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之军娘在上 油爆香菇

599:做得漂亮一些(中)

    仲孙沅不喜欢随便承诺,可一旦许下承诺,那就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完成,这不仅仅关系因果,还因为她的原则。既然许诺万景宸会漂亮做完这件事情,那她就要将事情做到最完美。

    “我把自己搜集到的信息都藏在心脏左侧细胞的基因序列之中,希望它能帮到你忙。”万景宸说话十分困难,然而那双眸子却依旧灼灼有神,带着无尽的信任以及期许,他知道仲孙沅已经看不见了,然而她的“心”可以“看”到,“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办得漂漂亮亮。”

    仲孙沅傲然一笑,“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养病,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万景宸虚弱回应,安安分分躺了回去,胸口起伏的频率比正常快一些,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糟糕了,连幼儿的水平都不到,想要恢复以前的状态,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万景宸吃痛地扯了扯嘴角,声音嘶哑地应答,“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隐藏在基因序列中的消息并不好提取,不过姜雅这边的设备十分健全,仅用了一晚上便将隐藏在无数段基因序列中的信息提取出来,逐一排列,然后用源密码校对翻译。

    工程量浩大,然而等她拿到那份完整信息的时候,再浓郁的疲倦也消散退去了。

    “有了这个,成功的把握会大很多,拿到关键性证据,我们的部署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仲孙沅笑着弹了弹手中那叠厚厚的仿真纸质文件,上面的信息若泄露出去,绝对会掀起联邦从上到下的地震灾难,不过这种两败俱伤的结果不是仲孙沅要的,她要的是天脑自取灭亡。

    该做的部署已经一环扣一环布置好,剩下来的时间,她只要坐下来安心看好戏上演就行。

    姜阮笑着将手扣着她的手指,葱白细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手心,轻飘飘得像是猫儿挠人一般,“这些事情再重要,那也得好好休息一会儿。万景宸有姜雅看着,你不用担心他的安全。”

    “我还撑得住,别说这么一两天不休息,就算是接连十几天不眠不休都没事。”

    怎么说她现在也已经恢复至元婴期实力,肉身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完全脱离“凡人”的标准,睡眠对她来说早就不是必需品,休不休息并不重要,她也不需要依靠睡眠恢复精力。

    姜阮哑然失笑,声音温和中带着几缕蛊惑的味道,“十三娘怎么还是那么迟钝?”

    “我哪里迟钝了?”仲孙沅驳了一句,耳边却传来姜阮闷声轻笑,令她觉得疑惑不解。

    “这还不算迟钝?”姜阮笑着叹了一声,他已经不指望仲孙沅能主动了,唯有他主动上前,令她开窍,“我知道你不需要休息,但我想与你单独相处,没有旁人干扰的那种。”

    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对情侣都有这种感觉,时时刻刻都想看到那个令自己心悦的人,对方稍微离开视线,就会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仿佛做什么事情都无法集中,满脑子都飘着对方的身影,唯有真正看到对方,触碰到那人,浮躁不安的心才会安稳下来。

    他的眼睛的确看不到,但他可以用手触摸,用心去感受对方的气息。

    姜阮过于直白的话,哪怕仲孙沅想要装自己听不懂,也没法避开,总觉得老脸有些滚烫发红。也不想想自己内里是多少岁的老人精了,竟然还会因为一个少年的直白话感到害羞?

    “你这么说,我总有种自己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的感觉……”仲孙沅开玩笑着说,“以后时间多得是,等事情彻底结束了,说不定你还会觉得我脾性太过无趣,觉得懊悔……”

    她知道姜阮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这话也就说笑而已,然而姜阮却有些当真了。

    “不会觉得你无趣……”姜阮唇角翕动,内心仿佛有一股说不出的冲动,手掌紧紧握着她的手,仿佛不这样拉着她,对方就会变成空气消失不见,“……永远也不会有这种想法。”

    仲孙沅收敛脸上的笑意,回握他的手,发现对方手心已经冒出一层冷汗。

    “阿阮,我知道你的意思,以后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仲孙沅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只觉得方才的姜阮有一瞬的陌生,然而等她细想,似乎那又是她的错觉。

    阿阮似乎在怕什么……仲孙沅突兀地产生这种感觉。

    似乎从三世镜幻境之后,姜阮就变得有些敏感多思,一般时候看不出来异样,然而每当触碰到什么话题的时候,就变得患得患失,仲孙沅问他,他也含糊其辞,没有正面回应。

    若是按照正常流程,这个时候仲孙沅应该着手准备军校入学的手续,然而万景宸手中的消息来得太及时,令她临时改了计划,转而让太叔家族出面向军校请了好几个月的长假。

    “以目前得到的消息看,天脑在暗中拉拢许多人类联邦的盟友种族,这些盟友都是联邦平时不会刻意防备的。若是他们在关键时刻突然倒戈,肯定会十分被动……除了天脑自己组建的势力,其他被它拉拢的势力肯定都不知道它的真实身份。换而言之,天脑如今还没暴露自己的存在,拉拢这些势力的时候,应该是用其他身份,以利益诱导那些势力背叛联邦。”

    只要不是天脑自己组建的势力,而是它用利益换取而来的友军,那就存在策反的可能。

    好比天脑蛊惑艾里奥所在的狂鹰一族,这个星际异族人口不算多,然而拥有的战争财富以及精锐却十分可观,并且他们还拥有强大的作战行动能力,一旦为敌,也会十分棘手。

    尽管仲孙沅没有仔细说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可姜阮却听得明白,她要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

    “这种交涉的事情,也可以交给姜家或者太叔家族处理,再不行,让曲家出面与那些势力交谈也行。你暗中过去的话,要是他们不信或者生出其他伤害你的心思,你该怎么办?”

    尽管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种古话,但也不至于这么玩命,主动去暗中投靠天脑的势力。

    “放心,我避不会一个人行动,哪里那么蠢,不懂得保护自己?更何况,天脑现在致力于抓我,我若是真的入学了,到时候就相当于生活在它的监视之下,一举一动都要受限制。与其这样,还不如暗中抹去踪迹,先将那些势力稳住或者策反,最大限度降低天脑造成的危害。”

    按照司马脩给的消息来看,天脑不可能放过仲孙沅,她要是真的光明正大入学,反而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更加重要的是,天脑拿她没办法,保不准会向她身边的人下手。

    若是她抹去自己的踪迹,潜藏在暗处,天脑就算气得跳脚,暂时也不会伤害周围亲友。

    姜阮知道仲孙沅的用意,然而心中仍旧有些淡淡的不舒服,甚至还有些没由来的惶恐不安。

    “我知道我无法改变你的主意,但是……一切以自己的安全为重。你若是出事了,最得意的人只会是天脑,伤心的人,只会是元帅阁下、君沂以及你的朋友……还有我……”

    说完,姜阮从轮椅暗格中取出一样东西,对着仲孙沅的方向递了一些,“带上这个吧。”

    那是一只长条形状的黑木黑子,材质不可考证,看着分外厚实,盒子上面纹刻着古朴绚丽的云海图案,巍峨高山穿破云层,万丈光芒映照云海,隐隐约约,上面似乎还有一座殿宇?

    仲孙沅神识一扫,将黑木盒子上面的纹路仔仔细细看了个“清楚”。一座殿宇经由神识在她脑海猛地闪现一瞬,正要看清楚,却发现那地方哪里还有什么殿宇,只是高峰上的松竹。

    “这是什么?”仲孙沅将黑色盒子接过来,入手的温度没有预想中的冰凉,反而带着很舒服的适宜温度,重量却比想象中沉重了好几倍,手指在盒面抚摸,也没发现什么殿宇……

    她刚才是神识疲倦,不小心产生错觉,这才将松竹误认为是殿宇?

    “这是姜家负责保守的家族守护者天域九重图,我偷偷带出来的。我慎重想过了,这东西放在姜家恐怕也不安全,还不如交到你手里,由你来保管。”姜阮温和一笑,似乎拿出来的东西只是普普通通的小饰品,而不是关系到一整个氏族传承的重要信物。

    仲孙沅将黑盒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卷蓝白相间的厚重画卷。

    与想象中不同,这幅画卷没有任何异样的地方,神识扫过去,更是激不起半点儿反应,丝毫没有一件神器该有的样子。若不是姜阮特地这么说了,她还以为这是普普通通的画卷。

    “这就是……天域九重图?”仲孙沅哑然,之前姜阮的确提及过要将这件东西交给她,不过她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东西在姜家手里很安全,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做了。

    “嗯,家中有很多一模一样的仿品,不过唯独这件是真的。”姜阮蹙了蹙眉心,“因为多了颗心眼,我命人检查过仿品,似乎都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可见姜家内部一再清理,依旧不干。”

    这也是姜阮决定将天域九重图暂时交给仲孙沅保管的原因之一。

    仲孙沅哭笑不得,“可你不怕我被天脑抓到,到时候几件神器都一股脑落到它手里?”

    她抬手将画卷从盒子取出,手心触碰画卷的一瞬间,原本毫不起眼的普通画卷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一股悠远苍老的厚重气息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涤荡开来,瞬间又消失无形。

    “这是……”仲孙沅还没说完,卷轴已经自动钻入她的神识之海,悬浮在听竹琴身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