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独宠新娘 韩降雪

番外2【言吾兄妹篇】41

    江心语听了儿子的话,才总算安心一点,是的,儿子和女儿是双胞胎,他们之间是有感应的。 (         )

    西吾既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言儿就一定还是好好的。

    但是,江心语还是很担心,坚持要跟西吾,阿弥一起去找凤易寒。

    西吾也知道,妈妈既然知道了,再让她独自一个人留在家里太残忍,也只能同意了。

    江心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晚上便跟着儿子一起坐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

    ……

    经过这两天的调养,西言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头上有一个小小的伤口,被头发盖着,根本看不出来。

    没有人再让她去做那些粗活,每餐都有人按时送到她的房间,西言现在大部分时间都会去采草药,但是她怕再有什么危险,不敢走太远,房子周围的草几乎都被她拨光了。

    她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冷擎野有时候就站在客厅里,西言现在就跟看不到他一样,见到他顶多会加快脚步离开。

    现在她和他应该已经到了相互憎恨的地步了吧。

    所以还是不见面的好。

    “凤!西!言!”

    冷擎野的声音让西言的身体僵住,她的脚步顿在楼梯上,问道,“有事吗?”

    有事吗?她竟然问他有事吗?

    这么多天了,她看过他一眼吗?

    没有,她一眼都没有看过他!

    她把他当成了空气!

    她想和冷修野在一起,他偏偏不如她的意。

    “我亲爱的大嫂,你以为我叫你来,是让你来这里当你的豪门少奶奶的?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佣人!”冷擎野冷声说道。

    “你打算关我到什么时候?”西言转头看着他,很认真的问。

    “这个看我的心情喽,也许我玩腻了,把你玩烂了,心情好,就还给我大哥了!”

    “……”西言瞪着他,被他气的不轻。

    冷擎野看着她这张小脸,总算是对他有反映了吗?难道只有两个人互相伤害,她才能给他一点反映吗?

    “不过到时候,你就是二手货了!不对,你已经是二手货了!你的身子是被我破的,我那个废物大哥,估计早没那个能力了。”

    “冷擎野,你打我骂我都可以,请你不要侮辱他!”西言生气的吼道。

    冷擎野脸色大变,她就那么在乎冷修野那个人渣!竟然为了他说出这样的话!

    他突然上前,西言看着他可怕的样子,被吓的转身就跑,冷擎野也加快了脚步,西言逃回自己的房间,转身就要关门,门被他一脚踢开,西言被门的冲力撞击的摔在地上。

    冷擎野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硬生生的从地上拉了起来扔到床上。

    西言一阵头昏眼花,手臂差点被他拉的脱臼,冷擎野压了上来,西言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冷擎野抓住她的双手按住,便开始对她施暴。

    西言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太疼太疼了,疼入骨髓,可能因为她被他吓怕了,她的胆怯让疼痛再次放大数倍。

    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开身上的男人,他像是一头没有任何感情的猛兽,只是纯粹的在发泄着浴望。

    “疼,求你,不要,求你……”西言真的受不了了,不停的向他求饶。

    “你也知道疼!”冷擎野冷笑着,他突然拉起她的一条腿向上压去,这种姿势让西言更加的痛苦,西言最终还是敌不过他的强悍,昏了过去。

    西言醒来的时候,人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那疼的几乎麻木了,她想起床,可是一动就疼的撕心裂肺,她知道自己再一次被他撕裂了。

    西言把被子拉过头顶,眼泪突然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女佣走了进来,对西言说道,“快起床,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佣人了!以后和我们一起打扫,伺候主子!”

    “知道了,你先出去!”西言迅速的擦干了脸上的泪,她只允许自己脆弱这一次。

    往后,她再也不会允许自己哭,再也不会向冷擎野求饶半句,再也不会让自己在他面前脆弱。

    小女佣还想说什么,身后传来一股冷嗖嗖的气息,她转头看到冷擎野站在门口被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离开了。

    “马上起来,我现在要吃饭,你去伺候。”冷擎野说道。

    “知道了,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西言深吸了一口气,证据比之前还要冷漠了一些。

    冷擎野冷眼看着她,突然走了进来,弯腰抓住她的被子,一下子就掀开了扔到一地上。

    西言立刻手捂住胸口,双腿蜷缩,但是这幅画面对一个男人来说又是一阵强烈的刺激。

    冷擎野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少爷……”

    小四的声音响起,冷擎野的眼神一利,回身失控的吼了一句,“滚!”

    然后小四还没看清情况,面前的门被关上了。

    西言迅速的起床打开衣柜拿了件睡衣套在身上。

    冷擎野回身的时候,西言已经穿好了睡衣站在那里。

    冷擎野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她,西言疼的要死,动一下都火辣辣的疼,她也不看他,走到窗边,挑了几颗草药,直接塞进嘴巴里嚼碎吞了。

    “马上给我下去!晚下去一分钟,今晚就多伺候了一次!”冷擎野离开,门被摔的极响。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过分了,现在竟然当着他的面吃药。

    西言身体僵住,她真的怕冷擎野了,她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冲进了餐厅。

    冷擎看着时间,说道,“三分钟。”

    西言想淡定都淡定不起来了,一次她都差点死了,三次,她肯定会死的。

    “不能算,你又没有说给我几分钟!”

    “我为什么要给你时间,我说了是马上!”冷擎野见她终于对自己有了反映,心情变好。

    “你无赖!”西言气的不行。

    “我就对你无赖,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亲爱的大嫂!”

    “……”

    西言真的好想毒死他,其实弄死冷擎野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难。

    “你说要是我大哥知道了你被我强上了,他会怎么样?”

    “你够了没有!”西言忍无可忍。

    “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两个的每一次,我都录想了,所以……”

    “你变态!”西言只感觉自己脑中嗡嗡作响,他竟然录相,这个混蛋想干什么。

    “我还有更变态的,今晚试试。”

    “……”

    西言转身就走,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还不伺候了!

    “凤西言,你给我滚回来!”冷擎野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不会滚,你先给我滚一个示范一下!”西言气的跑了起来,跑出了主屋。

    冷擎野,“……”

    西言到了很晚都没有回来,今天就早上吃了一顿饭,到了天很黑的时候,她还是没出息的回来了。

    这边的周围都是树林,她怕有猛兽什么的出现,把她吃了。

    她现在还不想死,虽然冷擎野很讨厌,可是最起码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开灯便看到冷擎野躺在她的床上,西言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怎么在我的房间?”西言皱眉看着他。

    “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是我的,我想在哪就在哪!”冷擎野淡淡的看着她,眸光有一点复杂。

    今天他拿了她白天吃的草药去问了医生,那个医生说这是草应该有止痛的作用,不是避孕。

    但是中药其实效果不大,如果想止痛还是得吃西药。

    所以,她是被他弄的太痛了,所以只能去吃止痛药。

    “那你睡这里,我出去。”西言转身就走。

    她才走了两步,身体便被抱住,冷擎野将她抱了进来,转身关上了房门上锁。

    “冷擎野,你放开我!”西言立刻逃离开他,不停的向后退着。

    “给你两个选择,自己乖乖躺床上去,我会轻点,要么,我动粗,受罪的是你……你逃不掉,怎么选择自己看着办。”冷擎野看着她。

    “你有那么多女人,干嘛就抓着我不放!”西言有些抓狂。

    “我有女人是我的事,我想睡你也是我的事!少废话,谁让你跟我的死对头在一起!自己躺上去。”冷擎野不希望再弄疼她。

    “还是你想让我动粗!”冷擎野走向她。

    “你别过来!”西言看到桌子放着的玻璃杯冲了过去,冷擎野察觉到她的意思,立刻阻止了她,西言撞在他的身上,痛的她直吸气。

    身体被他抱住,西言对着他又打又咬,冷擎野抱着她去了浴室,他把她扔进了浴缸里。

    手按上放水的按钮,西言想起来,他进去压住了她,低头便吻上她的唇。

    西言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她又对他下不了杀手,有时候她真的很痛恨自己,冷擎野这么可怕的人,她竟然对他不下去手。

    温水将二人包围,冷擎野的大手轻抚过她的敏感处,在这方向他的经验很多,是个高手,他知道怎么样能让女人放松下来,彻底的失去抵抗力。

    在浴缸里也能减轻她的痛感,让她不那么痛苦,冷擎野见她不再挣扎了,力道也放小了一些,凤西言,你是我的,这辈子只能我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