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冰公主

1410:考验

    ,。

    职位是人力资源部一名初级文员。

    虽然职位不高,总算是进入了司徒集团,这前途哪……林初八看着天上的太阳,是一片的光明哪!

    深深有吸了一口气,林初八胸,口一挺,朝气蓬勃的往司徒集团走去。

    司徒集团是国际性大财团,林初八一步进里面,那国际级高大上的气息扑面而来,看着眼前的超时尚装潢,林初八心情激昂澎湃!

    两小时后……

    林初八坐在碎纸机旁,身旁是一米多高的垃圾文件。

    这些垃圾文件堆起来几乎跟她平头,她的上司告诉她,要一张一张的碎,而且确定要碎得干干净净。

    碎完纸张后,她还得把垃圾亲自拿到相关部门销毁。

    就算是垃圾文件,也不排除里面有些什么商业机密性的资料存在。司徒集团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细到一张纸都得要依足程序处理。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敢情第一天的工作就这么的完了。

    碎纸,对很多人来说是很轻松的事,碎完纸张可以下班,对很多人来说这简直是一种‘恩赐’。

    因为不用动脑子。

    林初八不是一个安份的人,她一边碎着纸,一边看着这些垃圾文件。

    然后她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地方。

    其实碎纸也挺好玩的,这里每一张垃圾文件里隐藏着一些关于公司的事,还有一些关于个人的事。

    她就像是看小说一样的,一章一章的看。

    两个小时后,纸张碎了一半。

    看来碎完这一堆纸,还要等两个小时,然后再处理……那么这一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

    ‘叩叩叩’!

    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林初八站了起来,未等她过去开门,房门被打开。

    走进来的是一位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

    一身西装革履,面容俊朗中透着一抹霸道凌厉,让人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个男人明明表面上看极有亲和力,却给人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您好。”林初八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你?”

    男人神色微微一顿:“你是新来的员工?”

    “呃,是的。我今天刚过来的。”林初八努力的寻找这个中年男人胸口上的工作证。

    奇怪了,他怎么没有佩带工作牌?

    集团规定,员工必须佩带工作证上班,发现一次扣半个月薪水的!

    昨天晚上酒喝多了,逆阎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

    头迷糊糊的,胃有些不舒服。

    她试图下**,那种晕眩的感觉更重。

    没办法,她只得继续在**上躺着。

    红酒的后劲很大,看来她得要悠着些了。

    还得要悠着好一会!

    要不要……叫些外来吃?

    “醒来了?”

    小鸟的声音响起,逆阎睁开眼,看着他坐在了自己**边。

    逆阎心里猛的一跳!

    慢着,从昨晚到现在,小鸟都没有离开吗?

    “你怎么在这?”

    “你昨晚喝了不少酒,我有点担心你。”

    “哦……然后呢?”逆阎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是睡衣!

    是睡衣耶!

    逆阎手抓着睡衣领口,直直的看着小鸟:“你轻薄了我,你得负责。”

    小鸟眉角直抽:“逆阎女士,昨晚是你自己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我给你穿上睡衣的。”

    是吗?

    逆阎眨了眨眼睛,敢情她在小鸟面前再一次主动的‘宽衣解带’?

    “我不信!”她更愿意相信是小鸟对她的主动。

    “不信也没办法。事实就是这样。”

    “反正我不管,你看了我,你得要负责任!”

    “电视上的模特和明星很多人都看了,那是不是很多人也得要负责任?”

    “那是她们,不是我。我要你负责任!”

    看来逆阎再度开启不讲理模式,小鸟不想接着她的话说下去:“第二联盟那边出了事,你不回去看一下吗?”

    “我好不容易到中国度假,不想回去过危险的日子。”

    “三王子是你的主人,他会保护你的。”

    “是吗?”问题最危险的人就是他啊。

    “我叫人给你煮了一些粥,要现在吃吗?”

    粥啊,很好啊,她现在最想吃的就是粥了。

    “太清淡了,还有没有其它可以吃的?”

    “你想吃什么?”

    “你吃饭了吗?”

    “没有。”

    逆阎胸口一挺,给小鸟摆了个**的姿势:“那吃我怎样?”

    “……”看来这女人想方设法让他负点责任:“你一身酒气,我不喜欢。”

    “那就和人家一起到浴室去洗嘛。好不?”

    小鸟懒得搭理她,起身离开。

    逆阎一把拉着他的手,继而迅速攀上他的腰:“不要走好吗?留下来陪着我。小鸟,我真的好怕,真的好怕。不要走,拜托了,不要走……”

    逆阎一直的形象,就是个魔女,一个女王,但是她此刻,就像个无家可归的女人,求着他带她回家。

    可怜兮兮的。

    看得他心里一片纠结。

    “我不走,我只是让他们把午餐送过来。”小鸟不由自主的语气软了下来。

    “那你带着我,我走不动,你抱我好吗?我不想你离开我,我不想看不到你。”

    小鸟犹豫了一会,轻叹了一口气:“这样抱着你走来走去真的好吗?”

    “我很重吗?”

    小鸟摇了摇头,她很轻。

    “我又不是要去洗澡……对了,我洗澡了没有?”

    小鸟脸上微微一红,别开了脸:“没有。”

    昨晚她只是喝多了,没吐,所以他就抱她到**上先让她休息。

    但现在她一身酒气的,肯定得洗个澡。

    “那你抱我到浴室洗澡好吗?”

    “……”小鸟心情极度无奈。

    这个叫逆阎的女人,一有机会就**他。

    不管他同意不同意。

    净是给他出一些难题,让他不能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的难题。

    叹了一口气,小鸟双手抱起了她,往浴室走去。

    “你帮我洗好吗?”

    “我在外面等你。”早就知道她有这一着,小鸟将她放到浴缸后,转身离开。  “我头还好晕呢,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我在外面听着。你不用担心。”

    逆阎眨了眨眼睛,好吧,小鸟哥哥的反应,听觉和灵敏度超一流,只要她这边有点什么异样,他都会迅速出现在她身旁。

    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男人。

    不再逗他,逆阎放了水,舒服的泡在了浴缸里。

    就这样和小鸟在一起,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也很不错。

    只是三王子那边会放过她吗?

    想到这,逆阎猛的睁开眼睛,脑海里掠过一抹想法,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不对,事情很不妥!

    不行,她必须得给三王子一个电话。

    就在这时,逆阎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小鸟的声音出现在帘子外:“你的电话,要不要接?”

    逆阎伸出手,接过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时,心头某块石头落下了般,松了一口气。

    “碎完这些纸要多久时间?”男人眉角噙着一抹温柔和笑意,让人心生亲近。

    但是这男人没佩戴工作证啊,林初八不敢轻易和他对话:“先生,你的工作证呢?来集团工作的人,都要佩戴工作证的。”

    “噢,是的,我没有佩戴工作证,不好意思。我忽略了。小妹妹,谢谢你提醒我啊。”

    看着男人一脸亲和的,林初八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这是公司规定,所以请谅解。”

    “没事没事,依足规矩办事是正确的。这点我做得不对,我检讨。好吧,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出去。”

    男人打开了门,走了两步又回头:“小妹妹,这些东西虽然是废物,也得认真对待。你手头上的这份工作挺重要的。”

    “嗯,我知道的,谢谢提醒。”

    男人离开了印刷室,林初八赶紧心里一阵嘀咕,这男人到底是谁?

    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呢,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两个小时后,林初八好不容易把纸张全部碎了,时间十一点半,刚好是下班时间。

    刚来司徒集团工作,对于各方面各部门的规矩不是太熟悉,林初八想趁着空闲时间四处走走。

    她是个初级文员,说白了就是一个替人跑腿的,和科室和各部门之间要记清楚。

    免得到时候跑错了地方。

    四周的走了一圈,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林初八才发现自己没吃午餐,赶紧到外面买了个三文治,然后带回公司吃。

    她发现休息室的咖啡不错,就着咖啡,她坐在休息室里直接吃起了午餐。

    大集团就是大集团,单是一个休息室里面的东西都配套齐全的,空间足有白子云办公室的两倍多。

    话说姐夫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她好几天没见到姐姐和姐夫了。

    呵,敢情林初七不想见到她,她还天天想着人家干嘛。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看到这个女人,林初七一下子站了起来,非常恭敬的说着:“罗助理好!”

    这个女人,就是她现在的上司,人力资源部副经理的助理,罗曼。

    罗曼瞄了她一眼,眸里掠过一抹轻蔑:“三文治吃完后记得清理地方,别让地上身上沾到食物残渣,不然会丢人力资源部的脸。”