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帝无敌 邪羊

第1575章 惊弓之鸟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把这股灵识的释放者和云天联系起来,因为这股灵识之强悍,已经超出了玄圣初期高手所能达到的高度,而在场的所有人中,都不可能有谁在如此年轻的年纪便掌握了这种技能。

    这种感觉多少有些不可思议,而且根据家族护卫们的辩解,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外人进入到宇文家的府邸之中,也就是说,宇文娇的房间里应该只有那个年轻的小子,不可能有其他高人。在场的人都不打相信这个解释,可它却真的就是事实,当然,宇文家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肯相信这一事实,所以个个都在疑神疑鬼。

    其实云天此时释放灵识攻击,多少也有些这种目的,他毕竟是孤身一人,如果说在对抗宇文家某个人的时候,他大可以无所畏惧,不过若是让他一个人对抗整个宇文家,其实还是没有哪个实力的,毕竟宇文家作为东土大唐国五大超级豪门之一,底蕴深厚,家族中光是顶级的玄皇境界高手就不下数十,玄圣境界高手更是要以千来计数,尽管其高手都是分布在东土大唐国各地的,可单单是在这长安城内,宇文家的玄皇级别高手就不下十人,玄圣境界高手更是多达数百,这样的势力,就是强横如云天,也不敢摄其锋芒。

    不能直接对抗,那就用暗的来,所以云天便采取了这种迂回战术,旁敲侧击地给这些人以压力。

    方才的灵识对抗其实只是眨眼间的事情,因为事情发生得太快,除了当事人,其他人都是毫无反应,此时就连宇文娇的侍者侍女们都是一头雾水,同样莫名其妙的还有宇文娇本人。

    “夫君,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才他们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怎么又突然退回去了?”宇文娇好奇地说道。

    “呃,这几个人恐怕是意识到自己太过失礼,所以又退出去了,我看他们一会儿没准会软化态度道歉呢。”

    宇文娇不屑地撇了撇嘴道:“那些人吗?他们从来不会向别人屈服,而只会对他人进行打压,家族被这几个人搞得乌烟瘴气,家族中那些真正高层们此时都隐而不发,再这样下去,我宇文家真的要出现危机了。”

    云天笑道:“也没那么严重吧,毕竟你们家族这么大,不过是几个肤浅的高手而已,他们几个估计不可能影响到整个宇文家的走向。”

    “那可不好说!”宇文娇摇摇头道:“毕竟这几个人是掌控着家族的大权,家族未来的发展,就是要靠一些未来优秀人物去支撑,而这几个人搬弄是非,热衷于权术,对于一个超级豪门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云天闻言也是连连点头,说真的,宇文娇的这番话他还真是非常赞同,毕竟作为一个地区性的豪门,至少在云天眼里是这样看,不过对于宇文娇的失望,云天也是知道这一切并不是简单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事情,所以他还是先安慰对方道:“不要担心,你家族中的那些真正高层,应该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人所带来的危害,而且很多时候,其他人对这些人的放纵也是一个原因,这一切,都需要有人给他们以当头棒喝!”

    宇文娇苦笑一声道:“这些人都是家族高层子弟,所以本身就是存了争权夺势,扩大自己影响和权力的念头,不过正因为他们本身家族地位就不低,一般人就算是明白他们的危害,跟家族高层说了,家族高层也听不进去,而且家族中真正的高层,平时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闭关修炼,自从将权力移交给这一代,那些人基本就不再管事,而这些后来成为家族高层的人因为失去了节制,做事不再担心他人看法,这反而令家族更加陷入困难和危境之中。这种种因素的影响,使得这些人愈发的飞扬跋扈,愈发的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云天笑着点头道:“所以这些人等于是在带着宇文家这条大船一步步迈入深渊。”

    宇文娇慨叹一声,点了点头道:“我为家族担心的也是这个,其实这一次我去望星楼,也和这件事有关,我平时根本不会去那种场所的。”说话的时候,宇文娇斜着一双妙目,悄悄地观察云天。

    云天眼角余光早就瞥到了对方的举动,心中不由觉得好笑,他索性猛地抬起头,直视着宇文娇,宇文娇正看着云天,冷不丁云天一抬头,把她吓了一跳,几乎是应激性地下意识扭头躲避,不过因为动作太大,却被云天给捉了个正着。

    看着宇文娇小鹿一样忐忑不安的神情,云天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你?”宇文娇鼓着嘴,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云天笑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向我如此解释,是因为担忧夫君看不起你,觉得你是风尘女子,对不对?”

    宇文娇摇头,却又默不作声。

    “不说话是什么意识,不想理我?”云天问道。

    “不是啊,我不是风尘女子,你也别看不起我!”宇文娇的声音非常小。

    云天忍不住笑出声来:“都是你自己在瞎想,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了?再说,你跳舞也是那么好看,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看不起你呢?”

    宇文娇道:“毕竟有其他男人在场……”

    云天摇头道:“虽然有别的男人在场,但我知道,你是在为我一个人舞蹈!”

    宇文娇眼眶有些湿润,用力地点点头,道:“对,我就是为夫君一个人舞蹈!”

    云天再笑道:“别跟个受惊吓的小鹿似的,看着怪心疼的,你什么样,夫君有自己的看法,别在乎别人会怎么看,你高兴,我喜欢,就好!”

    宇文娇仿佛放下一个心结,挽着云天的手更紧了一些。

    两人在倾诉衷肠,丝毫没有在意院子外那些人的反应,而此时站在院子外的那些人,则是如同惊弓之鸟,个个惶恐不安。

    云天的不做反应,在他们看来,似乎是在酝酿着对立的举动,这让他们一颗心始终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