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箭皇(狩魔领主) 死翼耐萨里奥

第604章 记忆碎片 (第一更)

    莎莉眯着眼睛问道,那种危险的笑容让罗迪嘴角抽了抽,赶忙表态:“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毕竟我没受过贵族熏陶,很多东西欣赏不来…”

    “好啦好啦,看你那木头样子,逗你你还当真了,你们男人不是喜欢比武啊赛马啊之类的么,但战争过后没有这类活动,要等也得两个月以后了。 ”

    说到这莎莉忽然想起来什么,正色道:“前几天本杰明主教来信,旁敲侧击问未来对教区的影响呢,我还没回信,你觉得怎么说合适?”

    罗迪想了想,却是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玫瑰十字’对整个统治层而言是什么?”

    莎莉其实也苦恼这个问题:“以前‘玫瑰十字’是我的保护伞,让我避免了很多麻烦,也解决了很多敌人,可是现在站在这个位置,却觉得这样一股不能掌握在手里的力量是非常令人不安的…它不像贵族,却比贵族更加麻烦。我们资助了他们许多,但现在却更提心吊胆起来,这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宗教是死的,人是活的。”罗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其实当你下放权力给内阁以后,就应该意识到自己身份上的优势了…你既是公爵,又是司铎。虽然‘玫瑰十字’不会让一位公爵成为督主教,但你却有名正言顺的身份去接触教派内部的统治层,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莎莉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她意识到自己之前走了死胡同:始终以“公爵”或“司铎”的身份去单独看待问题的确是狭隘的。而罗迪的意思很明显既然“玫瑰十字”可能会成为艾弗塔发展的阻碍,那么为什么不彻底把这个教派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呢?

    当督主教、区域主教和各地的神职管理层及军权都被自己控制的时候,教宗是谁又有什么区别?

    “我想我明白了…”莎莉点点头,随即却是冲罗迪做了个鬼脸:“想不到你这个木头对权谋研究的这么深,说,是不是早就把我也算计了?”

    这么说着,莎莉便玩闹似的伸手去掐罗迪的脖子,罗迪配合喊着“公爵大人饶命”,却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挂在了自己身上,鼻息间全是她身上甜香的味道,罗迪渐渐停住动作,伸手为她拨开有些凌乱的金发这样的距离很适合闭着眼吻上去,而莎莉显然就打算这么做的…

    “等等,有人来了。”

    罗迪的声音让莎莉有些恼怒的重新睁开眼,可随即这位公爵发现罗迪并不是故意打断两人的好事因为他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环境敏锐”让罗迪听到了屋外略显急促的脚步声,他轻轻把莎莉扶起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整理了一下微皱的长袍,扭过头来时,屋外匆匆走来的侍从正好双手举着信件进了大厅

    “首相大人,埃尔森城来的紧急信件。”

    看到对方手中纯红色的信封,罗迪便意识到这恐怕不是什么小事。寄信的只会是卡米拉,而使用代表最紧急情况的红色信封,定然说明遇到了连她都无法处理的难题。

    撕开信纸,罗迪只是看了两眼,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

    他捏着信纸的拇指骨节发白,显然说明此刻心情的不平静。莎莉好奇的过来看,同样被信上的内容惊得捂住了嘴巴“这、这是真的?那塔斯曼的…”

    “我马上回去处理一下,不要让别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罗迪指尖的火焰当场将信纸烧成灰烬,这一手娴熟的法控本领吓了莎莉一跳,“这件事很关键,或许还牵扯到更多东西。”

    罗迪握着她的手,知道原本答应她多待几天的计划泡汤了,刚想说什么,却被莎莉拍拍他的胸口:“快去吧!等处理好了,一定不要忘了来找我。”

    这种时候回答什么都是多余的,罗迪直截了当的以深吻告别。而当他离开后,留在大厅内的莎莉终于叹气出声,目光异常落寞。

    ******

    “西尔维娅!欢迎来到埃尔森,这里将是未来高精灵最伟大的城市!”

    这话是谁说的来着?啊…是当初从家乡的学院毕业后,自己抵达这里时那位迎接的学长说的。

    学长…

    哦,还有导师卡德加。

    那是位脸上永远带着温和笑容的导师,说话有时候神神叨叨的,不过作为发明“充能晶石”的最伟大奥术师,他渊博的学识和强大的奥术等级永远都是自己需要仰望的高山。

    西尔维娅感觉自己回忆起了很多东西,有关埃尔森的形形色色,有关自己在这里生活的细节第一次在实验室打碎了药剂瓶啊…在图书馆被高大的学长表白啊…

    原本斑驳残破的回忆有了顺序,平静的日子忽然间被远方的战报所打破“战争”的来临让埃尔森城内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兽人”、“恶魔”、“城市沦陷”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然后…

    敌人来了。

    数不尽的兽人疯狂的攻击着城池,浮空塔的光芒彻夜不休,可敌人却死了一批又来一批,永远杀不完似的…

    图灵!

    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这个名字,让西尔维娅想起了卡德加导师望着图灵操控城市低语进攻时脸上喜悦和恐惧混杂的神色。

    再之后…

    仿佛忽然之间,记忆的画面变了颜色咆哮的兽人、肢体僵硬的人类、包围而来的感染兽和手中施放的奥术混杂成了鲜红的画面,一幕幕快速闪过的同时令西尔维娅“啊”的喊出了声

    于是,她终于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

    “这是…噩梦?”

    好似即将溺水的人忽然上了岸,窒息感依旧留存在意识中。西尔维娅茫然扫视四周,发现这里正是自己于帕夏尔魔塔内平时管理的实验室。

    “呼…兽人还没打进来。”

    她抚了抚胸,下意识的嘀咕了几句,随后却是忽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手掌之下没有感受到心跳。

    继而,她发现自己没有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