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2002 小陆探花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想干啥

    就在这个时候,软卧的门被推了开来,曾敏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准备睡觉的张楚看到她进来后愣了下,忍不住出声问道。两人刚才都没话题聊了,这女人现在来找自己干嘛?

    “你怎么还不睡觉?已经很晚了。”

    曾敏听了张楚的话后并没吭声,只是朝张楚走了过去,一直走到床边才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张楚。

    “你这是怎么了?你……想干啥?”

    没等张楚继续说,曾敏已经把他推到放在床上。看着曾敏的行为,张楚挣扎了一番问道,这女人难道是要把自己上了?

    不过这是火车上啊,外面还有人走动,说不定什么时候乘务员就会跑到厢房里面来,这样不好。

    “你这男人怎么就那么小气呢,不就说说你老婆的事情么,直接就不吭声了,难道说也不能说么?”

    把张楚推到在软卧床上后,曾敏就停了下来,然后跟张楚聊起了刚才的事情,她对张楚刚才的态度很不满。

    “呃……”

    张楚听后很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明是这女人聊着为难自己的话题,还让自己来回答,怎么回答?

    这种问题就跟那什么神问题一样,在不同人面前回答结果自然不一样。张楚不想说什么违心的话,所以选择了不吭声。

    无论是在曾敏面前说自己老婆不好,还是在自己老婆面前说曾敏如何不堪,这都不是什么好回答。

    事实上,只要自己不做的过分,黄燕根本就不会管自己这些。这种丢给以前的旧情人一个挣钱的项目的行为,,在黄燕眼里,真算不了什么。

    最多就是黄燕知道的时候,让张楚在地上睡几个晚上而已。不过如果黄燕知道张楚跟曾敏在婚内做过某种事情的话,那待遇就不一样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过分了,情绪有点失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碰到你我就不是自己了。”

    看到张楚很为难的样子,曾敏低下头,莫名其妙的又来了这么一句话。毕竟曾敏说这些,确实让张楚很为难。

    “这些年来,我以为只要不同你在一块,就能忘记你。但是现在发现,这些都是自己骗自己而已。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想法,但是我就是这样。”

    曾敏突然变的煽情起来,让张楚越发不知所措,感觉这女人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他跟曾敏之间什么关系?

    张楚仔细的想了下,感觉两人之间似乎是泡友居多点而已。只是泡的次数多了,他心中终究就有这么个女人存在而已。所以在路上碰上后,曾敏问起的时候,张楚才会说个项目。

    他们谈的那个共享自行车的项目,曾敏只是大致想了下就知道这个项目后面会有多大,到时自己的身家很快就会跳到以亿起步的地步,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登天了。

    张楚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礼物,让曾敏有点意外的感动。只是她会错了张楚的意思,以为张楚心中有自己,所以才会如此。

    想了下,张楚觉得曾敏应该是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了,她以为自己把一个那么大的项目给她,是为了包养她。可张楚真没这个想法,只是顺手给了曾敏而已。

    “我知道我们两没法在一起,所以我也没奢求我们能在一起。那个项目太大了,你真把它丢给我来做并不适合,还是换个人来做吧。”

    “你想多了,这个项目实际上并不大,而且一样有风险。对于我来说,这个项目可做可不做,所以才给你走了。”

    张楚听后解释了下,他不想趁着这个时候去占曾敏的空子,也没想着携恩去要什么好处,没那必要。

    当初他和曾敏搅一起的时候,有点意外,或许也是某种冲动后的结果。不过后来两人还是有某些联系,那时似乎就变成了某种需求了。

    再后来,曾敏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张楚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两人在一起结婚,这到了后面越来变的不可能起来。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张楚住的软卧车厢的另一边传来一阵阵的撞击声。还有某种压抑的声音,张楚和曾敏都是过来人,一听就明白隔壁在干嘛。

    “卧槽!”

    张楚记得隔壁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有四十多了。长的不怎么样,不过人很丰满,似乎每个地方都是肉一般。

    只是之前张楚从那边走过的时候,那个包厢只有她一个人,现在怎么跑出来一个男的出来?就那声音,并不像被强迫的做某种事情,而是两厢情愿在做某种事情。

    这种事情,以前张楚上那些成年网站的时候,经常会看到这样场面。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见识到这一幕了,隔壁的大哥真牛人!长见识了。

    这一刻,张楚甚至生了坐在过道那里,看看是哪位大哥这么牛逼。张楚身边的曾敏听到隔壁的声音后,脸红了下,不过也没离开,而是朝张楚身上扑了过去。

    这个男人,自己可是盼了很久了。几年后自己只是想去南方看看,没想到就在火车上碰上了,这个机会,自己可不能错过了。

    “这样不好,我现在结婚了。”

    张楚挡住了曾敏的动作,这一刻他并没什么想法,也没想过和曾敏发生什么事情。毕竟这是火车上,自己还是已婚。

    有了一次同何芳之间的事情后,经历一些心理上的折腾,张楚对这块就越发没什么心思了。也没想过要出轨谁,一直陪在自己老婆身边。

    只是曾敏根本就没接张楚的话,而是直接扑在张楚身上,把他按在床上摩擦。不用两下,张楚就不吭声了,自己主动配合起来。

    对于这家伙的理解,曾敏觉得自己并不他老婆了解的少。而且书上不是说了,男人不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么?那还讲屁的道理,先摩擦了再说。

    看到张楚弱弱的反抗后变的主动起来,曾敏笑了笑。她没想过把这个男人抢到自己身边来,但是几年不见了,总得给自己解解渴,何况隔壁还有一堆饥男渴女在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