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不是闻人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这是坑人!

    阿波菲斯被阿图姆坑得不轻,那冷不丁的一下给阿波菲斯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以至于阿图姆都追杀过来了,阿波菲斯还跟条死蛇一样躺在沙漠中一动不动。

    半空中,阿图姆张开了巨大的金色翅膀,璀璨的金光从其身上爆发,驱散了笼罩在天空中的乌云,让太阳的光辉再次洒落在大地上。阿图姆沐浴在阳光下,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快速地提升,在其身后,一个金色的太阳魔法阵缓缓旋转,并还在不断地增加着圈数,变得越来越大,一看就是一个正在蓄力的索命大招,有见地,打架的时候就该这样,不管怎么样先把敌人干翻了再说,废话太多容易被反杀!

    不过很显然,阿图姆的见地还是有些不足,并没有将林铮这个忽然闯进来的家伙放在眼中,不然也不至于在林铮面前使出这种大费周章的招式。林铮见状,伸手便将斩天给抓了出来,今天就教你阿图姆一个乖,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个头小的对手,呃,这么说好像也不错,眼前的阿图姆不过是尤格制造出来的时空镜像,好像教不了!

    不管了,晃了下脑袋,翅膀一扇,林铮猛地便冲到了阿波菲斯上空,于此同时,庞大的怨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林铮手中凝聚成一把怨力巨镰,当怨力巨镰凝聚成形之时,林铮很明显地感到,阿图姆那红宝石一般的眼中,流露出来强烈的警惕之色,看来就算是时空镜像,这个阿图姆也不算傻嘛!顿时间,阿图姆便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啼鸣,伴随着那啼鸣声响起,阿图姆身后的太阳魔法阵立刻便高速地旋转了起来,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轮。

    不过这一招的攻击前奏实在是太长了,就算阿图姆匆忙中结束了蓄力,但金轮却还要从阿图姆身上穿过才能展开攻击,华丽是够了,不实用才要命,而在这时,林铮已经挥起了手中的巨镰,猛地便朝阿图姆斩了过去!

    就在林铮挥出巨镰的瞬间,阿图姆的金轮才堪堪穿过身体,没等那金轮爆发出应有的威力,灭世一刀斩的刀芒便猛烈地斩到了金轮上!高速旋转的金轮和刀芒摩擦出绚烂的光芒,在僵持了片刻之后,“轰!”地一声巨响,阿图姆蓄势已久的金轮应声而裂,强大的能量狂暴地朝四周宣泄开来,将脆弱的时空壁垒撕得粉碎,使得天地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就在这时,之前一直跟条死蛇一样的阿波菲斯,摇身一变,十几米粗的庞大身躯一下缩小了十倍有余,尽管如此,一米多粗的蛇还是相当的巨大,不过在缩小了身体之后,阿波菲斯之前所受到的伤害似乎好转了不少,并且动作变得极为敏捷,在完成缩小的瞬间,阿波菲斯就仿佛是一道黑线一般,猛地便朝尚未消散的爆炸飞射而去!

    等到爆炸的炫目光芒消散,林铮便看到了被阿波菲斯死死缠住的阿图姆,阿波菲斯嘶叫着张大了嘴巴,毒牙上闪烁着妖异的紫芒,看着就给人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要是被这毒牙咬中,只怕不好消受,于是,阿图姆金色的龙爪死死地擒住了阿波菲斯的脖子,竭力阻止那要命的毒牙咬到自己身上。

    林铮一看这场面,好机会啊!此时阿图姆被阿波菲斯所束缚,难以动弹,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当下立刻便冲了过去!岂料就在林铮冲到近前之时,阿图姆双眼猛然迸发出一阵红光,顿时间,阿波菲斯身上便猛然浮现出一道金色的灼伤痕迹,那个部位,赫然是之前阿波菲斯受到重击的地方,没想到阿图姆竟然还留了后手,这猛然激发了残留在伤口上的力量,吃痛的阿波菲斯立刻便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嘶叫,在剧痛中,阿波菲斯的尾巴不由自主地便是一抽,然后林铮便大骂着倒飞了出去!

    阿波菲斯在剧痛中松开了身体,阿图姆趁机脱身,旋即全身金光一闪,化身为一个全身包裹在金色战甲中的天神。化为人形的阿图姆手持剑盾,背后张开一对璀璨的金色翅膀,看上去相当的拉风,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讨伐魔王的强大勇者,而与之相对的,阿波菲斯那黑气缭绕的巨蛇形态,还真是相当符合魔王这种设定。

    下一刻,阿图姆手中的神剑一挥,凝聚出巨大的火剑便朝阿波菲斯斩了过去,但阿波菲斯也不是吃素的,尾巴紫芒一闪,猛地便朝火剑抽了过去!“轰”地一声,阿图姆的火剑随之崩溃,与此同时,凶戾的阿波菲斯张开嘴巴便朝阿图姆咬了过去,结果阿图姆将手中的盾牌一甩,“嘭”地甩了阿波菲斯一个耳光,在将蛇头拍开之际,盾牌上的太阳魔纹绽放出璀璨的金光,猛地一道金光便朝蛇头轰了过去!

    不过很可惜,勇者讨伐魔王之际,冷不丁地跑出来了一个帮凶,张开一面坚韧的屏障挡住了金光的攻击。虽然被阿波菲斯抽了一尾巴,但是没办法,为了完成考验,林铮也只好认栽,该出手还得出手!

    八咫玉形成的防御壁尽管抵挡住了金光的攻击,但这金光的威力十分强大,并不是八咫玉能完全消除的,气血被持续削减中,林铮一声暴喝,联合巽轰出了强大的雷光,轰鸣而出的雷光撕开了金光的攻击,然而落到阿图姆的盾牌上后,却瞬间消弭于无形。

    在抵挡了雷光的冲击之后,阿图姆翅膀一扇,手中的神剑猛地朝林铮刺了过去,金色的剑刃穿过了八咫玉的防御壁,直奔林铮的要害而去。林铮的反应也不慢,手中的剑刃弓猛地一转,旋转的剑刃落到了阿图姆的剑刃上,使得阿图姆的攻击偏离了轨迹,从林铮的鬓角划了过去,下一刻,林铮拆开了剑刃弓,抡起潮汐剑便朝阿图姆斩了下去!只恨这家伙的反应实在太快,手中的盾牌用得那叫一个灵活,轻易而举便卸下了林铮剑锋上的力道,旋即一个盾击便朝林铮撞了过去,将林铮撞了个趔趄。

    正要追击林铮之时,阿波菲斯杀了过来,迫使阿图姆放弃了对林铮的追击,当阿波菲斯张嘴喷射出黑紫色的毒雾之时,阿图姆猛地抛出了手中的盾牌,旋转的盾牌形成了防护的结界,为阿图姆脱身争取到了珍贵的时间,在阿图姆冲天飞起之后,抬手一举,毒雾中的盾牌立刻便飞到了上空,伴随着一道金光从盾牌上射出,一个巨大的金色阵图瞬间在空中张开,见状,阿波菲斯立刻一声嘶叫,在身前张开了双重的黑紫色阵图。

    几乎同一时间,阿图姆挥下了手中的神剑,而阿波菲斯也从口中喷射出一道魔光,穿越了双重阵图的魔光,化成狂暴的紫红色能量,咆哮着轰向空中的阿图姆,但金色的阵图中也贯穿出来一支巨大的金色神矛,转瞬间,两者猛烈地碰撞到了一起,激荡起了强大的能量浪潮。

    不远处,林铮感觉自己就像是暴风雨中在海上飘摇的小舟,这种程度的能量碰撞实在凶险了一些,以他这种身板,一旦被波及,分分钟直接完蛋,但这时候林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阿波菲斯在这场对抗中很明显的处于劣势中,他要是再这么看下去,等下阿波菲斯就得完蛋了,当下龙鹰之翼猛地一扇,这就迎着强大的能量浪潮溯流而上,快速地逼近了阿图姆。

    阿图姆红色的眼睛露出愤怒之色,在林铮逼近之时,身后的翅膀一拍,顿时便有澎湃的信仰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林铮敢打赌,阿图姆这点儿信仰之力,绝对没有他多,可操蛋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自己身上的信仰之力!

    吸收了信仰之力的阿图姆气势再次拔升,并且身上还形成了一层白色的光膜,林铮为了尽快争取到优势,在逼近阿图姆的同时,直接便释放出了元神,并以红莲剑舞对阿图姆展开了围困!

    但无往不利的红莲剑舞第一次失利了,全身笼罩在光膜中的阿图姆处于一种霸体状态,不论林铮如何进攻,都无法打断阿图姆的攻击,在林铮高速的连斩中,阿图姆发出了沉闷的怒吼,顿时浮现于上空的阵图光芒大作,金色的神矛呼啸着碾压而下,势如破竹地撕开了阿波菲斯的魔光,阿波菲斯震惊中匆忙收招闪躲,却依然难以完全避开神矛的攻击,庞大的身躯被锐利的神矛划开,顿时间,猩红的鲜血飞溅而出,伤口处似乎还萦绕着某种未知之力,使得阿波菲斯流血不止!

    凄厉的嘶叫再次从阿波菲斯口中发出,而此时,被剑舞所围困的阿图姆再次挥动起了手中的神剑,顿时那划破了阿波菲斯的神矛便调转了矛头,再次发动了进攻,大有将阿波菲斯一口气解决掉的气势。这时候林铮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眼看着那神矛就要贯穿阿波菲斯,林铮忽然出现在阿波菲斯身前,抡起泰山印便砸了过去!

    “铛!”

    一声巨响回荡在混沌空间中,到底还是泰山印结实,虽然没能击碎神矛,却也抵挡住了神矛的进攻,匆忙中,林铮回头看了下受到重创的阿波菲斯,啧啧!惨啊!半截身子都快被斩下来了,并且伤口还在不断地喷着血,林铮估计,再喷下去,阿波菲斯就要变成蛇干了!

    那边还有一根要命的神矛没有解决,根本就没时间让林铮慢慢折腾,当下随手拿了个丹药便朝嘶叫的阿波菲斯嘴里扔了进去,大抵应该是度厄灵丹之类的,反正对阿波菲斯的伤势很有效果就对了。

    完了林铮立刻回头,眼看着那神矛在阿图姆的控制下有移动的迹象,林铮立刻拉开了剑刃弓,将天星碎月锁定了神矛,阿图姆眼神一变,可惜,被月光禁锢的神矛一时半会儿的也难以挣脱,下一刻,林铮松开了弦刃,混沌羽化成璀璨的天星,直奔那颤动的神矛飞了过去!

    “嘭!”地一声,林铮结实地撞到了阿波菲斯身上,喵了个咪的,有点儿低估了那神矛所蕴含的能量,差点儿没把自己给炸死!龇牙咧嘴中,林铮睁开了眼睛,而后便对上了阿波菲斯金色的蛇眼,奇怪的是,林铮竟然在这蛇眼中读出来一道信息

    “好之为之吧!”

    诶?!好之为之是什么意思?!没等林铮反应过来,阿波菲斯眼中精光一闪,身体再度缩小,而后化成一道黑线便从空间缺口飞了出去,这货,这货特么的跑了!!

    林铮盯着阿波菲斯逃跑的方向一阵目瞪口呆,这家伙,跑得太干脆了!你之前那准备和阿图姆决一死战的气势呢?!特么的坑队友不是你这么坑的啊混蛋!

    就在因为林铮这么一失神,连元神的红莲剑舞都出现了迟滞,这一刻,敏锐的阿图姆立刻便抓住了机会,手中神剑猛地便是一斩,伴随着一阵焰光迸发,林铮的红莲剑舞被迫中止。在阿图姆愤怒的目光下,林铮终于回过神来,坑爹啊这是!阿图姆可是一个八转巅峰的强者,没有一个差不多的人来打掩护,靠林铮一个玩蛋去啊!?尤格这个死老不修的,这剧本不对,帮忙的对象都跑了,很明显的是个bug啊!

    “这没什么毛病!”尤格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在林铮脑海中响起,“试炼的内容是让你帮助其中的一方取得胜利,很明显,这场战斗的结果,是阿波菲斯输了,你要知道阿波菲斯从来可就不是一个死脑筋的,处于劣势了就跑,这是保命之道,没有人规定必须死磕到底,要是每次战斗都死磕到底,你以为还有这次的战争?”

    “我……”尽管林铮脑海中有万千羊驼奔腾而过,却偏偏被尤格噎得说不出来反驳的话,没错,打输了就跑,这没毛病,不如说非常符合林铮的生存之道,可特么的历史镜像都会跑路,这也太猥琐了!

    “谁让你小子眼光太差了,要是你之前选择帮阿图姆的话,赢的就该是你了!”

    “那现在呢?!”林铮没好气地问道。

    “哦!现在啊!严格来说结果还没有分出来,你可以试试打败阿图姆,如果赢了的话呢,还算你通过了试炼!”

    很显然,这就是试炼失败的惩罚了,作为惩罚,林铮必须接受阿图姆一顿胖揍,只看阿图姆那喷火的眼神就知道,要是不还手的话,肯定会死得非常惨!会不会因此掉级林铮还不清楚,不过让他坐以待毙是没门的,横竖都是个死,他选择揍上阿图姆两拳再说,于是林铮就这么朝阿图姆杀了过去。

    暴怒的阿图姆狂暴地挥舞着神剑进攻林铮,看样子是准备将林铮切成片,不过可惜的是,单纯的剑术对决,阿图姆竟然打不过林铮?!恼羞成怒之下,阿图姆召唤出巨大的太阳阵图,以连绵的太阳箭雨封锁住林铮的行动,而后化为本体形态,向林铮喷射出了毁灭性的光束。

    林铮本来都准备受死了,结果没等那光束轰到自己身上,四周的景象便在瞬间变回了夜空,四下张望了一番之后,林铮这就叹着气靠到了车子上,“我说尤格大爷,这试炼一点儿都不好玩,你这不是试炼,是在坑我!”

    “是么?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尤格开怀地笑道,“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下,之前你所经历,可并不是历史镜像!”

    林铮闻言便是一愣,而后便瞪大了眼睛,“你刚才把我们带回了过去的时空?!”虽然知道尤格掌握着时空的力量,可是刚才,那可是把历史都改变了吧?!林铮是被尤格送回去的,所以他对历史所做出的改变,实际上就是尤格做的,以一己之力改变历史,这种能耐就连惜若都不一定有,尤格竟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我虽然有点儿本事,倒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话是这么说,不过尤格言语间所透露出来的得意,却是骗不了人,一个老不修,却是一副孩子心性,难道老小孩这种说法也适用于邪神?

    就在林铮疑惑不解时,尤格高深莫测的声音再次响起:“历史是无法改变的,任何看似改变了历史的行为,其实不过是历史必然会出现的结果,而那些真正试图改变历史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包括我,我的本事,也就仅仅是能看到历史而已!”

    “不对!你明明都让我去干涉了阿波菲斯和阿图姆的战斗!”

    “也没错啊!”尤格笑道,“因为这就是历史!”

    林铮被尤格绕得有点儿晕乎,不过,大概情况他倒是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尤格具有看穿历史真相的能力,而林铮干预了战斗的事情,就是尤格所看到了的历史真相,不过,“那要是我当时选了阿图姆呢?”

    “没有那么多的‘要是’,你的选择就是历史,而历史是无法改变的!”

    林铮点了点头,不过既然那是真正的历史,那么阿波菲斯和阿图姆这两个家伙,也就和他有了恩怨,好么,自己身上的麻烦本来就够了,尤格这个老不修又给他折腾出来一件!!

    “那么下一个!”

    “那个,尤格大爷,你想玩我可以陪你,求你别再给我找麻烦了行不!”这话必须讲明白了,林铮真担心尤格再给他整出来点儿什么真实的历史,他仇家已经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