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振武营哗变

    振武营,帅帐外人喊马嘶,杂乱而激动,哄哗声渐渐从远至近,距离帅帐越来越近。

    “左右!外面怎么回事?!吵吵闹闹成何体统,与我驱散,狠狠责罚一顿!”

    魏国公听到外面传来的哄闹喧嚣,不由的勃然大怒,对着帐外大声喊道。

    他方才还说跟临淮侯和朱平安吹振武营如何如何优秀呢,这会外面传来的哄闹喧嚣,不啻于当场给了他一记耳光,让他觉的颜面有失,如何能不生气。

    临淮侯听着外面的喧嚣,不由乐了,“就这还强军呢,我们水军绝不敢在军营如此打闹造次。”

    魏国公和临淮侯都以为是军营中有人喧哗打闹,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朱平安不然,眉头都皱起来了,朱平安视觉、听觉远超常人,魏国公和临淮侯他们听不太清,只听到了哄闹,可是朱平安却隐隐约约听到了“每石米折银给我们减了!”、“还要取消给我们婆娘子女的月粮!、“这都十一月了,九月份的兵饷还没发呢!”、“这也削,那也减,兵饷也不给发,老婆孩子都养不了,还当什么兵啊!”、“狗贪官,还我兵饷、还我婆娘子女月粮”、“狗贪官,贪我兵饷,吃人血馒头!”、“一个铜子都不给我们,还要我们上前线跟倭寇拼命?!真当我们是死人啊啊!”、“不如投奔倭寇算了,人家吃香的喝辣的睡女人,日子比咱们滋润一百倍!”、“反了反了!此时不反,更待何时!”、“官逼我反,不得不反!”、“狗官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也不给狗官活路!”之类的愤怒的叫骂声。

    这不是吵吵闹闹!也不是打闹造次!

    这是兵营哗变!

    朱平安瞬间就得出了这个可怕的结论,后背顿时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想起来了,方才自己一行来振武营时,发现哨塔上的哨兵背对军营外、面朝军营内;门口的卫兵围聚在一起,还往怀里藏东西;营内的兵士扎堆聚在一起,唾骂副将是草包养的一条狗,还说等着有你好看当时就觉的振武营怪怪的,因为他们军纪军容差,自己没往深处想。

    现在想来,他们当时就在密谋哗变了,不,他们早就密谋哗变了,时间定在了今日上午,当时就已经是准备执行哗变了,所以,哨兵才盯着军营内的动静卫兵和兵士扎堆实在通知哗变时间,商讨哗变行动

    “两位伯父,外面情况不对!”朱平安一脸严肃的起身,对魏国公和临淮侯说道。

    “呵呵,贤侄还是年轻,定力不足啊,只是寻常吵闹,贤侄不要担心,只管坐下喝酒吃肉。”

    魏国公呵呵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朱平安坐下,在他看来,朱平安就是太年轻,又是读书人,没有定力,听到一点动静,就吓得魂不守舍了。

    “贤侄稍安勿躁,这些个大头兵在军营一天天的没事干,憋出屁来了,容易吵吵闹闹动个手,不是什么大事,贤侄不用担心,有我们两人在,担保无恙。”

    临淮侯也是同样笑着说道,这一刻,他跟魏国公的看法是相同的。

    “就是,放心吧贤侄,我们可是沙场宿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枪林箭雨都走过,这点小场面算什么,贤侄且放宽心,有我们两人在,担保无恙。”

    魏国公笑着附和,举起酒杯和临淮侯碰了一杯,给朱平安做了一个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示范。

    这一刻,两人站在了一起,争执比试什么的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贤侄,你是读书人出身,没经历过沙场,定力不足,情有可原。不过,你也是带兵的人了,民团也是兵,胆识、定力这一块还要练练啊。”

    临淮侯放下酒杯,微笑着对朱平安说道,以长辈、前辈的身份指点朱平安。

    “嗯,李兄言之有理,贤侄你身为一军之帅,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胆识定力,要风雨不动安如山。”魏国公点了点头,同样以长辈、前辈的口吻对朱平安道,“这一方面,贤侄还有待提高啊。”

    两人皆是一副淡定模样,笑朱平安大惊小怪,指点朱平安要淡定。

    “不是伯父,外面情况真的不对,有点像士兵哗变。”朱平安一脸严肃的提醒道,接着将他来时发现的异常,包括哨塔士兵、门口卫兵以及军营内士兵的异常全都告诉了两人,分析外面情形可能是士兵哗变,提醒两人重视。

    之所以不说听到的话,是因为距离还有些远,朱平安的听力太异于常人了,说了也没人信,也解释不清,只会招惹麻烦、徒增事端。

    “哈哈哈贤侄太过大惊小怪了。只是些兵士偷懒而已我麾下的兵,一个个都被我整治的服服帖帖的,争先拥戴于我,岂会哗变。”

    魏国公闻言,禁不住大笑不已,笑朱平安过于大惊小怪、草木皆兵。

    魏国公对他带兵很是自信,信誓旦旦的表示他麾下的兵都拥戴他,不可能哗变。

    “兵士扎堆再正常不过了,贤侄太敏感了”临淮侯也禁不住笑了。

    “伯父”朱平安不由着急提醒道,“还请下令召集亲兵,拱卫帅帐,以防万一。”

    外面士兵哗变,听士兵们的叫骂,振武营拖欠了兵饷不发,还削减了很多福利,兵士们对振武营领导层怨气很大,这个时候振武营中可以信任的就只有魏国公的亲兵了,魏国公的亲兵基本都是魏国公从国公府带的家将、府丁,对魏国公的忠心要比其他士兵强太多了。

    兵营哗变,首要目标是帅帐。先召集亲兵拱卫帅帐,保证安全才能平息哗变。

    “召集亲兵?!哈哈哈,贤侄你也太小题大做了了”魏国公笑的前仰后伏。

    “贤侄,冷静”临淮侯也禁不住捂脸,无语的看向朱平安。

    “伯父”

    朱平安正要再劝,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然后帅帐被人撞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合身撞了进来,噗通摔倒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