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改天换地 永远的大洋芋

第2219章 敲打与大饼

    车辆在往前开,道路两旁的房舍和树木缓慢的往后延伸,而在车内,却没有一个人说话,通往牛棚乡的道路上,除了皮卡车发动机的突突声,似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

    陈康杰靠在车窗上,闻着那厚重的乡土气息,目光迷离而深邃。

    一场送行,让陈康杰觉得自己的心灵被圣水给洗涤了一遍。让他开始思考自己人生的价值。

    上天让自己重生,给了自己一个神奇的重活一次的机会,难道它就是想让自己风光的活一回?难道自己的生活和奋斗,就是为了那所谓的名和利吗?陈康杰不刻意追求名利,但是在客观上,他还是没有逃离那个世俗的怪圈,即便他已经尽可能的低调和帮助他人。可是这够了吗?

    是的,就一句话,够了吗?如果真是那样,那陈康杰应该觉得满足。可是他怎么就找不到一点满足的感觉呢?

    “这画面真的太感人了。”十来分钟后,开车的庞辉开口打破了沉闷寂静的氛围。

    “是啊,杰少被万千粉丝围聚的时候,我都没有那么感动。”熊自强回应道。

    “杰少,你是不是也是这么认为的,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庞辉抬头看了后视镜中的陈康杰一眼,然后将话题引到了他的身上。

    庞辉当然看得出陈康杰此时心里的沉重感,就因为这样,他才希望通过谈话让陈康杰将其冲淡。

    “因为这些孩子们是最纯粹的,最自然的,最真实的,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利益和虚荣的影响。”陈康杰几秒后,脱口而出这么一段话。

    “杰少,你以后还会真的来这个地方吗?”熊自强适时的问道。

    “会来,我不能做那种言而无信的小人,只不过,等我再来时,还能不能见到这些孩子,那估计又另当别论了。”陈康杰笃定中带着伤感说道。

    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所有人都会在人生的道路上陪伴着自己。每个阶段都会遇到每个阶段该遇到的人,而绝大部分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人,都只是我们人生道理上的匆匆过客而已。

    有一句恋爱中很存在争议的话,叫做“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这句话用在爱情当中,或许并不是那么正面和恰当,但是,用在每个人的人生路上,倒是很贴切。对于那些不能够与我们天长地久的人,我们在当下要珍惜,因为那也是我们每个人会议的一个重要部分。

    “那倒也是,相信你下次再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不是目前的样子,今非昔比和翻天覆地倒是极可能出现。”熊自强说道。

    “那是,杰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一段时间,这里当然得留下杰少的印记。”庞辉难得的说了一句很有哲理性的话。

    “瞧你说的,你以为我是神啊,我走过的地方就会成为庙宇或者神山?”陈康杰哭笑不得的斥了一句。

    “哈哈,我看也差不多,你想想看,你生活过的地方,哪里不是发生了巨变,六只,以前多小的小城,现在,一片繁荣,六水盘,各种产业雨后春笋版的冒出来,而且还建起了全国规模最大的私立大学,筑城,光在一片荒凉之地上冒出来的高新科技城就足够让人惊叹,工商大学,因为你的缘故,规模变了何止几十倍,所以啊,街子这个地方估计也会差不多。”庞辉笑着由衷的赞叹道。

    “辉哥,你是担心我不出力所以给我用激将法吗?”

    “杰少,我哪敢对你用激将法啊,我知道你已经在着手了。说实在的,这里穷是穷了点,可是这里的人真的好,我也跟着你住了一个月,我也是有感情的呢。”庞辉边开车边说道。

    “注意靠边,前面来了一辆拖拉机,让它先过吧。”此时,熊自强看着前方的道路提醒道。

    在道路比较窄的情况下,错车是一个难题,不是每个地段都能够错车的。恰好陈康杰他们目前这段稍微宽一点,熊自强才有这样的指示。

    就在陈康杰他们停车等候的时候,前面那辆十分老旧的拖拉机冒着黑烟突突突的步履蹒跚着。

    隔老远看,还以为他那么慢是拖了多重的物品,等他近了,才发现,原来拖拉机上就拉了一些竹竿,只是在竹竿上还坐着一个人而已。

    “咦,怎么会是他?”仔细看了看那个坐在竹竿上的“乘客”,熊自强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强哥,怎么了?”察觉异样的陈康杰问道。

    “杰少,那个姚书记的秘书来了,就坐在拖拉机上面。”

    陈康杰撑起身一看,还真是,高辉此时就坐样难看的半坐在拖拉机后面,当他看到路边停着的皮卡车,一下子从拖拉机上站了起来,还差点被颠簸给弄摔倒。

    “停一下,老哥,麻烦停一下。”当拖拉机距离皮卡车只有五六米距离时,高辉兴奋的朝衔着一根烟杆的拖拉机师父大喊道。

    那拖拉机的噪音是非常大的,高辉要是不声音大点,人家根本听不到。

    果然,高辉连续叫了几次,等拖拉机都快从陈康杰他们身边擦过去了,司机才听到,一脚将拖拉机停了下来。

    拖拉机一停,高辉就从上面纵身跳了下来,随便掏了一张钱塞给拖拉机司机,就奔到陈康杰的车门前。

    “陈杰少,终于来得及,幸好没有错过。”看到陈康杰,高辉显得十分激动。

    “高秘书,你怎么来了?那么快你就调任了吗?”陈康杰问道。

    “没有,调令还有两天才会下来,我这是提前来摸底的,顺便看能不能在你走之前预见你。”高辉不加掩饰的实话实说。

    “哦,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我咯?”

    “是的,的确如此。”

    “上车吧,既然这样,那街子那边你就找时间再去吧。”陈康杰于是让了让,将一个位置空出来给高辉。

    高辉兴奋的拉开车门,上车来小心翼翼的坐在陈康杰的旁边。

    连续半天的长途跋涉看来没有白费,这是高辉目前的心理反应。

    “看来姚书记将我是谁告诉你了。”车辆继续往前开,陈康杰却和高辉坐在后面聊了起来。

    “是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杰少你会亲自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而且一住就那么长时间。”

    “这没什么的,多走一些地方,也能增长见识。以后你到牛棚,是乡长还是书记啊?”

    “姚书记告诉我,第一年,让我书记乡长一肩挑,一年之后才卸去乡长职务,说是这样方便我工作上手,提高效率。”高辉老实的回答道。

    别看陈康杰年纪比高辉小好多岁,可是在陈康杰的面前,高辉反而像是一个后进一般。

    “嗯,这样也好,那高书记,以后牛棚这边就拜托你费心了。我主要是一时真走不开,否则我都自己想来做。”陈康杰平静的说道。

    “我一定尽心尽力,绝对不让您和当地百姓失望。”高辉坚决的表态道,“如果是您来做,我相信成效一定会比我来得快和大。”

    陈康杰挥了挥手,像是将高辉的吹捧给挡开一般:“我根本没有实际的政府工作经验,相信姚书记已经将我的方案给你了,如果在实际工作中,我的方案有不可行之处,我希望你能够实事求是的以现实状况为准,咱们不搞教条主义那一套。只要是有利于当地的发展,你都可以放开去做。”

    从高辉对自己的恭敬程度,陈康杰还真的怕他生搬硬套,不讲实际,而且理由还极有可能是坚决落实自己的方案。所以陈康杰提前给他做松绑,他希望自己的方案能够对高辉有用,可是又不希望对他造成束缚。毕竟陈康杰并不敢保证自己短短一个月得来的规划就完全正确。

    “我会的,如果有需要调整或者增加的地方,我一定会向你请益,到时候你别吝于赐教才好。”高辉放低姿态说道。

    “咱们不存在赐教不赐教,交流沟通而已。你上任之后,我本来给你准备了五千万的启动资金,不过现在我决定增加到一亿,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将这笔钱给用好,用活,另外,我更不希望这笔钱会有些落入私人口袋。”陈康杰这是在送礼和敲打了。

    牛棚乡目前每年的收入不超过三百万,而陈康杰一下子相当于给了三十倍的资金。如果有了这笔钱,还发展不起来,那高辉也可以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了。当然,如果他要是打这笔钱的主意,那估计就不是到凉快的地方呆着那么简单。

    “你放心,我一定会仅仅的盯着,保证这笔钱不会有任何差池,绝对一分不少的花在老百姓的身上。”高辉心中一喜之后,立刻就心中一紧,急忙说道。

    “那就好,如果你能够一任做出成效,那我会给姚叔叔举荐你,或者给省里的领导举荐你。”陈康杰敲打之后,也给了高辉一个远大的大饼。

    这给姚哲举荐还是给省里的大佬举荐,那就要看高辉的成绩如何了。当然,不同的举荐,结果也一定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