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长一梦 屋外风吹凉

第二百七十四章 回返,魔都

    “《西游记》卖的不好,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不够通俗。”

    乔氏片场的酒店内,张青同钟曲微笑道。

    钟曲点点头,道:“大篇幅的文言文,确实读的吃力。”

    乔北严好奇道:“乜书?”

    钟曲到来后,乔北严就在乔氏片场的酒店内设宴招待。

    钟曲笑道:“青仔写的一篇神化志怪类小说。”

    张青忙谦虚道:“并非我原创,借鉴了《大唐西域记》、《大唐慈恩三藏法师传》、《大唐三藏取经诗话》等古本和民间说书艺人传本。”

    钟曲笑道:“已经很了不起了,虽然眼下销量不算出众,但一定会越来越好,我有这个信心。”又对乔北严道:“这本书拍成戏,那必将是轰动华人世界的大戏,绝不是我的小说能比的,这个我敢保证。”

    乔北严闻言愈发动容,李芳洁则责怪起张青道:“青仔,这件事不同我说?”

    张青苦笑道:“六婶儿,这不是还没来得及么?刚出版了书。再说,我的书,早说晚说有什么区别?肯定是TVB来拍,我还能跑去亚视拍?不过我建议,这部戏如果真的要拍,需要和大陆电视台合拍,要实景拍摄。”

    乔北严道:“回头拿一本给我。”

    张青点点头后,钟曲目光又落在周艳艳身上,道:“一首《送别》,让我动容不已。《世上只有妈妈好》和《鲁冰花》,更让我潸然泪下,思母之情难解。没想到,艳艳姑娘连歌也唱的这么好。”

    周艳艳嘻嘻笑,道:“是他歌写的好,换其他人唱,可能唱的更好。”

    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周艳艳这个姑娘,和其他圈内艺人不同,或者说和他们见过的年轻姑娘都不同。

    好像除了张青外,她谁也不怕,哪怕以乔北严、李芳洁、钟曲等人的地位和声望。

    在她看来,好像也就一普通老头儿老太太,说话从没有那么毕恭毕敬,很随意的感觉。

    但这些人,还就喜欢这种轻松自在。

    李芳洁喜欢张青,一半是看在乔北严的面上,一半是看重他的才华。

    但她喜欢周艳艳,是明眼看得出打心底里喜欢那种。

    钟曲也喜欢,哈哈笑道:“艳艳小姐说的太谦虚了,唱歌技巧有高下之分,或许那些歌手在唱功上高一些,但这些歌的感情,她们却未必能超过你。”

    周艳艳笑嘻嘻的看向张青,张青对钟曲道:“钟生直接叫她艳艳就好,自家晚辈。不过《明报》对她的专访,沈主编过目后,钟生也要过目润色一些。艳艳读书少,口直心快,难免有所疏漏。”

    钟曲笑眯眯道:“放心,我没老糊涂,还指望着我那几本书再翻拍时,艳艳出演女主角。”

    李芳洁大笑道:“那艳艳肯定要迎来更大的污水攻击。钟生,你的戏可是无数女演员抢破脑袋想进的戏。”

    周艳艳一个大陆来的年轻姑娘,一上来就占据如此丰厚的资源,那些对家不黑她都白混江湖了。

    钟曲摇头笑道:“那倒不必在意,青仔显然是要让艳艳走实力路线,只要作品好,那些人也只能无能犬吠。”又问张青道:“俞家的事处理完了?”

    张青点点头,道:“六叔帮我出面了。”

    乔北严生生笑出声来,虚指着张青道:“你啊……我哪有这么大的牌面,能让俞家服软?”

    钟曲并不在意这些,道:“这种江湖事,摆平了就得。青仔,回归在即,人心浮乱,港岛并不素净。我听说昨晚又有社团火拼,还出了人命。你若无事,就先回大陆,待回归时再来吧。还有一事,大陆有人来寻我,要溢价买《明报》,此事你知不知?”

    张青闻言笑道:“是马上就要走了,六叔也这样建议。至于截胡《明报》的事……我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迟。”

    王若林道:“钟生,《明报》一事,不会出现变故了吧?”

    这种在整个华人世界都有莫大影响力的纸媒,根本就不只是钱的事。

    钟曲摇头道:“自然不会。报业的股份我占大头,只要我只卖给青仔,董事会其他人也冇办法。但是这件事,还是要当心。他们从港岛这边不能得手,难免会打主意到你头上。”

    张青嘿嘿一笑,放十年二十年后,或许还有可能。

    现在老爷子虽然去了,但余威就算不能震慑万古,至少十年内金光不散。

    足以庇佑住他这个吃软饭占女朋友便宜的人……

    那些人要是果真敢找上门来,又何必千里迢迢跑港岛来谈?

    ……

    翌日。

    魔都,虹桥机场。

    中午十二点半,从港岛飞来的航班缓缓降落。

    十二点五十,张青在李铁陪同下走出机场大厅,就看见一个身穿工服的女生,还戴着一副墨镜,站在一辆悍马越野车边等着。

    这犹如行为艺术般的造型,自然招惹来许多目光。

    也让张青第一时间看到,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顺不顺利?”

    齐娟取下墨镜,打量着张青笑问道。

    张青点点头,笑道:“很顺利。”

    “啪!”

    齐娟甩了个响指,道:“那就行,走吧。”

    李铁上前道:“齐小姐,我来开车吧。”

    齐娟笑着交出车钥匙,道:“君悦酒店。”

    ……

    扛起身体的,并不是一定是责任。

    从后面捅你的,也并不一定是刀。

    撕心裂肺叫的,并不一定是痛苦……

    夏日君悦记事。

    “你不老实,穿一身工服居然让你这么兴奋?”

    洗漱完事,齐娟瞪大眼睛看张青道。

    张青好笑道:“和我老婆闺房嬉戏恩爱还要规规矩矩的,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齐娟多聪明,一下就抓住了漏洞:“平时你规规矩矩的,感觉没意思?”

    张青哈哈笑道:“你怎么还抠起字眼来了?”

    说着,强行将她搂在怀中,说起了港岛诸事。

    最后道:“六叔真的是老江湖,用两地合拍资质,将院线拢在手中,顺势将人才拢在手中,大事可成。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真是体会越来越深,经验之宝贵,让人茅塞顿开。港岛电影圈里,最宝贵的,就是那些幕后。其次是导演,对电影有信仰的导演,不是一心捞钱的那种。最后,才是演员。”

    齐娟近距离的看着张青,忽地笑道:“你讲这些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业,还能做出成就,看到更大的希望时,真的幸福。”

    张青闻言一怔,再看齐娟,道:“你做的事……自己不喜欢么?我记得你说过,对于民族重工业的发展,是有心的啊。”

    齐娟拿下巴在张青胸骨处蹭了蹭,随后仰头躺倒,任凭身上的薄被滑落,春光乍泄,她道:“是有心啊,但是……比我想的还难。德国的长臂泵车都快突破一百米了,我们才勉强做到三十米。做高架、做摩天大楼,还有各种大型基建工程,长臂泵车都是灵魂所在。可是,还是老问题,工艺和原材料不过关,被西方卡的死死的,几乎没有突破的希望。”

    张青道:“想办法抄啊,科技就是那么一回事,欧洲各国你抄我我抄你,然后美国抄欧洲,日本抄美国,后来韩国抄日本。等他们互相抄的差不多通透了,就开始注重起知识产权,建立起专利壁垒,来压制其他国家。”

    齐娟笑道:“你不是很重视知识产权的么?”

    张青道:“我当然尊重知识产权,这涉及到内容创造者的利益,有关社会和科技进步的根本动力。但这些和国家利益相比,又微不足道了。美国国务卿亲口所言: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盗,并将此视为glory of the Ameri experiment,美国实践的荣耀。虽然听起来厚颜无耻,但我并不认为这有错。因为国家利益,原本就高于一切……你爷爷不会面子上抹不开吧?你要多劝劝老头才是。寇可往,吾亦可往!”

    齐娟没好气笑道:“还用你说?可是这些国家对我们防的那么严,抄都没办法抄。”

    张青想了想后,笑道:“你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些国家没法抄,去外面抄嘛。就我所知,印尼钢铁公司里就有日本人的钢铁技术,从十多年前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升值起,日本资本就开始在整个东南亚市场上横冲直撞,各种收购入股,其中东南亚被他们渗透的最厉害。

    原本是没什么机会的,但最近东南亚的经济动荡越来越厉害,大多数企业都开始出现亏损的现象,各种建设滞缓,钢铁企业首当其冲,破产的不少,下岗失业的工程师也比比皆是。

    这个时候,从他们这边动脑子想办法,机会要大的多。”

    齐娟眼睛发亮,道:“我明白了。”用力亲了口后,夸赞道:“果然是我看中的男人,目光长远!”

    张青哈哈一笑,道:“我长远的,又何止是目光?”

    正要翻身上马,却被齐娟所拦,歉意道:“我们该回家了,奶奶想见你。她天天在家哼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和《鲁冰花》,总是唱的流泪。”

    张青迟疑道:“合适么?你爷爷……”

    齐娟笑道:“那倒不用担心,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不要天鸿,跟你去杜鹃文化了。快走快走,一会儿该打电话催了!”

    还用力抱了抱张青以做安抚,俏皮的让他感受了下她的挺拔和柔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