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常世

94.知道“真相”的金姨惊呆了(8500字!)

    听到老头的话,副官并没有多少惊喜。

    他反而惊讶的看向老头,然后不由的问道,“大人。那既然您知道这点,为什么还要把方泽的情报告诉顾清?!”

    老头:

    片刻,老头像是实在无法忍受副官的智商一样,他伸出自己干瘦的手,狠狠的拍了副官的脑袋一下,然后说道,“我又不是他爹!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他隐瞒?”

    “就因为我看透了这件事?”

    “你别忘了。他不管多么可怜,都是贵族派的人。”

    “贵族派要牺牲他,是贵族派之间的内斗。和咱们没什么关系。”

    “而且!”

    说到这,老头冷哼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副官一眼,说道,“你确定,他不想我把这些信息告诉顾清?”

    听到老头的话,副官一脸懵逼。显然有点不明白老头凭什么说方泽想把这一切告诉顾清。

    可能觉察到副官的想法,老头背着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昨晚仔细的查了一下监控。可以确认,最开始,白芷有屏蔽掉监控和窃听装置,至少有五分钟,画面一直静止在那一刻,不再变化。”

    “但是,当屏蔽器到了方泽的手里以后,这一切却意外恢复了。”

    副官不由的说道,“可能因为他不懂屏蔽器,不小心碰到了吧?”

    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就以方泽的履历,和他这几天的表现,你觉得他会是这么不小心的人吗?”

    说到这,他断然道,“方泽,这是在故意通过咱们,向顾清泄露消息!”

    听到老头的话,副官更不懂了。

    他不由的问道,“可是,大人。方泽为什么这么做?”

    老头一眼看透了事情的真相,“因为他想破案。但是因为离不开空天母舰,没办法亲自破案。所以他想利用顾清,让顾清去帮他收集线索。”

    “然后,他结合这些线索,来破案。”

    说到这,老头一直冰冷的眼神,都不由的流露出了一丝欣赏,“我不知道他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真的有信心把控全局。”

    “但这份自信和勇气,还是很难能可贵的。”

    听到这,副官惊讶的看了一眼监控中还在和芬达法师唇枪舌剑的方泽,然后又看了看了老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您有点欣赏他?”

    老头背着手,看着监控,头也不转的说道,“为什么这么问?”

    副官道,“如果不欣赏,您不会在看穿了他的心思以后,还帮他去完成这件事啊。”

    老头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缓缓的摇了摇头,之后,他说道,“我是有点欣赏他。但是你却小瞧了他。”

    副官的脑袋上不由的冒出了一个问号:?

    老头看着监控中的方泽,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觉得以他办事谨慎、周全的性子。他会把一切的希望,寄托在我看不穿他的计划,或者看穿了以后,欣赏他,帮他完成上吗?”

    副官不由的有点迷茫。

    老头继续道,“他这是阳谋!”

    “他知道,咱们联邦守备队忠于联邦。和平民派走的近。”

    “而花朝节的事,是东部大区近期最重要的一件事。”

    “而且,一旦错过,就要再等10年。”

    “所以,只要咱们得到了这个消息,于公于私,都会告知顾清。”

    “私是想让顾清这個平民派的代表赢,公是为了联邦尽快找到新的升灵途径。”

    “所以,这是明谋。”

    副官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他不由的看了看方泽,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他这算来算去,不累吗?”

    听到副官的话,老头却是怜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长青啊。幸好你父亲把你安排进了联邦守备队。”

    “咱们联邦守备队,相对单纯,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事。”

    “要是你去安保局,甚至执政厅,你可能”

    副官脸一红。

    老头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是他却是知道后面的话,那就是“估计被人卖了还开心的帮忙数钱”呢,又或者“被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而就在两人聊着的时候,突然,监控室外面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老头看了一眼长青,长青收敛起心神,然后对着门口喊道,“请进。”

    监控室的门打开,然后一个一看级别就不低的守备队成员走了进来。

    他面色严肃的朝着老头敬了个礼,然后对老头说道,“巡察使大人,管辖大区发来的公函。”

    老头对这个好像早有预料,他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那人招了招手。

    那人连忙上前,把公函递给了老头。

    老头打眼一看,就不由的冷笑了一声。

    副官明显有点好奇,有心想看,但是却又不敢。

    而这时,老头却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直接把公函甩给他。

    副官连忙接过公函,他仔细看了两眼,顿时,一脸惊讶的看向老头,说道,“管辖大区,要求咱们办案归办案,但是不要干扰花朝节的调查?”

    “并且,要求咱们给予贵族身份应有的权利?”

    “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朝着那名报信的联邦守备队队员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而待那人走后,监控室的房门关闭,老头这才缓缓说道,“还能什么意思?”

    “要求咱们解开通信限制,让空天母舰在现实世界隐身,不影响翡翠城居民和各部门的运转,让花朝节如期举办。”

    “至于贵族的权利不就是让咱们同意金鸾和外人见面。让她可以通过别人,和白家联络嘛。”

    副官不由的问道,“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老头道,“明面上是告诉咱们,这次突发事件既然已经发生,人也已经跑了。那么当务之急不是破案,而是降低影响,和不影响花朝节的调查。”

    “但实际上是姜白两家和各方势力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条件,各方已经基本同意放他们一马。”

    “而更详细条件和利益交换,需要多方详细的了解事情的具体情况,再进行深入的谈判和编织一个‘真相’把这件事给圆过去。”

    “所以,他们需要放开通讯,和知情人联络,来搞清楚事情的真正真相。”

    副官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头则是摆摆手,说道,“好了,既然上面有了决定,那就这样吧。”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已经审讯完,没有任何异常的芬达法师和方泽,说道,“你去带人解除金鸾的禁制吧。”

    副官回过神,连忙敬了个礼

    半个小时后。

    空天母舰,金姨暂住的豪华客房。

    长青一脸笑容的,和金姨讲完了联邦守备队对她的待遇调整。

    首先是金姨身上的法禁手铐会解除,随身物品会归还,监控也都会取消。

    其次是,从现在开始,金姨除了空天母舰的保密区域之外,可以在开放区域自由活动。有任何其他需要,也可以尽管提出来,联邦守备队都会一一满足。

    最后则是,如果金姨想见谁,可以直接告知他们,他们会第一时间代为联系,并接送那个人。

    听到长青的话,金姨和这几天的状态一样,依然是面无表情,一句话不说。

    长青虽然办事嫩了一些,但是脾气却非常好。

    所以,他解释完了以后,就朝着金姨微微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那阁下,我就不打扰您了。”

    “您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找我。”

    说完,他朝着一直守在旁边,准备帮金姨解开禁魔手铐的守备队队员示意了一下,之后就起身,准备离开。

    而就在他走到门口,打开门,一只脚已经迈到外面的那一刻,金姨突然说话了。

    她叫住了长青,然后说道,“我想见我女儿。”

    听到金姨的话,长青愣了一下。然后转身询问道,“是白芷局长吗?”

    金姨微微点了点头。

    长青笑了笑,然后说道,“好的。阁下。我这就去安排。您稍等。”

    空天母舰的接送方舟速度是很快的,半个小时以后,金姨就在她的房间门口,见到了白芷。

    见到白芷的那一刻,金姨的脑海里不由的满是这几天自己在做的事。

    在沉默的这几天,她并没有闲着。

    她几乎是一帧帧的“回放”,那天晚上六名化阳阶混战的场景!

    然后又一帧帧的“回放”她和方泽在白芷办公室见面的所有过程!

    又仔细回忆了她所知道的所有关于方泽的情报、信息。

    她心中有着太多关于方泽身份的猜测,需要证明!

    有着太多对方泽的信息想要了解!

    所以,一见到白芷,金姨就连忙把她拉进了房间。

    紧接着,她在门口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以后,她反手关上门。然后对白芷说道,“带屏蔽器了吗?”

    白芷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带了。”

    金姨伸出了自己白皙的手。

    白芷打开自己的空间折叠袋,取出屏蔽器,递给金姨。

    金姨拿过屏蔽器,随手打开,放到了一边。

    然后这一刻,她一直有些紧绷的身体,这才突然放松了下来。

    她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拉着白芷,对白芷说道,“来,小芷。咱们坐下,好好聊聊。”

    听到金姨的话,白芷眨了眨眼,然后跟着金姨一起去了床边,坐下。

    两人坐下以后,金姨拉着白芷的双手,直视着白芷的双眼,认真的说道,“小芷。我问你,你对方泽,到底了解多少?”

    白芷愣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就挺了解的。”

    金姨仔细的看着白芷的双眼,像是想从里面看出到底有多少真实的东西一样。

    片刻,她突然开口说道,“那你知道他这些年的情况吗?”

    白芷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知道一些。”

    “他在低级城市青山市的贫民区长大。父亲早亡,是他母亲把一点点的拉扯长大。”

    “他小时候,生性顽劣。总是欺负邻居家的女孩。大了以后,母亲去世,他就参加了一个反联邦的神秘组织。”

    “后来,因为参加组织行动时,受伤,被我们抓获。”

    “在破案的时候,我觉得他脑子不错,加上他罪责不重。所以就把他拉入了安保局。”

    “大致就这样吧。”

    听到白芷的话,金姨眼神闪烁,像是在思考白芷透露的情报。

    片刻,她恍然大悟,然后不由的喃喃道,“怪不得啊一切都对的起来。”

    听到自己姨母的话,白芷不由的好奇问道,“金姨,你在说什么呢?”

    金姨回过神,却是没有解释。她看着白芷,然后又说道,“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他很喜欢你。然后送了你很多礼物,是吗?”

    听到金姨聊这个话题,原本一直冷静的白芷,脸不由的红了一下。

    然后她说道,“算是吧”

    金姨却没在意白芷的小女儿姿态,而是语速飞快的说道,“我记得他和我起争执那天,他说他送你的东西,价值远远超过那个超阶防御宝具和深红吊坠,是吗?”

    白芷一听,以为金姨又要讥讽方泽,所以连忙说道,“他说的是他送礼物的情谊,超过了我,不是价值。”

    听到白芷的辩解,金姨却是一副“你别骗我了”的表情。

    然后她看着白芷,继续说道,“那天你虽然给我介绍了他送你的很多珍贵的超凡宝具。但是价值加起来却远远比不上超阶防御宝具+深红吊坠。”

    “所以你仔细想想,还有没有他送你的东西,但是你忘记和莪说。”

    白芷见金姨这么认真,一时间也不好岔开话题,所以,只能也开始低头沉思起来。

    片刻,她迷茫的抬起头,然后说道,“没有了啊他就送我这些啊。”

    但是,当看到金姨那一副“你一定忘了什么”的表情,她又只能继续低头沉思。

    片刻,她突然一愣,然后抬起头,笑着说道,“对了。确实还有一件。但是根本不值钱。”

    听到白芷的话,金姨一副急切的表情,说道,“不管值不值钱。先给我看看。你带了吗?”

    白芷道,“带了。”

    说到这,她解开了外衣,然后从外衣内侧的一个缝的歪歪扭扭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护身符,然后递给了金姨。

    一边递给金姨,她还一边说道,“这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护身符。市面上很多。方泽也买了很多。”

    “他除了送给我,还送给了百灵。”

    金姨接过护身符,一边低头检查,一边问道,“那他送你的时候,就没说一些奇怪,或者和送给百灵时不同的话?”

    白芷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像说了他说这个护身符是他母亲给他的,他随身佩戴了很多年。”

    “然后还叮嘱我千万别丢了。因为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而就在白芷这么说的时候,金姨好像摸到了什么。她低头看向那个凸起的部位,然后直接暴力拆开了一条线。

    白芷见状,慌张的想要阻止,但是她的动作还是太慢了。

    等她抬起手,金姨已经一抖护身符,顿时,从护身符里掉出了一颗粉色的水晶。

    看到那颗水晶,白芷楞了一下,一时间停住了手。显然她没想到,这么一个普通的护身符里,居然还藏着东西。

    而金姨则是面色凝重的拿起了那颗粉色的水晶,打开灯,对着灯研究一会。

    片刻,她脸上写满了震惊!

    她不由的喃喃的说道,“居然是真的!”

    “果然被我猜对了!”

    “我就说有问题!”

    见到金姨那像是疯了的样子,白芷小心翼翼的问道,“金姨你没事吧?”

    听到白芷的话,金姨抬起头,目光怜爱的看向白芷,然后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问道,“小芷你喜欢他吗?”

    听到金姨这么直言不讳的话,白芷一时间有点慌,她磕磕绊绊的说道,“我,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她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从小看着白芷长大的金姨,却是看懂了一切。

    金姨看了看她,然后一边把粉色水晶重新放回了护身符里,一边沉声说道,“接下来,我说的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见到金姨这么认真,白芷顿时正襟危坐。

    金姨说道,“我怀疑方泽的身份并不简单。他很可能是司家的后人。”

    听到金姨的话,白芷懵了一下,刚想开口反驳。

    但是金姨却是伸手打断了她,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他的成长经历,你都调查过。而且也了解他的觉醒能力,并不是【黑暗】。”

    白芷连忙点了点头。

    然后金姨说道,“但是!你有想过吗?你调查的资料,很可能并不是真的。”

    “毕竟,贫民区一直是三不管地带,本身就没有完善的户籍信息。想要造假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且,你刚才所讲述的他的经历,有太多暴露的地方了。”

    她道,“我问你。父亲早亡,母亲拉扯长大。”

    “像不像,家族遇到了危险,乳娘带着他逃离了家族,到了一个贫民区之后,对外的说辞?”

    “而生性顽劣。总是欺负邻居家的孩子”

    “他小时候在司家长大,司家那时候还是西达州三大贵族。他一个权势滔天,从小锦衣玉食的贵族,从小骄纵惯了。突然到了一个脏乱差的环境,怎么可能不暴躁?”

    “一暴躁了就要发泄,以司家的地位,他怎么会在乎那些贫民们的死活?所以,当然是去欺负他们了!”

    “至于他大了以后,加入了一个反联邦的秘密组织”

    金姨深深的看了白芷一眼,反问道,“如果你是方泽,咱们家被联邦因为一个无比可笑的理由,给灭口了。你会不想反对联邦吗?”

    白芷整个人楞在那,脑海一片空白

    而听到金姨的分析,即使她想反驳,但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因为好像真的有一定道理。

    而这时,金姨又道,“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方泽真的只是一个贫民区长大的贫民。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珍贵超凡物品,送给你?”

    白芷不由的反驳道,“他,他说那是他的觉醒”

    她刚想说介绍一下方泽的觉醒能力,但是却又觉得这是方泽的秘密。她不应该告诉别人,所以连忙闭嘴不谈。

    而这时,金姨却是仿佛看穿了这一切,她对白芷说道,“他说他是靠自己觉醒能力获得的超凡宝具?”

    金姨拉着白芷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傻丫头啊。超凡宝具本身含有世界法则的碎片。”

    “世界法则的碎片,除非世界本源,要不然根本就无法凭空产生!”

    “所以,觉醒能力是无法制作超凡宝具的啊!”

    “而且!”

    她顿了顿,突然指出了这个问题最关键的一点,“就算他的能力全世界独一无二,就是特殊!可以制作超凡宝具!”

    “但是!美容人鱼不是宝具,可是活生生的灾难生物啊!而且还是记录在册的灾难生活,怎么可能凭空诞生呢?”

    “这和他的说法是相悖的!”

    白芷一下呆住了!

    她大脑艰难的运转

    对啊!美容人鱼可是生物,不是宝具啊。这个怎么可能由能力直接生成!

    见到白芷听进去了,金姨又拿出了护身符里的粉色水晶,小心的放到白芷的手中,然后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白芷接过粉色水晶,仔细看了看,但还是摇了摇头。

    金姨道,“这是【钦28】!”

    白芷惊讶的看向金姨。

    金姨看着她,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联邦一直特别重视的那种战略资源!”

    “也是咱们贵族,在融合阶晋升所需要的必须物质!”

    “而就这么一克,至少价一两千万里尼!”,金姨道,“所以,那天,他才会说,他给你的礼物价值,远远比你给他的多。”

    白芷低头看着眼前的【钦28】,双目有点失神。

    而金姨看了看她这幅样子,然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另外。你应该不知道那天我去保护方泽时,遇到了什么。”

    白芷抬起头,看向金姨。

    金姨目光悠远的说道,“在姜家那名化阳阶对他出手的那一刻。除了我之外,突然从空间夹缝和灵界跳出了四名陌生的化阳阶。然后一齐朝着姜家的化阳阶出手。”

    “那名化阳阶高手,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就被击杀当场。”

    “我不清楚方泽知不知道这件事。”

    “但是,我是亲眼见到,他的身边有高手护卫的。”

    白芷身体颤抖了一下。

    那天晚上,在“梦里”,方泽光给她制定计划,和听她讲述外面的情报了。等方泽走后,白芷才想起她都没有问事情的始末。

    而第二天,因为有外人在,交谈场合太敏感,她就更没有办法去问当天的事了。所以,最终只能默默的把这件事压在了心底。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那天的情况,结果却是一个让她猜到世界尽头,都猜不到的情况!

    四名化阳阶高手护航?!

    当场把姜家的化阳阶高手击杀?

    白芷感觉,这个场景,怎么也无法和平时天天嘻嘻哈哈的方泽联系到一起

    可能担心白芷就算这样还是不相信方泽的身份,金姨叹了口气,然后补充道,“其实,那天,我也吓了一跳。大脑一片空白。”

    “但是我事后一点点的回忆,认出了其中出手的两个人。”

    “应该,就是以前司家的余孽。”

    “因为,司家培养的高手,和其他家族不同,那些高手身上往往带有其他生物的特征。”

    “所以,特别好认。”

    “而且!”

    金姨顿了顿,继续说道,“方泽有分身能力。那天他一直用分身面对我们,他的本体却潜藏起来。”

    “虽然,我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潜藏和出现的。但那个能力的样子,非常像司家的觉醒能力【黑暗】的效果。”

    说到这,金姨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如果只有一件事,那是巧合。”

    “但是这么多件巧合碰到一切,这就不是巧合了,傻丫头。”

    她道,“你不信的话,可以等他到融合阶,试一试他,就知道了。”

    “咱们贵族的融合阶进阶方法,可是有独一无二的标志。你一试便知。”

    白芷手中的粉色水晶不由的攥紧。

    片刻,她说道,“那他我”

    她磕磕绊绊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而金姨却是看穿了她的心思。

    金姨轻轻的把她揽到了怀里,然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他是司家的人,是个好事,也是个坏事。”

    “好事是,你如果想要和他在一起,身份是匹配的。”

    “为了保持贵族血脉的纯净,和避免被世界本源排斥,各家都是默认贵族和贵族通婚。”

    “司家虽然灭亡,但是他们在世界本源那的权限应该还在。”

    “你俩的结合,理论上对于后代是好的。”

    “但坏事是司家的事太过于复杂了。”

    “当年的金雀花事件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司家当年到底做了什么?”

    “司家的那位先祖老将军,是怎么突然间过世的?”

    “联邦为什么一直逼迫司家?甚至找了个这么荒诞的理由,把司家灭门?”

    “各家贵族为什么先闹,紧接着就偃旗息鼓,真的只是因为那五十七座半神级军事基地?”

    金姨摇摇头,“不是的。那五十七座半神级的军事基地,只是证明了联邦有了和各地贵族抗衡的能力,而不是可以直接碾压各地贵族。”

    “这里面的事非常复杂。涉及了五十年的灾难,涉及了和灾难生物的关系,涉及了国家路线之争”

    说到这,她轻轻摸了摸白芷绝美的脸蛋,说道,“而你又这么天真我真的担心,你在里面出问题啊”

    “”

    ““

    一个小时以后,白芷是头脑一片空白的出了豪华客房。

    而在她身后,金姨站在门口,看着她那失魂落魄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金姨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琢磨了两天的事,居然真的会成真。

    说实话。她是真的震惊方泽的身份。

    她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再次遇到司家的人。

    以前,她只是以为是一个穷小子想要高攀她们家的掌上明珠。

    她心中是有着棒打鸳鸯的想法的。

    但是,现在她反而犹豫了。

    不管怎么说,落魄的“王子”始终是王子。

    当年的事即使内幕那么多,但联邦做的也确实过分了,同情或者倾向司家的人可是并不少。

    尤其是,现在十二年过去了,仇恨随着时间渐渐泯灭,而怀念却渐渐加重。

    再加上,联邦大议长在事件后的第二年就引咎辞职,没有了这个直接参与者,很多事都有了回旋的余地。

    所以,好像危机中还蕴藏着一丝生机?

    即使,深思熟虑如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妥善处理方泽这件事

    白芷失神的走出了走廊,刚拐过拐角,副官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朝着白芷点头示意了一下,副官询问道,“白局长是准备回去了吗?我们提前给你安排一下接送方舟?”

    听到副官的话,白芷回过神。

    她手捏了捏一直攥在手里的护身符,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荷包。荷包里,有她今天听说要来,所以装着的方泽让她查的【花朝节】资料

    片刻,她抬起头,然后对副官说道,“我可以去见一下方泽吗?”

    听到白芷的话,副官笑着说道,“当然可以。”

    “那我先领您去会客室。”

    说着,他领着白芷前往了上次那个豪华的会客室。

    10分钟后,方泽也就在两名联邦守备队队员的保护下,来到了会客室。

    到了会客室,见到白芷,他明显也有点意外。

    显然,他并没有和白芷约今天见面。

    所以,在冲副官点了点头以后,他坐到了白芷身边,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副官见到两人要聊天,主动离开了会客室,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而待他走后,白芷看向方泽,然后她先把屏蔽器打开,紧接着,她把手中的护身符拿出来,放到了方泽面前。

    看到白芷放到自己面前的护身符,方泽不由的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就想起,这个护身符是他为了赚“信用点”借给白芷的。里面放着一颗【钦28】。

    而想起【钦28】,方泽就不由的想到了自己昨晚获得的【贵族融合阶进阶仪式】。

    在那个仪式里,每一级进阶,都需要【钦28】的辅助。

    而从高阶觉醒者进阶融合者,恰好需要一克【钦28】。

    他当时,还琢磨着,怎么能找个机会,从白芷手里,把这一克承诺给复兴社的【钦28】拿回来,先自己用了。

    等事后,再从别的地方搞一克给复兴社。结果没想到白芷居然自己送回来了。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拿起了那个护身符,轻轻摸了摸。

    结果,一摸之下,方泽觉察到了不对劲。

    因为这护身符明显被人打开过,连线头都还漏在外面,非常的粗糙。

    方泽心中一突。

    难道【钦28】被人拿走了?

    这么想着,方泽连忙拉开护身符,往里看了一眼,【钦28】还好好的存放在里面。

    方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松了一口气之后,他紧接着又感觉不对劲。

    咦?【钦28】还在?

    那白芷这不知道了里面藏的东西?

    这么想着,方泽一颗心不由的提了起来。他看向白芷,然后斟酌着问道,“你知道了?”

    8500字。没写到万字。明天继续努力。月底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