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箭皇(狩魔领主) 死翼耐萨里奥

第601章 卡伦法师们的日常 (第二更)

    “老爷,不是领主…是‘玫瑰十字’。”

    这个答案顿时让米尔诺胸口一窒,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最终还是颓然坐了回去虽然“蝮蛇十字”在王国中东部的势力更大一些,但“玫瑰十字”却是摆在明面上的正规教派,就连查理二世都不能说动就动。米尔诺不过是拿着令箭的指挥官而已,就算他逼迫当地领主强行进修道院或教堂拿人,人家又哪里肯干?

    “玫瑰十字…又是玫瑰十字!”

    之前他试图建立贸易壁垒,封锁对艾弗塔在各个方面和整个卡伦王国流通的途径,可最终却并没有起到足够的效果,这其中最大的因素完全在于“玫瑰十字”的不配合。人家教派该怎么运输怎么运输,想怎么走怎么走,敢拦的一并按异教徒论处砍死,所以到现在米尔诺真是连带着恨上了这群神棍。

    正咬牙切齿的时候,侍从忽然传来一则消息:伯爵府外有主教造访。

    “什么主教?找我干什么?”

    米尔诺正对“玫瑰十字”恼火呢,一听“主教”两个字就来气,可是当侍从低声说出“蝮蛇十字”的时候,他顿时一愣,瞬间变了个摸样,招手道:“快去请,我在会客厅等他。”

    “这个时候找我,看来他们是准备参与进来了…”

    米尔诺虽然不擅长打仗,但政治嗅觉却灵敏得多。原本满是负面情绪的心情也好了不少。长舒一口气,他仔细思索了一番蝮蛇十字可能的诉求,随即满面笑容的走向了会议厅。

    ******

    在米尔诺伯爵苦恼于如何开始这场战争的时候,卡伦的魔导师们却丝毫没有介入这场战争的打算。

    事实上,虽然魔法师基本由皇室或贵族资助,但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魔导师以上级别的法师,不参与王国内部的任何争斗。

    这些年来卡伦王国的法师几乎没有真正进行过实战,所以面对胡迪尼带来的年轻法师们时才会败得那么惨比起用魔法杀出一条血路的拉西曼,这些温室里的花朵实在是脆弱得很。

    但这并不意味着卡伦王国的魔法界自暴自弃,有了在王都的那次对比后,几位魔导师都是各自闷头开始了新的研究,同时对自己的学徒们有了更加严格的要求之前自恃天赋过人的“魔法天才”们顿时迎来了叫苦不迭的噩梦训练,而其余的法师们也几乎整日带着黑眼圈往返于实验室和魔法塔,看起来过的比农夫还要苦。

    维尔达就是这些法师中的一员。

    他今年三十三岁,是“寒冰之冠”克罗恩门下的学徒。当然,和之前跟随克罗恩去王都的那几位得意门生相比,维尔达只能算是“平庸”到极致的中阶魔法师,不过比起往国内日子悲催的其他阶级来,有固定供奉和独立实验室的他日子其实过得还挺滋润的。

    维尔达并不是以聪慧见长的法师,他在三十三岁达到进阶21级靠的是过人的勤奋和耐心。一个实验重复一百次还能面不改色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克罗恩对他的评价就是一头勤恳的老黄牛,虽然当不了最大的顶梁柱,但却是卡伦魔法界不能缺少的中坚力量。

    克罗恩魔导师所在的魔法塔距离王都较近,他的学徒们也都在附近的实验室进行着法术研究和学习,因此在这次兽人入侵的战争中整个魔法塔附近的领地都没有遭到任何影响,街道上除往来的商队少了些,看上去和平时并没有太大区别。

    维尔达穿着灰色的法师袍,步履有些匆忙的朝着街道尽头的建筑走去。他此时正准备购买自己接下来所需要的实验材料,因为导师克罗恩最近催得紧,最近几天他都是通宵赶进度才勉强做完了实验,所以此时精力不济,脑袋都感觉有些晕乎乎的。走进空间狭窄的魔法道具店时,他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下,险些碰洒了摆在橱窗的三四瓶药剂,引来老板的一阵骂声:

    “第三次了!如果你真的把那瓶药剂打碎,我发誓你把你实验室卖掉都赔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维尔达忙不迭的对着那个个子只有他一半高的侏儒男道歉,后者的面容看上去有四十来岁,但身体却只有孩童大小,看上去颇为诡异。这位名叫达威奇的店长是在一次药剂事故中变成这样的,侏儒症一样的身材让他的脾气很差,虽然店里的东西价格公道质量有保证,却依旧有不少法师受不了他的态度负气离走。

    但维尔达显然是老客户了,他温吞的性子丝毫不把达威奇的指责放在心上,连连道歉后拿出了材料清单,开始让对方清点拿货。

    “又来一份?”

    侏儒男扫了一眼,嘲笑道:“实验又失败了?你都第四次拿同样份额的材料了,这么浪费金币,不会被克罗恩大人拖出去打么?”

    “我比较笨,那个…这也是没办法嘛。”

    维尔达憨厚的笑着,他这副摸样令达威奇也是没辙,欺负老实人对他来说也没意思,所以从高高的凳子上跳下来,一边念叨一边从一个个柜子里拿出奇形怪状的材料来,同时换了个话题道:“听说艾弗塔大捷了,你们确认这是真消息么?”

    “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挠挠头:“克罗恩导师哪里也没说过什么。”

    “也是,兽人这么一冲把几个大贵族冲怕了,你们这些魔导师底下的学徒倒是不用担心再去打仗的事了。不过不去打也是好事,后勤跟不上,你们这群魔法师没准都跟着挨饿,说出去多让人笑话。嘿…艾弗塔显然早就料到了,什么叫此消彼长,这就叫此消彼长啊!”

    达威奇一边唠叨一边把瓶瓶罐罐拿出来,维尔达有些好奇的问道:“咦?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消息的?我记得你以前不都是跟我讨论默克酒馆哪个侍应生的屁股最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