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武神 善良的蜜蜂

第两千六百八十四章 为我带路(1)

    “人为所致?”听得楚枫此话,宋喜彻底愣住了。

    “是有人,强行将毒灌入了你母亲的体内,灌毒之时,你母亲也是遭受了不少罪。”

    “你想一想,三年前,你母亲发病之前,与什么人与他接触过?”

    “或者说,你得罪过什么人?”楚枫说道。

    “楚枫,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毒?”宋喜问道。

    “这毒的名字我也说不出来,这毒本身并不烈,只是一种麻痹性的毒,否则你母亲也不会活这么久了。”

    “但是,不管是什么毒,只要渗入灵魂,都会有生命危险。”

    “更何况,你母亲修为并不高,继续下去,依我看,熬不过半年。”

    “但你也不用急,这毒我能驱除,保你母亲无碍,只是醒来的话,却也需要一定时间。”楚枫说道。

    此刻,宋喜不再说话了,他似是受到了打击,过了好一会,才抬头对楚枫问道:“真的能驱除吗?”

    “放心,你母亲这毒,我一定可以驱除。”楚枫拍了拍宋喜的肩膀。

    似是怕宋喜不放心,楚枫便立刻为宋喜的母亲驱毒。

    这毒,已经渗入灵魂,所以哪怕是楚枫,想要将其驱除,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一日时间,是楚枫给自己的期限。

    但实际上,楚枫并未用到一日时间,楚枫便将宋喜母亲体内的毒驱除开来。

    只是,虽然毒散了,可是宋喜的母亲,却依旧陷入昏迷状态。

    在楚枫看来,宋喜的母亲若要苏醒,也需要一段时日,至少…要一个月。

    这也是为何,楚枫让宋喜去想,是什么人给他的母亲下了毒,而不是待其母亲苏醒后,直接问其母亲的原因。

    毕竟,他母亲苏醒的时间,保守来说是一个月,甚至…有可能更久。

    所以,若想尽快抓住那个罪魁祸首,倒不如让宋喜去想一想。

    驱毒之后,楚枫本想将这个喜讯告诉宋喜,可这才发现,原本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宋喜,竟然不见了。

    而楚枫之前驱毒太过专注,倒也没有注意到,宋喜是何时离开的。

    楚枫走出屋子,用天眼搜索,也依然没有看到宋喜的踪影。

    “这家伙去哪了?”

    楚枫正思索着,忽然注意到,宋喜家的女仆,正站在不远处。

    这个女仆,是一个活了几百岁的女子,虽然已经活了几百岁了,可是她的外貌并不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只是一个中年女子的模样。

    这个女仆,是宋喜请过来,专门照顾他母亲的,修为很弱,连武帝境都没有达到。

    这个修为,若是在祖武下界,那一定可以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在大千上界这种地方,连宋喜这种武祖境的修武者,都是这个世界的底层,可想而知这个女子的境地是多么的艰难了。

    像她这种人,在大千上界,没有势力会收容她,自己闯荡的话,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人欺凌,真的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但是,宋喜毕竟人品不错,所以待这个女仆也是很好。

    甚至当日楚枫来到此处之际,宋喜还特意向楚枫介绍,这个女仆叫做,静姨。

    正因为,宋喜待她不薄,所以楚枫看的出来,这个静姨对宋喜家也是忠心耿耿。

    至少,对宋喜母亲的照料,可谓非常的用心,倒也是个好人。

    若不是这静姨的悉心照料,搞不好宋喜的母亲,都坚持不到今日。

    此刻,那静姨站在不远处,看了一眼楚枫,便赶忙将头低下,欲言又止。

    楚枫立刻意识到,这静姨可能是有话想对自己说,或许她知道宋喜去了哪里。

    “静姨,你知道宋喜去哪了吗?”楚枫上前问道。

    见楚枫开口,那静姨赶忙向楚枫走来,可又在距离楚枫十米之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人,您一定要救救我家少爷。”静姨哭着说道,并不美的脸上,却挂满了紧张与担忧。

    “静姨,你先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若是宋喜遇到了什么难处,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楚枫将静姨搀扶起来。

    “大人,我我…我该怎么说?”静姨有些慌,她真的是太紧张了。

    “别慌,慢慢说。”楚枫说道。

    “好好,我我…我慢慢说。”

    静姨先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与思路,这才对楚枫讲述起来。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我家少爷,有一个未过门的媳妇,叫做王莲芝。”

    “那王莲芝,与我家少爷儿时便相识了,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我家少爷年少时,虽然并不富裕,可是至少比那王莲芝的家里强,两户人家在他们小时候,就想给他们定下娃娃亲。”

    “但我家少爷一直不同意,说他只是拿王莲芝当妹妹看的,并没有那种特殊的感情。”

    “可是王莲芝,却一直对少爷纠缠不放,尤其是当少爷出外闯荡,也积攒了一些财富之后,那王莲芝对少爷便纠缠的越来越凶。”

    “而那王莲芝,其实是有着几分姿色的,这一带追求她的男子也是从来不缺。”

    “可那王莲芝,却一心想嫁给我家少爷。”

    “少爷见那王莲芝等了他这么多年,都未曾嫁人,对他的确是真心实意,久而久之也是动了情。”

    “但是,少爷志在四方,实在不想耽误了王莲芝。”

    “所以便与王莲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家少爷告诉王莲芝,说他在修为踏入真仙之前,不准备结婚生子。”

    “王莲芝若是愿意等他,那他们两个可以先订下婚约,待我家少爷踏入真仙境之后,一定风风光光的迎娶王莲芝。”

    “王莲芝欣然同意,两家便定下了婚约。”

    “之后,少爷继续出外闯荡,苦练修为,而王莲芝倒也是体贴懂事,经常来到少爷家,陪着少爷的母亲,虽然还未过门,但却俨然成为了宋家的媳妇。”

    “他们两个,虽然并未成亲,但却也成为了这一带,远近闻名的恩爱夫妻。”

    “可是自从,少爷的母亲病了之后,少爷为了给其母亲治病,不仅花光了自己的积蓄,也是少有时间投入到修武之上,导致修为一直停滞不前。”

    “渐渐的,那个王莲芝,便开始与少爷疏远了。”

    “对于这种情况,少爷也并未深究,甚至从未过问,王莲芝若不来找少爷,少爷也从不上门去找她。”

    “可就在前段日子,那个王莲芝,竟然带了一伙人找上门来,说要悔婚。”

    “原来,王莲芝是被欧阳家的老爷看中了,欧阳家的大老爷想要纳她为妾。”

    “那王莲芝找到了有权有势之人,便不想再与少爷在一起了。”

    “少爷那时才知道,王莲芝其实从未对他动过真情,之前纠缠与他,只是看好少爷的前程。”

    “但当她觉得少爷前程有限,便开始与少爷疏远,当找到了更好的男人,便毫不犹豫的来与少爷撇清关系。”

    “少爷心灰意冷,但却也并未与其纠缠,而是直接答应了王莲芝,之前的婚约,就此结束。”

    “自那之后,少爷也从未找过王莲芝,我本以为少爷是真的看开了。”

    “可是今日,少爷忽然向欧阳家的方向跑去了。”

    “而我听闻,今日,便是欧阳家的大老爷,迎娶王莲芝,纳其为妾的日子。”

    “我想,少爷一定是咽不下这口气,是去找王莲芝去了。”

    “可是那欧阳家,在这一带极具名气,尤其是欧阳家的大家主,更是与赵府的关系极好。”

    “少爷若是敢在,欧阳家大老爷的婚礼上闹事,那怕是活不了啦。”

    说到此处,静姨早就哭成了泪人。

    看的出来,虽然她只是宋喜家的仆人,可是她对宋喜的感情颇深。

    至少…她是把宋喜当成气人了,否则不会急成这个样子。

    “静姨,你知道欧阳家在哪吗?”楚枫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静姨的连连点头,随后竟再度跪在楚枫面前,并且开始向楚枫磕头作揖,说道:“大人,您一定要救救我家少爷,也只有您能救我家少爷了。”

    “静姨,别哭了。”楚枫将静姨搀扶起来,说道:“为我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