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霸皇纪 踏雪真人

第1520章 认输

    观战台上观战的百万剑修,都像被那圆月剑光所斩,每个人都是一脸带呆滞,眼神中都是茫然。

    剑修对决是很快,往往几个回合就解决战斗。

    但是,刚才的战斗进行的也太快了。

    玉玲的紫焰化阳剑,在宗门中也是非常出名的剑诀。这门剑诀放弃了阴阳平衡,专走暴烈刚猛剑路。

    尤其是玉玲,以御剑迅疾猛烈著称。

    那一抹圆月剑光,看起来声势远不及紫焰化阳剑,谁也没想到,玉玲就这么输了。

    看台上的礼剑殿主莫子,也被这一剑吓到了。她虽是元神强者,却完全看不透这一剑玄妙。

    换做是她在场上,结局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两仪剑派的高层,也都被高正阳这一剑震住了。

    剑修不像其他修者,有各种法术神通。输赢都可以有很多理由。

    刚才的对决,高正阳只是临时借用了灵蝶剑。这柄剑器不错,但和玉玲的紫日剑却差的很远。

    玉玲被一剑击杀,证明双方在剑法上差距太大了。也因为差距太大,玉玲反而无法作为标尺来衡量高正阳剑法。

    玉璃也极其震惊,她其实已经尽量高估高正阳了,也觉得玉玲很可能不是对手。但一剑击杀,这就很惊悚了。

    她看向师父明御天,“师父,他是不是用了别的手段?”

    明御天轻轻敲了敲椅子扶手,满脸赞叹的说:“好剑法,好剑法。”

    她侧头看了玉璃,“你觉得呢?”

    玉璃犹豫了下说:“能让师父这么赞叹,当然是他剑法厉害。但他不过是元婴,又用了我的灵蝶剑,如何会有如此巨大差距,让弟子费解。”

    “玉玲的剑法太粗糙了。剑光积蓄的那么强声势,其实浪费了许多力量。”

    明御天淡然说:“这里面涉及对剑法最精微的理解和控制。高正阳在这一层上,可是厉害的很。”

    玉璃有点担心的说:“元婴高手里,只怕没人能稳胜高正阳。”

    “比武较技么,总有输赢。”

    明御天说:“让这些人输了也好,省的总以为自己多厉害。”

    两仪剑派的弟子,大多数都不会离开两仪剑派统御地域。在这片地域内,自然没人能斗得过他们。

    时间一长,宗门中下层都会滋生出一种错觉,两仪剑派天下无敌。

    这就是阅历局限了的见识,层次决定了眼光。

    好在高层还是很理智的,见识了天下之大,才愈发会懂得敬畏。

    玉璃还很难理解明御天的想法,她觉得当着百万弟子的面,应该炫耀宗门武功,让弟子们更加心悦诚服。

    这样更能加强弟子的向心力,让宗门更为凝聚。

    玉璃迟疑下说:“师父,弟子无能,想不出该派谁下场。”

    以她的眼光来看,宗派内没有元婴能一剑击杀玉玲。按照这个标准,只怕没有元婴是高正阳的对手。

    但元神级强者,就不是她能轻易指派的了。

    明御天对玉璃的顾虑不以为然,她扬声说:“谁想为宗门出战?”

    掌门亲自说话了,一下打破了试剑峰上尴尬沉默。

    当即有七八个元婴强者站起来,“掌门,我愿出战!”

    “掌门,我愿出战。”

    明御天满意的点点头,剑修,第一重要是有有锐气。不能看到高正阳剑法高绝,就怕的不敢上台了。

    她对高正阳说:“我们不欺负你,你可自选一个对手。”

    高正阳笑了笑:“掌门到是客气,我也不欺负人,诸位既然有兴趣比较高低,那请一起来吧。”

    此言一出,全场沸腾。

    两仪剑派的弟子都是女人,一百万激动的女人,可比一百万激动男人更喧嚣更吵闹。

    试剑台上吵闹声,几乎把试剑台都要掀翻起来。

    “安静。”

    明御天有点不悦,这些门下弟子越来越放肆了,她还在这那,就嗷嗷乱叫,成什么样子。

    明御天一声低喝,却把所有声音都压下去。

    群情激昂的百万剑修,就像迎头被浇了一桶冷水,从内到外都凉透了。包括沸腾的是热血情绪,也跟着冷静下去。

    “既然别人都说了,你们也不用谦让。”

    明御天对几个元婴剑修说:“去吧,尽力一战,不论输赢,无愧于剑,无愧于心!”

    几个元婴剑修都有些不情愿,她们在宗门中都有着极高地位身份。当着百万弟子的面,她们可不愿意围殴一个人。

    但掌门都发话了,她们几个也不敢违抗。只是每个人都在心里发狠,不管如何,都要赢下比赛。

    这么多人打一个要是输了,那就太丢人了。

    所有元婴修者下场,一共有九个元婴。其中有几个还是宗门赫赫有名的剑修。

    这些剑修到是都很老练,既然下场了,众人就没有再矫情客气,故作姿态。

    九名元婴呈现半月状站位,虽然没有直接结阵,却已经按照两分阴阳剑阵站好位置。只要互相间剑意勾连,瞬间就能布阵。

    底层弟子没那个见识,还没看出九名元婴已经布阵了。两仪剑派的高层,却都看的清清楚楚。

    有人欢喜赞叹,有人不以为然。

    礼剑殿殿主莫子,就是欢喜赞叹的那个。她性格老练,虽然做的是迎宾工作,却推崇实干。

    几个元婴都撕破脸一起下场,还不布阵等什么?

    为今之计,只有彻底赢了比赛,才能狠狠打脸高正阳。要是九个人一起上却输了,那才是把脸丢光了。

    莫子的徒弟玉和也有点眼力,她惊讶的说:“还要布下剑阵,是不是太夸张了?”

    莫子脸一沉:“战斗只有胜负,没有礼仪,更没有个荣辱。”

    玉和点点头,她能明白话的意思,却可不赞同。

    莫子也知道玉和怎么想的,但人就是这样,总会犯下各种愚蠢错误。等活明白了,人也老了。

    相比之下,玉璃就成熟稳重多了,的确有执掌宗门的气度。

    玉璃却没莫子想的那么沉稳,她非常的紧张,只是情绪上控制的很好。

    她忍不住请教师父:“师父,我们能赢么?”

    明御天好笑的看着玉璃:“你觉得呢?”

    玉璃摇头:“不好说。”

    虽然她们一方有九名元婴修者,但不知为什么,玉璃总是觉得她们完全处于弱势。

    明御天点评说:“这几个元婴还是有点迂腐,都摆好了就直接催发剑阵,还装模作样等着对方动手。完全没有必要。”

    “在场的弟子太多了,她们也不好太直接。”

    玉璃到是很理解众人的做法,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明御天不以为然摇头,“不知道敌人虚实,还有心情做表面功夫。不诚于心,不诚于剑。一群废物。”

    明御天看的不是修为高低,看的是个人器量格局。这种时候,几个元婴还想着个人荣辱,却忘了对尊重敌人,尊重敌人的剑,本就很可笑。

    “只要催发剑气,就能连接成阵,到也不至于、”

    玉璃话没说完,就看到试剑台上高正阳一拱手,说了句:“承认。”

    两个字才吐出来,一道圆满无暇的剑光就如明月般浮现出来。

    这轮明月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向何而去。剑光湛然明照八方,无远弗届。

    坐在看台上的玉璃,再次看到那明月剑光,也还是不禁神魂一冷,眼中心中尽是那悠远无尽剑光。

    “完了,我们又输了……”

    玉璃看不到几个元婴的状态的,但只看那剑光就知道,几个元婴抵不住这一剑。

    果然,等到剑光消散,九名元婴已经到了试剑台外。九名元婴修者,都是一脸羞愧。

    为首的元婴剑修对明御天深深鞠躬,“我们大意疏忽,让宗门蒙羞,请掌门责罚。”

    “罢了,结阵也是一个结果。”

    明御天淡然一拂袖说:“这位剑道通天,非战之罪,你们下去吧。”

    九名元婴修者,急忙鞠躬退场。

    在场的百万剑修,都是一片沉默。谁也不知该怎么面对这种局面。

    九位元婴修者照面就被杀了,这是什么剑法,这是何等神通?

    对于百万剑修来说,这样力量已经超乎了他们的理解。

    就算是玉璃,也很无法理解。她向明御天求教:“师父,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明御天有点无奈的说:“天下剑法浩如烟海,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剑法。不过,我观此剑若月满中天,明照万古。却是以明月为剑意,高妙之极。”

    明御天说:“他说是明月剑主传承,这应该没错了。”

    “我宗也有灵月剑诀,为什么完全不一样?”

    玉璃有点不理解,既然都是一个传承,剑法上差异为什么这么大?

    两仪剑派有各种剑诀,但这些剑诀传承都是不一样的。只是被两仪剑派整理收集,最终变成自家传承。

    就一门剑诀而言,从低到高肯定是一脉相承。

    高正阳所用剑法,却和灵月剑诀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灵月剑诀其实是一门非常高阶剑法,也是修炼两仪剑诀的奠基剑诀之一。

    玉璃就练过灵月剑诀,对此有着很深的体会。再看高正阳的剑法,她完全找不到和灵月剑诀任何相似之处。

    明御天忍不住叹气:“这位在剑道上的造诣,可不比我差。”

    “嗯?”玉璃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高正阳不过是个元婴,剑法再高妙,又如何能和明御天相比。

    “他修为不高,但境界高啊。”

    明御天可比玉璃厉害太多了,高正阳用第一剑,她还是不敢断定。但高正阳出了第二剑,却再瞒不过她的眼睛。

    九名元婴结阵蓄势而发,只等剑气一动就能聚合成阵。这可是两仪剑派的杀招之一。

    高正阳不过是元婴,能一剑破阵,凭的是什么?

    就明御天来看,很简单,无非是以无间入有隙。剑阵蓄而不发,运转之际其实会有各种空隙。

    只是这等空隙极其细微,敌人也很难抓住。

    高正阳却不一样,灵蝶剑化作明月剑意,上慑众人神魂,下破众人剑心剑意。飞剑如月光,循隙而入,斩杀众人易如反掌。

    明御天也不得不承认,此等剑法已经入道,比起她也毫不逊色。甚至更为精微高妙。

    当然,高正阳力量层次在那。剑法再如何精微高妙,遇到她也玩不出多少花样来。

    明御天却没兴趣亲自下场,赢了高正阳又如何?她下场取胜,反而是耻辱。

    明御天扬声说:“高道友剑法由技入道,可谓神妙之极。佩服佩服。今天比剑,让我宗上下一睹的道友神技。对于所有剑修来说,这都是无比宝贵的经验。”

    她站起身对宗门上下所有修者说:“记住,我们是剑修。高道友给我们展示了剑修的道,这就是我们孜孜以求的以剑证道……”

    明御天堂堂元果神君,自有她的胸襟器量。虽然宗门连败很耻辱,却借此机会,给所有人上了一课。

    她这番话以神君之威催发,将会深深种入所有修者心中,成为一颗剑道种子。只等这颗种子生根发芽,不知会成长出多少剑道强者。

    在场的修者,也只有高正阳这等强者,才看出明御天的神通手段。他也要点头,这位十三阶可不是白给的,比那傻啦吧唧大蟾蜍可强的太多太多了。

    明御天很大气的飞到高正阳身前,正色说:“高道友,这次比剑我们两仪剑派输了……”

    明御天能坦然认输,在场的两仪剑派弟子却没有几个能做到。

    这一刻,不知多少人泪流满面,心里发誓一定要炼剑有成,击败高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