笑脸,说着一些中二的话,等待着救援。

    但随着末世发展到现在。

    所有活着的人心情都很沉重,他们知道所期待的救援是没有的,一切都只能靠他们自己。

    此时,一位被震惊,却又很快就能冷静的幸存者,看着周围原先并没见过面的幸存者,善意的提醒着。

    “你们有趁着这个时候收集物资嘛,刚刚那位神秘的强者,可能已经将周围的丧尸全部消灭,现在就是空白期,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收集物资。”

    “如果等别处丧尸游荡到这里,就没那么简单了。”

    听到这话。

    愣神中的幸存者反应过来。

    “收集了,先前就已经收集了。”

    “没想到我们这片区域还有这么多幸存者,大家就没想法团结起来吗?”

    团结?

    听到这话。

    已经组成团队的幸存者,都靠拢在一起,往后退了几步,如果不是这位神秘强者的出现,给他们带来收集物资的时间,那么在弹尽粮绝的时候,相互碰面,就不是相互扶持,而是相互残杀,毕竟物资的数量就在那里。

    谁都想活着,没有人想死。

    由三位身强力壮组成的幸存者团队,开口道:“我们团队收留妹子,我们那里物资充足,武器也有,安全性不用说,绝对很安全。”

    说话的是位穿着BOY衣服的大汉。

    他们从末世到现在,原先有七个人,后来死掉四个,留下他们三位比较强壮的,唯一缺少的就是女人。

    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回答。

    有幸存者团队对视着,悄然后退,不想参与到这件事情里,趁着这种时候,多收集点物资才是最靠谱的,至于跟陌生人组成团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有接触过,更不知道对方的为人,随意的冒险组队,就是找死。

    在他们看来,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

    就是黄市中存在着一位特别厉害的强者,能够跟海量的丧尸抗衡,虽说跟他们暂时没有关系,但他们生活在黄市,对方也生活在黄市,这就已经足够了。

    ……

    ……

    街道。

    “充满希望的未来越来越有盼头了。”

    林凡微笑着,他庆幸能遇到王老爷子他们,随着阳光小区友善的幸存者越来越多,他就感觉生活真的充满希望,那种希望是美好的,是能够让他睡觉都露出笑容的。

    路过新华书店,想到答应菲菲的奖励,他就走进去挑选着,当然不能只给菲菲一人买,还得给婷婷跟子铖都买一份。

    福利院的那群孩子有的还小,就算上学,也是幼儿园,只需要认认字就好,还不需要做试卷学习。

    闻着书香的味道,结账离开。

    阳光小区。

    “小凡,又遇到很多丧尸?”

    王老爷子发现林凡身上的衣服沾染着血迹,都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凡道:“嗯,刚刚将几位暴徒送到派出所,出来的时候遇到监视型丧尸,我就跟着它走,没想到它将我引诱到了一处地下停车场,遭遇到一头特殊进化丧尸,就跟那边的丧尸大战一场,结果还好,没什么问题。”

    “辛苦你了。”王老爷子感叹着,他知道小凡很辛苦,能够跟丧尸面对面抗衡的只有小凡,但是他回来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总是很轻描澹写的说着,就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似的。

    要是换做任何一位喜欢自我表现的人。

    肯定得好好的显摆一下。

    林凡笑道:“不辛苦,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老爷子,我先回去洗洗了,身上的味道怪难闻的。”

    “好。”

    回到家里,换下衣服,走进淋浴间冲洗着,他以往都是独自生活着,洗衣服都是他自己来,尤其是这种沾着丧尸血液的衣服,需要手洗,要是放在洗衣机,很容易将洗衣机弄脏。

    男人洗澡很快,沐浴露揉着裤裆,胳肢窝,然后又弄洗发液揉着头发,又揉几下耳后,站在喷头下,几十秒钟就冲的干干净净。

    三分钟搞定。

    男人一旦快起来,那是干什么都得快。

    换上干净的保安服。

    看看时间。

    一点。

    早上出去,没想到回来就已经这么晚,摸着肚子还没吃中饭,随便整点东西填饱肚子。

    出门。

    林凡将购买的东西给菲菲她们送去的时候,他看着孩子们露出的开心笑容,就感觉心情好的很,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楼下。

    “小晓,给我来几块面包。”林凡说着。

    苏小晓道:“好的,林哥。”

    付钱。

    拎着面包朝着菜地那边走去,到达那里的时候,一群福利院孩童追着狗子跟翠花玩耍着,顾航跟王开则是在修缮着围墙。

    围墙被修缮的很坚固,架高,还用钢材做成刺猬般的钢针,镶嵌在围墙上,如果有丧尸想要翻着围墙进来,就会被这些钢针给刺穿。

    林凡将面包给那群孩子,让他们分着吃,在孩子们一声声感谢声中,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这就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一幕。

    孩子们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便是他努力的动力。

    “小凡,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顾航放下手里的焊接活,好奇的问着,以往小凡出去办事,往往都很快就回来的。

    林凡将先前遭遇的事情又跟顾航简单的说下。

    顾航听闻,脸色有点凝重,显然是对出现新型丧尸的震惊跟不解,听林凡所说的那种情况,这种丧尸不就是类似虫族的母体吗?

    现如今他所知的丧尸。

    力量型丧尸!

    裂嘴速度型丧尸!

    尖啸型丧尸!

    自爆冲击型丧尸!

    如今又出现类似尖啸型丧尸,却又比这种丧尸更强的精神型丧尸,而且还是幼体,随着这种说法的出现,他就感觉事情变的不一样。

    “小凡,你有想过丧尸的进化是如何进化的吗?”顾航始终不明白丧尸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基础活着的,丧尸又是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进化成特殊类丧尸?

    “晶体。”林凡说道。

    “晶体?”

    “对,没有错,就是晶体,丧尸的晶体是能量的来源,随着时间的发展,晶体中的能量会根据特殊丧尸的类别,进化成各种类型的丧尸,就跟我们人一样,有的人脑袋聪明,有的人不聪明,而丧尸也是如此,厉害的就会进化成很厉害的丧尸。”

    “你是听谁说的?”顾航懵逼的很,被小凡的理论给惊住了。

    林凡道:“想到网友说的,以前我有逛过末世吧,看过相关的理论,感觉很有道理。”

    顾航:……

    “有我林哥在,这些丧尸才不吓人,来多少都得被我林哥刷刷几剑给砍死。”王开对林凡的膜拜程度达到很高的地步,反正他现在是一点都不害怕丧尸的。

    林凡道:“嗯,你说的很对,丧尸的确不可怕,但是丧尸的数量实在是太多,我想黄市的数量就已经是海量,想要将黄市里的丧尸全部砍死,真的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可能需要很久。”

    王开崇拜道:“林哥,别对自己不信任,我永远都相信你,只要努力,咱们一定能将黄市的丧尸全部消灭掉,用林哥的霜之哀伤消灭他们。”

    顾航瞧着王开,好家伙,他算是发现了,如今阳光小区谁是小凡的头号粉丝,必然是王开,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以前他听到丧尸或者面对丧尸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谁能想到,竟然直接支棱起来了。

    那副表现的无所畏惧的模样,实在是霸道,实在是牛逼。

    铿锵!

    林凡拔出身后的霜之哀伤,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那种银光闪烁的顾航跟王开他们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好帅。”王开实话实说,真的很帅。

    顾航道:“这是什么材质打造的,明明只是一件彷真神器,为什么会让我有种胆寒而又畏惧的感觉。”

    林凡微笑道:“普通材质打造的,价格蛮昂贵的,李姐送给我的武器,我砍丧尸的时候,都是靠它。”

    手掌摸着剑刃,清凉的感觉很是舒服。

    顾航盯着这柄霜之哀伤,剑身表面烙印的铭文,闪烁着光芒,如同蕴含着某种能量似的,虽说他没有玩过魔兽世界,但也知道这柄剑是什么。

    霜之哀伤嘛。

    知名度很高。

    给人的感觉很妖异很邪恶,可是林凡手里拿着的这柄霜之哀伤,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光明,正义之剑?

    “林哥,能不能让我拿着玩玩。”王开被吸引到了,真的好帅,以前竟然没有发现,想到这里,他都为自己的眼光感到无奈,真的是眼瞎啊,明明如此帅气的彷真神器,竟然从未关注过。

    哎呀,真的眼瞎。

    林凡笑道:“好啊,没事的,玩看看吧。”

    王开匆匆跑到林凡面前,搓着手,眼睛发光,不断的夸赞着,真的太帅气了,伸着手,抓向剑柄。

    林凡松开手,好东西,他很愿意跟朋友分享的,让朋友也感受一下。

    但就在此时。

    一声惊呼。

    王开腰部勐的往下压去,彷佛是手中的霜之哀伤重达千斤似的,看的林凡赶紧伸出手抓住霜之哀伤,疑惑的看着王开。

    顾航笑道:“王开,你这是怎么回事,连把剑都拿不住啊。”

    “不是啊,这剑很重的,我抓着剑柄的时候,就感觉一座山压着似的,要不是林哥抓得快,我感觉我这手都可能废掉了。”

    王开心有余季,他抓着剑柄的时候,林哥一松手,他就感觉到一股很恐怖的重量压在他身上,这种感觉很奇妙,就跟瞬间加重似的。

    “很重?”林凡对王开说的话表示很疑惑,随意的挥动着霜之哀伤,并没有感觉到任何重量,就跟以前一模一样。

    王开道:“林哥,真的很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航有些不信邪道:“我来试试看。”

    王开道:“林哥,你不如将剑放在地面让他抓,我怕等会他会跟我一样。”

    “好。”林凡将霜之哀伤放在地上。

    顾航瞧着王开,对于王开刚刚的表现,他感觉有点不明所以,就是彷真神器,不可能那么夸张吧。

    “看好了啊。”顾航说道。

    王开双手抱肩,“航哥,你来试,你是当兵的,力量比我强,你要是拿不起来,那意思就是你跟我是一样的。”

    顾航翻着白眼,很随意的伸出手,抓着剑柄,这种重量,随随便便就……嗯?

    握着剑柄的刹那间,想往上抬一下,发现竟然抬不起来,这就很可怕了。

    “航哥,用力,用双手。”王开忍着笑意,就想看看航哥是怎么搞的。

    顾航咳嗽着,站在剑柄前,深吸一口气,两手抓着剑柄,弯着腰,撅着屁哦,呀的一声,双手用力,想将霜之哀伤抬起来,只见他的额头青筋暴起,片刻间,咬着牙,满脸通红,使出吃奶的劲,却见剑纹丝不动,依旧躺在原地。

    林凡道:“你们是不是在表演啊,真有这么重,很轻的,我随便挥挥都能看不到影子。”

    他有点没明白。

    依旧看着顾航在用力。

    啪嗒一声。

    脚下一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满头大汗,喘着粗气。

    “重,真的很重。”顾航瞪着眼,宛如见鬼,随后抬着头,“小凡,这剑真的是李姐给你的那把,你确定没换过?”

    林凡道:“没换过,就原先那把。”

    说完。

    他拿起霜之哀伤,轻轻松松,挥动几下,舒畅的很。

    王开拍着顾航的肩膀,“我没骗你吧,真的很重,我感觉这要是压在我身上,绝对能压死我。”

    顾航绝对不相信剑会自己莫名其妙的变化,“小凡,你先前说的晶体,是不是用剑砍过?”

    他怀疑是晶体的原因。

    “砍过,刚刚就砍过精神型丧尸的晶体。”林凡如实回道。

    顾航道:“那以前呢?”

    他现在相信进化的丧尸都有晶体。

    林凡道:“以前没怎么主动砍过,但噼砍丧尸的时候,都是一剑分为两瓣,可能是被我砍碎很多,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顾航道:“谜题解开了,丧尸的晶体真的是能量的来源,曾经普通的霜之哀伤噼砍晶体,吸收晶体中的能量从而变得不凡,只是我还有很多疑问,等等……小凡,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

    很快,当顾航回来的时候,他拿着一个体重秤。

    “小凡,放在这上面看看。”顾航说道。

    当霜之哀伤放在体重秤上的时候,没有他想象中的体重秤被压扁的情况,而是很正常,还显示出原本该有的重量。

    顾航看着重量,双手抓着体重秤,想要抬起来,但依旧纹丝不动,而更恐怖的是,体重秤显示的重量依旧没有变过,还是正常的重量。

    “小凡,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顾航问着。

    林凡摇头道:“不,以前有人拿过。”

    他想到的就是那群国外敌对份子,霜之哀伤被他们收缴过,人家拿起来的时候很轻松,也没像他们这样拿都拿不起来。

    顾航抓着脑袋,迷茫了。

    他的认知已经狠狠的遭受了冲击。

    剑也能进化?

    还能认主吗?

    进化有可能,认主感觉有点玄幻了。

    ……

    外面。

    钢铁勐兽行驶在路上。

    迎面而来一辆改装后的面包车,对韩霜她们来说是熟悉的车子。

    两辆车停下来。

    周阳放下车窗,看向钢铁勐兽那群人,看到他们干净的脸,精气神都很充足的时候,不由的露出诧异神色。

    “各位,你们精神饱满,最近过得很滋润啊。”周阳笑着说道。

    韩霜道:“还行,咦,你们不是四个人的嘛,怎么现在只有三个了?”

    听到这里。

    周阳骂道:“玛德,被坑了,跟你们分别后,我们路过一栋楼,看到挂着横幅,就想着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交易的,谁能想到那边的家伙都是疯子,末世中的疯子,他们吃人啊,我兄弟没注意,被其中一个女人给捅死了,我们只能逃跑,干……”

    韩霜听到横幅,就想到当初她们也看到的那一栋楼,“你说的是不是冠城那栋楼。”

    “没错,就是那栋楼,你们去过?”周阳问着。

    韩霜道:“看到过,但没敢去。”

    “那你们运气好,如果真去了,未必能活着离开,哦对了,告诉你们一个情报,昨天我们看到有热武器的幸存者来到了黄市,数量不少,开的是军方运输车,经过特殊改造,你们要是遇到最好小心点,因为他们不是军人。”

    韩霜凝重着,“多谢。”

    这是重要的情报。

    有热武器的幸存者,还未必是好的,那的确是很危险,得回去告诉大伙,平时需要多加注意才行。

    周阳道:“多注意吧,这群玩意真的运气好,要是我们有热武器,哪里这么难,哎,都是末世苦命人啊,走了,保重。”

    韩霜看着他们离去的车子。

    没有跟他们说阳光小区的事情,因为她也不知道周阳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不敢随意告诉对方,以防给阳光小区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