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谦公公登场

    清晨,薄薄的晨曦笼罩在柳河镇上空,宛若给小镇洒上了一层金辉,白墙绿瓦的江南镇子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宛若贵气的少女亭亭玉立。

    柳河镇镇口的青石小路上,张县丞、姚主簿、李典史三人站在最前头,向着远处翘首以盼,在他们身后是一干被革职的胥吏,手里捧着各种欢迎礼物。

    今日算是他们起得最早的一次了,晨曦才露一点苗头,他们就来镇口了。

    他们如此,就为了迎接张县丞邀请的贵客谦胥谦公公。

    晨曦喷薄,东边的天空宛若火烧,一片彤红连着一片金黄缓缓蔓延,然后变成了鱼肚白,接着朝阳像是害羞的少女在千呼万唤中露出了头。

    太阳升起了。

    张县丞、姚主簿等一行人在镇口看了一个完整的日出。

    不止如此,他们还看着太阳从朝阳越升越高,越升越高,越来越亮。

    直到日上三竿。

    柳河镇早就醒来了,进镇的,出镇的,很多人都看到了张县丞他们一行,然后都不由将目光在他们身上多停留几眼,这是在等人吗?这么隆重?!

    太阳还在上升,缓缓向正中逼近。

    出镇办事的人都回来了,看到张县丞他们依然在镇口,不由侧目,咂舌不已。

    “姐夫,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谦公公怎么还不来?当初给他说的今天上午吗?”

    李典史站了半天,站的的腿都麻了,加上太阳又热又晒,以及路人异样的眼光,他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忍不住对一旁的张县丞抱怨了起来。

    “就是啊,这都快中午了,怎么谦公公还不来啊?不会是忘了吧?!”

    一干胥吏早就忍不住了,听到李典史抱怨,他们也不由得跟着附和了起来。

    相对于不耐烦的李典史等人,姚主簿则是立在原地,轻摇折扇,面上淡定不已。

    “哼!这点耐性都没有?!还想结交贵人?!当初刘皇叔三顾茅庐,才请来了命中的贵人诸葛亮,现在不过是让你们多等了一时片刻,你们便受不了了?!如何成就大事!”

    张县丞冷哼了一声,拿眼睛扫了一眼众人,尤其是对李典史重点关照。

    “是是,张大人教训的是。”

    一干胥吏连连点头,重新打起了精神。

    众人继续在镇口,翘首以盼。

    太阳继续高升,距离正午也就差不了一个时辰了,深秋的太阳很毒,镇口等待的张县丞等人不由得汗流浃背。李典史等人又故态萌发,怀疑抱怨了起来。其实,此时张县丞也不由有些怀疑动摇了,面有担忧,在原地踱步了起来,谦公公该不会真是忘了吧?!还是说记错时间了?!

    就在张县丞等人快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了原处一顶华丽的轿子出现在视野中。

    这是一顶四人抬的轿子,轿子很是华丽,两侧还跟了四名挎着腰刀的护卫。

    一看到这顶轿子,张县丞眼睛都亮了。

    这顶轿子他认识,谦公公被困在山里,他去拜访的时候,谦公公就歇在这顶轿子里。

    “快快快,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谦公公来了。对面过来的这顶轿子里坐的就是谦公公。”张县丞一边整理衣冠,一边对李典史等人说道。

    “啊,谦公公来了。”

    “谦公公终于来了。”

    一干人等激动了起来,终于没有白等啊。

    远远的,未等轿子近前,张县丞便带着姚主簿等一干人等迎了上去。

    “谦公公大驾光临,我等有失远迎,真是罪过罪过。”张县丞迎到轿前,躬着身子说道。

    一干胥吏等皆跟着附和,说着欢迎的话,一个个身子躬的跟虾米似的。

    抬轿子的四人穿着青色内侍衣着,一个个都是眉清目秀的小太监。

    在张县丞等人面前放下轿子,前面的一个内侍弯着腰掐着兰花指掀开了轿门。

    “呵呵,杂家就一介小黄门,哪里当得起什么大驾。”

    一声尖细的笑声从轿子中传来,接着一只掐着雪白绣帕的手从轿子里伸出来,前面的内侍殷勤的扶了一把,轿子里的主人从中走了下来。

    这是一位眉清目秀、眼角带笑的小太监,年纪约十**左右,身着一身紫色内侍服,衣着料子一看就比抬轿子的小太监要高好几个等级。

    此人正是谦胥谦公公。

    “当得起,当得起,谦公公可是服侍圣上的,劳苦功高,若是谦公公当不起,哪还有谁当得起呢。”张县丞等人忙不迭上前恭维了起来。

    “呵呵,杂家就是一介奴才而已,只是祖上修了福气,才有幸帮万岁爷分忧,服侍贵妃娘娘。”谦公公将绣帕放在唇边,呵呵一笑,声音很是尖细。

    张县丞等人慌忙又是恭维,接着将礼物送上。

    谦公公搭眼瞧了一眼礼物,嗯,一摞银票,一盘银元宝,一盘珍珠这礼物很贵重嘛,嘴角的笑容更是灿烂,“哎呀呀,瞧瞧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不是让杂家犯错嘛”

    谦公公嘴上说着拒绝的话,看着礼物,眼睛却是放光,视线也没有挪开的意思。

    “哪里哪里,谦公公替圣上分忧,不辞辛苦,千里下江南采买金宝珍珠。我等不才,世代沐浴皇恩,也想为圣上略尽绵薄之力,这些都是我们的一份心意,还请公公成全了我们。”张县丞躬着腰带头说道。

    “是啊,是啊,谦公公,我们也想略尽绵薄之力,还请谦公公成全。”一干胥吏纷纷出言。

    “哎呀,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也不早说,害杂家差点误会了你们。既然你们也想为圣上效劳,杂家也不能不近人情,阻止了你们尽孝不是。你们的这份心意,杂家就越俎代庖收下了,替你们一并为圣上分忧解难。”

    谦公公掐着兰花指夹着绣帕,半掩微弯的嘴唇,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跟随的小太监将礼物全都收下。

    “多谢公公成全。”张县丞连连道谢。

    “多谢公公成全。”一干胥吏跟着道谢。

    “好说,好说,都是替圣上分忧解难嘛。”谦公公笑着摆了摆手,眼睛弯成了月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