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刀碎星河 猪小小

第1734章 好久不见了,大家

    出去后,林峰很快找到队长三人。

    正如自己所料,他们正在寻找自己,害怕自己中了袁立天的诡计,被其埋伏。见到自己无不长吁一口气,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阿峰你没事就好,刚才你真的是太鲁莽了。”北涧轻声责怪道。

    林峰心中一暖,知队长是关心自己,点点头:“我知道了,队长。”

    “真是被你吓死了。”翌如薫魅眼一翻,嗔怪了几声,遂尔美眸闪烁,好奇道:“对了阿峰,袁立天呢?”

    “死了。”林峰应道。

    唰!

    众人面色顿时一变,夹杂着兴奋和不敢置信。

    “真的死了?”北涧呼吸急促,激动道。

    林峰轻嗯。

    “阿峰你也厉害了吧,一对一竟能杀死袁立天!?”翌如薫望着林峰,大大的眼瞳扑朔闪动,佩服得五体投地。

    “和我无关。”林峰笑道:“其实,他是被一头五星邪兽偷袭至死的。”

    五星邪兽!

    众人无不深吸一口气。

    “什么五星邪兽那么厉害,连袁立天都能杀!”北涧惊奇不已。

    林峰遂尔将那神秘沼泽中发生的事娓娓道来,直听得北涧三人惊叹不止,面面相觑,过程着实离奇,便是林峰当时也是怔了好一会儿。

    “堂堂一个五星强者,竟是这等死法。”北涧叹道。

    “那头沼泽邪兽好厉害的天赋。”翌如薫唇瓣轻抿,美眸泛光。

    “不一定是天赋。”北涧道。

    林峰微微一讶。

    瞬时反应过来,望向北涧:“队长你的意思是…这是万邪域独有的邪物?”

    “对,可能性很大。”北涧点头:“再强的天赋,也和邪兽本身实力挂钩,如阿峰你所言,这头邪兽是直接秒杀的袁立天,只有一点垂死挣扎。”

    林峰点头。

    袁立天的挣扎,就像陷入深不见底的泥沼之中,只是加剧死亡。

    那一刻给自己的感觉,这头沼泽邪兽和袁立天之间的实力差距,如天壤之别。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阿峰你曾与这头沼泽邪**手过,除去它这特殊的攻击,它根本奈何不了你,甚至你还占据上风。”北涧正色道:“而阿峰你的实力,和袁立天是在伯仲之间。”

    “没有什么天赋是能强成这样的。”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更大的几率是邪物,因为邪物的强大不受实力限制。”

    邪物!

    这两字从北涧口中道出,带着一丝颤音。

    林峰曾听队长提过,苍龙拍卖场曾拍卖过一件邪物,足足拍出了三千万空晶的高价,比一般的至宝价位还要高。

    邪物的威力,一般比不上至宝。

    但它有一点是至宝所没有的,那就是无视实力等级。换言之,就算是普通武者都能使用邪物,发挥出恐怖实力。

    当然,首先要抵抗得住邪物的邪气。

    “邪物……”林峰轻喃,想起沼泽邪兽攻击的一刹那,速度奇快,倘若这件邪物在自己手中,与同等级强者的近身较量中,直接施展……

    那该有多可怕?

    邪气自己不担心,精通暗魔之道,自己甚至能发挥邪物更强的威力。

    “若能将它杀死,我们就发财了!”北涧毫不掩饰兴奋之色,进入万邪域他做梦都在想能获得一件邪物,那时翌如薫和草蟒都在说他白日做梦,包括他自己认为也是,但眼下……

    却真的‘找’到了邪物存在!

    “不容易。”翌如薫秀眉微蹙,轻道。

    林峰点头:“如果它躲在沼泽中不出来,我们是拿它没有任何办法的。就算它离开沼泽,以它的防御,逃跑的能力,要杀死它也是难比登天。”

    自己曾和它交手过,知道这头沼泽邪兽的厉害。

    在它的地盘很难赢过它,就像那棵红色巨树一样,它们占据着绝对地利。而且,那片沼泽地相当危险,很可能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

    要杀死这头沼泽邪兽,获得邪物,难度相当之高。

    “这个先放一放,到时再说吧。”林峰望向众人:“黑耳族全死了吧?”

    “一个不留。”北涧闪烁的眼瞳带着欣慰和些许伤感:“大头泉下有灵,应该也能瞑目了,我们终于替他报仇了。”

    “天杀的黑耳族!”翌如薫秀鼻一蹙,气结道。

    想到草蟒的惨死,两人眼中泛起几滴泪花,感性的翌如薫眼眶更是湿润,虽然报了仇,但人死不能复生,依然是心痛。

    “其实……”林峰望着两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倏地

    哗

    一道巨大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战甲铮露,身体比例极为夸张,头和上身极大,手臂无比的粗壮,背着一柄巨斧,露出酣然熟悉的笑容。

    岂不正是草蟒?

    “啊?”

    “什么?”

    北涧和翌如薫楞住了,呆呆望着突然出现的草蟒,脑袋一片懵然。

    “好久不见了,大家。”草蟒浑然雄厚的声音响起,张开手臂,一把便把北涧搂入怀中,精灵族单薄的身躯,顿时像被箍住一般,

    不过此时的北涧,除了震惊再没有其它。

    “大头,你真的是大头……”翌如薫颤抖地伸出白玉般的莲臂,轻轻触碰草蟒。

    “是我,阿薰。”草蟒呵呵笑道:“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唰!

    翌如薫娇躯一颤,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边哭边笑,边哽咽便用手背擦拭着眼眶,忍不住地哭,又忍不住笑:“你这坏人,怎么能骗人家那么多眼泪!”

    草蟒摸摸脑袋,眼睛也泛起泪光。

    “大头,你真的没死!哈哈,哈哈哈哈!”北涧此时已是反应过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眼见草蟒‘活’了过来,那种感觉直冲天灵,兴奋得满脸通红,语无伦次。

    三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无数纪元的情谊极是深刻。

    林峰遥遥站立,望着这一幕也是倍感宽慰。

    大家,终于又团聚了。

    虽然为了草蟒浪费至宝驭兽珠链一颗苍琅珠,但值得。自己也不打算困住限制草蟒,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变,这样就够了。

    感情,是无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