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春秋不当王 羲和晨昊

第230章 伍子胥来了

    说来也是奇了。

    今天伍举之所以前来,原本是为了试探,而如今却变成了请教。

    伍举作为楚王的宠臣,楚王对他的信任,可谓是远超其他的卿大夫的。

    而伍举,也同样是感念楚王待他们伍氏的恩德,自是一直想着如何报答楚王的知遇之恩。

    所以,伍举虽然是出身行伍,却也一直是十分留心这些个治国安邦的道理。

    尤其是面对如今楚国的内忧,伍举虽是隐隐有所察觉,却也是没有半点办法。

    今日有所幸能够与李然说起,并向其请教究竟该如何避免这萧墙之祸。

    只不过,令他有些失望的是,这个问题,即便是睿智如李然,所开出的药方,却也是令楚人有些水土不服。

    “克己复礼”无论是对于楚王本人,亦或是楚人而言,实在是太难了。

    而且,这个问题终究还是要靠他们楚人自己解决,他李然作为外臣,实在是很难办到这一点。

    这绝不是李然不肯倾囊相授,实则是他也有心无力。

    就在这时,园外的一名侍人是进来禀报,说是伍举的孙儿伍员前来探望。

    李然一听,这伍举居然还带着自家的孙儿也来了。心道这伍家上下倒还真是齐心协力,这祖父还没完事儿呢,孙儿却又来了。

    而伍举却只灿然一笑,朝着李然拱手道:

    “呵呵,实不相瞒,拙孙早就听闻了先生身旁的孙将军乃是武艺高强之人,近日听闻孙将军是随先生一同来了楚国,所以便一心想与孙将军是比较一番,故而今日是不请自来了,还请先生莫怪啊。”

    原来,这伍员前来拜访,为的竟是来与孙武比武来着!

    李然听罢,当即是扭头朝着孙武看去:

    “呵呵,看来如今长卿也是名声在外了啊。”

    孙武此时却也是一脸的懵,只在那是一言不发的立在原地。

    李然得见孙武不置可否,却也知孙武的这场比试,想躲也绝对是躲不开的。于是,这才与伍举是回了一礼,并是恭言道:

    “呵呵,看来伍家可当真是人才辈出啊。”

    “既如此,那便请令孙进来吧。”

    其实李然心里明白,伍员前来找孙武比试武艺,也很有可能也是伍举的授意。

    至于为何,以后再表。

    李然话音落下,那侍卫便去将伍员带了进来。

    只见伍员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相还颇为稚嫩,生得也可谓眉清目秀,骨子里透着一股子南方士族所特有的书香气息,尽管其手中是握着一柄三尺长剑。

    “员儿,快来拜见先生。”

    伍举见得孙儿进来,便急忙为其引荐。

    “此乃拙孙,伍员,伍子胥。”

    当李然猛然听到这个“伍子胥”三字,心中不禁是顿是一个“咯噔”。

    “妈耶,我差点就给忘了,原来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伍子胥啊!”

    伍员,字子胥,便是几十年后那个将楚平王“挖坟鞭尸”的始作俑者。

    这可也是个猛人呐!

    饶是李然见了如此意气风发的少年伍子胥,也不由得是眼睑一跳,足见此人之英气逼人。

    而此时的伍员,肯定也没想到自己日后竟会是倒戈相向,成为楚国上下的噩梦。

    伍子胥听得祖父之言,当即躬身上前,双手举过头顶,朝着李然恭敬一拜。

    “伍员拜见先生。”

    虽然伍子胥如今是比李然小不得几岁的,但祖父既然是将李然尊称为先生,那伍员自是不敢妄自托大的。

    然而此时的李然仍旧是深陷于伍员日后的“大作为”之中,见得伍员上前拜见,这才是突然醒来。

    “子胥无须多礼,快请入坐。”

    比起伍举,其实日后的伍员才是那个真正让整个楚国都闻风丧胆的猛人。

    而这样的猛人,李然作为未来的理科生,好歹是经过十二年义务教育的,纵是他华夏史再差,也不可能没听说过伍子胥。

    可他这一激动,却也一时竟又忘了这一时代的规矩:人家伍举还坐在这儿呢,伍员他怎敢坐下?他此时此刻便只有站着的份儿啊。

    而伍员也误以为李然此言只当是客套之辞罢了,当即躬身再礼,并是言道:

    “员今日前来,只求能与先生麾下的孙长卿比试比试,还望先生成全。”

    人狠话不多的伍员直接是说明了来意,根本没有任何客套的意思。

    李然听得这话,自知今日孙武若不露一手,伍举与伍员只怕是都不会同意的,当即只得转头给孙武使了个眼神。

    孙武自是会意,旋即也从李然身后挺身而出:

    “既如此,便还请子胥兄弟赐教。”

    于是,二人来到园内的空地上相峙而立,李然与伍举皆是走出门来,并凝神以待。

    这年头切磋武艺没有那么多讲究,譬如说是定个日子,亦或是大肆宣扬一番,给自己增加点彩头,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毕竟这时代的武人还停留在“军武”这一层面,也没有出现门派之说,即便是墨家这样的游侠组织,那也还得晚上个几十年才出现。

    所以,军武出身的武者们则更注重杀意,也更为果决。所以,自然也就不存在那种打之前还要来几句开场白之类的闲话。

    不多时,孙武与伍员便是径直交上了手。

    按照两人年龄,孙武其实也只比伍员大上三岁,可伍员这十五六岁的身体内却是蕴藏着极为劲猛的力量,出手也可谓是尤为迅捷,饶是孙武也不由得是一惊。

    不过好在孙武终究是有过征战沙场的经验,临机应变的能力也堪称一流。只简单的两三招,便是将伍员一上来便颇为劲猛的攻势给招架住了。

    随后又是二人试探性的过了几招。

    李然在旁看得十分清楚,伍员的武艺明显带着楚国军武的气息,刚猛迅捷,骨子里透着一股彪悍的气息。

    而孙武则显得有些……。

    倒也不是被动,只能说是虚实相间,招式虽也甚是凌厉,却并未直击其要害之意。

    更多的乃是利用招式上的变幻给对手制造出一种不确定性。使得对手始终是有所顾忌,不敢冒进。

    这原本其实并非是孙武的一贯作风。恐怕也是源于他跟随李然多年, . 这才慢慢又养成了的习惯吧。

    在没有确切看清对手的破绽前,在没有确定自己能够将其一击致胜的情况下,绝不冒进。

    正所谓“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很显然,即便从孙武的招式中,也已经能看出一丝日后成为兵家致胜的影子了。

    两人便在空地上又过得数个回合,却始终不分上下。

    只见伍员是越战越勇,渐渐的,骨子里的那一股子傲气都被激发了出来。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越是猛烈的进攻,却反而是在孙武手下越占不到便宜,甚至是接二连三的落入孙武所设的圈套中,缕缕被其压制。

    本就年轻气盛的他,血性也不由一时上涌,招式变得更为刚猛,径直往孙武的要害上招呼。

    饶是伍举见了也不由微微皱眉,为自己孙儿的僭越行为是有些担忧起来。

    可李然却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面色,仍是好整以暇的如是看着,还时不时还为两人精彩的过招而叫彩。

    至于身在其中的孙武,则是一脸的风平浪静,无论伍员用什么样的招式进攻,也无论伍员进攻的方向,他始终仗剑持守,不露任何破绽,手中青铜剑就好似一块铜墙铁壁,任由伍员如何击打,却始终是在那屹立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