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为头越) 落梅河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团圆

    夕阳还挂在天边,给院里的葡萄都镀上一层金色的时候,月亮却已经升上了天空,圆圆的,静静的,淡定得会让你觉得,那是一个假象。

    有风从山间吹来,葡萄园里,一片又一片的叶子便掉了下来。

    三辆车,带着欢声笑语在门前停下来,首先下来的是一条大狗,带着终于不用拘束在车上那方狭小空间的欣喜,惬意的晃脑袋摇尾巴。

    但它鼻头皱了皱,叫了一声,便颠颠的朝后院跑去。

    “糖果,糖果,你去哪儿?”阿曼达挣脱妈妈的手,追了上去。

    “阿曼达,”文森特丢下自己的小行李箱,也跟了过去。

    “家里有人?”张彦问。

    “应该是吧,”黄静萍看了一眼马灵。

    马灵看了一眼……车库,果然看见一辆车停在那,金翎却已经看到了从屋里走出来的欧文,那谁在这儿,再明白不过。

    “我得去洗把脸,”她率先朝屋里走去。

    “就是,身上这套衣服,也该换了,”黄静萍说。

    马灵和张彦见状,也跟了进去,看起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去后院看看。

    阿曼达已经在后院叫起来,“爸爸,”

    那个坐在桌旁,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在糖果的头上摸着的人,不是她爸爸是谁?

    “哎我的小公主和小王子,”冯一平有些惊喜的看着从屋角那边跑过来的两个孩子,“快过来,让爸爸抱抱,”

    然后糖果就颓然发现,主人都没空搭理自己,它夹着尾巴,都呜咽了几声,主人却只顾着和小主人以及小主人的哥哥说话。

    它无奈的用头在冯一平腿上蹭了蹭,便趴在旁边的地上,那有一下没一下的甩动着的尾巴,好像在诉说着它的委屈。

    “爸爸,你是来陪我们过月亮节的吗?”两个孩子,都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冯一平。

    “是,”

    在美国的不少地方,尤其是在幼儿园里,相对稍显呆板的Midautumnfestival的翻译,孩子们更喜欢称中秋节为Moonfestival,月亮节,在英语里,确实是后者听起来更有诗意一些。

    “是啊,按我们的传统来说,中秋节,是一个一家人团圆的日子,应该是一家人围在一起,一边吃月饼,一边赏月,”

    “这样的时候,爸爸当然要陪你们在一起,”

    他说这话的时候,阿曼达已经悄悄的把手伸向桌上的月饼。

    文森特拦了一下,“阿曼达,我们还没洗手,”

    哟,这哥哥当得挺称职的。

    “我就是想看看它表面的花纹而已,”阿曼达手缩了回来。

    别说,这借口,也找得相当漂亮。

    小孩子的急智,很多时候,都会超出大人的想象。

    “爸爸真高兴,我还以为,今天晚上,只能我一个人过节呢,”冯一平在两个孩子头上都亲了一下。

    …………

    楼上,黄静萍拿着一副镶着钻石的耳环走进马灵房间,一边往耳朵上戴,一边偏头问马灵,“你说,他这么在这里?”

    正在描眉的马灵抬头看了后院一眼,“谁知道呢,应该是他猜到我们会今晚回来吧,”

    “好像不是,”黄静萍凑到镜子里看了看耳环,“帮我拉一下,”她背转身对着马灵。

    马灵帮她拉好拉链,顺便理了一下头发,“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这边,”黄静萍在镜子里指了指马灵左边的眉,“啊,”马灵看了看,“有问题吗?”

    “我来吧,”黄静萍从她手里接过眉笔,“别动,”帮她画了起来。

    “我给满庭芳打过电话,说是欧文刚刚通知他们,马上送餐过来,”

    “就是,他之前确实不知道我们今晚会回来?”马灵说。

    “看样子应该是,好了,你看看,”黄静萍松开手。

    “谢谢,”马灵这才去换已经放在床上的衣服,“也就是,他原本准备一个人在这过节?”

    “孤零零的一个人,就那么几个月饼一杯酒?”

    “黄,我们是不是……?”

    “至少还可以煎一块澳洲的牛排吗,”黄静萍说,“我总觉得啊,他那就是故意装的,他一定是算准了我们今晚会回来,”

    “好了,你换好了先下去吧,我去看看她们,”

    如果冯一平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得把眼镜瞪出来,她们俩,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

    她们四个人里,看起来动作最快的是张彦,她此时已经在金翎房间里,翻着金翎放在地上的那些购物袋,这是金翎这一趟收获中的一部分。

    “金姐,你眼光真好,买的东西都这么好看,”

    正在往手腕喷香水的金翎笑道,“行了,别没话找话了,你先好了就先下去吧,”

    “我觉得,好困,”张彦说。

    金翎拿起手表,“那要不,你现在睡一会?”

    “这个时候睡什么呢,”黄静萍走了进来,“我们下去吧,餐厅已经备好了餐,马上就到,”

    “我们去准备几盘水果吧,”马灵也走了进来。

    几个人下到厨房里,“那两个小家伙呢?”金翎问。

    “那两个小东西,肯定在后院,”黄静萍说,“我们带得再辛苦,没用,他们那一个月和他们在一起呆不了几天的老爸,更受他们欢迎,”

    “你这是吃上醋了?”金翎笑道。

    “谁去一趟,叫他们进来吧,天都黑了,外面凉,”

    没人说话。

    “或者说,去一个人通知他,让他离开这,不要妨碍我们?”

    还是没人说话。

    “得,你们啊,”金翎摇了摇头,“张彦,这儿你年龄最小,你出去一趟吧,”

    马灵82年,张彦比马灵还小一岁,83年,确实她最小。

    “啊,我?”

    “对,张彦你最合适,”黄静萍也说。

    “那,我是叫他进来,还是让他走?”张彦问。

    马灵和黄静萍正从冰箱里把水果拿出来,好像没听到她的话。

    金翎叹了口气,还是得自己做主,“先让他进来,之后让他走还是留,再说也不迟,”

    “知道啦,”张彦慢慢的走出去。

    “嘻嘻,”马灵忍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黄静萍问,自己却也笑了起来。

    金翎端起酒杯,“看你们这副口是心非的样子,”

    那俩马上不笑了。

    …………

    “你们看,在今天,也就是农历十五的时候,月亮是最圆的,也就是看起来最亮的,”冯一平把一块奥利奥掰开,留下带着奶油的那一面放在桌子上。

    至于掰下来的那一块,分成两半,喂给了两个孩子。

    “接下来,它再转啊转,你看,太阳光那是两把手电筒,从这边照过来,那么,会有一部分被地球,”他指着放在中间的一个月饼说,“给挡住,”

    “就是上面会缺一部分……,”

    “你们在干什么呢?”张彦走过来。

    “哦,我在和他们一起做月相图,”冯一平站了起来。

    张彦一看,桌上的月饼旁边,摆着好几块露出了一小块,到全部奶油的奥利奥饼干。

    看起来,倒也形象。

    只是,她看着那两个孩子的样子,他们怕是对饼干比对月线图更有兴趣。

    “进屋吧,天凉了,”她说,“阿曼达,我抱你好不好,里面妈妈准备了很多好吃的,”

    冯一平抱起文森特,“这次来美国,还习惯吗?”冯一平问。

    “挺好的,大家都很照顾我,”张彦说。

    “那你,开心吗?”

    张彦看了他一眼,看着他垂下的眼睑,没有说话,推开门,“我们回来啦,”

    黄静萍抬头扫了一眼,就像没看到冯一平一样,“阿曼达,和哥哥一起去洗手好不好,我们准备吃饭,”

    “洗过了,爸爸带我们洗过了,”阿曼达马上说。

    “嗨,各位好,”冯一平低眉顺眼的跟大家打招呼。

    明明他才是这房子的正牌主人,这会看起来,活脱脱的大户人家里一个小厮的样子。

    “阿曼达,来,尝尝这个,你喜欢的,”马灵递给她一小块猕猴桃。

    阿曼达小小的咬了一口,马上小脸皱成一团,但偏偏又极喜欢的样子,跟着马上又咬一口,然后脸又皱成一团。

    那副模样,让人看了真的非常可乐。

    在一片笑声中,没人搭理的冯一平指了指橱柜,自顾自的说,“我来摆盘,”

    他把橱柜里摆着的盘碟拿到桌上,听着厨房那边传来的欢声笑语,打定了主意,晚上先不说,这餐饭,晚餐,一定得在这吃。

    “爸爸,我来帮你,”文森特跟了过来。

    “好儿子,”冯一平高兴的低头在他头上亲一下。

    …………

    等到黄静萍她们四个,端着果盘,抱着阿曼达,笑嘻嘻的来到餐厅的时候,满庭芳送来的菜,已经摆满了一桌子。

    冯一平抱着文森特,端端正正的坐在桌旁。

    “哇,真香,”张彦说。

    “对,一闻就是家里的味道,”冯一平说,“几位请坐,”

    “哟,这是把自己当主人了?”金翎坐下来,“我好像听说,这两天不让你来这边?”

    “我不是,没想到你们今晚回来吗?也想顺便看看这边冰箱里要不要添什么东西,”

    “对,顺道送些澳洲的牛肉过来,”张彦说。

    “不管哪里的牛肉,只要好吃就好,”冯一平站起来,“我提议,为了这个团圆的节日,我们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