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不是闻人

第二千六百零二章,凯旋

    当然是宝贝了,那可是林铮的得意作品,虽说用料并不算稀罕,但却是林铮目前所掌握的技术最完美的诠释,绝对是一把非同小可的宝剑!

    “公子,您和那皇帝是什么关系呢?”

    听到阿大的话,回过神来的林铮这摇起头,“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阿大阿二一脸的不信,“可是她身那些东西,怎么看都是您的手艺吧?九州这边的炼器师,还炼制不出来这样的宝贝!”

    “是我做的没错,不过……怎么说呢?”当时只顾着有材料练手,到底做了多少东西自己都忘了,因为只是练手,也没有当回事儿,现在回想起来……算了,“当是拿了人家的东西给的补偿吧!”毕竟自己也弄到了不少好东西。

    阿大阿二还是有些怀疑,毕竟在他们的观念里面,女皇身那一身装备,实在太不得了了,这要是让修界懂行的修者看到了,肯定会掀起惊天的波澜!而这样的宝贝,怎么可能随便送人的?!补偿什么的,是了……两人一下露出了恍然之色,正要开口,林铮伸手便朝他们的脑袋拍了过去,“只是拿了人家库房里面的宝贝,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听到林铮的声音,小艾地好地转过头朝他们望了过去,不知道阿大阿二又说什么傻话惹得铮哥哥不高兴了,不过算了,铮哥哥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转回头便笑着对老夫人道:“老夫人,元帅他们什么时候到啊?”

    老夫人笑容满面地摸起小艾的头道:“快了!快了!你仔细听听,远处有大军的号角声,说明他们这会儿已经进城了。”

    小艾这倾耳一听,果然听到了一阵阵高昂的号角声,虽然听不懂号角声的意思,却也能感受到,那号角声所表达的昂扬战意,那是凯旋的号角!听完后,小艾脸便露出了期待的笑容,他很希望能快些见到老元帅他们,老夫人总是说,大家都是非常好的人呢!

    拜将台的女皇眉头微微一皱,下意识地便四下张望了起来,当她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林铮他们那边的时候,耳畔却响起了礼仪官尖声的高喊:“大军凯旋归来!奏乐!!”

    那高喊声刚落,庄严的乐曲立刻便在皇宫广场回荡而起,这个时候,女皇不得不集起精神,准备迎接凯旋而归的老元帅。

    乐曲响起之前,喜庆热闹的仪仗便已经在恭候着大军的到来,爱看热闹的百姓们欢呼雀跃,用自己的方式来迎接大军的凯旋,身穿纱衣的宫娥挥舞长袖在红地毯铺的大道两侧翩翩舞动,都是从民间精挑细选出来的优质美女,因为经常练舞的关系,一个个更显得体态婀娜,矮胸的胸围子露出来大半颗浑圆,看得那些归来的将士眼睛都有些直了!边疆七年,除开极少数的女将女兵,军看不到任何女色,这憋了七年的火气,着实是大了一些!别说这些阳刚之气浓烈的军人了,是棚子里面那一大堆勋贵,林铮都看到好些个在咽口水的,少数个色饿鬼眼睛都绿了,这要不是场合不对,说不定这些家伙会直接扑去!

    策马在前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将,虽是老将,但看去精气神却依然相当的旺盛,双目凌厉有神,不怒而威,不用说,这一定是红老元帅了!老元帅身后跟随着两名年人,从相似的面容来看,该是老元帅家的长子次子。

    林铮又将目光落到了更后面的骑士,果然在里面看到了几骑女将,为首者英姿飒爽,脸带着自信的微笑,前面一名男骑士才将目光落到宫娥身,她手的长枪便不动声色地扎了过去,看得林铮有些哭笑不得。红家这个大小姐,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摊这么一个姐妹,她的兄弟也是够辛苦的了!

    音乐声几乎都已经被百姓的欢呼所淹没了,在那沸腾的欢呼声,老元帅等将军终于来到了拜将台前。拜将台,女皇威严地俯视着众将,大声喝道:“大军出战,可曾取胜!?”

    以老元帅为首的将领们立刻用力地将手锤在胸前,将胸甲锤得“砰砰”作响,并扯开嗓子大喊:“万胜!万胜!”

    “既如此,可登台!”

    女皇话音一落,马的将领立刻整齐地翻身下马,随即,老元帅便领着十二名将领一同登了拜将台。最终登拜将台的,只有老元帅一人,一台,老元帅立刻单膝跪下,身后的十二名将领整齐地跪在阶梯,随着老元帅一同高呼:“大军凯旋,不辱陛下使命!”

    话音刚落,女皇“锵!”地一声便拔出了腰间的宝剑,这一举动显然超出了礼制所记载的行为,看得不少观众面容惊愕。在声声惊呼,宝光流动的剑刃落到了老元帅肩膀,顿时现场一片死寂。

    这时,却听女皇说道:“卿为国出征,得胜而归,功在社稷,本帝在此授封卿为我大兖勋国公,与国同休!”

    话音一落,顿时惊声如雷,更有老臣顾不得礼制贸然出列,高声大喊:“陛下!还请三思啊!”他们不在乎给老元帅国公的待遇,毕竟他本来是国公,是再升一级,那也无伤大雅,了不起封地多了一点儿而已!可是与国同休这个太要命了,挂这个名头,红家只要不造反,以后世世代代都是国公,那他们还玩个屁啊!

    然而女皇的态度却非常坚定,那老臣话音刚落,女皇便厉声喝道:“退下!吾乃兖州皇帝,岂有出尔反尔之理?!今日既已册封勋国公,便断无收回之道理,此事此决定,不容置疑!”

    老元帅适时开口高呼:“谢陛下!!”

    看着老元帅那镇定自若的眼神,林铮便不由琢磨着,这一出,只怕是女皇和元帅早商量好的戏码了!老元帅一家对皇室忠心耿耿,史书都有记载,兖州的这江山,很大一部分,都是红家打下来的,为此,红家子弟的血洒遍了战场,是以如今偌大一个家族,才会只有那么一点儿人丁。

    要说这兖州女皇最信任的是谁,毫无疑问,便是红家!只有红家会无条件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兖州的央集权虽然高度集,但这并不表示皇帝可以高枕无忧!高度集的皇权,势必会伤害到下层的利益,林铮为了寻找碎片逛遍了那些豪门大院,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那些大官对皇帝的怨言。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女皇势必要扶植起自己的死忠,所以在今日,在万千子民的共睹之下,出其不意地来了这么一出戏码,彻底阻断了其他官员反对的可能,将红家的地位彻底地巩固起来!部分官员算心怀不满,可在这种时候,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红家在兖州的声望非常高,当皇帝册封的消息传开,鼎沸的欢呼声顿时再次响起,听到了百姓们的欢呼声,不少勋贵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事情已成定局,红家与国同休已经无法避免了!

    小艾看不懂其的门道,她只是知道老元帅又升官了,衷心地替他高兴了起来,小脸满是欣喜地拍着手。一旁的老夫人喜极而泣,升官加爵什么的她并不在乎,只要能看到自己的子女子平平安安,她已经心满意足了!看到孙女儿朝这边望过来,老夫人赶忙便露出了笑容,欣喜地冲她挥起了手。只是孙女儿脸却露出了惊愕之色,她很是纳闷,自家棚子里面那个看去非常年轻的夫人是谁?还有旁边那个小仙子一样漂亮的姑娘,她也没见过,不过小仙子在冲她挥手,看样子是认识的,只是到底是谁?她不认为有谁敢顶替自家的棚子,王爷都没这个胆子!

    看着兴奋的小艾,林铮又一次叹了口气,果然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无奈啊!不过没办法,算不舍,那也得走了,等下散了场离开吧!

    在林铮这么打算的时候,拜将台的女皇却忽然一愣,尽管四周充满了各种嘈杂的声音,可是那一声叹息,还是清晰地传到了她的耳。猛然循声望去,便看到了站在棚子底下的林铮。

    “一平!女皇好像发现咱们了!”巽小声地提醒道。

    林铮才感觉道有一双视线正盯着他,听罢,心下便一阵恍然,不过她是怎么发现的?

    想了想之后,林铮便没了兴致,没有去注意女皇,而是来到了小艾身边。才刚前,小艾便欣喜地抱住了林铮的胳膊叫道:“铮哥哥你看!那是红姐姐呢!果然和老夫人说的一样,红姐姐是个大美人呢!”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伸手便摸到小艾的脑袋,却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小艾像往常一样眯了下眼睛,只是睁开了眼睛之后,脸便没有了之前的欣喜,却流露出了几许悲伤。相处了这么久,她对林铮实在是太了解了,如果林铮没有什么心事,这时候该附和她一两句,可是林铮没有说话!

    在这里,能让铮哥哥纠结的心事,只能是东皇钟碎片了,这是找到了碎片了吧?既然找到了,那么他们也该离开远山府了,该离开元帅府,那个温暖的家了!想到这儿,小艾泪珠子一下便掉了下来,整个人便靠到了林铮身,当触碰到林铮背着的玄冥时,小艾终于确定,他们该走了!

    “总要走的!”林铮温柔地抚摸着小艾的头发道,说着,目光便落到了老夫人那边,沉浸在喜悦的老夫人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只有小狐狸伸长了脖子望了过来,眼满是不舍之色。见状,林铮笑着摇了摇头,这里也不是她的归宿,如今她的身份已然暴露,迟早会有修者闻风而来,一只小九尾狐,对那些名门望族来说,可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看到林铮摇头,小狐狸的耳朵立刻便耷拉了下去,但很快她的耳朵便又警惕地竖了起来,猛地转过头一望,便看到女皇从拜将台飞跃而下,直奔这边落了过来。

    林铮抬头望去,顿时表情便是一愣,那笨蛋不要命了!她那三脚猫的修为,那么高的台跳下来,算死不了,也得摔个骨折筋断的!

    “一平!是碎片!”巽的一声惊呼让林铮猛然回过神来,定眼一看,便见得一条项链从女皇胸口飘了出来,那项链晶莹的挂坠,可不正是他寻找已久的东皇钟碎片!?

    “铮哥哥!快救人!”

    这个疯婆娘!!

    在小艾慌张的叫声,林铮暗骂一声,纵身便飞跃而起,伸手便将跳下来的女皇抱住,直到这个时候,四周才响起来惊呼声:“护驾!护驾!”

    护你妹!没看到人都给咱接住了么?!正腹诽着,便听女皇说道:“多谢先生出手相救!”

    闻言,腾不开手的林铮想都不想,一脑门便磕了去,一下将她砸得脑门通红。在女皇一脸错愕之时,林铮已经带着她落到了地面。

    小艾和阿大阿二已经迎了来,看着松开女皇的林铮,阿大阿二的眼神顿时便多了几分鄙视,还说没关系呢!您这是骗谁啊!

    别说阿大阿二了,四周的大臣侍卫也都有些惊愕,也不是不也不是,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来,林铮和女皇是认识的,看去还关系匪浅,一男一女的,这关系么,自然让人感觉暧昧了起来!这要是贸然去破坏了女皇的好事儿,回头给女皇迁怒起来,可不是什么舒坦的事情。

    迎阿大阿二的眼神,林铮知道自己的名声算是毁了,这会儿不管再怎么解释,这两个夯货肯定都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以为自己对人家始乱终弃了呢!想到这儿林铮便有些气结,转过头一望,果然女皇的眼带着几分笑意和得意,这全是这疯婆娘算计好的!

    “你可是皇帝,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算什么回事儿?!”林铮没好气地小声问道。

    “没关系!”女皇面带微笑地说道,“从我广招天下美男开始,我没有什么闺誉可言了!”

    话音刚落,小艾他们已经来到了近前,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算是小艾都露出了狐疑之色,不过这是女皇吧?铮哥哥怎么会认识女皇的?

    “铮哥哥?”听到小艾的声音,林铮这才抬头朝她望去,神色有些无奈地说道:“不要乱猜,这是女皇,你家嫂子在我背呢!”

    “令妹真是倾国的佳人啊!”女皇盯着小艾赞叹道,听得小艾顿时便脸红了起来,从来还没有人这么称赞过她呢!不过被人这么称赞,而且称赞的人还是女皇,小艾心里还真有些甜滋滋的,一下便认定女皇是个好人!

    “您好女皇陛下!”小艾不知道什么是对待君王的礼仪,只是用平辈的语气对女皇道:“我是小艾,很高兴认识您!”

    “你好小艾!”女皇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叫闻听雪,叫我听雪好了!”

    “你叫闻听雪?!”林铮瞪大了眼睛盯着女皇,这个名字林铮是真的第一次知道,因为兖州的史书为了避其名讳,从来都是用尊号来代称的,“闻听雨和你是什么关系?”

    女皇愣了愣,回过神来,这摇头道:“我不认识这个人!”

    “也是呢!”毕竟一个在现世一个在九州的,况且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都不一样,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关系!不过两个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确实让林铮挺意外的!

    “冒昧问一下,这闻听雨和先生您是什么关系呢?”

    “你也知道冒昧了还问!”林铮没好气地说道,说完伸手便弹了下她的额头,“别再任性下去了!你是个好皇帝,别把自己毁了!”

    “我如果做出改变的话,先生会留下来么?”

    林铮摇起头,“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会留下来的!”说着,伸手便从闻听雪胸前摘下项链,“这是我一直在找的东西了,现在找到了,我自然要去下一个地方!”

    对林铮摘走项链的行为,闻听雪没有一点儿介怀,只是听到林铮要走,眼不由露出了遗憾之色,虽然谈不喜欢林铮,但是林铮的强大,她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林铮能留下来,那么一统九州,绝对不是什么梦想而已。想到这儿,闻听雪还是忍不住说道:“先生如果留下,我愿意成为您的妻子!”

    “还是算了吧!”林铮笑着摇头道,“夫妻不该是用来权衡利益的筹码!”说着,林铮便拿出来一只耳坠,“这个送给你,当是拿走项链的补偿了!”

    在闻听雪接过耳坠的时候,林铮已经回头望向了老夫人那边,笑道:“这些日子承蒙老夫人您照顾了,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到底是要分别的,在此便向您老人告别了!还望老夫人和老先生们,多多保重身体!”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