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 犹似

第2104章 番外:徐辰宇前世今生9

    戒毒,谈何容易?

    刚刚染毒的时候,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绑住了手脚,整整三天,她挨过了毒瘾发作最艰难,最脆弱的戒断过程,就在她坚定了自己戒毒的决心,被亲情蒙弊双眼的她被宁舒倩诱骗,毒瘾也越来越深。

    后来的过程之中,她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戒毒。

    但是,无一都是失败的。

    没过多久外公死了,她彻底认清了温家人对她的凉薄,也看清楚了宁舒倩母女俩,那伪善的面具下,隐藏的丑陋与贪婪,口蜜腹箭里暗藏的歹毒算计,失去所有倚仗的她被宁舒倩母女,一步一步的逼进了堕落深渊,万劫不复,最后只能暴自弃的活着。

    她沦落今日这步田地,除了她自己天真愚蠢错信了所谓的亲情,更多的却是被宁舒倩母女推波助澜的结果。

    没有人愿意这样活着。

    但凡有一丝挣扎的机会,都不会放过求生本能。

    如果她要戒毒,是绝不可能瞒过宁舒倩她们的耳目。

    她现在还不能死。

    她要活着,哪怕以这种狼狈不堪,狗延残喘,行尸走肉的方式活着。

    徐辰宇怒道:“宁舒倩和夏如雅那两个毒妇,为了自己的贪婪野心已经把你毁了,她们还想怎么样?难道真的连活路都不愿意给你?”

    那两个女人这般算计馨雅,让馨雅变成了温家弃子,无非就是为了温家偌大的家财,如今她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居然还不肯放过馨雅。

    温馨雅笑得凄凉:“因为只要我还活着的一天,她们都会如梗在喉,寝食难安。”

    对于宁舒倩来说,她的存在时时刻刻都提醒着她,她小三上位这段不光彩的事实,而对于夏如雅来说,时时刻刻都提醒着她,她曾经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让她从高贵的温家大小姐变成了一个私生女,从温家的继承人,变成了一个养女。

    所以,她活的越狼狈,她们就越开心。

    徐辰宇彻底愣住了:“我没想到你在温家的处境居然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他以为温馨雅是因为莫公的死,自暴自弃,却没有想到她是被逼如此。

    温馨雅笑得悲凉:“徐辰宇,在温家,在这个上流社会,乃至在这个世界上,我都是孤立无援的,爷爷的重利轻视,奶奶的刻薄冷血,温皓文的薄情寡义,宁舒倩的野心贪婪,夏如雅的歹毒陷害,宁瑜雅的嚣张跋扈,所有人都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我,我已经被逼得毫无活路了,我这条命,是出卖尊严换来的。”

    一步错,便是步步错。

    如果她当初没有被突如其来的亲情,蒙蔽了双眼,那么她还有翻牌的机会。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我也想像一个人一样活着,但是我不能。”

    外公死后,她认清了现实,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处境,她因为外公的死自责,内疚,遗憾而堕落不堪是不假,但是,她也是为了活着。

    让自己更不堪的活着。

    徐辰宇说不清楚,心中是怎样一番感受,将她搂进怀里:“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

    这是他唯一能给她的承诺,也是唯一能为她做的事。

    他的怀抱不算厚实,但是却很温暖,带着一丝薄荷的清香,干净清爽,让温馨雅有一瞬间的沉迷。

    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理智,伸手推开了他的怀抱,浑浊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尖锐:“徐辰宇,收起你的同情,我温馨雅就算是死,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她艳丽的红唇微勾,削瘦的脸上一片嘲讽:“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你更可怜,所以就可以站在优越者的位置上,肆意的同情我,怜悯我?”她“呵呵”的笑了起来,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狰狞:“还记记得四年前我对你说的话吗?像我这样的女人,但凡别人对我好一分,我都觉得是别有企图。”

    说完,温馨雅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这样倾心守护的承诺,确实很令人心动,也很令人沉迷。

    但是,夹杂同情怜悯的感情,她却半点也不稀罕。

    这些年来,徐辰宇确实一直陪着她,守护着她,她的内心对他亦是充满了感激,将他当成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在看待。

    但是,徐辰宇时不时暴露出来对她的同情和怜悯,让她始终无法对他放下心防。

    徐辰宇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拉着她的手臂,解释道:“温馨雅,我知道你有你的骄傲,我只是想单纯的对你好,照顾你,仅此而已。”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对温馨雅,他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大概真如温馨雅所说,夹杂着同情和怜悯,所以变得复杂深沉。

    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他是真心对温馨雅好。

    温馨雅倏然回身,削瘦的身体,竟然有一种咄咄逼利的锐气:“对我好?照顾我?你打算以后怎么照顾我?你打算照顾我多久,五年,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

    这个世界上除了夫妻,没有哪个人,会一辈子照顾一个人,也没有哪个人会一直对一个人好。

    徐辰宇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确实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温馨雅笑了,削瘦的脸笑起来并不怎么好看:“你我都心知肚明,未来的事情,我们谁都无法预料,我的命运任由别人摆布,而你同样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你口口声声说要照顾我,对我好,其实只是你无聊的生命里廉价的施舍而已,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同时也不会给。”

    诚然,徐辰宇对她的感情并不纯粹,但是她心里依然是感激的,至少这是她生命里唯一的温暖。

    只是,她不想徐辰宇一辈子都这样混混噩噩的过活。

    “馨雅,你误会我了,我……”徐辰宇本能的想要解释,但是一开口居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从某种意义来上来,温馨雅说的是对的,徐家对于他整日里与馨雅厮混在一起,已经很不满了,父亲已经冻结了他的银行卡,即便他心里再喜欢温馨雅,他也不敢对温馨雅说出任何承诺,因为他很清楚,那根本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