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不是闻人

第二千八百九十二章,护短

    烈火中,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猛地冲了出来,踉跄了几步后,这才站稳了身子,蜚瞪大了眼睛望去,那不是姜松还能是谁?

    当了流金商会这么多年的副会长,姜松身上护身保命的东西是真不在少数,若非方才被蜚一角顶得回不过气,只怕如今还不会这么狼狈。

    盯着体格庞大的蜚,姜松气得胸口一阵生疼,该死的,一招不慎,差点儿就让这畜生要了老命!想到那被击碎的银镜,姜松便感觉被顶到的地方胸口越发的疼,不仅肉疼,还心疼!那可是他相当喜欢的防御法宝啊!刚才要是早有准备,将防御能力提升到最大,岂能让这蠢牛占了便宜!

    猛然间,姜松的双手便闪现出一阵蓝光,等到光芒消失,这厮的双手便装备上了硕大的机械手套,随之伸手一抓,一把萦绕着雷光的长柄战斧便落入手中,转了个圈后那战斧对着地面便是一劈!

    “轰!”地一声巨响,地面便被雷光劈斩出来一道巨大的沟壑,声势看上去相当的惊人!

    见得这厮拿出了这等凶器,蜚也不敢托大,当下身形一变,顿时便化为人形,左角流光一闪便飞到了他手中,化成了寒光湛湛的巨斧。

    看着蜚手中的巨斧,姜松的嘴角不由得一抽,难怪刚才那牛角的破坏力那么惊人,原来牛角竟然是这等兵器所化,只看那斧刃上所流动的荧光便知,那东西的品级绝对不弱于自己手上的长柄战斧,当了这么多年的副会长,这点儿眼力姜松还是有的!

    不过,很快姜松眼中便闪动起凶光,一个修者的装备,可不仅仅光靠一件武器就足够的,就算有一件像样的武器那又如何,今天你这牛头,我是砍定了!

    随着姜松两脚一蹬,地面瞬间便被其蹬裂,霎时间,这厮便已经出现在蜚的身侧,抡起长柄战斧便朝蜚的脖子劈了过去,在那机械手套的加持之下,这厮的攻击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显得相当惊人!

    “铛!”蜚挥动巨斧,一举挡下了姜松的攻击,随之双臂肌肉一鼓,爆吼着便朝姜松进攻了过去!

    靠机械臂加持的姜松反应速度很快,力量也足够强大,但和耍了一辈子斧头的蜚比起来,他的攻击招式就显得有些拙计了!双方“乒乒乓乓”地硬碰硬了一番之后,姜松便在招式上败下阵来,蜚怒吼中挥动巨斧,“轰!”地一声便将大地给劈成了两半,而姜松则在掀起的地面中间快速地倒飞了出去!

    没等这厮停下,蜚已经提着巨斧追击了过去,但眼看着就要追上姜松之时,这厮故技重施,甩手便射出了那贯穿山鹰胳膊的钉子!那钉子速度惊人,贯穿能力强大,蜚发现钉子的时候,已经无力避开,不能勉强让自己的要害避开钉子的直接攻击。

    一片血花猛地从蜚的身后迸溅而出,钉子贯穿了蜚的胸膛,幸得蜚避开了要害,只让其击穿了自己的肺叶,伤势虽然不轻,但对蜚来说也不至于致命。只是钉子残留的诡异力量却在阻止着蜚的伤口自我修复,并让伤口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看到被击中的蜚,姜松脸上立刻便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但这抹笑容维持了不到一秒就消失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射出的钉子,竟然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蜚可是啃食了罗睺一条大腿的巨凶,在他的体内,充满了猛烈的诅咒和疫病,那钉子固然可以贯穿蜚的血肉,但在它侵入蜚体内的瞬间,却也同样受到了蜚的血肉所污染,让姜松失去了对钉子的控制。

    没等姜松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负伤的蜚已经抡着巨斧杀了上去,在他那恐怖的杀气笼罩之下,姜松猛地便回过神来,恼恨中把牙一咬,又召唤出了另一件法宝!

    这法宝显然是金蛟剪的高仿品,一经召唤,立刻化成了两条金龙,咆哮着朝蜚冲了过去!蜚没有法宝,面对咆哮而来的金龙,直接一斧子便劈了过去!强悍的巨斧炸出了墨绿的斧芒,直奔两条金龙横扫而去!但姜松这高仿品的质量那也不错,两条龙尾猛地一抽,便与那斧芒猛烈地碰撞到了一起,硬是抵挡下了斧芒的攻势!

    “轰!”地一声巨响,斧芒爆裂开来,随之龙啸响起,两条金龙张牙舞爪地便扑向了蜚!蜚挥动巨斧一斩,一条金龙便以龙角对抗,在其当下巨斧的攻击之时,另一条金龙随之扑了上去,正要缠住蜚,却被蜚的左手一把擒住了脖子!

    就在此刻,姜松的身影猛然闪现在蜚的身后,两只机械手套光芒一闪,手中的长柄战斧便凶悍地朝蜚的脑壳劈了下去!

    蜚很想问候一下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明知道老子是长角的妖兽,竟然还往老子的脑壳上招呼!

    “锵!”伴随火花迸溅,蜚歪着头便用角挡下了姜松的攻击,虽然被攻击的余波划破了头皮,但

    是这点儿伤势,根本无伤大雅!

    姜松才暗叫一声糟糕,筋肉喷张的蜚已经抡着金龙便朝他甩了过去,同时巨斧的力道猛然暴涨,碾压着斧下的金龙便将之轰向了地面,而后把脚一抬,喷涌着烈焰的大脚丫子便狠狠地朝地上的金龙践踏了下去!

    “砰!”地一声,地面瞬间崩陷,灿烂的金龙直接让蜚奋力的一脚给踏碎,化成了半边剪刀便向姜松那边飞了过去。

    被金龙撞得吐血的姜松一脚踹开了金龙,被踹开的金龙光芒一闪,同样化成了半边剪刀,和另一半组合到了一起,随之迎风而长,化成了巨大的剪刀便朝蜚的脖子剪了过去!

    蜚才避开剪刀的攻击,姜松的战斧便扫了过来,被挡下来的同时,那厮抬起的左手上已经多了一门火炮,随着扳机一扣!

    “轰!”橘黄的炮火瞬间从炮口喷涌而出,蜚那壮硕的身躯顿时便血肉模糊地飞了出去!

    狞笑着扔掉了火炮后,姜松提着长柄战斧便朝蜚追击了过去,意念一指,金蛟剪便划出流光,向蜚剪了过去!蜚挥起巨斧一斩,“锵”地一声,正中金蛟剪交叉点,但刹那间,金蛟剪却再次化龙,并迅猛地缠绕住了他的双手。

    “嘭!”蜚猛烈地撞到了古树上,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古树的树干撞得爆碎开来!

    看着落地的蜚,姜松狞声大笑,左手一抓,一杆黑气缭绕的长枪便出现在他手中,“蠢牛!真是感谢你将这么珍贵的蜚瞳给我送过来,老子我就不客气了!”

    话毕,姜松猛地将手中的黑色长枪一提,然而没等他将长枪投射出去,空中却有烈焰宛若火海决堤一般倾泻而下,转瞬间将他整个人吞噬!

    熊熊烈焰中,蜚酣畅狂笑,从蜚瞳镜中学到的这“落火”,果然派上了用场,在疫病毒雾的笼罩之下,敌人根本无法注意到那隐藏于天际的阵图,等到落火爆发,已经太迟了!攻势迅猛,攻击范围巨大,这便是落火最为显著的特点,沉醉于优势中的姜松根本没能对此做好任何防备,蜚在大笑,而他则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随着蜚两条手臂狠狠地对撞,缠绕在他手上的金龙顿时便化为了两半剪刀掉落。听得声响的姜松嘶吼着将手中的黑色长枪投射了过去,可惜,此刻的蜚,已然做好了防备,身披烈焰,迅捷地于烈焰中穿梭于他处。黑枪落地,凝聚其上的力量猛然爆发,不吉的黑色冲天而起,在这熊熊火海中侵略出一片黑暗。可以料想,一旦之前被这黑枪击中,纵然蜚的肉身再如何强悍,只怕也劫数难逃!

    当然,再如何强大法宝兵器,只要打不中目标,那便是白搭!蜚知道姜松肯定还有着更多的宝贝,但是战斗至今,他已经是摸清楚了这厮的战斗方式了!只是仰仗着装备的强大性能狂轰滥炸而已,却完全没有真正地利用好一件东西,这样的家伙,实在太好收拾了!

    开启了离火罩的姜松,总算摆脱了落火的侵袭,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烈焰,焦头烂额的姜松狰狞地驾驭起离火罩,伴随离火罩金光闪现,四周的烈焰顿时便化为龙卷,被离火罩吞噬吸收,转眼的功夫,四周已经的烈焰便已经消失一空。

    然而下一刻,蜚那可怕的巨斧便直奔他迎面劈了过来,姜松也算是有所防备,抡起长柄战斧便回击了过去!

    “铛!”地一声,两把斧子便碰撞到了一起,但此时的蜚脸上却露出了狞笑,左臂忽然伸出瞬息间显化为本体形态,随之那带着金属光泽的黑蹄子便狠狠地朝姜松砸了过去!

    蜚的攻击太快了,况且,部分躯体妖兽化,这在妖族中也是相当高难度的技巧,缺少战斗经验的姜松何尝料到会有这种攻击方式,仓促中只能抬起自己的手臂一挡,但这一档,正是蜚所想要的目的!

    “啪!”

    铁蹄践踏之下,姜松手臂上的机械手套瞬间崩碎,而随着手套被摧毁,姜松对抗蜚的力量,陡然下降!在其目露惊色之时,蜚怒吼着便将巨斧压制了下去,霎时间,斧刃滑过长柄战斧,迸溅起一片火花,随之凶悍地落到了姜松的肩膀上!

    一道防御壁垒迅速地出现在姜松的身体表面,却又迅速地被蜚的巨斧所击溃,随之“轰!”地一声巨响,姜松便像是陨石一般,被蜚给狠狠地砸向地面,在这凶悍的攻击之下,姜松抓着战斧的机械手套终于支撑不住,随着他撞落地面,那手套顿时便粉碎开来。

    没有了那一双手套,姜松连拿起那长柄战斧都感觉吃力,眼看蜚面目狰狞从天而降,这厮吓得立刻便将离火罩铛在身前!蜚也不停下,直接便双手持斧,爆吼着直奔离火罩劈了下去!

    防御性能相当出色的离火罩,在蜚这奋尽全力的怒劈之下,宛若纸糊的灯笼,轻而易举地便被

    斧刃所碾碎!但姜松也趁机引爆了之前所吸收到的火焰,霎时间,烈焰冲天而起,化为通天火柱,并伴有龙啸回荡而起。

    狼狈的姜松跌跌撞撞地从火柱中冲了出来,而后便毫无形象地直奔狩猎团队冲了过去,口中大喊:“别管那些鬼东西,快来帮我!”

    然而他口中嚷嚷着要去帮他的团队,这会儿根本就抽不开身!蜚的病魔太凶悍了,它们所散发出来剧毒吐息,完全不是疫病毒雾所能比拟的!一开始,这群人还能借助装备抵御疫病的侵蚀,然而随着战斗时间的延续,各种致命的疫病便开始感染他们,并悄无声息地摧毁着他们的身体!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多种疫病全面爆发,导致他们的战斗力大幅度下降,如今根本就没有能力从病魔的攻击之下脱身,他们已经自身难保了!

    而除了病魔之外,那战场中还多了不少之前没有看到的身影。蜚向太一讨要了这一次战斗,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太一不会出手干预。但是林铮可不管这些,二十多个九转的强者呢,随便宰上一个都赚翻了,更何况战场上还有病魔和黑子掠阵,还有比这更舒坦的boss攻略环境么?!就是林铮想要收手,那杨琪也不肯罢休啊!

    于是当姜松冲向自己的狩猎团队时,便看到了团队的成员在病魔和林铮他们的围攻之下岌岌可危的局面,战场上更是已经躺下了不止一具尸体,旁边还有一个兴奋的丫头在那大声地加油助威,看到有一个倒下了,金色的锁链立马便飞了过去,将死者的游魂擒获后扔到瓶子里面。

    眼前这一幕幕,看得姜松神色剧变,眼中充满了惊惶恐惧之色!不该是这样的,绝对不该是这样的!那可是二十多个九转,十几个领域强者啊!

    猛然间,恐怖的寒意便从姜松身后将他笼罩!生死相搏的时候竟然将后背暴露给敌人,你姜松简直是找死!

    寒光一闪,姜松那强韧的战甲便被撕开了巨大的口子,鲜血喷溅中,这厮惨叫着便飞了出去,最后一个漂亮的狗吃屎便摔倒在地上。才刚爬起来,蜚一脚便踩到了他的手上,顿时一阵惨叫便从这厮口中嚎啕而起。

    眼看着蜚杀气腾腾地挥起了巨斧,姜松慌忙止住了惨叫,歇斯底里地大吼道:“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可是流金商会的副会长!副会长!你要是杀了我,会有天大的麻烦的!”

    蜚听罢,脸上这就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就算你是圣人之子,今日也救不了你的狗命!”

    话毕,蜚手中的巨斧便在姜松疯狂的惊叫声中悍然劈下,狠狠地朝他的脑门上劈了下去!

    “叮!”

    眼看着巨斧就要劈开姜松的脑袋,一方墨绿的印玺猛然出现,挡在了蜚的巨斧之下,纵然蜚这一击用力凶猛,却也无法在这印玺上留下一点儿痕迹。

    看到这一状况,蜚的脸色顿时便是一沉,而正对着那印玺的姜松却惊喜了起来,猛然高呼:“师伯救我!师伯救我!”

    “孽畜!胆敢伤我阐教弟子,还不立刻束手就擒!”

    一声怒斥宛若惊雷一般从天际响起,听罢,蜚顿时便火冒三丈地向天上望去,便见一名身着绯色道袍的道人立于天际。这老道头戴紫金冠,门庭饱满,剑眉怒眼,三缕长须随风摆动,看上去充满了仙家大能的派头。

    能当下自己攻击的墨绿印玺,再加上这阐教的名头,蜚要是还猜不出来这厮的名头,这就可以抹脖子自杀了!只是知道鬼知道,蜚却没有一点儿要妥协的架势,倒是对着那道人便喷了口唾沫,怒骂道:“广成子!别以为摆出阐教的名头老子就怕了你,今日就算原始老儿亲至,这厮的狗命,老子也要定了!”

    空中的广成子听得怒极而笑,“好!好!好!贫道今日倒要看看,番天印下,你这孽畜能撑到什么时候!”

    随着广成子的话音落下,蜚斧下的番天印便猛然爆发出了磅礴的灵气,一举将蜚从姜松上方掀开!下一刻,那番天印冲向空中,迎风化为磨盘大小后,便直奔蜚砸了过去!蜚以巨斧招架,却被那番天印一举撞飞,口中更有淋漓的鲜血喷溅而出。

    “受死!”广成子怒喝一声,那番天印便直奔蜚的脑门砸了过去!结果,当番天印飞到半途中时,林铮的泰山印凶悍地撞了过来,狠狠地撞到了番天印上!

    “嘭!”地一声巨响猛然爆发,随之狂暴的气劲便向四周席卷而去,姜松在惊叫声中,整个人便给掀飞了出去,才一落地,便有蓝色的阵图张开,瞬间化为冰牢将其囚禁其中!

    一番僵持之后,番天印终于支持不住,给泰山印撞飞了出去,半空翻滚中,一阵清脆的响声便从番天印上忽然响起,听得广成子神色剧变,番天印,竟然被撞裂了!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