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冰公主

1409:最坏的结果

    ,为您精彩阅读。逆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心里掠过一抹心寒。

    每次三王子要动手,她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问题这一次……

    她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那边的消息!

    甚至连一点通知也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

    三王子对她有戒心?

    或者三王子已经将她‘踢’出了权力的中心?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她来都是极度不利的!

    逆阎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是想多点留在中国,她喜欢上了鸟。

    但第二联盟国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这么一来,她的位置就相当危险!

    她赖以生存的幕后主人,对她有所顾忌,那就是,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处于危险边沿。

    她的心有点害怕。

    她要赶快想补救的办法!

    逆阎拿起手机,拨通着三王子的号码,但按了一半的数字,她动作停了。

    现在打过去的话,倒是显得她不淡定了。

    一直以来都是三王子问她往后的部署,现在她主动给三王子电话,而且还是主动的认错,可想而知,这么一来,就等于一夕之间否定了她在第二联盟国所做的任何事情!

    不行,就算她现在处境危险,也不能先向三王子示弱。

    ‘敌’不动,我不动。

    谁动谁就失了先机!

    想到这,逆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往自己杯里倒了半杯红酒,端起就猛的往下灌。

    “2000年的拉菲不是这样给人解渴的。”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逆阎手上的动作猛的一停!

    鸟走到她面前,伸手接过她的酒杯:“第二联盟国出事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没事。”逆阎就此事不想再向外界多作交代,只简单的给了鸟一句话。

    事情太复杂,她也不想第三者知道,更加不想鸟掺进来。

    “没事的话,就不会用酒这样灌自己了。”鸟坐在她身边,摇着杯里的酒,然后喝了一口。

    这个动作,让逆阎心里猛的一跳!

    鸟他这是……在干什么?

    他在喝……她喝过的红酒?!

    对上逆阎诧异的眼神,鸟也愣了愣,刚才的动作太自然,自然得他举动一出才反应过来。

    酒是她的酒,他喝了,‘意思’就出来了。

    “不好意思,我给你倒另外一杯。”

    “不用了。”逆阎迅速夺回他喝过的酒杯:“你要喝的话,自己找杯子去。”

    她的心跳好快,感觉自手里传过来,这是他喝过的酒!

    早上八点,林初八站在大路一旁,仰起头‘远眺’着眼前的摩天大厦司徒集团。

    天,简直想不到,她竟然被司徒集团招收了!

    司徒集团,那在中国乃至世界里的名声都是响当当的,名符其实的国际性大财团!

    在中国有几个大集团是可以跟易氏帝国有得一拼的,司徒集团就是其中一个。

    从填写表格到面试,不上是过五关斩六将,林初八清楚司徒集团招人的方式是很不一样的。

    那天她和一群面试者在某个休息室里时,遇到了两件事。

    一件是某个员工将公司的资料‘遗失’在桌面上,另外一个是休息室里有电话打进来。

    这看似极平常简单的两件事,林初八知道这是司徒集团给众人出的‘难题’。

    不少人去翻那位员工遗留下来的资料,试图想从这资料里面得到些什么有用的内容,以便等会面试用得上。

    那个电话打进来两次,不少人都视而不见。

    电话她接了,电话里面某个员工让人到保安室那里收取快递,对于面试人员来,这是没有义务要帮的事。

    林初八做了,山长水远的拿了快递,然后到了某个部门,交到了某个经理手上。

    然后回去了。

    她回去时,面试已经开始了,面试人员叫过她的名字,她没有出现。

    因为收取快递,她错过了一轮面试的机会。

    心里有点沮丧,那个时刻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也许这不是司徒集团给别人下的‘套’也不一定。

    不管怎样,她没有离开,她留到了最后一刻,向面试官明了刚才的情况,然后求他们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面试人员相互了眼神,到最后还是请了她出去。

    公司有规定,不能因为某个人打破了规矩。

    好吧,敢情这一回面试,她被淘汰了。

    林初八觉得自己有些耍聪明了。

    然后把自己给‘玩’出去了。

    正当她准备找另外一家公司时,她接到了司徒集团的聘请信,让她加入司徒集团。

    职位是人力资源部一名初级文员。

    虽然职位不高,总算是进入了司徒集团,这前途哪……林初八看着天上的太阳,是一片的光明哪!

    深深有吸了一口气,林初八胸,口一挺,朝气蓬勃的往司徒集团走去。

    司徒集团是国际性大财团,林初八一步进里面,那国际级高大上的气息扑面而来,看着眼前的超时尚装潢,林初八心情激昂澎湃!

    两时后……

    林初八坐在碎纸机旁,身旁是一米多高的垃圾文件。

    这些垃圾文件堆起来几乎跟她平头,她的上司告诉她,要一张一张的碎,而且确定要碎得干干净净。

    碎完纸张后,她还得把垃圾亲自拿到相关部门销毁。

    就算是垃圾文件,也不排除里面有些什么商业机密性的资料存在。司徒集团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细到一张纸都得要依足程序处理。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敢情第一天的工作就这么的完了。

    碎纸,对很多人来是很轻松的事,碎完纸张可以下班,对很多人来这简直是一种‘恩赐’。

    因为不用动脑子。

    林初八不是一个安份的人,她一边碎着纸,一边看着这些垃圾文件。

    然后她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地方。

    其实碎纸也挺好玩的,这里每一张垃圾文件里隐藏着一些关于公司的事,还有一些关于个人的事。

    她就像是看一样的,一章书一章书的看。

    两个时后,纸张碎了一半。

    看来碎完这一堆纸,还要等两个时,然后再处理……那么这一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

    ‘叩叩叩’!

    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林初八站了起来,未等她过去开门,房门被打开。

    走进来的是一位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

    一身西装革履,面容俊朗中透着一抹霸道凌厉,让人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个男人明明表面上看极有亲和力,却给人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您好。”林初八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你?”

    男人神色微微一顿:“你是新来的员工?”

    “呃,是的。我今天刚过来的。”林初八努力的寻找这个中年男人胸口上的工作证。

    奇怪了,他怎么没有佩带工作牌?

    集团规定,员工必须佩带工作证上班,发现一次扣半个月薪水的!

    昨天晚上酒喝多了,逆阎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

    头迷糊糊的,胃有些不舒服。

    她试图下**,那种晕眩的感觉更重。

    没办法,她只得继续在**上躺着。

    红酒的后劲很大,看来她得要悠着些了。

    还得要悠着好一会!

    要不要……叫些外来吃?

    “醒来了?”

    鸟的声音响起,逆阎睁开眼,看着他坐在了自己**边。

    逆阎心里猛的一跳!

    慢着,从昨晚到现在,鸟都没有离开吗?

    “你怎么在这?”

    “你昨晚喝了不少酒,我有点担心你。”

    “哦……然后呢?”逆阎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是睡衣!

    是睡衣耶!

    逆阎手抓着睡衣领口,直直的看着鸟:“你轻薄了我,你得负责。”

    鸟眉角直抽:“逆阎女士,昨晚是你自己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我给你穿上睡衣的。”

    是吗?

    逆阎眨了眨眼睛,敢情她在鸟面前再一次主动的‘宽衣解带’?

    “我不信!”她更愿意相信是鸟对她的主动。

    “不信也没办法。事实就是这样。”

    “反正我不管,你看了我,你得要负责任!”

    “电视上的模特和明星很多人都看了,那是不是很多人也得要负责任?”

    “那是她们,不是我。我要你负责任!”

    看来逆阎再度开启不讲理模式,鸟不想接着她的话下去:“第二联盟那边出了事,你不回去看一下吗?”

    “我好不容易到中国度假,不想回去过危险的日子。”

    “三王子是你的主人,他会保护你的。”

    “是吗?”问题最危险的人就是他啊。

    “我叫人给你煮了一些粥,要现在吃吗?”

    粥啊,很好啊,她现在最想吃的就是粥了。

    “太清淡了,还有没有其它可以吃的?”

    “你想吃什么?”

    “你吃饭了吗?”

    “没有。”

    逆阎胸口一挺,给鸟摆了个**的姿势:“那吃我怎样?”

    “……”看来这女人想方设法让他负点责任:“你一身酒气,我不喜欢。”

    “那就和人家一起到浴室去洗嘛。好不?”

    鸟懒得搭理她,起身离开。

    逆阎一把拉着他的手,继而迅速攀上他的腰:“不要走好吗?留下来陪着我。鸟,我真的好怕,真的好怕。不要走,拜托了,不要走……”手机用户请浏览m.ak.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