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工业之动力帝国 滿楼红袖招

第268章 土豪的计数单位

    梁远站起身,打算去食堂,不过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电子束直写这技术完全可以用到超算上啊。

    港基集电的超算产量已经够低的了,就算用电子束直写来生产哪怕生产效率再低,也不会比现在凭运气爆精英芯片来得更不靠谱。

    有了新方向的梁远先把段子吃饭什么的都丢在脑后,回身又坐了下来。

    “嗯,一会王欣姐回来之后,你俩谁再出去一下,和方伟林说,我们可以采购一两~,不,至少先来十台电子束直写光刻机,不过他们整个团队必须过来驻厂,国内产品研发成功的要求你们也知道~”

    共和国科研有句大实话,叫做先解决有无问题,然后再考虑是否好用问题。

    由于共和国的基础科技底子薄弱,外加评审制度没涉及到市场应用的缘故,方伟林带来的0.5微米电子束直写光刻机的定型,很可能就是光刻了几个8086级别的芯片,甚至在晶圆上刻了几条0.5微米的线条,然后就直接宣布研发成功。

    至于在批量生产中如何同其他设备联动,如何提高成品率肯定是没条件和资金考虑的。

    换句话话说,方伟林极力推荐的光刻机在港基集电的标准之下绝对是个半成品,所以梁远才会提出整个研发团队过来驻厂。

    “大少是打算~??”刘飞扬的话只说了半截。

    “超算的大流量路由器用电子束直写上全新制程,如果可能超算也上全新制程。”

    港基集电目前运行中的晶圆生产线都是国内八十年代引进技术的失败产品,算是用破烂拼凑出来的玩意,压根就没有涉及到掩膜模板这一块的电子束直写,港基集电的掩膜膜版都是送海外代工厂加工,虽然价格贵,不过分摊到国内那无比庞大的芯片生产数量上也显不出什么来。

    远嘉管理的本身又千头万绪的事情极多,梁远这种技术小白压根就不知道掩膜模板的加工细节,因此当初超算产量限于制程技术无法扩大产能时,梁远只能干瞪眼。

    倒是苏良宇等人知道电子束直写技术能突破超算的产能瓶颈,问题在于芯片掩膜设备这一块的市场本身就不大,目前全球的市场容量每年顶天十台,这种近乎手工精英化的装备,直接导致了电子束直写光刻机的价格居高不下,海外最便宜的一款都是400万美元起步。

    更坑的是,老外也不是傻子,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哪怕是进口了,也和进口的海外超算一样,只能用于民用项目或者科研教学,会有老外的技术人员跟厂入驻监督,苏良宇也不敢冒着巨大的风险把这玩意用到超算的批量生产上。

    “大少这思路反应可真快~”

    刘飞扬竖起大拇指拍马屁。

    梁远白了刘飞扬一眼,说道:“假模假样的一点诚意都没有,这水准和王欣姐至少差了五十个聂晓天~,我才不信你们没动过用电子束直写技术突破超算产能瓶颈的念头。”

    换个情景王欣、刘飞扬、聂晓天或许会当时和梁远提及电子束直写技术可用于超算生产的事情,可今天两只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大蝴蝶结一直提醒着三人,老板和老板娘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还是早跑为妙,三人都明白共和国国内哪怕忽然冒出来了电子束直写光刻机的成品,但不合港基集电的心思几乎是一定的,早晚得要大改东西,汇报的时间有很多,不差眼前这一会。

    倒是在梁远口中躺枪的聂晓天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刘飞扬,成为某种事物的衡量单位,都一比五十了,也不知道这货得意个什么劲。

    整个时代的历史进程都在梁远心里装着呢,好歹梁远也是站在了未来的肩膀上回首现在,动动心思梁远就把苏良宇等人没和自己提用电子束直写技术改变超算困局的因由想了个通透。

    “我想想,你们没把这个突破超算产能瓶颈的可能报上来,大概是就算能买来,老外看设备也看得很紧吧,呃,我们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蛮多的~。”

    远嘉和一千所虽然在现实里被梁远竭力分开,但在梁远心里其实就是一体两面,想想一千所捣鼓的那些东西,哪敢让老外参合进来。

    梁远边说话边站起身,不过转眼又一次坐了下来。

    “我还是不出去了,方伟林今天心情的大起大落还是蛮多的,我就不出去凑热闹了,刘飞扬,你去告诉他买十台这件事。”

    听梁远这么说,房间里的人都笑了起来,王欣出去完全是打击方伟林,告诉说改行吧,你干这个没前途的,估计这会方伟林大约是刚刚接受了现实,然后刘飞扬出去又把项目原地复活了,告诉方伟林先来十台试试水。

    这年头,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全球的年销量也就是十台,从地狱到天堂方伟林不激动才怪。

    刘飞扬点头出去通知方伟林起死回生,梁远看着聂晓天缓缓说道:“我打算找一些散热方向上的人才塞你下边的项目组里,我们的制程技术落后,以后消费品散热肯定是个大问题,耗电这个先不考虑,散热这块趁海外还没重视起来我们提前起步。”

    “风冷这块上军工,找我妈那边要技术,华晨现在的风扇实力肯定全球第一,其他的水冷、油冷啥的一起上。”

    连掠型风扇这个**ug都被李远铃搞定了,梁远说华晨风扇技术全球第一可真不是吹牛,这块技术起码吊打太平洋对面三年时间。

    “大少,上军工技术会不会那啥啊~”

    聂晓天有点担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儿,你这边只管派人找华晨要最新的技术,其他的我来搞定。”

    梁远露出了一个十分符合霸道总裁人设的笑容,看得聂晓天直抽凉气,和梁远混在一起久了,聂晓天敢肯定梁远是在转着什么坑人的心思。

    和聂晓天聊了一会设备散热和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创意,梁远还是有点担心电子束直写技术的事情。

    梁远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心长草了,我打算出去看看电子束光刻机的事儿,希望方伟林的心理素质额外的高。”

    听梁远这么说,房间里剩下的几人相视一笑,纷纷起身向外边走去,聂晓天边走边道:“大家的注意力最近都在国产设备工业化生产和联邦德国新制程引进上,都没怎么关注电子束直写技术。”

    梁远倒是理解聂晓天的说法,电子束直写技术从诞生的那一天就没越过大批量生产的门槛,港基集电肯定是以稳定的大批量工业化生产为主,国产化的光刻机自然也采用了国际主流的步进式光刻机。

    方伟林被安排到了梁远楼下的会议室,也不是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会议室门没有锁,梁远几人来到会议室门前也没刷卡,轻轻一推就走了进去。

    不算大的圆形会议桌旁,王欣和刘飞扬坐在一端,方伟林带着自己单位的下属坐在另一端,会议室里寂静一片,方伟林正微皱着眉满脸纠结的想着什么,连梁远几人悄悄的进来都没发觉。

    梁远也没往会议桌前边凑,随便找了把椅子坐在王欣身后,刚刚坐稳王欣就回手递过来了一个笔记本,梁远接过来一看是王欣自己做的简略记录,能充当会议记录用。

    和梁远说得差不多,方伟林的心情真和做了过山车相仿,王欣出面接待时方伟林很是兴奋,自己一番辛苦总算没白费,终于找到能说上话的港基集电高层了。

    王欣、刘飞扬、聂晓天都不止一次上过国内的电子行业杂志,方伟林第一时间就把人认了出来。

    话说共和国国内的电子行业杂志几乎成了港基集电的专属企业杂志,电子行业技术更新极快,国内能勉强跟上国外更新节奏的只有港基集电一家,不报道港基集电难道去报道某某所成功仿制了80186。

    如果不刊登港基集电的消息,杂志怕是都没人去看了,除了这点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推动着国内电子行业杂志向港基集电企业杂志进化。

    这个原因就是金钱,哪怕在九十年代初期,芯片从沙子到成品也要经历三百多到工序才行,梁远既然立志推动制程技术国产化,除了光刻机、蚀刻机、离子注入这些核心器件之外,类似换气泵、车间工作小车、打磨、封装、化学制剂等设备物料全部都需要。

    火炬计划的开启主要是针对核心装备,其他边边角角的小技术港基集电都是从国内电子杂志上寻找合作伙伴。

    九十年年代初期的共和国厂所还是蛮羞涩的,不好意思大张旗鼓的打广告给自己吹牛,所谓的广告都是先发一篇类似软文的东西。

    文章先谈国际业界牛逼大佬的开发进度,再谈国内友商的山寨程度,最后才是本所技术如何如何,中间还穿插一点艰苦奋斗的感人事例,最后还要豪气的表示来我厂所商谈合作者吃喝免费。

    港基集电就是从国内电子杂志的广告软文顺杆子摸伙伴,一口气找了上百家,这种直接导致全行业震荡的大事哪里能瞒得住,当有人发现港基集电寻找合作伙伴的渠道之后,共和国所有电子行业杂志的软文(广告)费顿时大涨,从几百块一期直接蹦到了几千块一期。

    方伟林跑来港基集电大门口堵人,某种程度也和电子行业杂志的广告软文涨价有关,港基集电大水漫灌似的撒钱行为本行业根本瞒不住,方伟林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问题在于港基集电内部已经毙掉了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在港基集电内部的主流地位,方伟林通过电话沟通了几次不仅连中层管理人员都没联系上,任何积极意义上的反馈信号都没得到。

    没办法的方伟林又把主意打到了电子杂志的软文上,结果悲催的发现原来几百元的广告费已经涨到了七千多块。

    如果没有梁远出现共和国建国的前五十五年历史上,在集成电路领域累计投入的纯研发经费大约为50亿人民币,平均每年不到一亿。

    这一亿经费分散到全国进近百家电子研究院所和集成电路制造三百余道工序上,每个院所和工序能分多少钱都惨淡得不好意思计算。

    方伟林所在的四机部八四一所光电科某种程度上算是九十年代共和国典型的科研院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所里没有国家重视的骨干研发项目,但也没沦落到所有经费都去养人头的窘境。

    除掉人头费和设备更新维护等等其他,每年全所能在研发领域投入一两百万的闲钱,当然这份百十万的研发闲钱可不是都给电子束直写技术的,八四一所除了光刻机,芯片封装设备和直拉式数控单晶生长炉也是八四一所的研发方向,

    在方伟林接手光电科之前,光电科在老科长的带领下已经搞了九年的电子束直写光刻机,直到今年年中设备首次成功试运行之后,光电科的老科长才欣慰的退休。

    经费这东西本来就就少,大家自然是争得厉害,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定型之后,该退休的退休该晋升的晋升,总不能还占着大笔经费耽搁其他科室人员的个人进步,除非方伟林能用电子束光刻机给所里带来利润。

    原本方伟林也是一筹莫展,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全球全年十来台的市场空间,八四一所做梦都不会认为自己能够挤进去。

    然后,港基集电在共和国电子领域扔了一颗超级大的炸弹出来。

    由于项目到了最后的冲刺接阶段,原本就不多的研发经费花的有点不仔细,结果八四一所的光电科的全年经费上半年就花光了,如果几百块的软文广告费科里大家集资凑凑也就凑了,哪怕没效果丢水坑也没啥,这软文广告费用一涨到小一万不论是集资还是扔水里都不是方伟林能简单决定下来的事情了。

    好在方伟林执行能力特强,发觉所里的事情复杂了之后,直接采用了最简单最缥缈也是最笨的方式,来港基集电上门堵人。

    也算是方伟林运气好,来南湖科技园才两天,就遇到了梁远和双胞胎,又恰好听到三人闲聊,方伟林本着厚脸皮的思想一试没想到还真试成功了。

    王欣和方伟林说改行的时候方伟林当时是真死的心都有,好不容易看到大腿就在眼前伸手就能挂在大腿上,忽然被通知你带来的螺丝型号不对,大腿拒绝搭载,这心情都简直了。

    被打击的方伟林和王欣喋喋不休的介绍着光电科的研发力量有多强,有多么的省钱,只要给点经费肯定能把现有的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完善到满足工业化生产的程度。

    出于礼貌王欣安静的听着,听了一大半,刘飞扬又进来宣布了一个让方伟林直接闭嘴惊喜到爆炸的消息,港基集电又改变计划了,决定从八四一所采购十台电子束直写光刻机,刘飞扬爽快的让方伟林报价,没什么问题就直接签合作的合同。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方伟林直接不说话了,来之前方伟林千算万算也没想过能一下子卖出去十台光刻机,原本方伟林觉得能卖出去一台让港基集电试试水就满足了。

    这价格该怎么报,一下子卖出去十台光刻机,万一报高了自己可就成了全所的罪人了,梁远进来时方伟林正纠结着呢。

    梁远看完王欣的文字记录对房间里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看了一会方伟林的沉默纠结,梁远小声问自己身前侧方的刘飞扬。

    “刘飞扬,你没丢个大致的采购价格过去么?”

    “后勤支援中心的精算处和数据处的人都没来,报多少我心里也没数啊。”

    刘飞扬小声的回答着梁远的问题。

    由于梁远打算培养相关产业链的缘故,港基集电对外采购国产设备时给出的价码都比较宽松,为了避免利益输送的可能,实际采购价格由后勤支援中心的精算科、数据科、港基集电采购部,港基集电抵对口的相关技术部四部门联合确认。

    会议室里实在是太静了,梁远和刘飞扬窃窃私语终于吸引了方伟林的注意力,这会方伟林才发觉那个堪称自己大贵人的少年也来到了会议室看热闹。

    方伟林隐约听见价格、采购等寥寥数语,心里终于下了决定,光刻机卖不出去光电科哪里还有什么未来可言,赚不赚钱都是次要的,先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方伟林算了一下这些年所里在光刻机项目上的投入,九年时间平均每年四十万,加上人头费设备维护大概花了不到五百万,如果光刻机能量产十台,方伟林有信心把成本压缩到每台两百万以下,毕竟光刻机已经定型越过了试错这个大麻烦,生产成本快速下降是肯定的。

    如果成本能快速的压缩到两百万以下,压榨一下所里的技术能力,光电科还有可能混一笔小横财发发年终奖,方伟林咬了咬牙决定就按两百万一台报。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方伟林吸引了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目光,不过方伟林张了张嘴打算说出两百万这个数字时,由于紧张得嗓子发干方伟林没发出任何音节。

    发觉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给出答案,方伟林一着急直接伸出了两根手指在身前用力的顿了几下,示意光刻机两百万一台。

    梁远看着方伟林已经干燥得起皮的嘴唇,知道这位是紧张得嗓子发干暂时失语了,回头示意自己右边的宁婉嘉去接一杯水过来。

    看到方伟林有力的伸出两根手指,梁远压制不住心里的兴奋,脱口而出的说了一句:

    “两千万一台么,好便宜啊。”

    “嗯,是挺便宜的~。”

    “比国外的便宜多了~。”

    “还是批量采购划算~。”

    随着梁远两千万的话音落地,王欣,刘飞扬,聂晓天先后把这个价格给实锤了。

    方伟林人都傻了,在方伟林眼里,梁远脱口而出的两千万没什么,后来王欣、刘飞扬、聂晓天三人的认可才让方伟林极度找震惊。

    别的不说,这三位加到一块能调动的研发资金肯定超过十亿,比共和国全年的电子行业研发经费都多,这三位一开口两千万这价格几乎就是板上钉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